赤刃
字體:16+-

第七十五章 審問

接連兩擊落空,李文輝雙瞳微縮,他仰仗著修為比肖澤精深,駕馭著飛劍頻頻出擊。肖澤麵色凝重,手掌金色大網迎擊李文輝的飛劍。

“噗嗤”

飛劍刺入金網之內,將金色大網頂出一個尖銳的突起,然而金網韌性什麽足,任憑李文輝的飛劍如何刺斬,都無法將金色大巨刺破,隻能被肖澤的金色蛛網阻擋在外。

“小子,沒想到這兩年來你倒是漲本事了!”看著自己的攻擊受阻,李文輝心中頓時大怒了起來,他突然感覺到自己眼中的這個廢物有些不一樣了,頭一次讓他有了一種無法掌控的感覺。

陰沉著臉,李文輝冷眼望著下方,手中的飛劍狠狠的斬向肖澤,一次比一次重,所幸的是肖澤有金網的防護,倒也沒能讓李文輝的飛劍突破防禦,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以及李文輝下手越來越重,肖澤也同樣感覺到越來越吃力。

所謂的防久必失,肖澤明白這個道理,可是他又沒有辦法,他的修為還不如李文輝,道兵也隻有這兩件,而且還比對方的差很多,現在隻能利用金色蛛網的韌性勉強招架,根本毫無還手之力。

突然,李文輝雙手又結出一個法印,緊接著一件玉盤狀的道兵突然出現,在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弧度,繞過了肖澤的金色蛛網,向肖澤的身後斬去。

與肖澤過了幾十招,李文輝都沒能將肖澤拿下,雖然肖澤明罷處於下風,若是再鬥下去必然敗下陣來,但是李文輝此刻明顯已經失去了耐性。

肖澤心中一緊,應付一件道兵飛劍就已經讓他疲於招架了,現在又出現一件玉盤道兵,他該怎麽阻擋。

沒有考慮的時間,玉盤道兵眨眼間便到了肖澤的身前,不急多想,肖澤隻能利用蛛網道兵阻擋。蛛網道兵算不得極品,但是它韌性十足,利用它來對付這些主攻類的道兵能取得克製性的優勢。

果不其然,玉盤道兵在金色蛛網的阻撓下沒能繼續前進。然而,肖澤的金色蛛網隻能護住一方,阻擋住了玉盤道兵,另一方的道兵飛劍卻無絲毫阻攔的激射了過來。

“噗嗤”一聲,肖澤隻感覺到肩膀一痛,鮮血瞬間順著手臂流了下來。

與此同時,肖澤駕馭的金色蛛網也因此受到了影響,隻見得蛛網微微一頓,蛛網上的靈光頓時一陣暗淡,也就這麽一眨間的功夫,李文輝的玉盤道兵便突破了蛛網的阻礙,斬向手足無措的肖澤。

“住手!”

就在肖澤雙目緊縮,驚恐的望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玉盤道兵時,一道怒喝聲突然響起,緊接著一道流光從遠處激射而來,狠狠的撞擊在了李文輝的玉盤道兵之上,隻聽得“鏗鏘”一聲,李文輝的玉盤道兵被撞擊的斜飛了出去。

肖澤抬頭望去,阻擋下李文輝玉盤道兵的不是別人,正是聽聞到打鬥聲趕過來的裴重遠,此刻他正腳踏飛劍,迅速的向這裏飛來,眨眼間便到了肖澤的身邊。

“李文輝,你這是幹什麽?”裴重遠望著前方的李文輝一臉怒氣的道。

“幹什麽?我到還是想問問你呢,私傳外人道法,這是何等罪過,你不會不知吧!”李文輝冷笑的望著裴重遠,毫不客氣的道。

其實李文輝很想與裴重遠打一場,兩年前,他技不如人,在傳道嶺被裴重遠教訓了一頓,這個仇他可一直沒有忘記,如今兩年都過去了,他的實力也大漲了,很想將以前受到過的屈辱討回來。

可是他突然間發現,裴重遠的實力要比他想象中強很多,從剛剛阻止自己攻擊肖澤的那一擊來看,以他現在的修為雖然不至於再被裴重遠壓著打了,可是想要勝他還是沒有太大的打握,更何況旁邊還有一個肖澤,他一人對付兩人,絕對沒有一絲勝算。

裴重遠聞言,驚異的望著肖澤,他還不知道李文輝已經知道了肖澤修煉了道法的事。

望著裴重遠的目光,肖澤不敢直視,他知道,因為這件事,裴重遠或許會招惹到很大的麻煩,內心愧疚不已。

“對不起,師傅!”肖澤低著腦袋底聲道。

看著肖澤這幅模樣,裴重遠心中也知道,李文輝怕是有了真憑實據了,心中也是一陣擔憂。

“你就等著接受觀內的處罰吧!”李文輝幸災樂禍的大笑一聲,玄機祭出飛劍向道藏殿的方向飛去。

現在道藏殿護殿長老交待的任務他已經完成,目標已經達到也可以回去複命了,到時候不需要他怎麽做,裴重遠也會受了觀內的處罰。

九天玄清觀,道藏殿。

李文輝駕馭著飛劍急射而來,落在了殿外,旋即匆匆忙忙的邁進了大殿中。早先門外的守童就接到過護殿長老的吩咐,若是李文輝過會到來,不需通稟,可直接進入殿中。

急匆匆的走進了大殿內,李文輝匆忙的來到了護殿長老的麵前,此刻護殿長老以及李恪二人正在此處等待著李文輝的消息。

“探出來了!”李文輝幾步上前,滿臉的激動之色。

“啟稟長老,探出來了,那北極上青宗的弟子確實修煉了道法,而且恐怕已經達到了先天靈覺第一層,我還與他過了幾招,此子竟然已經可以施展禦劍術了。”李文輝望著臉色陰晴不定的護殿長老,小心翼翼的道。

“什麽?”護殿長老還沒有出言,一旁的李恪先忍不住的驚聲道。

當護殿長老與李恪二人聽到肖澤的確修煉了道法時,臉上同時表現出一幅“果然如此”的神色,然而當聽到肖澤已經達到了先天靈覺第一層,並且可以動用了禦劍術了時,二人臉上又同時浮現一抹驚容。

肖澤來九天玄清觀才兩年的時間而已,就算他剛來九天玄清觀時就開始修煉道法,可到現在也不不過兩年的時間。近兩年便從一個剛剛開靈的修道者成為了一個入階高手,焉能不讓二人心驚。

要知道,在九天玄清觀,最快邁入入階高手的年輕子弟便是薑子綾,當時她也足足花了兩年半的時間,比肖澤還要多長一些,而且薑子綾可是觀內大力栽培的,修煉的又是上層道法。

十一二歲的入階高手像九天玄清觀與北極上青宗這種傳隨悠久的大宗大派,在每一代年輕弟子中也許還能找出一個兩個,可是僅僅修煉一兩年就成為入階高手的,就連在他們這種大門派中也是百年難遇。

其實,護殿長老與李恪並不知道的是,肖澤並沒有達到先天靈覺第一層,距離真正的入階高手還一點差距,隻不過當李文輝看到肖澤施殿禦劍術後,就以為他已經達到了先天靈覺第一層,當時就連他自己也被肖澤的修煉速度嚇了一跳。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