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八十章 強勢輾壓

此話一出,山洞內的氣氛瞬間緊崩了起來,就連江城臉色也有些鄭重,不過在想起身邊的李恪後,江城又放下了心來,來者應該是一名入階高手,但是李恪能在此人沒有發現他們時先發現對方,那足以說明了修為在他之上,有李恪幫忙,他還有什麽好害怕的呢。

當下,江城哈哈大笑一聲,衝著底下的一群小羅嘍大聲道:“來的好,真不知死活的家夥,小的們,讓我們出去將那家夥剁了。”

說著江城一馬當先的走出了山洞,而身後的幾十名強盜也都擁簇呼喝著走出了山洞。

望著江城大步的走出了山洞,李恪輕泯了一口茶中的茶水,旋即嘴角露出一個陰冷的笑容。

山洞外,裴重遠剛剛落到山石上,峭壁下突然呼啦一下,擁簇出二三十人,為首一人手持一把重型大刀,體型非常彪悍,滿身的刀疤,正怒目而視著自己。

“你就是那個前來找我麻煩的高手?”江城凶神惡煞的望著裴重遠道。

裴重遠眉頭一皺,聽對方的口氣似乎知道自己要來似的,可是他今天上午才接到道藏殿護殿長老的命令,當時立刻就趕來了,傍晚時分就來到了原淩縣,在原淩縣也隻是停留了一段時間,略做打探了一下消息後就動身來此,中間幾乎沒有停留,這麽短的時間,對方是怎麽知道自己會來的。

“難道說還有人要來此剿滅他們,而我比那人提前趕到,讓他人誤以為我是另一人了?”裴重遠心中暗道,也隻能歸結於此,否則他找不出其他的原因。

“你就是江城?”裴重遠冷冷的道。

“不錯,老子我就是江城,我說你都這麽大一把年紀了,腳步都不利索了,卻學人家逞英雄,想提前見閻王嗎?”

江城冷笑一聲,而身後的小羅嘍看著自己的頭兒這麽嘲諷對方,也跟著附和著大笑起了起來。

“告訴你,想找老子麻煩,你也要掂量掂量,今天老子讓你有去無回!”

江城冷笑著望了裴重遠一眼,旋即目光轉向一旁。他之所以有這麽大的底氣跟裴重遠說這麽多狠話,就是因為李恪在此,若不然,今天他都不會走出山洞,可是當他目光轉向一旁時,卻並沒有發現李恪的身影,臉上的笑容頓時一凝。

“李兄呢?”瞥了一眼裴重遠,江城拽過身後的一名羅嘍低聲道。

“沒,沒看見啊!”被江城拉住的這名羅嘍看著自己的頭突然神色大變,一時也有點慌了神兒。

就在剛剛,江城信誓旦旦的走出山洞時,粗心大意的他並沒有發現,李恪一直坐在那裏,並沒有起身隨他一同出來,而他手下的羅嘍看著自己頭兒這般有底氣,一個個也都底氣十足,準備出來大殺一場,同樣沒人注意到李恪的舉動。

“快去找!”江城神色鄭重了起來,若是沒有李恪在此,他一人斷然無法贏得對方。

“江城,為禍此地也有一段時日了,我特地奉師門之命前來除害!”裴重遠大聲道。

江城不再說話,他知道今天一場惡鬥是免不了了,暗暗催動體內真氣,突然舉起手中的大刀,向著前方的裴重遠劈砍而去。不得不說,江城身為一夥強盜的頭頭,確實有著梟雄的潛質,殺伐果斷,明知不可避免,當先下手為強。

不過裴重遠早有防備,在江城的大刀卻將劈下來的那一刻,他突然駕馭著道兵,衝天而起。

“修道者?”江城心中大驚,若隻是一般的煉氣士以他的修為,還能招架一會,可是對手若是修道者的話,就不是那麽好對付的了,要知道,特別是底階的入階高手在對決時,修道者占有很大的優勢,雖然這種優勢隨著雙方實力的提會而被逐漸拉平,但是他江城顯然沒有與同階修道者對戰的實力。

難怪李恪不出現,對手竟是一名修道者,雖然天下間除了九天玄清觀以來,還有極少數的散修修道者,但是江城可不想信他自己會這麽倒黴,當好被他遇見一名散修,顯然,眼前這名修道者與李恪應該都是出自九天玄清觀。

“難怪李恪會知道有人會來剿滅他們!”此刻江城有一種被耍了的感覺。

可是,若真的是九天玄清觀那等龐然大物要除去他們,有必要需這些手段嗎?江城怎麽想也想不明白。

“斬!”不待江城多想,裴重遠底喝一聲,自他的袖口中拋出一麵法輪,向著江城斬來。

法輪初時隻有巴掌大小,但隨著在空中飛旋,變得越來越大,直徑況直接達到了一丈,法輪周圍充滿了尖刺,散發著懾人心魄的靈光,飛快的旋斬而下。

望著那真徑一丈多的巨大法輪,江城驚駭,他手持一米多長的重型大刀,刀刃寒光閃閃,散發著幽深的冷芒,迎擊裴重遠的法輪道兵。

“轟隆”一聲巨響,周圍的大地都跟著顫抖了起來,道兵與大刀瞬間交擊,光芒乍現,火星四濺,巨大的法輪道兵直接將大刀斬出了一個兩寸深的豁口後,才被彈開,而江城則在這次交擊中,被震的雙臂發麻,虎口開裂,連連倒退。

“什麽?”

江城大驚,來者不但是修道者,而且修為絕對在他之上,以他對修道者的了解,對方就算沒有達到先天靈覺第二層,也至少在第一層巔峰,絕對不是他這個剛剛入階不久的煉氣士所能敵的。

山洞中,李恪此時正坐在石桌前,品嚐著杯中的茶水,突然一道身影慌忙的衝了起來,“李前輩,快點幫幫我家頭兒吧,外麵那人太厲害了!”

“好!”不緊不慢的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李恪望了一眼下方那個小羅嘍,微微一笑,旋即臉上突然閃過一抹寒光,緊接著手指對著此人輕輕一點,一道靈光迅速的射向此人腦門。

山洞外,鋒利的法輪在裴重遠的控製下,竟如影隨行一般,對著江城緊追不舍,瘋狂的旋轉著,不斷的斬向江城,江城左躲右閃,不時的催動體內的真氣馭刀格擋,可是依舊被震的大口咳血。

一旁,三十多名強盜羅嘍大驚失色,像他們這種普通的強盜平時哪能見到入階修道者的手段,那原本隻有巴掌大小的法輪竟突然放大了數百倍,當真是玄妙無比,如此龐大的兵器,鋪天蓋地而下,就算是沒有蘊含真氣神力,單單被它就這麽砸一下,恐怕也要化為肉泥。

“李兄,快助我!”江城此刻嚴重受創鮮血仿佛不要錢一般的向外噴湧,他再也顧不得其他了,若是再這般下去,他必死無疑,可是,麵對能夠禦劍飛行的修道者,他連逃跑都做不到,隻能將希望寄托於李恪。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