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九十七章 有驚無險

眉頭一皺,北極上青宗宗主望了望肖天應與楚縈韻二人一眼,見二人臉上並無絲毫擔憂之色,感覺到了事情的不尋常,恐怕事情並非向九天玄清觀說的那麽簡單,否則的話肖天應與楚縈韻不可能這幅神態,肖澤乃是他們二人唯一的兒子,他們二人不可能對肖澤的安危不管不問。

北極上青宗宗主轉過頭來,望著下方的肖澤,道:“肖澤你為何要殺害九天玄清觀的弟子,將此事的前因後果一一道來,若是真的錯不在你,我身為一宗之主,定會為你主持公道。”

肖澤走上前來,望了一眼大殿上方那個高大魁偉的身影,內心緊張無比,沒有辦法,對方是一方大宗門的領袖人物,身居高位,長久以來自然而然的養成了一股威嚴,而肖澤年紀又輕,缺少鍛煉,修為與北極上青宗宗主更是一天一地的差距,麵對著這種如山似嶽般的氣勢,他還能夠站在這裏,就已經算是心誌堅韌了。

深吸了一口氣,撫平了一下心中的情緒,然後肖澤又望了在場的幾名九天玄清觀的高手,便開口緩緩的說了起來。

片刻後,他將為何殺死李文輝的前因後果一一道來,更將自己這兩年來在九天玄清觀受得屈辱說了出來,在九天玄清觀是怎樣受到欺淩的,九天玄清觀是如何出爾反爾,推脫不肯傳授他道術的,並且後期,還有人預謀廢他靈覺。

說完了這一切,肖澤的心裏一陣輕鬆,此時的他沒有了一絲緊張,即便現在他直視著北極上青宗宗主,身邊更是有無數的高手盯著自己,他還是表現的鎮定自若,沒有絲毫害怕的樣子。

所有的一切他都已經說清楚了,是非曲直自然有人定論,若是北極上青宗宗主還是要處治他的話,他也無話可說了。

至於能不能為這兩年所受的屈辱討回一個公道,肖澤不知道,以他現在的身份和修為還不足以引起北極上青宗宗主的重視,想要北極上青宗宗主為了他與九天玄清觀撕破了臉,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也並未報太大的奢望。

然而,肖澤的話音剛落,大殿上方,那名坐著的九天玄清觀高手便猛得站了起來,望向肖澤,滿臉盡是怒氣,仿佛受到了巨大的冤枉一般,嗬斥道:“肖澤,你少要信口雌黃,我觀傳你道法,你卻不思回報,反倒害我觀弟子,現在竟還來汙蔑我觀!”

怒斥肖澤的這名九天玄清觀弟子非常強大,至少也是在基礎四境以上,那強大的靈覺撲麵而來,頓時壓迫的肖澤心神一顫。

望見九天玄清觀的高手如此,肖天應大怒,沒想到此人竟敢當著他這個老子的麵,威逼自己的兒子,當時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強大的氣息浩浩蕩蕩,衝擊向前而去,道:“事非曲直,眾人自會斷定,不是你說是什麽就是什麽。”

九天玄清觀的高手雖然也非常強大,但是與肖天應這種絕世高手相比,還是弱了不少,當場就被肖天應那無匹的勁氣衝擊的連連倒退,跌坐在了椅子上。

“你……”九天玄清觀的高手臉色一陣潮紅,他修為雖然不及肖天應,但是此次前來北極上青宗可是代表著九天玄清觀,而肖天應竟然敢這麽對他,這讓他一陣憤怒。

“肖長老,這位好歹也是九天玄清觀的貴客,不要這般無禮!”

北極上青宗宗主眉頭微蹙,聽聞著肖澤的講述,他的臉色也是變了又變,與此同時,整個大殿內數百名弟子都開始喧嘩的起來,人們萬萬沒有想到,事實從肖澤的口中說出來,竟是另一番情景,與原先九天玄清觀的幾人說的完全不一樣。

此刻,北極上青宗宗主感覺到頭疼無比,不知道肖澤所說是真是假,如果真如肖澤所說那般,那這件事就不單單是殺一名弟子的事情了。

“肖澤,你所說可當真!”北極上青宗宗主望向肖澤,這一次臉色變得鄭重無比,這件事情若是處理不好,那麽勢必會造成很大的影響。

“弟子句句屬實,絕無半點虛言!”肖澤不卑不亢,到了這個份上,他已經放開了,事實情況他早已與北極上青宗宗主說清楚了,相來他自有決斷。

“幾位道友怎麽說?”聽得肖澤的答複,北極上青宗宗主又將目光投向了九天玄清觀的高手,道。

聽得北極上青宗宗主的話,九天玄清觀的幾名弟子皆變得啞口無言了起來,肖澤這兩年在九天玄清觀是怎樣的一個情況,這些人心中也都有個數,此刻麵對北極上青宗的詢問,難免有些心虛了起來。

看著九天玄清觀幾名弟子的反應,北極上青宗宗主已經知道了個大概,心中不禁有些動怒,當初九天玄清觀觀主可信誓旦旦的允下的承諾,可後來又出爾反爾,真是有失他一派之主的身份。

可是,當著眾人的麵,北極上青宗宗主不可能發作出來,看了一眼九天玄清觀的幾人,又望了望肖澤以及殿內的眾高手,這才道:“既然如此,我馬上修書一封派人送往九天玄清觀來核對一下真實情況,至於肖澤,在此期間不得離開北極上青宗。”

“是!”聽得北極上青宗宗主的話,肖澤心中一喜,他知道,過了今日,他應該不會再被處罰了,北極上青宗宗主還是站在了他這一邊。

“好了,都退下吧!”北極上青宗宗主淡淡的說了一句,便轉身離開了大殿。

事情的基本情況當場對質後,已經很清晰了,九天玄清觀的高手因為心虛不語,也算是變像的承認了肖澤所說,那麽北極青宗自然不會再處罰肖澤,雖然他斬殺了李文輝是有些過火了,但是也不能全將責任推卸到肖澤身上。

隨著北極上青宗宗主的離開,肖澤也隨著爹娘一起離開了大殿,今天總算是虛驚一場,宗主並沒有怎麽處治他,當然了,這也是因為他有爹娘在一旁撐腰,若是換作其他一名在宗內沒有什麽背影的底階弟子,即便有理今天恐怕也討不到什麽好。

不過若是換作其他弟子也不會搞有這麽多事,今天北極上青宗宗主之所以當著這麽多宗內長老高手麵的審問肖澤,也是因為顧忌他的爹娘,擔心就這麽私自處治了肖澤,肖天應與楚縈韻二人會有怨言,而當著眾長老與宗內高手的麵,由宗內眾長老和高層共同決定肖澤的命運,那麽到時候肖澤的爹娘也無法說什麽了。

可是如果換一名普通的弟子,北極上青宗宗主恐怕就不會有什麽顧及了,估計都不會經過這次大殿的公審,就直接處治了。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