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一百零一章 顏清出手

心中生怒,,但是方虞再也不改掉以輕心,他知道低階的煉氣士在麵對同階修道者時是很吃虧的,修道者可禦劍、可遠攻,相比之下,煉氣士修煉的是武道,打鬥就要近身作戰。

並且,底階的煉氣士修為不足,無法做到像高階煉氣士那樣快速的騰移,所以不能有效的拉近與修道者之間的距離,這在交戰上就有些吃虧了。

當然了,修道者修靈覺之力,結元嬰靈胎,所以對肉身凡體並不注重強固,而煉氣士恰恰相反,修真氣,滋養肉體,因此煉氣士體質強大,修道者若是被煉氣士近身,那命運將會很淒慘。

思量著自己的優勢與劣勢,方虞突然率先出擊,他要趁著肖澤不備拉近與肖澤之間的距離,隻要他欺近肖澤的身邊,那麽肖澤就不敢再禦劍飛起騰了,到時候隻能任他拿捏。

可是,就在他身形一動的那一瞬間,肖澤突然也動了,方虞雖然是入階高手,但是作戰經驗明顯不足,他在出掌攻伐之跡,不能夠很好的收斂自己的氣息,每一舉一動都會帶起陣陣勁風,這便讓肖澤的靈覺之力清楚的捕捉到了他動機,當下靈指一點,一道劍光激射而去。

望著飛射而來的飛劍,方虞雙目怒睜,身體一個側翻,避過了飛劍,使得飛劍從身側劃過,旋即整個人猛然的暴射向肖澤,他現在的目的很簡單,那就是要拉近與肖澤之間的距離。

眼看著距離肖澤越來越近,就在方虞探爪抓向肖澤時,突然感覺到身後傳來一陣強烈的危機感,緊接著,那柄與他擦肩而過的飛劍,再次回斬而來,璀璨的劍光突然飛斬而來,直刺他的背心,情急之下,方虞在空中接連翻轉,整個人頓時向旁邊移動出去了五丈的距離。

可是,盡管如此,方虞還是未能擺脫肖澤飛劍的追擊,他的速度根本無法超越飛劍,無奈之下,他雙掌合十,在掌心之中凝聚出一個氣團,這個氣團乃是凝聚了方虞所有的真氣,在飛劍近身的那一刻,突然抵擋住了飛劍。

與此同時,一旁控製飛劍的肖澤頓時感覺到一股強大的阻力,泥丸宮內的靈覺之力瞬間如潮水一般湧向飛劍,加持在劍身上,他也動用了全力,另一頭的方虞當場感覺到壓力備增。

這是力量的比拚,拚的就是誰的力量渾厚,如果肖澤的靈覺之力不如方虞的真氣渾厚,那麽飛劍就會被推據出去,劍身震蕩與之心神相連的肖澤恐怕也會因此而受傷,可是若是方虞的真氣不如肖澤的靈覺之力強大,那麽飛劍就會刺破飛團,直指方虞的咽喉。

這種情況最是危險,到了這個時候誰也不能收手,如果方虞與肖澤的實力相差太大,那麽傾刻間就會分出勝負,可是二人實力相差不多,誰若是稍微一收力,那麽對方的氣勁瞬間輾壓過來,造成巨大的傷害。

二人僵持著,片刻間兩人的臉上都見了汗,可想而知所承受的壓力有多大,方虞也是一陣心驚,萬萬沒想到,兩年不見,肖澤已經強大到了這等地步,現在他搞的上也不是下也不是,連就算想收手都不可能。

肖澤也是緊張萬分,他能夠感覺到方虞掌氣凝聚的氣團有多麽強大的力量,若是自己不敵方虞,飛劍被推據出來的同時,那個氣團也會同時會炸向自己,這個氣團乃是方虞體內的所有真共享匯聚而成的,以他修道者的身體,是萬萬無法承受這個氣團的衝擊。

不過肖澤也同夠感覺到,他的靈覺之力還是要比方虞的真氣強大那麽一絲的,從開始僵持到現在,他的飛劍已經刺入了方虞氣團的大半,隻要氣劍刺穿氣團的那一刻,整個匯聚了方虞所有真氣的氣團就會瞬間瓦解,他的危機也會就此解除。

方虞也同樣發現了這個變化,整個人麵容猙獰,拚命的壓榨著體內的真氣,在場的人中他距離飛劍最近,清晰的發現飛劍在緩慢的逼近,可是他現在口不能言,否則就會泄了真氣,連向顏清等人求援都不能。

一旁的顏清雙目之中也是閃過一抹異色,看樣子似乎也沒有想到,肖澤如今竟然這般強大了,而在顏清與徐磊身後的四名還沒有入階的少年額頭上都見了汗,仿佛置身於鬥法之中的人是他們似的。

終於在某一刻,顏清動了,他不能再讓肖澤二人這樣再繼續下去,在場的人中,以他的修為最高,自然能夠看出二人對決中的凶險,這裏可是北極上青宗,若是鬧出了人命,那就會落得個同門相殘的罪名,不止是當事人要受要處罰,就連他們這些在一旁觀戰的人也會受到牽連。

望著顏清一步步的走來,肖澤心中微凝,他知道顏清要出手了,可是自己現在正處在對決之中,無法分身,若是顏清直接對他出手,那他隻能任人挨打。

不過下一刻,肖澤就知道自己的擔心多餘了,顏清為人雖然狂傲,但也不屑做那趁人之危的小人之舉,否則的話他也不可能在這北極上青宗年輕一代名列前茅了。

隻見顏清緩緩的來到了方虞的麵前,緊握雙掌,兩隻拳頭一往無前,向前揮出,一大片炙熱的光芒出現在他的拳頭,一拳打在了肖澤的飛劍上,一拳擊中方虞的氣團。

遭受此擊,飛劍頓時爆發出一道耀眼的靈光,可是還是被顏清一拳擊打得失去了靈性,偏離了出去。與此同時,方虞匯聚的氣團也被顏清擊中,整個氣團瞬間爆散,狂暴的勁氣衝擊著方虞接連倒退幾步,一口鮮血瞬間噴出。

肖澤臉色也是一陣煞白,飛劍凝了他所有的靈覺之力,一下被顏清震散,整個腦袋頓時一陣嗡鳴。

早在先前,他就已經從顏子謙的口中得知,顏清已經進入了基礎四第的第二大境界,可是萬萬沒想到他竟然已經強大到了這等地步,不論是他的飛劍還是方虞所凝聚的氣勁,都是二人的全部實力,可是顏清僅僅一拳就破了他們二人最強的一擊。

看也不看被自身勁氣所傷的方虞,顏清轉過身來,雙瞳微縮,望著眼前的肖澤,眼中驚異閃爍,方虞在北極上青宗年輕一代裏也是有名的,肖澤能擊敗他,那在北極上青宗年輕一代中,也將有了不可忽視的地位。

沒想到肖澤離開北極上青宗兩年,道術竟然精進到這般程度,一時間,顏清竟對這個,他一直都不願正視的少年產生了一絲興趣。

望著顏清那饒有興趣人目光,肖澤心中微凝,難道他想對自己出手?

下一刻,肖澤突然袖袍一揮,祭出了飛劍,然後突然向身後一閃,踏著飛劍飛上了高空,肖澤知道,以他現在的實力絕不可力敵顏清,萬難不是其對手。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