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一百零三章 止戰

天空上,其實肖澤此刻也並不好受,飛劍是與他心神相連的,上麵附著有他的靈覺之力,劍身一次次被擊飛,附著的靈覺之力被一次次的震散,也使得他臉色一陣蒼白,但是,麵對實力比他強大太多的顏清,他沒有辦法,根本不能正麵迎敵,隻是以此來拖延對方。

在某一刻,兩人的打鬥也引來了其他人的注意,畢竟肖澤現在禦劍淩空,很容易被別人看到,很快就有許多弟子向這裏跑來。

“是顏清師兄,顏清師兄現在正在跟人打鬥呢……”

“顏清師兄的對手是一名修道者,難道是九天玄清觀的子弟?”

“錯,顏清師兄的對手乃是肖長老的兒子,兩年前他去九天玄清觀修道,聽說近來犯了錯,殺了人家的弟子,今天剛剛回到宗內。”

“怎麽可能是那個廢物,顏清師兄現在已經進入了煉氣士二絕之境,這個廢物才去九天玄清觀兩年的時間,怎麽可能是顏清師兄的對手。”

趕來的弟了越來越多,很多人都認出了顏清與肖澤的身份,一時間驚異之聲不絕。

圍觀的人越來趁多,肖澤卻毫不在意,他現在身上的麻煩事反正很多,而且在宗內弟子的眼中他本就是一個廢物了,沒有什麽會比這個還更糟糕的了,所以也不會去在乎別人的怎麽去看待自己。

不過,顏清不同,他作為青年一代中的第一人,在北極上青宗內有極高的聲望,可是而今肖澤一直待在半空,使得他遲遲不能拿下對方,看著圍觀的人趁來越多,顏清的臉色逐漸沉了下來,變得可怕之極。

“拿弓箭來!”

突然,顏清大喝,他不想在與肖澤糾纏下去了,肖澤總是待在半空,他根本就攻擊不到對方,而對方的飛劍傷不了自己,這樣的戰鬥根本就沒有意義,不過,他既然出手了,自然不可能就此輕易罷手,因此,他要將肖澤從天空中射下來。

聽到顏清的喝喊,身後的一名弟子很快就取來了一幅硬弓和一支雕翎箭,扔給了顏清,肖澤想要阻止顏清取得弓箭,卻被顏清一拳擊飛了飛劍。

顏清身上光芒大盛,將雕翎搭好,拚盡全力去拉開弓弦,頓時整個弓身爆發出萬丈光芒,那一根雕翎劍被顏清灌注了精純的真氣,如同被燒紅了的鐵棒一般,懾人心魄,這一箭若是被射中,肖澤就算不死也得重傷。

望著彎弓搭箭的顏清,肖澤的心也是提到了嗓子眼,顏澤清修為精深,箭法自然不用說,他現在踏劍淩空,剛好又給顏清當了靶子,現在就算逃都沒法逃,隻能坐以待斃。

將飛劍召回到了身旁,肖澤凝重戒備,盡管他不想信顏清真敢將他一劍射殺,但是他也不得不防,這一箭下去,若是射中了,他至少要重傷。

顏清神色冷漠,將手中的弓箭拉成了滿月狀,緊接著,突然鬆開了弓弦,整隻雕翎箭羽化為一道炙熱的箭光,將四周的空氣都擠壓的發出一陣音爆,迅猛的激射向肖澤。

一箭之威竟恐怖如斯,肖澤驚駭的雙目怒睜,全神貫注的盯著急射而來箭羽,飛劍此刻就守護在他的身旁,可是,盡管如此,肖澤還是沒有把握接下顏清的這一劍。

“住手!”

一道大喝之聲突然響起,緊接著,一道耀眼的光芒如同流星趕月般激射而來,在顏清射出的雕翎箭同時,一道指芒瞬間擊出,正好擊中了拇指粗細的翎箭,將翎箭擊得寸寸斷裂。

天空上,肖澤驚出了一身冷汗,顏清不愧為北極上青宗年輕一代中的佼佼者,射出的這一箭真的太強大了,若非是突然出現的指芒,他定然會被這箭光重傷乃至射殺。

不過話說回來,射出這道指芒的是誰?身手如此了得,要知道,肖澤現在離地起碼了有二三十丈,那根雕翎箭更是隻有小拇指粗細,此人竟能在即將射中他那一刻,利用指芒擊碎箭羽,實力強大,技竟乎道。

肖澤尋聲望去,隻見下方的空地上不知何時多出了一四五十歲的中年男子,此人一頭的黑發被紮成了發髻,身材高大魁梧,長眉入鬢,雄姿睥睨,偶爾流露的氣息,使人心魄顫動。

肖澤甚至隱隱覺得,他快能與北極上青宗內的一些長老比肩,這絕對是一個超級高手,即便不如北極上青宗內的長老,也相差不多,想必剛剛擊碎翎箭的指芒也是他所發出。

雖然離開了北極上青宗兩年了,但是肖澤還是認出了來人,他名為吳彥風,乃是北極上青宗有數的高手,雖然實不如宗內長老,但是也是超越了基礎四境的超級高手。

並且,吳彥風突破基礎四境已經多年,實力深不可測,而且此人在北極上青宗的地位也很高,乃是與肖澤父親的同輩子弟,肖澤等人見了他,也得叫聲師叔。

在北極上青宗,吳彥風為人還算正直,對於他們這些小輩也都一視同仁,並且一開始在大殿中麵對北極上青宗的審問時,吳彥風還幫肖澤說過話,所以對待吳彥風肖澤還是懷著一絲敬意的。

“胡鬧!”吳彥風抬頭望了望肖澤,又看了看顏清,眉頭深皺,他在一旁看得清清楚楚,二人打著打著竟然動起了真格,剛剛若非他及時出手,定然會釀成大錯。

望著自己射出的箭羽被阻,顏清眉頭微蹙,旋即目光看向一旁,見出手的竟是宗內的這位高手之後,皺著的眉頭又舒展了開來。

吳彥風的到來,使得肖澤與顏清之間的戰鬥,不可能再繼續下去了,因此,肖澤駕馭著飛劍緩緩的降落到了下來,走到吳彥風的麵前,肖澤恭敬的道:“肖澤見過師叔!”

望著肖澤與顏清,吳彥風道:“我也不想問你們為什麽,這件事我會稟報宗主!”

顏清表情無波無瀾,以他的成就,以及在北極上青宗的地位,沒有什麽好顧忌的,即便是吳彥風說了要將此事稟報宗主,也沒見他出現絲毫的情緒波動,冷淡的望了吳彥風一眼,顏清便帶著方虞?等人轉身離開了。

顏清確實很優秀,以至於使得他麵對什麽事都可以鎮定自若,望著離去的顏清,吳彥風搖了搖頭,旋即轉過身來,望周圍觀戰的弟子道:“都站在這幹什麽,還不快散去!”

頓時,圍觀的弟子全都跑開了。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