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一百零四章 楊溢

“多謝吳師叔出手相助!”待得周圍的人散盡,肖澤對著吳彥風彎身一拜道。

看了一眼肖澤,吳彥風搖了搖頭,輕惋惜的輕歎道:“果然不愧為身具慧根的修道奇才,真是可惜了!”說罷吳彥風便轉身離去。

望著吳彥風的背影,肖澤神色漠然,他自然知道吳彥風惋惜什麽,他才修道不到兩年的時間就跨入了先天靈覺第一層之境,並且還不僅僅隻是靈覺之力達到了這個境界,本身的戰鬥力也同樣達到了。

雖然入階時間短,但卻能擊敗方虞,力鬥顏清,這種成績放在哪裏都算得上非常優秀了,可是就是這麽樣的一個修道奇才,卻因為道法道術限製了他自身的發展。

早在大殿時,肖澤就當著北極上青宗宗主和眾長老的麵說過,他的道法隻是九天玄青觀一名低價的傳道者所授,並非是什麽高深秘術。

對於肖澤能夠修道不到兩年就能入階,當時凡在大殿內的北極上青宗高手無不讚歎,可是當知道肖澤學到的隻是一部普通道法後,又感到深深的惋惜。

因為顏清等人的攪擾,肖澤也沒有了繼續在此處待下去的興致,所以便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可是,這件事情並沒有就就麽完,肖澤與顏清二人打了起來,這件事可非同小可,他們乃是同門,同門之間最忌諱自相殘殺,刀劍相向,這可是嚴重違反宗規的。

首先,吳彥風就將肖澤等人內鬥的事稟告了北極上青宗的宗主,北極上青宗宗主在得知後是勃然大怒,立馬就召見了肖澤與顏清二人。

本來偌大一個北極上青宗門人弟子眾多,像肖澤他們這此小輩弟子犯了錯是不會勞駕他這個一宗之主的,可是肖澤和顏清,還有方虞幾人卻是不同,他們都是北極上青宗的青年精英,而且顏清更是宗內年輕一代數一數二的人物。

對於一個門派來說,特別像是北極上青宗這種曆史悠久大宗門,最注重傳承,所以門下弟子哪個比較優秀比較突出,就會特別關注,重點栽培,像顏清這種的弟子那更是連北極上青宗的宗主都會注意到,就算是犯了過錯,也不會隨隨便便就給予處罰,一切自當由宗主親自定奪。

不過,在麵對北極上青宗宗主的訊問時,肖澤與顏清二人卻表現的很鎮定,異口同聲的咬定這隻是一場切磋。

雖然這件事是由方虞等人引起,但是肖澤並沒有如實稟告,因為吳彥風的及時出手,使得事情並沒有釀成無法挽回的局麵,因此肖澤就算說出了實情,以幾人在北極上青宗的也位也不會受到多重的處罰,既然說與不說的結果都差不多,那肖澤又何必再多事呢。

北極上青宗宗主雖然身為絕世高手,但是麵對二人一模一樣的答複也無可奈何,隻能警告了二人一番,此事也就這麽做罷了。

不過事情並沒有就此平息,肖澤擊敗方虞,力戰顏清的事可是有不少的人都看到了,很快就在整個北極上青宗傳開了,人們無不議論,原先的廢物如今竟然已是入階高手了,實力了得,直逼宗內的顏清等幾個年輕一代的頂尖弟子。

其實,肖澤的實力雖然已經不弱於方虞了,但是和顏清相比還差很遠,與顏清的一戰是因為他取巧了,所以才能與顏清鬥上這麽久。

不過這也足以自傲了,要知道,顏清四五歲時候就開始修煉,根基牢固,十一歲就已入階,到現在已經修煉了快十年了,而肖澤呢,從修道開始到現在,也僅僅兩年的時間。

此事如同一陣颶風,僅僅半天的時間就傳遍了整個北極上青宗,甚至一些長老都略有耳聞,不過以這些長老的修為和閱曆自然不會真的認為肖澤的修為能夠比得上宗內最優秀的幾名弟子,但是肖澤擊敗方虞,這可是實打實的。

本來北極上青宗內的一些長老雖然知道肖澤入了階,可是一直都認為他才修煉了兩年,即便入了階也隻是靈覺之力勉強進入,本身實力是沒有達到的,具體的修為還得花費時間去鞏固,可是當聽到肖澤擊敗方虞後,才知道他們還是低估了肖澤修道的天賦,肖澤不但靈覺之力入了階,本身的實力和戰鬥力更是達到了入階高手的水準。

如此一來,北極上青宗之中就有一些長老心思開始轉動了起來,這麽好的修道天賦,若是因為道法的緣故而被埋沒了,那真的是他們北極上青宗的一大損失。

回到北極上青宗已經幾天了,雖然前幾日因為與方虞、顏清二人一戰,肖澤的聲名在北極上青宗年輕一代漸漸傳開了,但是這似乎對肖澤的生活並沒有造成什麽影響。

這幾天來肖澤不再整天想著修煉,平時還有父母的陪伴,他覺得很開心,很滿足,若是有可能,他真的希望就這麽一直下去,不用去考慮變得強大,也不用去考慮門派紛爭。

肖澤的爹娘乃是北極上青宗的長老,平時門派內的事務繁多,不可能總是陪伴著他,閑來無事時,他就會獨自一人在北極上青宗內閑逛,去他小時候經賞玩耍的地方。

今日,肖澤來到了北極上青宗的一處山嶺,這座山嶺上有一個大湖,乃是整個天山山脈最大的一處湖泊,此湖的四周長滿了鬆樹,因此地稱之為鬆樹湖,據傳,早在北極上青宗在天山山脈立派時,鬆樹湖就已經存在。

後來因為北要上青宗擅長煉藥,煉藥之術更是聞名整修煉界,每年所需藥材眾多,所以便在鬆樹湖的周圍開辟了藥園,小的時候肖澤就對煉藥之術非常感興趣,所以經常跑到這裏來玩,長久以來倒是認得了不少的藥物,也對這裏分外的熟悉。

“回來了幾天,你終於舍得來看楊爺爺了……”

肖澤漫步與藥田之內,突然身後傳來一道蒼老的聲音,扭頭一看,隻見一個頭發花白,年近古稀的老者正笑眯眯的向著自己走來,望見老者,肖澤露出了一個笑容,略帶敬意的喊道:“楊爺爺……”

肖澤口中的楊爺爺名為楊溢,乃是北極上青宗內的長老之一,不過他卻很少管宗內的事物,平時經常就待在這個藥園裏,兼管宗內的藥物。

因為,在北極上青宗內的這座藥園中,有許多世間難尋的寶藥,有的寶藥甚至放在整個修煉界,那都是絕品,珍貴程度無法想象,所以自然要有人鎮守在這裏,以防有心懷不軌的人,打此地主意。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