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一百三十章 暗流湧動

“上古天誅劍!”聽到這幾個字,肖澤頓時大驚。他怎麽可能沒聽說過此寶,這是一件自上古流傳下來的神兵,經曆了歲月的考驗,被無數的修煉者公認的天下第一神兵。

“宗內殿出的重寶不會就是這把神兵吧!”忽然聯想到肖天應話語中的重點,肖澤驚駭的望著自己的父親,驚異的道。

神兵之力,神鬼莫測,據傳乃是仙神遺留之兵,在眾多神兵之中,能當得起“瑰寶”二字的,更是少之又少,傾盡全天下也就那麽少數的幾件,像九天玄清觀的八荒鏡,像落花古聖地的玉蓮台,雖然同為神兵,但是離“”瑰寶二字卻相去甚遠。

在修煉界中,真正的“瑰寶”,那是需要流轉萬古,經曆了歲月的考驗,被所有人認同的神兵利器,上古天誅劍無疑在此之列,盡管氣它很少展現在世人麵前,但是人們卻一直沒有將它忘懷,關於此劍的傳說一直留傳在世人的口中。

據傳,此兵在上古時期就存在,一直流傳至今。傳說,此劍乃是一個可與天抗的無上存在截取了一方世界的世界之心,耗費千年之久才打造出此神兵,威力足可毀天滅地。

傳說還說,此兵在出世之時,威能驚動天地,因而遭天嫉,上天降九道神雷欲毀之,因此而得名天誅神劍。

傳說,此劍還牽扯到一些隱秘,汲及到一位上古大神的傳承。

以上的種種,無一不體現了上古天誅劍的強大與神秘,尤其是最後一則傳說,一位上古大神的傳承,那是連普通的仙神都要為之瘋狂的事東西。當然了,這也僅僅隻是傳說,上古時期離如今真的太過遙遠,具體情況已經無從考證了,可是這則傳說卻並沒有消聲在曆史的長河中,而是隨著上古天誅劍一同留傳了下來,不得不讓人懷疑,所謂的傳承是否真的存在。

據修煉界的史書記載,上古天誅劍在百餘年前曾經出現過一次,當時在整個修煉界攪出了一片血雨腥風,各方勢力為奪得此劍,爆發了無數場大大小小的戰鬥,其中絕世高手都死了幾位,後來此劍在無數場爭鬥中,突然下落不明,此事才告一段落。

如果真的是上古天誅劍出世,那麽引來這麽多融魂之境的絕世高手,肖澤就不奇怪了,在上古神話傳說中,能夠擔得起大神二字的,那都是仙神中的頂尖存在,他們的傳承,就連對普通的仙神也有著不可忽視的**力,更別提這些世俗間的絕世高手了。

融魂之境的高手雖然在修煉界中可是稱得上絕世,但是那也隻是相對於世俗界,他們距離仙神之境還相差十萬八千裏,連仙神都擋不住的**更何況是他們。

聯想起關於上古天誅劍的傳說,再加上百餘年前的那段曆史,肖澤總算是想通了,這些絕世高手原來都是為上古天誅劍而來,而北極上青宗在百餘年前恐怕也與上古天誅劍的失蹤有關。

隻是肖澤想不明白的是,上古天誅劍威力既然這麽大,又牽扯到古之大神的傳承,北極上青宗得到此劍後更是隱瞞了上百年,現在為何又突然向世人展露這件重寶,難道說北極上青宗對古之大神的傳承有了什麽線索?亦或是宗內已經得到了那所謂的傳承。

這不是沒有可得的,北極上青宗得到上古天誅劍已經有百年了,這百年來也不知道經曆了多少絕世高手的苦心專研,若是說沒有研究出個什麽名堂,就連肖澤出不信。

“宗內既然得到了上古天誅劍,可為何要展露於世人麵前?”

肖澤說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在他看來這無疑是在給自己找麻煩,北極上青宗雖然是六大門派之一,但是整個修煉界也不是他一家獨大,還有其他五大門派以及各大修煉世家和邪教各派,這些勢力中都不乏絕世高手,上古天誅劍的消息一旦透露出去,肯定會被諸多勢力窺視。

聽得肖澤的疑惑,肖天應也顯得有些無奈,道:“這也是無奈之舉,宗內得到上古天誅劍已經百餘年了,曆經了數代人的探索,可是卻無法將這上古第一神兵研究透徹,宗內高手也無一人可以真正駕馭此兵,至於那古之大神的傳承更是沒有一絲線索,這才廣邀修煉界各方高手,一同探索,以求集眾人之力窺得天誅神劍之秘。”

“原來如此!”肖澤點了點頭,總算是明白宗內的目的了,相比於天誅神劍,北極上青宗恐怕更在意那所謂的傳承,畢竟神兵再了得,那也隻是一件死物,外力而已,哪能與自身真正強大相比,若是真的能集眾人之力,探索到古之大神傳承的秘密,就算失去了這上古第一神兵也值了。

“上古天誅劍的事雖然對修煉界還沒有公開,但是在我們這些絕世高手之間卻也算不上多大的秘了,此次宗內請來的高手雖然很多,但相對於整個修煉界來說,這隻是一小部分,還有很多高手未收到宗內的請柬,天誅神劍明晚就會被從宗門秘藏中取出,到時候肯定還會有其他高手前窺視,這幾日宗內恐怕會有些不安寧,你處處也要小心一些。”肖天應叮囑肖澤道。

“嗯!”我知道!肖澤點了點頭道。

天誅神劍再度出世牽扯甚大,能夠參與至其中的至少也都是像肖澤爹娘那樣的絕世高手,雖然肖澤現如今的實力若是放在平常情況下也算是一個了不得的高手了,但是在這些融魂之境的高手眼中卻是太微不足道了,天誅神劍那是屬於大人物之間的盛會。

不過,肖澤對宗內的做法卻有些擔心,現在上古天誅仙的蹤跡已經暴露出去了,如果到時候集眾人之力也沒能窺得上古天誅仙的秘密的話,那北極上青宗該怎麽辦?真到那時北極上青宗就會因為天誅神劍,而成為修煉界的眾矢之的。

“好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和你母親還有外公有事要辦,這段時間我們都會守護在密藏那裏,直到天誅神劍再次被封入密藏中,這幾**獨自一人要多加小心,夜晚時分最好也不要在宗內走動。”肖天應再次叮囑道

“我明白!”經過與爹娘的這番交談,肖澤也知道了此刻宗內情況的複雜,沒想到白日裏看似平靜的北極上青宗,暗地裏卻早已暗流湧動,可以想象,此刻北極上青宗內肯定潛藏有大量的絕世高手,肖天應的叮囑不是沒有道理,若是肖澤不明情況,夜下四處亂轉撞見了潛藏在宗內的高手,難不保人家為了行蹤不被泄露,而殺了肖澤滅口。

再次叮囑了肖澤一番,肖天應與楚縈韻以及肖澤的外公三人便離開了,望著離去的背影,肖澤頓時感覺到四周傳來一陣涼颼颼的冷風,當下便鑽進了自己的房間。

夜間,當肖澤睡得迷迷糊糊之跡,忽然聽到屋頂傳來一陣踩踏瓦礫的聲音,雖然那道聲音很輕,但是肖澤修煉《玄黃秘力》聽覺變得異常靈敏,清晰的捕捉到了,不過,在得到肖天應的叮囑後,肖澤知道,對於這種情況最好不聞不問。

北極上青宗不可能不會料到這種情況,但是麵對眾多絕世高手的潛入他們也沒辦法,隻要這些人不傷及到北極上青宗的弟子,不危害到宗內根基,宗內的長老宗主也隻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一夜就這麽過去,肖澤晚上睡的並不踏實,不過這並不影響他今天的比試,清早起來,肖澤還是一樣的精神抖擻,身為修煉者,特別是像肖澤這種修煉過煉體之術的修士,體魄格外強大,隻要白天消耗不大,就算幾天幾夜不睡也不會有多大的影響。

清晨,北極上青宗看起來還是那麽的祥和,可是肖澤知道,這隻不過是表麵的平靜,暗地裏也不知道伏蟄多少高手。

洗漱了一下,簡單的吃了一點早飯,肖澤便走向了演武場,準備參加今日的大比。經過昨天的篩選賽,今日參加大比的弟子還有四百餘人,這四百青年子弟都是北極上青宗年輕一代真正的精靈,恐怕有八成以上都會是入階高手。

昨日,肖澤三劍逼退對手,可是今天他再想贏的這麽輕鬆就不可能了,今天的比試,對手很可能就會是一名入階高手,不過肖澤並不會太擔心,以他現在的實力,若是全力以赴的話,也隻有三絕之境的煉氣士才能與他一戰,按照他的推測,北極上青宗青年入階高手中,能達到三絕之境的絕對不超過五指之數。

至於有沒有達到四絕之境的,肖澤不知道,據楊溢介紹,顏清與洛風二人早在一年前就達到了三絕之境,而顏承也在半年前就進入了這個境界,這三人中顏承進入四絕之境的希望不大,畢竟他在半年前才達到的三絕之境,可是顏清和洛風二人就不好說了,若是他們二人中真的有人進入了四絕之境,那麽肖澤應對起來就有些困難了。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