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一百五十三章 拚命

肖澤對這一切並不知曉,看見戰奴被肖天應一劍斬中,卻像沒事一般,心中頓時驚異,禦魂宗煉製的這些戰奴真的太可怕了,簡直就是打不死的小強。

不過肖天應的這一劍給兩具戰奴帶來的傷害也非常巨大,細心之下就會發現,兩具戰奴透發出來的魂力明顯比剛被祭出時弱了很多,對於禦魂宗煉製出的這種戰奴來說,魂力是支撐整巨戰奴最根本的東西,魂力一旦被消弱戰奴的戰力也會隨之減弱,直至最後所剩的魂力不足以維持它的形態,而徹底的消散在天地間。

早在剛開始肖天應就謀劃好的,他一飛衝天,看似衝鬼天源而來,實則他的目標就是這兩具戰奴,一劍逼退鬼天源,趁他無力操控戰奴之跡,突然對戰奴下手,消弱戰奴的魂力,隻要沒有這兩具戰奴,即便鬼天源有天魔骷在手,也休息擊敗他。

鬼天源微怒,沒想到自己稍一疏忽就中了肖天應的計,讓他傷到了自己祭煉多年的戰奴,當下驅動著戰奴再度向肖天應合攻而來,雙方再次大戰到了一起,不過這一次的交鋒有著兩具戰奴的加入後,肖天應頓時感覺到有些吃緊。

但是相比於另外一處戰場,肖天應這邊卻又顯得好得多。

另外一處戰場上,自從與周乾、李雲聰對戰的黑袍人祭出了陰魔八子後,這邊的情況就陷入了危機之中,此刻,周乾獨自一人大戰黑袍人,勁氣澎湃,劍芒激蕩,但是卻一一都被黑袍人化解。

周乾的實力隻是在凝元境的巔峰,而黑袍人早就邁入了融魂之境的絕世高手的行列,數十會回後周乾便已身負重傷,此刻的他早已沒有了身為“小天王”的那股勇猛與霸氣。

而李雲聰獨戰陰魔八子了好不到哪裏去。陰魔八子在黑袍人的控製下形如疾風,配合的無懈可擊,陰魔八子乃是由八名接近凝元境的修煉者精魂祭煉而成,實力強大無匹。根本就不是李雲聰一人可以對付的了的。

李雲聰怒極,可是他對禦魂宗的戰奴又不怎麽了解,破不了這些陰魅的連環攻擊,並且即便他的刀砍中了對方,也無法徹底毀滅他們,不過他卻發現了一個事實,他每砍中陰魔八子一次,他們的魂力都會被消弱一分。

雙目閃過一抹寒光,李雲聰雙齒緊咬,他突然盯住了陰魔八子中的一隻。右手長刀反手劈出,一道熾烈的刀芒向前衝去,璀璨的光華激蕩出巨大的能量波動,挾帶著一股猛烈的狂風,發出陣陣異嘯。

李雲聰連斬出十八刀。每一刀都砍在了同一隻戰奴上,熾熱的刀芒仿佛能夠蒸幹汪洋,每一刀下去就會蒸掉這隻戰奴的部分魂力,十八刀過後,陰魔八子的其中一戰奴突然發出一陣令人毛骨悚然的鬼嘯,仿佛遭受到什麽毀滅性的打擊一般,然後“砰”的一聲。化為了一團黑煙消散開來。

李雲聰露出了一抹笑容,雖然他對禦魂宗的戰奴並不了解,但是從剛才來看,他的猜測是對的,戰奴並非不死之身,當傷害達到一定的程度之後。還是會消散,化為虛無的。

“小心!”李雲聰的耳邊突然傳來肖澤的聲音。

李雲聰緊盯著一隻戰奴連砍出十八刀後,終於消滅了一隻,但是他卻忽略了另外七隻戰奴,趁著李雲聰攻向其中一隻戰奴時。另外七隻戰奴已經逼近了身前。

當李雲聰聽到肖澤的提醒時,為時已經晚矣,那完全由魂力凝聚而成的手掌仿佛如同幽冥鬼爪一般,狠狠的向李雲聰的後背襲來,掌力澎湃,十指如勾,瞬間劃破了李雲聰的衣服,在他的後背上留下了幾條深深的傷口,鮮血頓時如同泉湧一般流了下來。

事出突然,李雲聰悶哼一聲,險些栽倒在地,這使得他原本就傷痕累累的身體更加傷上加傷。

李雲聰右膝跪倒在地,神情很是痛苦,他右手柱著長刀,支撐著疲憊不堪的身體,見另外七隻戰奴向他逼來,雙目之中綻放出一抹視死如歸的冰冷。

此刻的李雲聰早已精疲力竭,重傷在身,連番的大戰讓他心力憔悴,甚至有一種油盡煤枯的感覺,盡管陰魔八子被消滅了一隻,連環戰術被破,實力已經大打折扣,但是此刻李雲聰的情況更加糟糕,高空中,肖澤也是焦急萬分,可是卻無法出手幫忙,陰魔八子乃是用八名接近凝元境的修煉者精魂祭煉而成,即便沒有了生前的強大,但也不是他所能對抗的。

李雲聰雙目之中凶光大放,再這麽下去他就算不戰實也要被陰魔八子拖死在這裏,一聲大喝,狂發亂舞,手中的長刀一往無前的向僅剩的七魔子斜斬而去,五丈長的璀璨刀芒似驚天長虹,伴隨著這無匹的一擊,場地中立時爆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響聲,七魔子頓時被逼退了出去。

李雲聰趁勝追擊,體外的護體罡氣更加明亮,仿佛化成了一尊金甲戰神,他此時正在壓榨著體內殘餘之力,想趁機消滅掉幾隻戰奴,正所謂置之死地而後生,隻有徹底毀滅掉陰魔八子,他才能夠得到喘息的機會。

長刀迅若雷電,一刀接著一刀向著僅剩的七魔子劈去,堅定的步伐不斷的向前邁進,每前進一步,便劈出一刀,硬是以一已之力獨抗七魔子。

“轟”、“轟”、“轟”……

接連九響之後,鬼嘯之聲再度響起,僅剩的七魔子再次被李雲聰那勇猛的刀芒劈散一隻,化為了一陣黑煙,然後在李雲聰那熾烈的氣芒之下被蒸幹,化為了虛無。

臉色一陣蒼白,李雲聰此刻瘋狂的壓榨著自身的潛能,這樣做對自身的傷害也特別大,盡管再次毀滅了一隻戰奴,但是自身的潛能也在不斷的消耗,此戰過後,他即便不死也將修為大減,不過在這種情況下,他是沒有選擇的。

浩瀚的力量在天地間激蕩,威猛絕倫的一擊終於震散了第二隻戰奴,但是另外六隻戰奴在黑袍人的操製下卻在這個時候攻伐而來,狂猛的力量似江洋大海,凶猛的掌力如驚濤駭浪一般,拍擊在李雲聰的胸膛。

“砰……”

一聲悶響,李雲聰被轟擊的倒飛出去七八丈遠,落地之後,臉色一陣潮紅,胸口劇烈的起伏,頓時吐出了一口鮮血

一旁與周乾對戰的黑袍人,隱藏在黑袍下的麵孔微微一變,眉頭緊皺了起來,他根本沒想到李雲聰突然變得這般瘋狂,竟然采取兩敗俱傷的打法,短短幾回合就使得陰魔八子折損了兩具。

黑袍人自然也看得出李雲聰此刻是在壓榨自己的潛能,強迫著自己恢複巔峰狀態,甚至發揮出比巔峰狀態還要強大的戰力,盡管事後李雲聰身體上可能要承受一些損傷,但是在這種情況下,這無疑不是最絕佳的戰術。

李雲聰的胸膛、後背以及手臂上此刻布滿了傷痕,一道道刺目的傷口讓他渾身上下鮮血淋淋,但是他似乎根本沒有感覺一般,就這樣衝殺了過去,此刻的他渾身是血,簡直比陰魔八子還要像凶魔。

半空中,肖澤一陣心驚,這近乎自殘的打法日後肯定會給李雲聰留下無法彌補的傷害,一旁的周乾想要阻止李雲聰,可是此刻的他連自己的對手都應對不了,被轟擊的連連咳血,更別說去幫忙李雲聰了。

李雲聰施展出極限身法,突兀的出現在了一隻戰奴的身旁,他右手成爪狀,浩瀚無匹的掌力似滾滾長江,如滔滔大河,猛然的印在了一隻戰奴那由魂力凝聚的天靈蓋上,洶湧的真氣似滾滾熾烈的火焰,澎湃而下。

頓時,那具被李雲聰抓住天靈蓋的戰奴,身體上開始冒起陣陣黑煙,與此時同,一聲恐怕的異嘯自戰奴的口中發出,那淒厲的聲音森然無比,仿佛在承受著最痛苦的折磨,讓人聞之毛骨悚然,脊背直冒涼氣。

李雲聰這是在燃燒自己體內的真氣,用真氣之焰來蒸騰戰奴的魂力,這樣做的代價就是使自己本源大傷,修為大減,不過被逼到絕境的李雲聰已經顧不得這麽多了,再繼續拖延下去,他必定有死無生。

李雲聰這樣做雖然對自己的傷害非常巨大,但是效果也是非常明顯的,在真氣之焰的灼燒下,被他右手抓住的戰奴宛如冰雪遇到了烈陽一般,迅速的開始融化了起來,那虛幻邪惡的身體不時的發出嗤嗤的聲音,然後迅速的化為一陣陣輕煙,消散。

黑袍人那隱藏在袍子下的麵孔露出一抹震驚的神情,陰魔八子如今已經被李雲聰毀了兩具,若是再讓他毀掉一具,那麽陰魔八子將徹底殘廢,當下便敲打著手腕上的銅環,催動著其他五具戰奴攻向李雲聰。

李雲聰心有所感,但是被逼到如此境地,若想活下去必須要有所取舍,盡管已經注意到其他五魔已向自己衝來,但是他的右手還是死死的抓著那隻戰奴不肯鬆手。

ps:

ps:第一百五十一章開頭被我弄掉了一頭,那是介紹禦魂宗操控戰奴的法器的,被我在整理章節的時候弄掉了,今天才發現,現在補上了,也不多,就兩三百字!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