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一百五十四章 慘烈

熾烈的氣芒洶湧澎湃,灼熱的氣焰浩大無匹,僅僅片刻時間,被李雲聰抓著天靈蓋的戰奴就化為了輕煙,徹底的泯滅在塵埃中。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另外五魔子已經衝到了李雲聰的身旁,五魔子如惡魔撲食一般,凶猛的撲向李雲聰,一具戰奴突然從背後襲來,邪惡的手掌如同惡魔之爪,猛然的抓向李雲聰的後背。

“噗嗤……”

李雲聰的後背瞬間被魔爪刺穿,尖銳的指爪從後背直接貫穿了他的右肋,鮮血頓時如泉湧一般迸濺。

“四師兄……”肖澤驚叫一聲,再也顧不得危險,腳踏飛劍迅速的俯衝而下。

“四師弟……”周乾也是擔憂的大聲道,他想衝過去解救李雲聰。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與他對戰的黑袍人冷笑一聲,趁著周乾失神之跡,打出一道雄厚無匹的掌力,掌力洶湧,狠狠的拍擊在了周乾的胸膛之上,一聲沉重的悶響過後,周乾口吐鮮血倒飛了出去,在空中飛出了七八丈的距離,才重重的摔倒在地麵上,大口大口的鮮血自他的口中噴湧而出。

周乾感覺到五髒六腑仿佛都要碎裂了,他不斷的咳血,神誌也漸漸的開始模糊了起來,他畢竟與黑袍人的實力相差太遠,融魂高手的全力一擊絕對不是現在他的能夠消受得起的。

與此同時,肖澤也駕馭著飛劍俯衝到了李雲聰近前,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黑袍人突然敲打起手腕上的銅環,頓時,圍攻李雲聰的戰奴突然走出一隻,衝著肖澤奔襲而來。

肖澤驚懼,雙手頻頻動作,飛劍立時化為一道疾光,〖激〗射向迎麵而來的戰奴。劍芒鋒銳,可是戰奴卻毫不在乎,任由飛劍貫體而過,仿佛像是沒有事一般。餘勢不減的繼續向肖澤衝來。

肖澤大驚,被戰奴逼得連連後退,所幸的是他仰仗著禦劍術的迅疾,倒也使得戰奴無法逼近自己。

而被貫穿了右肋的李雲聰,此刻發出一聲淒厲的怒吼,血雨狂灑,沒有刺中致命要害,李雲聰暫時不會丟掉性命,但是那種深入骨髓的疼痛,讓他感覺到無法忍受。傷口處鮮血狂湧,恐怖的傷口已經露出了腹內的五髒。

李雲聰麵色猙獰,他知道自己受傷很重,今日想要活下去很難了,他右手握倒。反手斬向偷襲他的那隻戰奴,璀璨的刀芒瞬間將戰奴斬為了兩截,但是戰奴乃是能量體的結晶,被斬為兩半後又迅速的凝聚到了一起,不過在這一刀之下,這具戰奴的魂力損傷也頗為嚴重。

“肖天應,你的這兩個徒弟還真是不錯啊!”鬼天源向肖天應劈砍出一刀冷森的鋒芒。冷笑道。

肖天應麵色陰寒,他也一直在關注著其他幾處戰場,自然看到了自己的愛徒被鬼爪刺穿肋部的一幕,心中也是一陣痛惜,可是他自己被鬼天源以及兩具戰奴死死的纏住,根本無法抽身營救。

李雲聰怒吼一聲。宛如瘋狂野獸,長刀連連劈砍,將重新凝聚的戰奴一次又一次的劈斬為兩斷,麵對李雲聰臨死前的反撲,黑袍人隱藏在袍子下的麵孔也是一陣凝重。當下便敲打銅環,控製著其他幾隻戰奴,想要從李雲聰的手中,將那隻被他劈散了幾次的戰奴解救下來。

可是麵對如魔鬼一般撲擊而來的戰奴,李雲聰根本就視若無睹,長刀連連揮動,也不知道砍出了多少刀,終於將戰奴劈散開來。

與此同時,除去追擊肖澤的那具戰奴外,剩餘的三具戰奴再次衝到了李雲聰的麵前,尖銳的枯指如同毒勾,深深爪進了李雲聰的右肩和心髒“喀嚓”一聲刺耳的脆響,鮮血迸濺,李雲聰的右肩連帶著手臂被戰奴生生撕裂了下來,心髒也被徹底的捏碎。

“呃啊……”

李雲聰痛苦的嘶吼,已經無肩的身體上頓時出現一個血淋淋的窟窿,讓人望之觸目驚心。

“四師兄……”

“四師弟……”

“雲聰……”

“雲聰……”

山崖上,同時響起了肖天應夫婦以及肖澤和周乾的悲慟,李雲聰此刻太慘了,整個上半身子被戰奴撕裂下了一小半,簡直是慘不忍睹,如此重傷就算是仙神轉世也無力回天了。

“啊……”

李雲聰發出一聲怒吼,右手握刀,狠狠的向右邊的戰奴劈砍而去,這是一代強者臨死前的最強一擊,其中蘊含著強烈的憤怒以及仇恨,簡直是驚天地泣鬼神,超越了凝元境修士的範圍,甚至比一些融魂高手斬出的刀芒也不承多讓。

浩瀚的刀芒仿佛能夠撕裂天地,頓時將戰奴席卷了過來,那磅礴無匹的能量在整個山崖上肆虐,整片世界仿佛都要隨之毀滅了一般,而處在漩渦中心的戰奴則是瞬間泯滅,被恐怖的能量波動絞成了碎片,然後徹底的消散了在了天地間。

強大的能量風暴過後,戰場中再次重歸平靜,而此刻的李雲聰滿身鮮血,雙目之中光彩漸漸開始渙散,心髒都被捏碎,縱使他的實力再強大,也不可能再繼續維持生命之能。

“四師兄……”

肖澤大聲呼喊著,盡管他不顧叮囑的闖入了戰圈,但是最終還是沒能阻止悲劇的發生。

遠處,黑袍人那隱藏在黑袍下的麵孔閃現一抹怒意,李雲聰最終還是被陰魔八子擊斃了,但是陰魔八子也足足被李雲聰打散了五具,這八具戰奴可是黑袍人祭煉多年,隨同他也不知道斬殺了多少絕世高手,如今卻被廢在了這裏。

陰魔八子之所以能與普通的融魂高手爭鋒,是因為八子生前同出一脈,即便死後彼此之間還有著某些聯係,八子相互配合能夠施展對一套超強的戰術,在他們那“不死之身”以強大的戰術下,就算是普通的融魂高手都能一戰。

但是,陰魔八子所施展的戰術需要八子相互配合,每損失一具,那麽他們的戰力就將成倍的減弱,現在陰魔八子僅剩下三具了,這三具戰奴根本無法再繼續施展連環戰術,等於說陰八子算是徹底的廢了,黑袍人怎能不怒。

就在李雲聰應聲倒地的那一瞬間,一道光團突然自李雲聰的屍身內衝了出來,那是李雲聰的元神,不過,因為他還處在凝元境的境界,沒有開始融魂,所以元神還沒有他的意識,也並未開始顯化形貌。

通常來說,修煉者斬殺凝元境以上的修士都會在擊斃他的同時,順便剿滅對方元神或神識,沒有融魂成功的修煉者元神是非常脆弱的,即便不被滅殺,不久後也會消散在天地間,可是,這些脆弱的東西落在禦魂宗的手裏卻能發揮出超強的戰力。

禦魂宗的人斬殺強者後,一般來說是不會消滅他們的元神或靈元精魄的,他們會將沒有融魂成功的元神或靈元精魄,運用特殊的祭煉之法將其催化顯形,從而使這些失去了肉身的元神或靈元精魄能夠長久的存在於天地間,但是這樣做之後,原本殘留在元神或靈元精魄中的殘識也將徹底被淨化,變成一個供他們驅使的殺戮工具。

黑袍人本就處在暴怒的邊緣,此刻突然看見李雲聰的元神自〖體〗內衝出,立時就從懷中取出了一截握成一團的黑色鎖鏈,然後向李雲聰的元神拋去。

鎖鏈隻有小拇指粗細,在陽光的照射下泛著森森寒光,細看之下上麵還篆刻著密密麻麻的符紋,被黑袍人拋出去的那一刻,頓時爆發出一團烏黑的光芒,旋即化為一條黑色的魔龍,向前衝去。

鎖鏈仿佛有生命一般,被黑袍人祭出後,竟自主的找上了李雲聰的元神,然後如一條遊蛇迅速的纏繞上了元神,將想要飛起的元神禁錮在了原地。

另一邊,周乾看見李雲聰慘死在陰魔八子的鬼爪之下,心中怒不可遏,他們兄弟情深,今日卻天人兩隔,那腦海中悲痛萬狀,洶湧澎湃的情感竟硬是將他的理智壓了下去。

再看黑袍人竟然打起了李雲聰元神的主意,周乾頓時無法忍受了,他大吼一聲,打出一道可怕的劍芒鋪天蓋地的向著對麵的黑袍人斬去,一大片的光彩將黑袍人籠罩在內,浩瀚的能量洶湧澎湃,璀璨奪目的劍芒將黑袍人壓製在下方,空間震蕩,山搖地動。

那熾烈的劍芒越壓越底,黑袍人臉色鄭重的抵擋,陰魔八子中僅剩的三具戰奴也顧不得再去操控了,肖澤頓時鬆了一口氣,他連忙衝到了李雲聰元神的麵前,看著被神秘的鎖鏈緊緊纏繞的元神,心中一陣酸楚。

四師兄真的太慘了,身已死,可是禦魂宗還不肯放過他,竟還想將他的元神奴役,供他們驅使,強烈的憤怒使得肖澤心緒難平,他雙手結印,飛劍應聲出鞘,飛速的斬向纏繞元神的鎖鏈,可是那黑色的鎖鏈不知是何種材質鑄造而成,縱使肖澤劍芒鋒利,可卻連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