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一百六十三章 神秘的絕世高手

若說潛入北極上青宗的是修煉界上的一位絕世高手,他還無話可話,但是一個普通貨色也敢在北極上青宗撒野,伏擊宗內弟子,那是對北極上青宗的公然挑釁,是不把北極上青宗放在眼裏。

“命令全宗戒嚴,搜捕刺客!”火把照亮著楊溢的臉龐,閃爍不定,此刻他散發出一股屬於北極上青宗上長應有的威嚴,對著周圍的巡邏護衛大聲道。

“是!”無數的巡邏護衛分成幾隊,有規律的向著四周追捕而去。

這一夜,整個北極上青宗都無法安寧,全宗上下,無數的弟子齊出動,搜捕刺客,其實單單一個四絕之境的煉氣士不值得北極上青宗動用這麽大的力量,隻是這幾日來,許多高手都私自潛入北極上青宗,北極上青宗各大長老都看在眼裏,卻無法阻止,所以想借此機會給予這些人一些威懾。

這一夜,在巡邏護衛的搜捕下,許多私自潛入北極上青宗的高手都受到的牽連,都被巡邏護衛從藏身處搜索了出來,夜間,整個北極上青宗爆發了數場大戰,直到天明時分,北極上青宗才恢複了寧靜。

在接下來的幾日裏,北極上青宗也終於安寧了一些,經過了一次有效性的威懾後,那些想要打探上古天誅劍的高手也終於收斂了不少,不過,北極上青宗還是不太放心,擔心還有一些人不死心,會找上肖澤,所以讓葉青以及肖澤的二師兄和五師兄全天保護肖澤的安全。

肖澤牽扯到上古天誅劍的遺失,說不定一些“隱情”他並未說出,北極上青宗要想從肖澤的嘴中套出些什麽,首先要對他的安全給予保障。

有了三位師兄的全天保護,肖澤的安全問題算是得到了解決,但是肖澤內心卻升不起一絲喜悅,明麵上北極上青宗的各大長老看似是讓肖澤的三位師兄保護肖澤,但換個角度來看,這何常又不是一種監視呢。

雖然肖澤的三位師兄不可能真得將肖澤當做犯人一般監視,但是宗內長老的這種做法卻讓肖澤感到憤懣不平。

又是一個夜晚,肖澤獨自一人站在院子裏,仰望著漆黑的天空。

“小師弟……”肖澤的身後,傳來大師兄葉青的聲音。

“大師兄……”肖澤背對著葉青道。

望著肖澤的背影,葉青忽地歎了一口氣,走到他的身邊,低聲道:“你不必煩心,事情總有水落實出的那一天,到時候自會還你一個公道的。”

肖澤沉默著,片刻後麵露痛苦之色,道:“我知道,長老們不僅隻是讓師兄們保護我,同時還肩負著監視我的責任。”

肖澤說的不錯,早在北極上青宗各大長老下令讓葉青等人保護肖澤時,就隱晦的道出了他們的用意,不過這些都是宗內長老們的意思,葉青三人在這幾天裏,卻並未真得做過什麽監視肖澤的舉動,對於肖澤,葉青三人對他是無比的信任的,肖澤就相當於親弟弟一般,他們自然會偏袒肖澤。

“小師弟,你不要想太多了,我們怎麽又會真的監視你呢,師父師娘對我們恩重如山,你又是他們唯一的血脈,我們自然會幫著你的,就算你真的將上古天誅劍私藏了起來,我們也不會讓長老們把你怎麽樣的。”葉青拍了拍肖澤的肩膀,輕聲道。

肖澤眉頭一蹙,總感覺到葉青後半句話有些刺耳,盡管他知道葉青並不是那個意思,但是心中還是有些不舒坦,於是沉聲道:“我真的沒有私藏上古天誅劍,否則的話我根本就不會回宗了。”

“我不是那個意思……”聽聞此言,葉青知道肖澤誤會他了,想要解釋,但是卻又怕越解釋越說不清,當下隻能歎息一聲。

深吸了一口氣,肖澤又何嚐不明白葉青的良苦用心呢,隻是這段時間以來,經曆的瑣事,讓他內心無比煩躁,道:“大師兄你不必說了,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明白,如果現在不是楊溢爺爺以及師兄們在護著我,恐怕我早就被宗內各大長老審問了。”

“你沒有誤會就好!”葉青輕歎一聲,半晌後才柔聲道:“時候也不早了,還是早就回去休息吧!”

看了看葉青,肖澤點了點頭,旋即與葉青一起向住所走去。

肖澤的住處是昔日肖天應與楚縈韻在北極上青宗的別院,而臥室在院子的後麵,一共有好幾間,本來肖澤的三位師兄在北極上青宗都有獨自的住處,但是這幾日為了保護肖澤,也都搬到這這裏,肖澤三位師兄的房間就緊礙著他,可以隨時應對外敵的入侵。

來到了房門前,肖澤推門而入,就在他準備關上房間時,葉青突然伸手擋住了房門。

眉宇輕蹙,肖澤不明白大師兄是何意。

雙目一眨不眨的看著肖澤,片刻後葉青突然道:“你到我的那間屋子裏睡。”

肖澤詫異的望了葉青一眼,不一會兒,他就明白了葉青的用意,葉青這是擔心夜晚會有人趁著大夥熟睡之跡,對肖澤不利,想與他換房而睡,肖澤沒有言語,但是內心卻閃過一抹感激,點了點頭便進入了葉青的房間。

進入肖澤的房間,葉青關上門就休息了起來,此刻夜色已經不早,北極上青宗內的弟子大部分都已經入睡了。

深夜的北極上青宗,萬籟俱寂。

這一夜,肖澤不知為何總是輾轉反側,內心煩躁不已,遲遲無法入睡,他總覺得有什麽事情將要發生,事實上,與他換了房的葉青此刻也有些心神不寧,作為高手,冥冥之中對著一些事物都有著天生的預警。

三更時分,四下一片漆黑,一個黑衣蒙麵人突然從角落裏衝騰而起,踏著房簷,如同狸貓一般飛速的騰行於北極上青宗。

說來奇怪,此刻北極上青宗內戒備森嚴,無數的巡邏弟子來回穿行於各處,卻對這名蒙麵人毫無察覺,幾個閃落,黑衣人便接近了肖澤的住所。

一把匕首悄悄的插入了原本肖澤的房間,輕輕撥動房門的門栓,隻聽得“哐啷”一聲,門栓被匕首撥開,然後房間被無聲無息的推開,以黑衣人的實力,大可一掌劈開房門,直接破門而入,但是那樣做的動靜太大,為了不引起他人注意,隻能采取下策。

右腳一踏入房門,黑衣人便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威勢,而後雙腳騰空而起,右手猛然向著**抓去,他的目標很明確,就是想要將此刻躺在**的人拿下,那寬大的手掌仿佛能封鎖天地一般,周圍的空間似乎在他這一抓之下都凝結了起來。

這簡直是必殺一擊,出奇不意,若是此刻肖澤正躺在**的話,必然連一點反抗的餘地都沒有,顯然對方是有備而來。

“噗嗤”

黑衣人的五爪深空的抓進了被褥之中,一種柔軟的突然傳來,黑衣人暗叫一聲不好,在他的五指陷入被褥的刹那,就已經確認,被子下麵絕無一人,他的一爪明顯是抓空了,掀開被褥一看,果然被子下方空空如也。

與此同時,一道森然的劍光突然自房梁上衝擊而下,璀璨奪目的劍芒如驚天長虹一般,飛快向著蒙麵人的頭顱刺來。

“嘿!”黑衣人冷哼一聲,身體似遊魚一般,在他發現被子下麵沒有人時,就已經知道事情不妙,所以掀開被褥的同時,身體就向側麵橫移出去了半步。

凜冽的劍光透發出一陣森然的寒氣,貼著黑衣人的麵部直擊而下,長劍回旋,衝著黑衣人的腰部厲劈而來。

黑衣人驚駭,身體快速移動,雙拳之上爆發出一道強勁的氣芒,重重的砸在了光芒璀璨的長劍上,劍身一陣搖晃,在這一拳之下,瞬間偏離了出去。

“閣下是哪位高人,如此偷偷摸摸,不怕有失身份?”葉青手持長劍,站在床前,冷視著麵前的蒙麵人。

早在黑衣人接近房屋時,葉青就已經發現了他,但是礙於對方實力強大,他沒敢輕舉妄動,所以便悄悄的躲上了房梁上,準備伺機伏擊對方,可是,葉青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來人的實力強大的竟然超乎了他的想象,單從剛剛交手上來看,可能已經達到了融魂之境,不然的話不可能將他這個巔峰凝元境高手刺出的一劍,擊的偏離了出去。

融魂之境啊,那可是與肖澤爹娘同一個層次的存在,在修煉界上都是威震一方的人物,跺一跺腳,整個修煉界都要晃三晃,任誰也不會想到,這樣的高手會扮成這幅模樣,對一個普通的入階弟子出手。

此人顯然也是為了上古天誅劍,否則的話以他的身份不可能對肖澤出手,葉青也慶幸今天與肖澤換了房間,不然的話以肖澤的實力,根本無法躲避這樣的高手,不過話又說回來,此人是怎麽知道肖澤平時就住在這個房間的?

與葉青一擊即分,黑衣人望了葉青一眼,根本就不回答他的話,而是扭頭就衝出了房間,被葉青破壞了計劃後,黑衣人竟然第一時間想的是撤離此地。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