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一百六十七章 高手來襲

“逃走了?”顏子謙聽聞,雙目綻放出一抹精光,猛得從椅子上坐了起來,旋即望向顏清,不敢相信的道:“你是從哪裏得到的消息?”

“我剛剛在宗內的時候聽到的,現在這事在宗內都傳開了,大長老已經命令執法隊前去追捕二人了!”顏青望著顏子謙道。

眉頭一掀,顏子謙雙目閃過一抹異樣的神色,然後望向顏青,故作平淡的道:“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說罷,顏青離開了顏子謙的房間。

待得顏青離開後,顏子謙目光直視著前方,又目微眯,深邃的眸子讓人無法猜透他此刻在想著什麽,好半晌後,顏子謙才喃喃的道:“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來投,若是在宗內我還真有點顧忌,但是現在你自己離開了嘛……嘿嘿!”

說罷,顏子謙轉身走到了一個書櫃前,然後將雙手放在了書櫃上,用力一推,隻聽得“咯哢”一下,三米多長的書櫃突然從中間分開,在那書櫃的後麵,竟然隱藏著一個暗室。

顏子謙走進了暗室,不一會兒又從中走了出來,此時他的手上已經多出了一件修煉界中人常用的夜行衣。

同一天,北極上青宗以外的其他修煉者,也得到了肖澤離開了北極上青宗的消息,這段時間以來,無數的修煉界中高手都在盯著北極上青宗,以求尋找機會接近肖澤,查探出上古天誅劍的蹤跡。

肖澤突然偷偷的離開,讓人們更是對他加重了懷疑,許多人都認為肖澤是攜寶潛逃了,繼肖澤離開不久後,就有很多近日守在北極上青宗外的高手追了下去。

東聖神州共分為三大神朝,五大王朝,中部的東聖神朝。東部的大衍王朝、東南方的軒羽王朝、南部的夏洛王朝和楚王朝,西南的月陽神朝,西北的紫霄王朝,北部的秋黎神朝。這三大神朝與五大王朝占據了東聖神州所有的版圖。

東聖神州再往北是茫茫無盡的北川,北川長年被冰雪覆蓋,最深處溫度底的可怕,就連絕世高手都無法到達,東部則是一望無際的汪洋,普通人窮其一身也無法跨越,南部就更為可怕,乃是一片浩大的十萬大山,十萬大山不知有何其大,其中凶險無比。無人能夠走到十萬大山的盡頭,而西部則是另一塊大陸——西靈賀洲。

東聖神洲與西靈賀洲被一帶群山所隔絕,此處連接南部的十萬大山,想要穿越隻有通過紫霄王朝或秋黎神朝的邊境。

經過了大半天的兼程,楊溢帶著肖澤已經身處北極上青宗千裏之外了。他們二人並不是靠著徒步趕路,而是坐著楊溢的坐騎,飛行在高空中,那速度真可謂是瞬息千裏,比肖澤禦劍也不知道要快上多少。

楊溢的坐騎十分怪異,身長僅一丈多點,長著一條獅尾和獅身。但是腦袋又像是一隻豹子,背部還生有一對如同蝴蝶般美麗的羽翼,全身漆黑如墨,沒有一根毛,隻是在四蹄和尾尖上各生有一團黑亮而柔順的毛發。

據楊溢說,他的這隻坐騎名叫十絕獸。在而今的修煉界都近乎絕跡了,除了他這支以外,整個人間界都不知道還能不能找到等二隻。

十絕獸被天下所有的藥師推崇為聖獸,因為此獸能夠噴射噴射出十種絕世奇毒,這十種奇毒帶表著天下毒藥的一種極致。不過,想要馴服十絕獸也不是那麽容易的事,若非楊溢身為藥聖,本身對藥術的掌握極高,征服了十絕獸,外加在各種靈藥的引誘下,也休想讓它成為自己的坐騎。

不過,話說回來,楊溢能夠穩做北極上青宗長老之位,這隻十絕獸也是功不可沒,楊溢本身實力距離融魂之境差距還有很大,完全憑借著玄黃秘力的神妙才能勉強發揮出融魂高手的戰力,可是自從得到這隻十絕獸之後,楊溢的地位在北極上青宗才算徹底的得到了穩固。

成年的十絕獸的戰力不比任何一個融魂高手差,最主要是像十絕獸這種聖獸壽命都是非常久遠,北極上青宗完全可以將他當成護宗神獸來培養,就算百年之後,楊溢壽寢,北極上青宗的實力也不會受到太大的損傷。

十絕獸身為聖獸,已經脫離了普通妖獸的範圍,它們天生就具有莫大的力量,成年的十絕就就算是融魂之境的絕世高手遇到,都要忌憚不已。

隻是十絕獸生長的十分緩慢,這隻十絕獸如今還沒有進入成熟期,平常大部分的時候都在沉眠中,肖澤與楊溢如此親近,這麽多年來也沒見過此獸多少次,此次若不是需要護送肖澤去紫霄王朝,楊溢也不會將它從沉眠中喚醒過來。

高空之上,寒風呼嘯,十絕獸的背上,肖澤獨自一人黯然神傷,他出生在北極上青宗,更是在北極上青宗裏生活了十八年,如今被迫離去,心中五味雜陳,有著說不出的悲與憤。

人生最大的悲哀莫過於背井離鄉,有家不能回,心中的低落與絕望也唯有自知。

“我們已經趕了快一天的路了,現在離開宗門也有一千多裏了,按照十絕的速度大約十多天的時間就可以進入紫霄王朝,到達楚家了。”十絕獸的背上,楊溢開口道。

肖澤沒有說話,隻是一味的坐在那裏,沉默著,楊溢又接著道:“前方有一座城鎮,今晚我們就在這裏過夜吧,等到明天天一亮再繼續趕路。”

“嗯!”肖澤點了點頭。

錢臨城是一座規模不算太大的小城,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楊溢駕馭著十絕獸,與肖澤二人直接降落在了錢臨城幾裏之外,然後徒步走近了錢臨城,當夜二人就在錢臨城內的一家小客棧住了下來。

這一夜,肖澤一直翻來覆去的沒有睡好,盡管已經不是第一次離開北極上青宗了,但是這一次卻有些特殊,離開的更為徹底,直到後半夜,肖澤才迷迷糊糊的睡著,可是不一會兒天又亮了起來。

洗漱過後,簡單的吃了一些早飯,肖澤再次與楊溢踏上了行程。如此又過了兩天,肖澤離開北極上青宗已經有幾千裏了,這幾日來肖澤的心情也好上了不少,不再像剛離開時的那樣鬱鬱寡歡,期間也沒有生什麽任何事情。

平風鎮乃是秋黎神朝境界一個不知名的小鎮,此鎮地處偏僻,方圓幾百裏內都沒有什麽大城,鎮上的居民想去一次大點的城鎮,都要趕上好幾天的路。

此刻天色已經不早了,楊溢與肖澤二人乘坐著十絕獸,正好趕到這裏,於是便決定在此處落腳過夜,為了不想引起別人的注意,楊溢並沒有將十絕獸帶入小鎮內,而是將它留在了鎮外,然後再與肖澤走進了小鎮。

小鎮比較貧瘠,鎮上隻有一家很小的客棧,和幾家露天的小飯館,楊溢與肖澤走進了小鎮,轉了一大圈才來到這家小客棧。

這客棧真的非常小,客棧的前麵是一個小酒館,隻有一百多個百米大小,供客人住宿的客房都在後院,也隻有三五間連十平米都不到的小房子,內部非常的簡陋,好在楊溢與肖澤都是修煉界中人,對這些並不怎麽在乎。

小鎮因為地處偏僻,平日裏往來小鎮的人並不多,當楊溢與肖澤來到客棧時,整座客棧也隻有一間客房住上了人,楊溢定了兩間緊挨在一起的房間,他與肖澤二人分別住了進去。

夜,萬籟俱寂,淒涼的夜風在小鎮輕輕拂過。這一夜,肖澤輾轉難眠,最終起身走出了房間,此時已是深夜,仰望星空,繁星點點,一輪圓月掛在天邊,夜風習習,隱約中透露著小鎮那古樸的氣息。

肖澤輕悄悄的躍到了房頂上,躲在冰涼的瓦片上仰望星空,天空之上,明月高懸,灑下如薄煙一般的月華,夜空中,點點星辰如同鑲嵌在蒼穹上的美鑽,閃閃發光。

“爹娘,你們如今是否平安……”

肖澤仰望星空,勾起了他那內心深深的傷痛,想到父母如今生死不明,肖澤便感覺到心煩意亂,恨不得馬上衝上禦魂宗,將爹娘尋找出來,可是一個神秘而龐大的宗門,他又怎麽能敵得過,他心中充滿了強烈的無力感。

“我一定會將你們找到,縱然你們已經慘遭禦魂宗的毒手,我也要將你們的靈元精魄解救出來。”肖澤一下子坐了起來,自語道:“我要變強,一定要變強!”

肖澤眼神突然變得明光了起來,盡管他是一個煉氣廢體,北極上青宗的一名棄子,但是他也不會輕易的放棄,無論是將爹娘解救出來,還是報仇,這都尋要他有強大的實力做後盾。

不知不覺中,肖澤有了一絲困意,迷迷蒙蒙中,突然一絲異常的氣息在周圍擴散開來,肖澤身具道家靈根,六視敏銳,第一時間便感應到了那股波動,頓時從睡夢中驚醒。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