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一百六十九章 黑巾下的麵孔

到了這個份上黑衣人也不用再有什麽顧慮了,反正楊溢沒有看到他的容貌,就算知道他是北極上青宗的長老之一,也沒有證據將他指證出來,為了上古天誅劍,這點風險黑衣人還是甘願冒的。

上古天誅劍可是與一位上古大神的傳承有關,雖然當初北極上青宗組織過一次修煉界的盛會,邀請了許多知名人士共研過上古天誅劍,最終也沒能破開神劍之秘,但是想要得到古神傳承,那也要講研個人機緣的,說不定他就是那個有緣人。

為了上古天誅劍,黑衣人已經紅了眼,到了這個份上他什麽事都能做得出來,十指連射,一道道刺目的勁氣在空中縱橫激蕩,修為到了他們這個地部,隨隨便便打出的指力就比一般修煉者的劍氣可怕,更何曾是天闕指力。

如此多的天闕指力,在空中交織成一片可怕的劍網,無匹的劍氣鋪天蓋地般的向著楊溢洶湧而去,將楊溢全方位的籠罩在了裏麵,浩瀚的能量洶湧澎湃,周圍的空間都在這片光網下震蕩了起來,連大地都跟著一起顫栗。

遠處,偷偷注視著戰場上變化的肖澤,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此刻楊溢的情況非常凶險,他情不自禁的想要突出去,但是最終卻忍住了腳步。

眼看著無匹的指芒組成的劍網即將壓了下來,楊溢麵露驚懼之色,此刻周圍的空間已經被封鎖,他避無可避,一股金色的光芒自楊溢身上爆發而出,如同火山噴發一般,緊接著他十指連動,劈裏啪啦的在一瞬間打出了上百道天闕指力。

璀璨的劍網越壓越底,眼看著就要將楊溢吞沒,這時楊溢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力量,然後突然衝騰而起。兩道金色的拳芒似有開山之勢,狂猛的轟擊在了,被他打了已經光芒暗淡了的劍網上。

“轟隆”一聲,好像星辰爆裂般巨大。天闕指力組成的劍網被擊散,楊溢終於衝了出來。

不過,此刻楊溢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嘴角上掛著一絲血跡,身體上鮮血淋淋,在這一次交鋒中,他吃了一個大虧,連中了數道天闕指力,好在他有玄黃秘力護體,若是換作其他修煉者。恐怕早就被洞穿了身體。

擊退了楊溢,黑衣人突然向他的房間衝去,想要將“藏”在裏麵的肖澤抓出來,他並不想真得殺了楊溢,畢竟大家也都是同門。楊溢也算是北極上青宗的一根支柱,若是楊溢死了,北極上青宗的實力也會受到影響。

但是,黑衣人才剛一跨出腳步,楊溢又再次衝了上來,擋在了他的麵前,他自知自己不是黑衣人的對手。但是卻不想讓肖澤有危險,他與黑衣人的大戰動靜這麽大,恐怕整個小鎮上的人都聽到了。

肖澤不在屋子裏,那肯定是出去了,如今估計也聽到了這邊的打鬥聲。隻有他在這裏牽製住黑衣人,才能為肖澤贏取更多的逃跑時間。

“找死!”

浩瀚的能量波動在場地中浩蕩起伏。黑衣人一記強大的掌力猛然拍出,猛烈的勁氣帶起一陣狂風,如同巨浪一般向著楊溢澎湃而去。

璀璨的掌芒浩大無匹,徹底的震散了楊溢護體罡氣的金光,楊溢的實力本來就不如黑衣人。此刻又在對拚天闕指力時受了重傷,當場就被轟飛了出去,將身後屋簷下的頂梁柱都撞斷成了兩截。

“哢嚓”一聲,失去了頂梁柱的屋簷瞬間倒塌了下來,將楊溢埋的半邊身子都掩埋在了下方,這一刻,楊溢相貌十分淒慘,沉重的傷勢令他身體顫抖的爬在那裏無法動彈,血鮮滿身,頭發淩亂,嘴角之中不斷的溢出鮮血。

遠處,肖澤提心在口,內心擔憂不已。

黑衣人瞥了一眼楊溢,自顧自的向著楊溢的房間內走去,待得走到楊溢身旁時頓了頓,見重傷下的楊溢並未阻止,這才繼續又向前走去。

可是黑衣人才剛剛跨出一步,忽然楊溢猛得從廢墟中衝了出來,從背後抱住了黑衣人,旋即,一隻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著黑衣人的麵罩抓去。

突如而來的變故令得黑衣人大驚,當下身體之上爆發出一陣強烈的光芒,浩大的勁氣洶湧澎湃,當場將重傷之中的楊溢震飛了出去,狠狠的摔倒在了地上。

但是為時已晚,楊溢在被震飛的那一刻,已經死死的抓住了黑衣人的麵罩,在飛出去的同時,順手將其扯了下來,黑衣身形一轉,露出了他本來的麵目。

“果然是你……”楊溢仰躺在地上,蒼老的臉龐上滿是痛苦之色,他顫抖的抬起右手,指著黑衣人道。

遠處,肖澤震驚的望著黑衣人,他的感應果真沒錯,這名黑衣人與前幾日夜晚在北極上青宗闖入葉青房間的是同一個人,楊溢的猜測也一點不假,黑衣人竟真的是北極上青宗的長老之一,顏清的父親——顏子謙。

被楊溢突然扯下了麵罩,顏子謙也有些驚慌失措,怔怔的看著楊溢,突然惡狠狠的道:“不錯!就是我,楊溢我隻是為了上古天誅劍而已,本不想與你為敵,可是沒想到你卻一而再,再而三的與我作對,事到如今,也怪不得我。”

楊溢慘笑一聲,搖了搖頭,雙目之中透露著嘲諷,道:“上古天誅劍?如今神劍有缺,已不複上古之威,你就算是得到了又有何用?”

“我當然有用?天下珍寶有德者居之,我得到上古天誅劍,說不定就能得到古神傳承,到時候修為就能更上一層樓,甚至成就仙神之位也不是不可能,到那時整個北極上青宗都會因為我的存在,變得更加強盛!”顏子謙雙目通紅,越說情緒越激動,甚至讓人有點歇斯底裏的感覺。

楊溢再次發出一聲慘笑,原來顏子謙一直相信確有古神傳承一事,他覺得以前沒有人能從上古天誅劍上窺得古神傳承,那是他們的機緣不夠,而他得到了上古天誅劍之後,說不定機緣到了,就探出了古神傳承之秘了。

嘲弄的望著顏子謙,楊溢道:“看來你真的是走火入魔了,你的修為已經停滯不前多年了吧,你想通過那虛無縹緲的古神傳承使得你的修為再進一步?可惜的是那所謂的古神傳承並不存在,而且你如今也來晚了,肖澤早就已經離開了這裏。”

“什麽?”

聽聞此言,顏子謙雙目一凝,連忙衝去了屋子,隻見得十來平米的房間後窗子打開著,裏麵空空如也沒有半個人影,心中頓時大怒,他以為肖澤從窗子後麵逃走了。

其實屋子裏的後窗是楊溢自己打開的,住進這家客棧後,楊溢看見客房的空間太小,感覺到屋子裏的空氣不清新,於是便打開了後窗,他之所以說肖澤已經離開了這裏,也是故弄玄虛,讓顏子謙產生了一種誤導,至於肖澤現在的蹤跡,連他都不知道。

望著從屋子裏怒氣衝衝走出來的顏子謙,楊溢大笑一聲,眼中那抹嘲諷不加掩飾。

此刻,顏子謙在望向楊溢的目光也變得無比憤怒,那刺耳的嘲笑聲讓他厭惡之極,盯著重傷之中的楊溢,顏子謙陰沉的道:“今天讓他跑了又如何?那小子如今唯一的容身之地也隻有楚家了,你放心,我會將他抓回來的,至於你嘛……”

雙目之中散發出一抹陰毒之色,顏子謙緩緩的向著楊溢走去,待到近前,他猛然舉起右手,食指與中指並指如劍,一道強悍的勁氣爆發而出,旋即狠狠的擊在了楊溢的眉心。

“噗……”

楊溢已經身負重傷,此刻根本無法移動,隻能任由那強勁的天闕指力擊在自己的腦袋上,血水狂湧而出,如同泉湧一般順著他的眉心處流了下來,在天闕指力之下,楊溢的眉心直接被擊穿了一個森然恐布的血洞,口中突然湧出一股汙血,旋即整個身體都軟倒在了地上。

遠處,肖澤將這一幕清晰的看在眼裏,他雙唇緊咬,強忍著不讓自己叫出聲來,由於用力過大,兩張嘴唇都被咬破了,他悲憤的想要大吼,身子險些從牆角裏衝了出去。

雙瞳微縮,顏子謙望著已經被自己擊斃了的楊溢,低聲道:“別怪我心狠,要怪就怪你多管閑事,看到了我的身份!”

其實所有的人都明白襲擊肖澤的絕世高手是誰,隻是沒人道破,一來沒有確鑿的證據,二來顏子謙在北極上青宗的地位太特殊,可是現在不同了,楊溢扯掉了那張麵紗,他的相貌爆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這事若是傳出去,其他人就算是想裝作不知道也不可能了。

看了看四周,顏子謙此刻變得非常可怕,他一點也不像是出自名門大派的長老,一位絕世高手,倒更像是一個午夜的惡魔,心狠手辣,出手決斷。

在殺了楊溢後,顏子謙並沒有馬上離開,他露出了本身麵貌,怕被外人看到,於他不利,所以又在四周偵查了一番,好在肖澤隱藏的比較深,沒有被他發現。

ps:

第二更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