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一百七十四章 暴露

“前輩有禮了,在下乃是九天玄清觀的一名小小弟子,無法入前輩法眼,若是有什麽冒犯之處還請前輩見諒!”肖澤雙手抱拳,施了一禮,盡量放底了自己的姿態,對方實力他無法看透,在這個時候他也不想與對方發生什麽衝突。

“九天玄清觀的弟子?”晁天王望著畢恭畢敬的肖澤,嘿嘿一笑,旋即冷哼一聲,道:“我看我還是叫你肖澤吧!”

聽聞此言,肖澤臉色頓時一變,他原本覺得自己與鷹背上的男子並無愁怨,隻要自己冒充九天玄清觀的弟子,再放底姿態,想來應該不會與對方發生什麽衝突,但是,他沒想到的是,對方一見到自己,竟一下子叫出了他的名子,肖澤頓時有一種大事不妙的感覺。

“逃!”鷹背上的男子實力深不可測,肖澤跟他根本不是一個層次上的,在這樣的高手麵前,他根本升不起一絲戰鬥的念頭,第一時間就是想到逃為上計。

可是,肖澤才剛一催動體內的靈覺之力,想要駕馭著飛劍逃走,一股強大的氣息威壓便撲麵而來,肖澤仿佛被陷入了泥潭裏一般,整個行動都變得遲緩了起來。

與此同時,晁天王俯視著下方的肖澤,嘴角露出一抹冷森的笑容,長袖一揮,一道猛烈的勁風衝擊而去,強悍的勁氣似無堅不摧的罡風一般,掃蕩一切,澎湃的能量波動浩瀚洶湧,滾滾而下。

肖澤怒目陡睜,心中暗叫一聲不好,此刻他深陷晁天王的氣場之中無法自撥,根本不能躲開這凶猛的一擊,危急之下,玄黃秘力被激發而出,肖澤的全身頓時爆發出一陣強烈的金光,整個人如同被黃金澆鑄過一般。同時他的身形也急速的朝地麵墜落而去,雙手並成指劍,將飛劍頂在了自己的上方。

“砰……”

沉悶的聲音響起,晁天王隨手打出的一道勁氣撞擊在肖澤的飛劍上。直接將飛劍震蕩開來,恐怖的能量在被飛劍消弱後,再度滾滾浩蕩而下,剛猛的力量瞬間湧動到了肖澤的身體上,頓時將他擊落了下去。

肖澤狼狽的跌落在地麵上,將大地都砸出了一道道巨大的裂痕,激起漫天塵土,還好他已經將玄黃秘力激發了出來,此刻身體堅若金鐵,否則單單這一摔就得給他摔得個重傷。現在盡管痛得他齜牙咧嘴,全身骨頭都像是散了架似的,但是好歹並未受什麽傷。

晁天王也隻是想將他從天上逼下去,並不是想致他於死地,所以剛剛那道勁氣隻是隨意打出。雖然他有鳳頭鷲鷹輔助,也可以飛在天上,但是他畢竟是煉氣士,而鳳頭鷲鷹隻是普通的猛禽,即便他實力強大,可是在空天上想擒下肖澤,還是會覺得有些躡手躡腳。

一掌擊落了肖澤。晁天王驅使著鳳頭鷲鷹緩緩的朝著下麵落了下來,可是就在這個時候,肖澤突然從地上衝騰而起,雙指並劍刺向晁天王,冷森的劍光宛如秋水,璀璨的劍芒綻放出絢麗的色彩。向著晁天王以及鳳頭鷲鷹激射而去。

望著肖澤犀利的劍光,晁天王雙目一凝,雖然他並不相信肖澤的飛劍能夠傷害他,但是他腳下的鳳頭鷲鷹可不一樣,鳳頭鷲鷹隻是普通的猛禽。對於危險的降臨隻是本能的閃避,連一點自我防護的手段都沒有。

鳳頭鷲鷹可是晁天王對付肖澤的一個關鍵,肖澤能夠禦劍飛行,可是他晁天王可不行,為了不讓肖澤禦劍逃掉,他必須保證鳳頭鷲鷹的安全,隻有在鳳頭鷲鷹的輔助下,他才能確保萬無一失。

一股浩瀚的力量噴湧而出,晁天王那澎湃的力量包裹著鳳頭鷲鷹,直接將它推得偏離了出去,飛劍衝天而上,在虛空中劃過一道燦爛的光華,貼著鳳頭鷲鷹的翅膀劃過,斬落了它一大片羽毛,頓時驚得鳳頭鷲鷹長嘶一聲。

肖澤不敢過多停留,反身朝著另一個方向飛去,此刻若是再不逃跑他就沒機會了,晁天王還未真正出手,一旦等到他出手後,肖澤連翻身的機會都沒有了。

可是,肖澤才剛剛飛去出幾百米,晁天王就再次驅動著鳳頭鷲鷹追趕而來,這些鳳頭鷲鷹都是經過專門訓練的,雖然剛剛差點被肖澤一劍斬中,但是很快又再次聽起主人的命令來。

鳳頭鷲鷹畢竟是上古神獸鳳凰的後裔,盡管到了鳳頭鷲鷹這一代,體內的鳳血幾乎已經淡薄到全無,變成了普通的凡獸,但是它還擁有著讓許多普通飛禽妖獸都望塵莫及的速度,上古神獸何其了得,能夠與其沾點邊的東西自然都有一些不凡之處,眨眼間,鳳頭鷲鷹便衝到了肖澤的前麵,攔在了肖澤的麵前。

肖澤現在的道術還很限,禦劍的速度也並不是太快,而鳳頭鷲鷹能被世人看中,從而將其培養成使用相對頻繁的代步工具,自然有它的優點,鳳頭鷲鷹的第一個優點就是體型大,且能負重,第二個優點就是飛行速度極快,相對於一個王朝,上萬裏的國土,若是沒有一個飛行速度快的坐騎,那麽想要穿越也不知道需要多久,

其實別看修煉者能夠禦劍飛行,就感覺有什麽了不得的,修道者雖然能夠禦劍飛行,但是他們的速度也不會太快,基本上同階的修道者根本比不上同階的飛禽妖獸,否則當初楊溢帶著肖澤離開北極上青宗時,就讓他直接禦劍飛行了,根本就不需要將沉眠中的十絕獸喚醒,像肖澤現如今道術已經達到了二絕之境巔峰,全力施展禦劍飛行,也頂多日行八百裏就算不錯了。

“你是逃不掉的,乖乖束手就擒還少受一些皮肉之苦!”晁天王站在鳳頭鷲鷹的背上,一幅勝券在握的樣子,他俯視著肖澤,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這時鳳頭鷲鷹也衝著肖澤發出一聲鷹啼,似乎也在嘲笑著肖澤的頑固,鳳頭鷲鷹如今雖然隻是普通的猛禽,沒有多高的靈智,但是剛剛險些被肖澤一劍斬中,也激起了它的仇恨。

眼前的形勢肖澤看得清楚,憑他的實力是不可能打得過鷹背上的這個男子,在鳳頭鷲鷹的速度下,他想逃走也是難如登天,不過他不會放過任何給自己自造逃跑的機會,心念急轉之下,肖澤壓底聲音冷笑道:“你腦子是不是有病啊,想要讓我束手就擒?我乃是北極上青宗的弟子,今日若是不明而死,你說會有什麽樣的後果,雖然我在宗內並不是什麽身份重要之人,但是畢竟也是長老之子,為了宗門的顏麵,北極上青宗絕對不可能善罷甘休,你就等著被北極上青宗追殺吧!”

肖澤說的話確實有些份量,晁天王最顧忌的就是北極上青宗,他臉色一變再變,最後低聲道:“少要給我危言聳聽,在此荒郊野外,就算是我把你殺了又有誰會知道?不過我現在不會殺了你,你應該明白我找上你是為了什麽事?”

肖澤雙目一凝,晁天王說的對,此處空無一人,若是他要對肖澤不利,還真得不用顧忌太多,北極上青宗若是得知他被晁天王擒獲後,肯定會采取一些行動,但是肖澤明白那也絕對不是因為了他,知道威嚇失敗了,他急忙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晁天王雙目散發出一抹冷森的寒光,臉色頓時變得陰沉了起來,冷聲道:“既然你不肯合作,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

一道磅礴的大力自晁天王的體內湧現而出,他舉掌對肖澤劈了過去,排山倒海的力量如怒海狂濤般洶湧,浩瀚的力量在半空中澎湃,如此狂猛的力量絕對不是肖澤能夠抵擋的,盡管如此,他也隻能被動的祭劍狂劈而去。

磅礴的大力如同江河般洶湧,浩瀚的掌力眨眼即至,洶湧勁氣直接衝散了肖澤的劍芒,緊接著餘勢不減的浩蕩而下,晁天王打出的這一擊明顯比剛剛重了很多,肖澤的胸口被一股勁芒狠狠的撞擊了一下,盡管煉就了玄黃秘力,身體堅如金鐵,但是他與晁天王的實力差距實在太大了。

肖澤口土鮮血的從飛劍上翻騰了出去,在空中飛出了七八丈的距離,才從半空中摔落到地麵上,“砰”一地聲,濺起漫天煙塵。

肖澤感覺到全身的骨頭都快斷了,雖然他煉就了玄黃秘力,但是依舊受傷不輕,可以想象,若是換作普通人早就在這一擊之下筋骨盡斷而亡了。不過話又說回來,肖澤也確實很倒黴,盡管現在玄黃秘力修煉得已經略有小成,但是一直以來他遇到的對手都比自己強大的太多,在這樣的對手麵前,根本就無法體現出玄黃秘力的強大。

肖澤倒在地上,體內傳來一陣陣的巨痛令得他眉頭深皺,此刻的他連行動都有些艱難,晁天王下手很有分寸,他要就是如此,使得肖澤無法反抗的被自己帶走,在有玄黃秘力的支持下,肖澤挨中這一擊要不了他的命,但是也使得他受傷不輕。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