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不敵

肖澤心中凝然,與幾名楚家高手互相使了個眼色,做好了伏擊的準備。

黑衣男子緩緩的來到了客棧門前,一步邁出,天地失色,跨過了門檻,他進入了客棧,客棧的一樓乃供旅客吃飯的酒館,本來這個時候應該酒館內人最多的時刻,但是現在一樓內卻空無一人,早先洪伯與那三名陌生的煉氣士大戰時,就將客棧裏的人全部驚走了。

走進客棧,黑衣男子環顧望去,隻見得客棧內空無一人,他雙瞳微縮,站在門檻前不再前進,他不敢掉以輕心,早先幾名執法弟子剛一進入客棧就被打了出來,很顯然裏有高手在保護著肖澤,現在雖然沒有看到人,但是黑衣人知道,那高手肯定藏身於暗處,欲要攻其不備。

“嗖”“嗖”

兩名藏身在屋脊上的楚家高手突然出手,璀璨的掌芒洶湧澎湃,二人合力,打出一道排山倒海的掌力,席卷向門前的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雙目一凝,麵對突然而來的襲擊他並沒有慌亂,很好的表現出了身為一名執法者的良好素質,他一直在防備著暗中潛藏的高手,此刻突然現身,他毫不畏懼,同樣舉起雙掌向上劈了過去。

事實上,黑衣男子根本也不用畏懼,他畢竟是北極上青宗第一執法隊的三名領頭人之一,實力極其強大,洪伯帶來的楚家高手雖然實力也不錯,但是相比之下,還是與黑衣男子有著很大的差距,雙方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上的。

浩瀚的掌力洶湧澎湃,如同驚濤駭浪一般滾滾而上,璀璨的掌芒仿佛擁有摧毀山河勢,始一接觸到楚家高手打來的掌力,就將其震散,雄厚的力量餘勢不減,直接衝擊向楚家的兩名高手,將二人打得翻飛了去。

黑衣男子實力強大,掌力洶湧,將楚家的兩名高手擊飛後,再次撞上了客棧的房頂上,“轟隆”一聲,客棧的房梁被瞬間擊穿,無數的碎石瓦礫隆隆而下,整家客棧險些都在他這一擊在倒塌。

同一時間,房門爆碎,客棧房門後麵突然衝出兩道身影,二人手中各持一把大刀,一左一右,在地上打了一個骨碌來到了黑衣男子的近前,兩把大刀爆發出耀眼的光芒,璀璨的刀芒簡直能夠劈山裂石,狠狠的斬向黑衣男子的雙腿。

黑衣男子冷哼一聲,猛然得衝騰而起,兩把大刀貼著他的小腿劃過,差點將他的雙腿斬斷,緊接著,一道凶猛的掌力重天而隆,對著黑衣的天靈蓋印去,在那大門的正上方,同樣隱藏有一名楚家的高手,看著黑衣男子被另外兩名楚家高手逼迫得騰起,他抓住了時機,想要攻擊不備,重擊對方。

黑衣男子驚怒,舉起雙掌向著拍擊而去,幾人配合的真可謂是天衣無縫,非常的默契,若非他實力強大,肯定早就中了招,他的雙掌間爆發出一大片光芒,如同兩個小太陽一般,對上了重天而降的雙掌。

“嘭……”

強勁的氣浪向四周擴散,洶湧的能量將門前的窗子都璀璨的七零八落,藏身在房門上的楚家高手雖然將時機把握的非常準確,但是他與黑衣男子的實力根本就不成比例,他與黑衣男子的雙掌對轟在了一起,頓時吐了一大口鮮血,彷佛自己撞在了一座大山上,雙臂都快折斷了,整個人也逆飛而上,將一根房梁都撞斷成為了兩截。

黑衣男子與楚家高手硬撼了一記,雖然將對方擊飛了出去,但是他整個人上騰的姿勢也因此受阻,身體不出自主的再次落到了地麵上,兩名手持長刀的楚家高手見狀,立馬再次揮舞著長刀劈砍而來。

黑衣男子大驚,在下墜的同時,兩腿劈出兩道鋒芒,死死的夾住了二人的長刀,他現在還穩定下身形,身體無法借力,麵對二人凶猛的攻擊隻能防守。

“嗖……”

尖銳的劍鳴聲響起,黑衣男子才剛一落地,一道奪目的流光突然乍現,它劃破虛空,帶起一陣異嘯,向著他迎而激射而來,趁著黑衣男子驚異不定之時,藏身在暗中的肖澤出手了,飛劍激空,宛如一顆彗星一般,拖著長長的光尾。

黑衣男子驚怒交加,從他一進入客棧開始,就遭受了一連串的偷襲,顯些讓他受傷,若是偷襲他的人實力真得比他強就罷了,偏偏這幾人實力都比他底得多,讓他心中憋了一肚子火,盡管有怒,但是麵對肖澤突然祭出的飛劍,他也不得不做出有效的閃避。

一個淩空側翻,黑衣男子雙腳擺動,將手持長刀的兩名楚家高手踢了開來,靈生十足的飛劍在肖澤的控製下,疾速而至,眨眼間就到了黑衣男子的身前,刺目的光華與他擦身而過,斬斷了他的一縷發絲。

在付出了一縷頭發之後,這一刻,黑衣男子算是徹底的穩定了局勢,發絲自由的墜落在地麵上,他的臉上浮現一抹慍怒。

望著擋在門前的黑衣子男,肖澤眉頭一皺,他與幾名楚家高手配合可謂是天衣無縫,從黑衣男子一踏入客棧開始就已經進入了殺局,一連串的攻擊令人防不勝防,如果換作是一般的高手早就不知道死過幾回了,但是他們卻隻是斬掉了對方一縷發絲。

黑衣男子畢竟不是普通的高手,肖澤等人雖然配合的默契,但是絕對的實力擺在那裏,那是壓倒性的優勢,根本無法改變,在那一連串的偷襲中,黑衣男子有幾次無法閃避,都憑借著他那超強的實力,強勢摧毀的。

驚異之餘,肖澤雙手再次變幻印法,飛劍再次爆發出一陣強光,然後回旋而來,斬向黑衣男子的背心,雖然偷襲失敗,但是肖澤不可能坐以待斃。

但是,此刻黑衣男子已經穩定了局勢,幾人起初互相配合偷襲都沒能重創對方,更別說現在了,肖澤飛劍鋒芒,劍光冷森,但是黑衣的實力卻更強大,雙掌舉起,猛然得轉過身來,強勁的掌力向著激射而來的飛劍洶湧澎湃而去。

剛猛的氣浪席卷向小巧的飛劍,瞬間就衝散了劍身上的靈光,整把飛劍頓時就像是大海中的一葉扁舟,在風雨中不斷的飄搖,緊接著被震飛了出去,“哐當!”一聲,跌落到了外麵的地麵上,光芒暗淡,暫進的失去了靈性。

肖澤大驚,雙手掐訣,就要祭出另一把飛劍,斬向黑衣男子,他有兩把飛劍,一把是當年裴重遠送給他的,而另一把則是他斬殺了李文輝後得來的。

然而,黑衣男子的動作比他還快,整個人盯著前方,如同一頭洪荒猛獸複蘇,強大的氣息噴湧而出,將客棧內的桌椅板凳全部衝擊向兩旁,然後探出右手,凶猛的向著肖澤抓來,想將他就此擒下。

圍聚在周圍的楚家高手臉色皆變,連忙出手阻止黑衣男子,但是黑衣男子真的太強大了,根本不是幾人所能抵擋的,一聲怒叱,強悍的勁氣洶湧澎湃,如同滾滾浪濤一般,向著四周浩蕩而去。

幾名楚家高手感受到那浩瀚的力量,神色皆是凝重無比,幾人聯手,紛紛打出一道道雄厚的掌力,或劈砍出熾烈的刀芒,攻伐黑衣男子,想要護住肖澤,這高手都是楚家的死士,不然楚家家主也不可能派他來前來尋找肖澤,畢竟肖澤身懷上古天誅劍之秘,難免會引起外人的窺視。

他們受命於楚家,自然會拚盡全力保護肖澤周全,幾人都是受過楚家的嚴格訓練,實力強大,聯手之下,打出的掌力氣芒更是倍增。

然而這在黑衣男子麵前根本就不足為懼,他身為北極上青宗第一執法隊的三在頭領之一,實力強大,位列凝元之境,這幾名楚家高手雖然也強大無比,但是與凝元之境還有著很大的差距,這種差距可不是在數量上能改變的。

黑衣男子雙掌向著打出一道排山倒海的掌力,剛猛的掌力摧古拉朽,簡直可以橫掃一切,一道巨大的光柱直轟而去,仿佛能夠貫穿天地一般,與楚家的五名高手對轟在了一起。

“轟……”

一聲驚天動地的大響,浩瀚無匹的能量如同怒海狂濤一般,在整座客棧內洶湧,周圍所有的桌椅都在這一瞬間被震碎,化為了木屑,門窗都被那浩蕩的餘波衝擊的倒塌,就連兩旁的石牆都被氣浪衝擊的千瘡百孔,若非客棧內有幾根非常粗大的頂梁柱在支撐著,恐怕整間客棧都會因此而倒塌。

木屑飛濺,亂石擊空,穿透了破爛的門窗射向外麵的街道,驚得觀戰的人紛紛閃躲,一些因為躲避不及的修煉者被木屑亂石擊中,當場中大口吐血,受了重傷,倒地不起。

五名楚家高手與黑衣男子對轟,頓時被一股強悍的氣浪衝擊了身體,當場就吐了一口鮮血,倒飛了出去,而後紛紛摔落在地,不過他們也將黑衣男子擊退了半步。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