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一百八十四章 楚家二爺

客棧外的街道上,觀戰的修煉者盡皆發出一聲歎,由於客棧的門窗已經在雙方的交戰中被擊擊的殘破不堪,內部的戰鬥情況被外麵的人門看得一清二楚,楚家的五名高手雖然在擊飛,但是還是引得一群人稱讚不已。

要知道,這一次交鋒可不像剛開始那樣偷襲,而是直麵的與黑衣男子硬撼,幾名楚家高手雖然實力強大,但也都隻是二絕之境或三絕之境的煉氣士,而黑衣男子卻早已是凝元之境的煉氣士。

凝元之境可比以前的基礎四境要強大的多,兩者之間有著本質上的差距,是不可逾越的鴻溝,這種差距可不是數量上能夠彌補的,而幾名楚家的高手卻以基礎四境之身硬撼凝元之境,盡管落敗,但也將對方擊退了半步,足以說明了這幾人的了得。

這一切說來緩慢,其實也都隻是發生在一瞬間,肖澤雙手結印,拚命的催動著體內的靈覺之力,想要快速的將飛劍召出,好阻擋黑衣人的繼續前進,他是修道者,善長的是驅劍殺敵,最忌諱的就是與敵手近前。

一掌擊退五名楚家高手,黑衣人再次向著肖澤騰衝而去,肖澤變色,但是眾人的阻擊根本就阻擋不了他的腳步,倒在地上的五名楚家高手再次衝騰而起,一擁而上。

但是黑衣男子僅僅隻是單掌劈天,就將幾人再次震飛了出去,他並沒有對幾人下死手,畢竟這幾人出自楚家,楚家與北極上青宗怎麽說也有著不菲的交情,若是真得殺了他們,他們也無法向楚家交待。。

他大步向著抓向肖澤,但是就在此時,肖澤的法印終於凝結完成,雙指如劍,噴吐出一道璀璨的指芒,一柄秀巧的飛劍自他的衣袖中飛射而出,淡淡靈光環繞,激射向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雙目冷峻,肖澤祭出的飛劍盡管鋒銳無比,但是還不足以讓他感受到威脅,雙掌泛起一層強光,猛然的向著飛劍拍了過來。

一雙寬大的手掌正中激射而來的飛劍,但是卻並沒有如想象中那般被割裂,那雙手掌仿佛是鋼鐵鑄造,堅不可摧,將飛劍拍飛了出去,劍身靈光暗淡。

“好強!”

客棧外,爆發出一片震天的喧囂,這待多麽強大的實力才能做到這一步,徒手撼道兵,簡直如神話一般,不愧為北極上青宗最強大一支執法隊的頭領之一。

黑衣男子拍飛肖澤的飛劍後,一步來到了他的麵前,右掌探出,周圍的空間仿佛都被他封鎖了一般,肖澤頓時感覺到呼吸困難,行動艱難,想要反抗,但是發現自己根本無法動彈,隻能任憑對方將自己拎了起來。

抓住了肖澤,黑衣男子一躍而起,直接衝出了客棧,楚家的幾名高手想要阻止,可是已經來不急了,客棧外,與執法隊頭領大戰在一起的洪伯見肖澤被擒,頓時焦急了起來,他想要劫下肖澤,但是卻被那名頭領死死的纏住,根本脫不開身。

“放開我!”黑衣男子抓著肖澤,直接躍到了一隻飛禽的背上,將他禁錮在其上,肖澤怒不可遏,但是周圍的執法弟子卻視而不見。

“你們先將叛逆帶回宗內,我隨後就到!”與洪伯大戰的執法隊頭領,對著身後的十幾名執法弟子大聲道。

此刻肖澤已經被他們成功擒拿,必須要盡快的將其押送回北極上青宗,否則遲則生變,人們都知道,楚家的二爺正在朝這裏趕來,若不趁此時離開,等到楚家二爺趕到,再想走就沒那麽容易了。

雖然他們這隻執法隊非常強大,配合著連擊戰術,就算是普通的融魂之境高手都不敵,但是楚家的二爺也不是普通的融魂高手,若是執法隊與其相遇,難免又是一場龍爭虎鬥,其中充滿了太多的不確定性。

此地盡管還有一個洪伯,但是有他這名執法頭領在牽製著,根本就翻騰不起什麽大浪,洪伯是強大,但是他畢竟勢單力薄,不可能與整個執法隊抗衡。

另外兩名執法隊領頭人聞言,點了點頭,然後驅使著他們的兩隻飛禽妖獸飛上了半空,就要向南山城外飛去,而地麵上的十幾名執法弟子也紛紛掉轉了坐騎,準備離開此地。

望著押解著肖澤就要離開的北極上青宗執法隊,遠處,最初想要從洪伯手中劫走肖澤的三名凝元境煉氣士眉頭皆是一皺,他們三人一直不曾離去,在旁邊觀戰,欲要伺機而動,此刻看著肖澤就要被帶走,他們心中焦急難耐,但是又不敢衝上前去劫人,北極上青宗的這隻執法隊太強大了,令得這三名凝元之境的煉氣士都忌憚不已。

“哪裏走,將肖澤留下來!”一聲長嘯自遠方傳來,如同滾滾驚雷般,在天空中轟鳴,南山城內,許多人被震得氣血翻騰,雙耳嗡嗡作響,更有不少人直接栽倒在了地上。

南山城內的人無不驚駭,紛紛抬頭望向遠空,就連已經打算離開了的北極上青宗執法隊,此刻也停止了前進,凝神戒備的望著遠空,他們能夠查覺到,遠處正有一名強者向這裏風馳電掣而來,實力強大的超乎了想象。

不一會兒,一個衣衫寬大的中年人就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內,中年人很強大,隻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又前進了五十多丈,縮地成寸,技近乎道。他淩空而來,並沒有駕馭坐騎,乍一看之下,仿佛如同禦空飛行一般。

僅僅瞬間,中年人就來到了眾人的身旁,落身在一處高大的建築物上,目光灼灼,凝視著麵前的北極上青宗執法隊。

下方觀戰的修煉者沸騰了,這是什麽人,竟然這般強大,一聲長嘯震碎山河,他踏空而來,簡直如同禦空飛行一般,這得多麽強大的實力才能做到這一步。

兩名飛禽上的男子眉頭同時一皺,他們實力強大,感受比別人更加清晰,前眼的這名男子就像是一隻伏蟄的太古虯龍,強大的氣息令得他們都是一陣心顫,他們可是實力強大的執法隊頭領,經曆過血與火的強大戰士,若非實力相差太大,絕對不可能讓產生這種感覺。

男子體型健碩,剛毅的麵龐看起來相當英俊,一雙黑亮的眼睛懾人心魄,望之令人膽寒,他立身於高處,絕代的霸氣中透露出睥睨天下的雄姿。

北極上青宗第一執法隊的弟子驚異,此刻那位與洪伯大戰在一起的頭領也停止了攻伐,與洪伯分開,站在一旁目光凝重的望著來人。

“二爺!”洪伯同樣抬頭望去,待得看清來人後,心中頓時大喜,沒想到在最後關頭,楚家的二爺終於還是趕來了。

周圍,所有的修煉者都驚嘩了起來,望著那高處的男子議論紛紛,楚家二爺在修煉界上擁有著赫赫威名,但是並不是每個人都見過他,今日得見其真身,頓時讓人們產生一種名不虛傳的感覺。

這時,被禁錮在一隻飛禽上的肖澤也抬起了頭,望著那站在高處,如同鐵塔般的雄壯男子,也是一呆,隨後麵露一絲喜色,道:“舅舅!”

楚家二爺衝著肖澤點了點頭,並沒有說話,現在這種場合不是交談的時候。

楚家二爺名為楚衍風,乃是一名非常強大的融魂之境高手,他被稱之力“二爺”,並不是說在楚家排行老二,而是楚家的第二代子孫,肖澤的外公楚慕欽是楚家的家主,做為第一代人,被稱之為“老爺”,而他的兒子做為第二代人,則被稱之為“二爺”!

聽得洪伯的話,一旁的執法隊頭領知道了來人的身份,眉頭頓時一皺,他的動作如此之快,可最終還是沒能趕在楚家二爺的前頭將肖澤帶走。

上前一步,執法隊的領頭人對著楚衍風道:“原來是楚二爺,我等乃是北極上青宗第一執法隊,奉宗內之命帶肖澤回去,不知楚二爺攔住我等所為何事?”

執法隊頭領知道楚衍風不好對付,一開始就將北極上青宗抬了出來,他自然不是想以此來威懾對方,事實上,以楚衍風這種人物,任何宗門勢力都不可能震懾得住他,執法隊頭領這麽說,也隻是為了讓他心中多少有一丁點顧豈。

但是,楚衍風根本不吃這一套,他望著下方的執頭隊頭領,聲音如驚雷,道:“我來此隻是為了接我外甥,還請諸位將他交給我!”

北極上青宗執法隊的頭領聞言,眉頭一皺,他自然知道楚衍風前來所為何事,但是奉命擒拿肖澤,根本不能就這麽交出去,對著楚衍風道:“這個……恐怕不行!”

楚衍風眉頭微蹙,旋即又舒展開來,他自然不會以為僅憑自己的一句話,對方就會放人,但是肖澤做為他唯一的外甥,今天他無論如何都是要帶走,道:“我知道,你們是奉命行事,就這麽將人交給我回去你們也不好交代,放心,北極上青宗那邊我會與他們交涉的!”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