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一百九十二章 神兵護體

“我會變得強大的,不管多麽艱難,我都會強大起來!”肖澤目光突然變得堅定起來,遠眺著前方,好像看到了自己的未來。

肖澤的外公和舅舅二人,看著他這般,微笑著點了點頭,人生不怕遇到挫折,就怕在困難麵前倒下,隻要有信心,一陣的問題都會迎刃而解。

“對了外公、舅舅,我還有一件事情要與你們說!”忽然,肖澤扭頭望向楚慕欽,臉色無比鄭重。

來到楚家也有十幾天了,這段時間以來一直在忙著為楊溢討回公道,將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給忽略了,那件事讓他困惑不已,是造成他現在處境的“罪魁禍首”,很多事情讓他無法理解,他必須要請教外公。

看了看周圍,四下無人,肖澤帶領著外公、舅舅二人走進了房間內,將房間關好後,並插上了門栓,看著他這麽鄭重,楚慕欽與楚衍風二人不解,疑惑的望著肖澤,道:“你這是幹什麽?”

肖澤並沒有回答,而是解開了自己的衣帶,然後脫了衣服,一幅強鍵而有力的身軀展現在楚慕欽二人的麵前,緊接著,肖澤緩緩的轉過身去,將背部朝向他們二人。

隻見得肖澤的後背上,那古銅色的皮膚完美無暇,在那上麵有著一幅圖紋,覆蓋了他的整個背部,那圖紋成石碑狀,隱約之中有紅光透出,似紋身,又像符文。

“這是?”楚慕欽與楚衍風互望一眼,有些疑惑,不知道肖澤身上怎麽會出現這幅圖紋,他們都是絕頂高手,自然看得出,這幅圖紋不僅僅是紋身那麽簡單。

“這就是上古天誅劍!”肖澤眉宇緊鎖,臉色鄭重,這裏都是他的至親,對他們沒有什麽可隱瞞的。

“什麽?”楚慕欽與楚衍風二人同時驚呼,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肖澤明白他們心中的驚駭,起初他發現上古天誅劍竟鑽入了自己身體時,也同樣如此,想想一把神劍竟鑽進了自己的血肉之軀,化身成了一幅圖紋,他就有些心悸不安,真怕那神劍隨時化形而出,將自己的身體劈開。

“是這樣的……”

當下,肖澤便將上古天誅劍是怎麽鑽入他體內的情況說了一遍,聽聞這番話,二人都陷入了沉默,感覺有些匪夷所思,簡直不可理解,縱然是他們,也沒有經曆過這般詭異的事情,一把兵器,竟融入了人的身體。

“若不是當日南山城的那個晁天王追殺我,將伏蟄在我體內的上古天誅劍激發了出來,我也不知道,原來上古天誅劍一直在我的身體內,我一直以為,他被我遺失了!”肖澤皺眉,楊溢身死,他被迫離開自己從小生活的地方,都是因上古天誅劍而起,如果他早就知上古天誅劍就在他的體內,也許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楚慕欽與楚衍風二人驚魂未定,原來事情竟是這般,當初晁天王死在了南山城外,人們一直疑惑,不知道是何等高手殺了他,後來隻能將此事推到了趙文輝與花渲然的頭上,可是誰都沒有想到,晁天王竟然是被上古天誅劍吞噬了,難怪死相如此淒慘。

神兵有缺,如今正需要強大的力量補充自身,而晁天王正好撞在了槍口上。

隻是後來,上古天誅劍又鑽入了肖澤的體內,化為了一幅圖紋,讓他們百思不得其解,這太詭異了,以他們的閱曆都沒聽說過有這等事。

楚慕欽與楚衍風二人眉頭深鎖,底頭沉思,過了好久之後,楚慕欽神情忽然一變,他似乎想到了什麽,露出了一抹驚容,道:“難道是傳說中的神兵護體?”

“神兵護體?”肖澤與楚衍風二人不解,疑惑的望著楚慕欽。

望著肖澤與楚衍風,楚慕欽臉色鄭重,道:“我也隻是在一本古籍是看到過隻字片語,那本古籍是很多年前留傳下來的,裏麵記載的信息有很多都殘缺了,所以我對此也並不是太了解……”

當下,楚慕欽便將他所了解的信息說了出來。

上古時間,天地靈氣充裕,誕生了許多法力通天的大能,那些大能無不是驚才絕豔之輩,經過他們親手鑄造,或使用過的神兵,是會誕生出“兵魂”的,那種層次的神兵可是不現在修煉界上留傳的神兵相比的。

上古時期,能夠誕生出“兵魂”的神兵,無不具備著驚天地,泣鬼神的威力,而這種神兵的“兵魂”就相當於修煉者的元神或靈元精魄,“兵魂”才是神兵的根本,甚至有些神兵的兵魂,都已通靈。

這種層次的神兵,就算是神兵本身受損,隻要“兵魂”還在,依舊強大無比,相反,若是兵魂遺失了,這把神兵就會退化成凡兵了,上古時期,這種神兵不在少數,但是隨著歲月的流逝,其中有些神兵,兵魂難免會造成損傷。

兵魂通靈,一旦受受損,它們會生出一絲自我保護的意識,而神兵護體就是這種通靈神兵的一種自我保護的手段,一些孕育出兵魂的通靈神兵,兵魂一旦受損,它們可以借助修煉者的身體進行沉眠,借助修煉者的力量進行自我修複,以期有朝一日能夠再次複蘇。

之所以被稱之為“神兵護體”,是因為凡是被神兵選中的修煉者,都會受到此神兵的保護,一旦修煉者遇到性命攸關的時候,神兵就會化形而出,守護著他。

肖澤聽得目瞪口呆,就連楚衍風也嘖嘖稱奇,感覺太神妙了,兵器誕生出兵魂,這是何等逆天之舉,真不知道上古時期,那些大能到底達到了怎樣的高度,才能有這等逆天手段。

“應該正是如此,上古天誅劍被認定為上古第一神兵,肯定非同一般,定然像古籍是所述的那樣,早已孕育出了兵魂,隻是我們的修為還無法探測得出而已!”

肖澤聽得一陣心驚,楚慕欽可是修煉界上最頂類的一批高手,連他們都沒有能力探測出上古天誅劍的兵魂,那麽這把神兵被徹底複蘇後,該有多麽大的威力?肖澤不敢想象,難怪被認定為上古第一神兵。

在確定肖澤的這種情況是神兵護體之後,楚慕欽露出一絲驚訝,旋即望向肖澤道:“是了,天誅神劍有缺,此時正符合神兵護體的特征,看來它是看出了你的不同之處,選中了你,要在你的身體內修複已身!”

肖澤驚異不定,神劍有缺,要在他的體內沉眠,並修複已身?他怎麽覺得有些怪怪的,感覺自己現在就像是一個鼎爐一般,雖然對他並無害處,相反的還能得到上古天誅劍的守護,但是他還是覺很別扭。

楚慕欽看出了他心中所想,微笑著拍了拍他的臂膀,道:“你應該感到高興才是,這可是別人一輩子都求不來的機緣。”

“沒想到你的運氣還真不錯,竟被上古天誅劍這第一神兵選中!”楚衍風露出一抹羨慕的神色,微笑著看著肖澤。

“嗯!”肖澤點了點頭,暗自的開導著自己。

“雖然現在你有了神兵護體,但是遇事也不能大意,沉眠於你體內的神兵,隻有在你生死關頭才會化形而出,而且因為選擇神兵護體的神兵,都是兵魂受損,所以它們的狀態並不是太穩定,很可能在某個時候出現一些失誤也說不定,因此日後遇事,千萬不可放鬆警惕,不能將自己的安危寄托於神兵護體。”楚慕欽怕肖澤因此而鬆懈,所以鄭重的告誡他。

“嗯,我知道了外公!”肖澤點了點頭,認真的道。

隨後,楚慕欽與楚衍風二人離開了肖澤的房間。

房間內,此刻隻剩下了肖澤一人,他輕蹙眉頭,對今天的所聞感覺到有些不可思意,神兵內竟然可以孕育出兵魂,他還是頭一次聽說,那麽修煉者能否與神兵內的兵魂進行溝通呢,肖澤突然冒出了這麽一個念頭。

他走到了房間內的空地上,當下便盤膝坐了下來,他想試著與上古天誅劍進行溝通,對於這上古第一神兵,肖澤有著強大的好奇心。

緩緩的閉上了雙目,肖澤試著用心靈與其進行交流,可是很長時間過去了,肖澤背上的那幅圖紋根本沒有一點反應,仿佛那真的隻是一幅紋身而已,根本沒有因為肖澤的探試而發生變化。

但是,肖澤還是不死心,在得知上古天誅劍很可能有兵魂的存在後,肖澤想起了修煉界廣為流傳的一則傳說,據傳,上古天誅劍與一位上古大神的傳承有著莫大的關係,若是真得與上古天誅劍的兵魂溝通成功,說不定就能窺得那所謂的古神傳承。

現在,上古天誅劍雖然對他主動心靈溝通沒有什麽反應,但是,它畢竟選擇了在他的體內進行沉眠,就不可能對他不聞不問,也許是因為他沒有找到正確的辦法,也說不定。

思索了片刻,肖澤探出了一絲靈覺之力,向著背部的圖紋傳導而去,他想試著用靈覺之力刺激一下那幅圖紋,看看它會不會有什麽發應。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