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二百一十四章 半路遭劫

走在無人的街道上,肖澤正在思索著下一步的計劃,一道極度恐怖的勁風,突然向肖澤拍來。

突如其來的襲擊,令得肖澤麵色一變,他如條件反射般,迅速轉身,真氣彌漫著雙掌,急忙迎上。

“嘭!”

凶悍的勁風,在此刻陡然彌漫而開,肖澤倉促迎敵,吃了一個小虧,身形生生的被震退數步才穩下身來。抬頭望去,隻見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男子,正站在他的身前。

“又是你?”肖澤陰沉著臉,看著身前偷襲他的顧文昊,心裏極度不爽。不管是誰,這樣被偷襲心裏都不會高興。

顧文昊冷笑一聲,璀璨的真氣,在掌心急速凝聚,他不屑的看了肖澤一眼,雖然沒有回答肖澤的話,可是其眼神充分的說明了他的用意。

“就憑你初入二絕之境的修為?”肖澤怒笑一聲,對他這種傲慢的眼神極其膩歪。雖說肖澤真氣修為也隻是剛達到一絕之境後期,可是他還有道術種體術,他現在的真實戰力,怕是能勉強比得上初入四絕之境的煉氣士了,這個顧文昊真是自不量力。

“難道這還不夠嗎?你區區一個一絕之境的煉氣士也敢如些跟我說話,不覺得好笑嗎。早先我給過你機會,可是你不珍惜,那就不要怪我顧某人心狠有辣了。”顧文昊冷笑道。

肖澤知道,一場大戰是在所難免了,他緩緩取下背上的玄鐵長槍,緊緊的握在了手中,在這一瞬間,他體內強大的力量洶湧澎湃而出,身體泛出淡淡的血光。

顧文昊微微蹙眉,在這一刻他終於感覺到了肖澤體內強大的力量,似是不是一般的一絕之境的高手,不過他並不害怕,畢竟自己的修為比肖澤高,境界擺在那裏,他還真不信肖澤能憑借著一絕之身戰勝他。

“小子,拿命來!”顧文昊自信一笑,整個人氣勢升騰起來,不知何時他手中憑空多出了一把長劍,勢大力沉的一劈。

肖澤站立在原地,右手一震,長槍便如毒蛇出洞,巧妙的在長劍上碰觸了一下,那顧文昊手中的長劍就不由自主的略微一偏。

“好強!好詭異的槍法!”顧文昊眉頭微蹙,沒想到自己如此猛烈的一劍,竟被肖澤輕易蕩開,當下露出了驚容。

不過,下一刻,顧文昊的長劍再次向肖澤劈斬而去,他手中長劍,一記接著一記,不斷的劈在了肖澤的長槍上,可是肖澤勇猛毫下下於對方,一寸長一寸強,他利用兵器的特性,使顧文昊不能近身。

“鏘!”“鏘!”“鏘!”金屬交擊的聲音不斷回蕩,顧文昊仿佛一條水中的魚兒,靈活的圍繞著肖澤,不斷的轉換位置,尋找破綻。

“好強的力道!”肖澤蹙眉,他隻感覺到顧文昊劈來的長劍,一次比一次沉重,那充盈的真氣將肖澤握槍的手臂都震的有些發麻。

“蓬,蓬”……

肖澤腳底的青石地板出現一道道裂紋,每一次移動,都將玉石地板踏裂,肖澤沒有激發出玄黃秘力,單憑煉氣一道,他不及顧文昊,不過,下一刻,肖澤的肌肉輕輕蠕動了起來,皮膚上泛起一絲細微的金光,輕易間便將那巨大的力道化解而去。

顧文昊見肖澤擋住了他這麽多劍,頓時暴怒,當下攻勢再次加猛,然而,肖澤手中長槍輕顫,槍身泛出淡淡的血光,如影隨行,將他嚴嚴的防護在內。

肖澤不斷變換著身行,僅在一丈範圍內移動,手中的長槍每一次和顧文昊的長劍輕微碰觸就收回,在這北陵城到處都是高手,他不敢動用玄黃秘力,怕被別人看到。

再則,顧文昊乃是二絕之境的煉氣士,他就算動用全力,也不能保證將對方一擊必殺,萬一將對方驚走了,再傳出他會一門無上體術,很可能會招惹來麻煩,所以,他就算是要動用玄黃秘力,也要在有把握做到將其一擊必殺。

眼下,肖澤隻能暫且以楚家槍法與顧文昊周旋,楚衍風以前在教導肖澤槍法時曾說過,楚家槍法講究的是穩、準、快、狠。此時顧文昊的攻勢迅猛,肖澤無法把握精準,隻能求穩,不過,他也在尋找顧文昊的破綻,一旦被他發現,必將雷霆出擊。

突然肖澤體表迸發出一道刺目的金光,整個人的氣勢陡升,顧文昊此刻攻擊狂猛,但防禦偏弱,正是他突然暴起,出奇不意的最佳時機,他霸氣凜然,長槍擊出,前方的彌漫在顧文昊身前的真氣被血色的鋒芒一舉擊散,正中的鋒芒則直衝力劈而來的顧文昊。

顧文昊大驚失色,連忙止住了前衝的姿勢快速的閃到一旁,血色的鋒芒與顧文昊擦肩而過,斬掉了他一縷發絲。

看著斬落的發絲,還有持槍而立的肖澤,顧文昊暴怒,憑他二絕之境的修為與肖澤大戰了這麽久不說,還被他斬下了一縷發絲,他覺得受到了莫大的恥辱。

顧文昊怒發狂舞,璀璨的真氣籠罩在他的全身各處,如同火焰一般跳動,他手持長劍向肖澤直衝麵去。

不過這一次肖澤並沒有被動防禦,他已經將玄黃秘力施展了出來,對著顧文昊已經抱著必殺之心,將全身的真氣貫注於槍身,他要速戰速絕,以免顧文昊發現情況不對後,而驚退。

長槍輕顫,似有了生命一般,蕩起一陣陣光華,發出陣陣風雷之聲。

顧文昊眨眼即到,肖澤舉槍到棍棒使用,將全部的戰力全都集於長槍之上,向暴射麵來的顧文昊狠狠的砸去。

“鏗鏘!”

顧文昊橫劍格擋,可是一股狂霸的力量,透過長劍,震他的手臂發麻,連連後退。

顧文昊驚駭,沒想到肖澤突然爆發出這麽強大的力量,可以不待顧文昊反過神來,肖澤長槍連連揮動,再次向顧文昊砸了過來。

“鏗,鏗,鏗”有著玄黃秘力加持的長槍在顧文昊的長劍上連連砸了十八下,狂暴的力量似泰山壓頂,顧文昊一聲暴喝,再也無法控製住手中的長劍,長劍直接脫手而出,砸在數十丈遠的青石上。

對於一名正在與他人作戰的修士來說,兵器脫手,是一種致命的失誤。顧文昊沒想到肖澤的攻擊突然變得如此的迅猛,那種剛猛的攻擊跟本就不屬於一個一絕之境的煉氣士之手。

剛開始,他還將肖澤逼的隻能被動防禦,下一刻,肖澤卻暴起發難,那種力度,每一槍砸下來都讓顧文昊有一種仿佛被萬頃高山撞擊的感覺,肖澤連砸十八下,更是將他的半邊身子都給震的失去了知覺。

沒有過多的話語,肖澤將《修羅天書》運轉至極至,身上冒出騰騰血色烈焰,他如一道離弦的箭習,快速的向顧文昊衝去。

長槍旋轉,槍頭噴發出一道道鋒芒,如血色匹練,絞殺向正處於震驚中的顧文昊。

顧文昊一聲咆哮,護體真氣瞬間彌漫全身,他雙手合攏,撐起一道護體氣罩,想擋住肖澤這絕霸的一槍,可是,有玄黃秘力加持的肖澤這一槍太過可怕,輕易就洞穿了他的護體氣罩。

隻見一陣光芒閃動,帶起一片血花,顧文昊的手臂被長槍刺穿,鮮血淋漓。

顧文昊此時心中漸漸萌生了一股怯意,肖澤的槍頭太過犀利,沒有兵器在手的他,根本無法擋住肖澤的長槍。

顧文昊狀若瘋狂,他快被折磨瘋了,身行快速的移動著,想要躲避肖澤的長槍,可是長槍如影隨行,根本無法擺脫。他感覺自己仿佛被一隻毒蛇盯住,隻要他稍有紕漏,就會發出致命的一擊。

顧文昊有些慌亂,陷入被動的他漸漸的失去了一顆平常心,很快就露出了敗相。

“砰!”

一記槍影抽打在顧文昊的身上,隻聽得骨頭碎裂的身影,他整個人就拋飛了起來。

“你隱藏了實力!”顧文昊躺在地上,不斷咳著鮮血,他敗了,此刻他再也沒有以往的那種從容與霸道。

“不錯!”肖澤神色冷漠著道。

顧文昊聞言,驚怒交加,他原本以為肖澤隻是一位一絕之境後期的煉氣士,可是萬萬沒想到,這名少年是如此的可怕,全力爆發之下,他根本就毫無還手之力,旋即驚恐的望著肖澤道:“你不能殺我,我的師父是柳鶴軒!”

“柳鶴軒?沒聽過!”肖澤冷冷的道,這到不是他故意氣顧文昊,而是他真的沒聽說過,隻因他剛剛踏入修煉界不久,對於很多修煉界的名人事跡了解的還不夠。

“你……”顧文昊怒氣攻心,當下又吐了一大口鮮血。在他看來,肖澤明顯是故意的,畢竟他師傅在修煉界也有一些名氣的,正常來說不可能沒有聽說過。

“既然你想殺我,那就別怕我心狠了,我送你上路吧!”

肖澤臉色陰沉,就要展開絕殺一擊,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發現顧文昊的嘴角泛起一絲獰笑,他暗道不好,身子快速飛退。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