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二百一十九章 趕路

北方的森林,夜晚格外寂靜,漆黑的夜晚隻能聽到寒風吹過的呼呼聲。肖澤靠在一棵大樹上,抬頭望著漆黑的天空,枯寂的心靈漸漸浮現出一抹傷感。

他不知道未來的路會怎樣,爹娘如今是否還在世上,外公、舅舅還有表妹又去了哪裏,盡管知道他們很可能凶多吉少,但是沒有見到這些親人的遺體,他始終無法願意相信這些親人已經離他遠去!

現在,肖澤氣海的問題在騰仙地經過洗禮後已經徹底解決,並且還得到一部連神史中都不止一次提到的寶典,但是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要繼續在煉氣一道上走下去,畢竟他進入煉氣一道的時間太晚了,別人都是從兒時幾歲就開始築基,而他今年已經十八歲了。

“如果爹娘還有外公、舅舅在身邊的話就好了!”內心憂傷,想起了往日的親人。

不論是肖澤的爹娘,還是他的舅舅和外公,都是修煉界上一等一的高手,修煉經驗豐富,如果他們在肖澤的身邊,一定能給他很好的建議。

“我一定會找到你們,死去的親人我也會為你們討回公道!”肖澤暗下決心,他知道此時不是猶豫的時候,自己必須要堅強起來,樹立強大的信念。

“楚肖兄弟,這麽冷的天怎麽一個人在外麵,有心事啊!”在肖澤沉思間,身後的帳逢的逢簾被拉開,一個三十歲左右,體型壯碩的漢子從中走了出來。

“秦原大哥!”見中年漢子走了過不,肖澤微微一笑道。

“外麵的天這麽冷,你一個人在外麵小心著涼,來喝碗小米酒,這可是用上好的小米釀製的,乃是北方的特產,北方天冷,晚上喝一點可以暖身子。”那名叫秦原的漢子咧嘴一笑,端著一個陶瓷碗,走到了肖澤的麵前,頗為憨直的道。

這位名叫秦原的雇傭正是與肖澤同住一個帳篷的四人之一,這個秦原的實力不錯,已經快入階了,他為人比較忠厚憨直,自從中午時,肖澤一挙將北川虎驚走後,秦原就與肖澤走到了一起,攀談了起,肖澤對他的映象不錯,所以兩人經過一下午的交談,也漸漸熟悉了起來,帳篷裏的另外三人乃是他的好兄弟,都是做雇傭這些年來結識的。

不過肖澤為了避免麻煩,並未對這幾人說出真名,而是報了一個假名。

“謝謝秦大哥!”肖澤接過了瓷碗,望著那熱氣騰騰的酒,心中暖暖的。

“楚肖兄弟,有什麽心事啊?”秦原衝肖澤笑了笑,輕聲問道。

“沒……沒什麽!”麵對秦原的詢問,肖澤也隻能笑了笑,他的這些事,不可跟外人說。

不過以秦原的老練,怎麽看不出肖澤是在掩飾呢,他想再說些什麽,可看到肖澤那平靜的樣子,卻始終沒有說出口。

“秦大哥,你的爹娘疼你嗎?”許久之後,肖澤突然輕聲道。

“爹娘?”秦原抬起頭,看著夜空,有些沉默,過會才道:“我不知道,我隻是一個孤兒,在我的記憶裏甚至都沒有他們的樣子!我是跟養父長大的,可是養父也在我十五歲那年去世了。在我記憶裏爹娘這兩個字,很模糊!”

“對不起,秦大哥!”肖澤驚訝,沒想到秦原竟然給了他這麽一個答案,相比之下,他到還算是幸運。

“沒什麽,我原本就沒有那種感覺,現在更是無所謂!”秦原微笑,語氣平淡,可肖澤明白,他的內心中不能可如表麵上那般輕鬆。

“秦大哥,我感覺你與其他的雇傭有些不同!”肖澤望著秦原,他意有所指。

秦原在這隻隊伍裏表現的很普通,但是以肖澤的眼力自然可以看出他那不錯的實力,雖然沒有入階,但是在普人眼中,那也是個不錯的高手了,以他的身手投入一些門庭還是會很受歡迎的,可比做雇傭這等底下的工作強。

秦源笑了笑,道:“楚肖老弟好眼力啊,在下確實是懂得一點修煉,不過那隻是皮毛而已!”

當年我在做雇傭時,僥幸得到一部煉氣法訣,自已就在那裏瞎煉,這麽多年來也隻煉成了這個樣子,本來憑著現在的這點實力也可以找到更好的事做,但是我這個人散漫慣了,不想再去做其他的了。”

秦源如實道,他並沒有隱瞞肖澤,因為他覺得眼前的青年雖然年少,但是給他的感覺很不一般。

“原來是這樣!”肖澤點了點頭,看來秦原真的挺幸運,竟然意外得到一部煉氣法,想必他那三位好兄弟能成為修煉者,跟他有一定的關係。

不過秦原也很不一般,自己摸索著瞎煉,就能修煉到快入階,若是有人指點的話,他恐怕早就成為入階高手了。

修煉可不是隨隨便便自己就來了,要想修煉的快,必須要有人為你樹立好方向,像秦原這樣,得到煉氣法訣後跟個沒頭蒼蠅一樣亂撞,是會走很多彎路的。

“我說你們倆在外麵磨嘰什麽呢?再磨嘰我頓的這鍋野兔肉可就沒了!”這時,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從帳篷裏探出腦袋,招呼肖澤與秦原進入帳篷吃兔子內。

這個二十多歲的青年也是秦原的三個好兄弟之一,都是做雇傭時結識的,他的年齡最少,在秦原四人中排老四,所以秦原他們平時就稱呼他“小四”,他整天都是猴精猴精,但是心腸卻不壞。

“你這臭小子!”秦原笑罵道,然後招呼肖澤,道:“走,去吃野兔肉去,吃著兔肉再喝起這小米酒更香!”

黑夜在不知不覺中過去。當東方的天際發出第一縷光亮時,天空也隨之破曉。

肖澤走出了帳篷,深吸一口新鮮的空氣,微笑著望著天空。

“楚肖兄弟,起的這麽早啊?秦原很早就起來出去了,此刻看見肖澤從帳篷裏走出來,微笑著向他打招呼。

“秦大哥,你也這麽早啊!”肖澤抬頭看去,同樣露出和善的笑容。

“唔……睡得真舒服啊!”

這時,另外三人也從帳篷裏走了出來,看見秦原已經早早的就站在了外麵,其中一人上前道:“我說大哥,你起來這麽早幹什麽,不會想娘們了,睡不著吧!”

“去去去……混小子也不怕人家楚肖老弟笑話!”秦原聞言,與三人笑罵道,可以看出,他們平時關係肯定非常好。

“楚肖兄弟,來,吃點幹糧,填填肚子,過會還要趕路呢!”秦原來到肖澤身邊,從身上取出了一些炊餅,遞給肖澤。肖澤笑了笑,接過幹糧,然後抬起頭,看著一臉微笑的秦原,點了點頭,“多謝秦大哥!”

“大哥真偏心,還有我和二哥、三哥的呢!”秦原四兄弟中的小四,見秦原將幹糧遞給了肖澤,當下便故意打趣道!

“我怎麽可能忘了你這個臭小子呢!呐……”秦原又拿著剩餘的幹糧,遞給了他的三位兄弟。

“跟大哥在一起真是好,什麽都不用操心,連吃的大哥都給準備好的!”小四邊吃著幹糧,邊笑著說道。

“吃東西都堵不上你的嘴!”秦原笑著,對他這個四弟非常喜愛。

肖澤站在一旁,看著這四兄弟互相打罵,感覺到一陣溫馨,真不知道,他什麽時候才能結束這種孤寂的生活。

在幾人談話間,其他的雇傭也紛紛走出了帳篷,在眾人略作整理後,又開始紛紛上路。

枯寂的森林裏,寒風呼嘯,狂風呼呼之聲在林間穿梭,帶起一地的枯葉。

今天的行程相比與昨天安靜了許多,一雙雙雇傭的目光也變的警惕了起不,不斷的在樹林中掃過,身上的武器更是放在了比較順手的位置。

作為常年混跡在這片叢林中的雇傭來說,他們清楚的知道,哪裏地區安全,哪裏比較危險。昨天他們已經走了二百多裏,現在更是逼近了深處三百處的位置,在這片區域相對於外圍來說,凶獸更多,而且如果足夠倒黴的話,說不定還能在這裏遇到一些低階的妖獸。

雖說數量不多,且隻是低階的,可也不是一般的蠻獸所能比的,它們畢竟懂得了吞吐吸納之法,能夠凝聚日月星辰之力進行修煉了,即使是強大的雇傭,一旦遇到妖獸也感覺到非常的頭疼。

萬寶閣之所以聘請大量的雇傭,且還請了一個入階高手的少團長,就是為了以防萬一,畢竟誰也說不準哪天會倒黴。

“按照這樣的速度,我們還要大約七天的路程才能到達曠區!”宋少團長與萬寶閣的三名主事,邊走邊製定計劃,好在最短的時間趕到曠區,而其他的雇傭剛在身邊不緊不慢的跟隨著。

“兄弟們加把勁,早點玩成任務,我請大家喝花酒!”宋少團長與萬寶閣的三位主事商討了很久,製定了行程後,對著身後的雇傭,淡淡一笑,手揮一揮,自信的大喝道。

“是,少團長!”聽得宋少團長的喝聲,身後的雇傭個個都像是打了雞血一樣,興奮的齊聲應和,引得隊伍中的幾名女雇傭一陣怒目而視。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