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二百二十二章 肖澤出手

“少團長,好樣的!”一些漠寒雇傭團的團隊,見宋慶雲得手,頓時大笑的起來,可是他們的嘴角才剛剛翹起,下一刻又瞬間凝固,隻見黑熊的北上出現一條長約一米的傷口,傷口雖然寬大,可並沒有太多的鮮血流出,顯然宋慶雲剛剛的那一刀並未劈入太深。

宋慶雲雖然沒想到黑熊的皮毛防禦竟如此驚人,可此時也不是該發愣的時候,他縱身一躍,跳過了黑熊的頭頂,一道冷鋒對著黑熊的腦袋直劈而下。

“曠鐺!”一聲,黑熊的額頭上,出現一道深可見骨的恐怖傷口,血水順著那油亮的皮毛滴滴答答流尚了下來,可是,宋慶雲卻感覺到自己仿佛劈在了一塊堅石上,震的他雙手發麻。

“吼……”黑熊吼叫一聲,頭上傷口帶來的痛疼讓他出奇的憤怒。

正在這個時候其他雇傭也都紛紛出手,他們取下身上的駑箭,箭雨嗖嗖,如蝗蟲過境般,密密麻麻的射向黑熊。

黑熊雖然體型龐大,且動作遲緩,但畢竟是二階妖獸,幾個縱身就便跳出了眾人的包圍,而後兩隻熊掌以橫掃千軍之勢,向外圍的普能雇傭拍去。

七名雇傭被黑熊如鐵錘一樣的又掌擦中,當場骨斷盤折,死於非命,其他人嚇的心膽欲裂,快速向遠方散開,可是還有一名雇傭動作慢了半拍,被黑熊一口咬住了頭顱。“哢嚓”一聲,那名雇傭身子瞬間僵硬,鮮血直射一丈多高,無頭屍身,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黑熊連連咆哮,溫熱的鮮血刺激的它有些發狂。徐主事從地上爬起,手持長劍前衝,宋慶雲緊隨其後。

黑熊的毛發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光,顯的油光順滑,通體油光黑亮的身軀顯得格外威猛,而對氣勢洶洶而來的兩人,它眼露凶芒。

徐主事眨眼即至,他手持長劍對著黑熊的喉嚨就刺了下去,與此同時宋慶雲也已經趕到,揮動著大刀劈向黑熊的胸腹。

黑熊動作遲鈍,麵對徐主事和宋慶雲的攻擊,它根本閃躲不及,索性就不去閃躲,一雙熊掌如銅澆鐵鑄,一把就握住了徐主事的長劍和宋慶去的大刀。

徐主事暗叫一聲不好,再想將長劍抽回,可發現長劍被熊掌死死的卡住了,他拚盡全身力氣也無法抽回,而一旁的宋慶去此刻也齜牙咧嘴,顯然情況也好不到哪裏去。

正在這時,一名雇傭手持大砍刀,一躍而起,還在半空時,他就開始蓄力,眨眼就衝到了黑熊的身後,大刀寒光閃閃,夾帶著一股力劈華山之勢,對著黑熊右腿劈砍而下。“噗嗤”一聲,鋒銳的大砍刀狠狠的劈進了黑熊的大腿上,血水順著沒光黑亮的皮毛滴滴答答流尚了下來。

黑熊右腿吃疼,一陣踉蹌,竟然翻到在地。

黑熊突然翻到,四周的雇傭一湧而上,什麽刀槍棍棒對它身上一陣招呼。眨眼間,身上便出現了好幾道傷口,渾身鮮血淋淋。

“吼……”一聲大吼,黑熊猛的站了起來,劇烈的疼痛讓它出奇的憤怒。它宛如發瘋一般,兩條鐵臂胡亂揮動,雇傭們大驚失色,快速向後退去,但仍有七八人閃躲不及,被黑熊的一雙鐵臂砸了個粉身碎骨,其餘之人嚇的亡魂皆冒。

驚退了眾人後,黑熊瞬間就鎖定了剛剛砍在它大腿上的那名雇傭,這名雇傭正是與肖澤身旁的秦原。

秦原以前僥幸得到過一部煉氣法訣,自己摸索著修煉也取得了不小的成績,他的實力已經快入階了。論實力,整個雇傭團中其了徐主事和宋慶雲,還有肖澤外,秦原的實力是最強的,所以在剛才偷襲黑熊的時候他才能得手,若換作其他人的話,恐怕連黑熊的皮毛都很難破開。

被黑熊精盯住後,秦原心頭一寒,他知道雖然剛剛偷襲黑熊是取到了很大的效果,但也正好將它激怒了。不待黑熊攻來,秦原率先發動攻擊,大刀寒光閃閃,帶起陣陣風嘯,向黑熊劈斬而去。

黑熊發出一聲震天大吼,似乎惱怒秦原先前的偷襲,一雙蒲扇大小的熊掌,拍向劈砍而來的秦原,那股力道,比起初拍在徐主事身上的那一記,還要大上幾分。

“鏗鏘”一聲,凶猛的熊掌砸在了秦原的大砍刀,巨大的衝擊力直接將秦原整個人都給撞飛,整把大刀更是斷成了幾截,他倒在地上,露出一抹痛苦的神色,顯然此刻很不好受。

黑熊緊追著秦原不放,誓要將這個敢於冒犯他威嚴的小臭蟲一腳踩死,僅僅一個閃躍他就跳到了秦原的身邊,恰巧這時,肖澤見秦原受傷,跑到了他的麵前要將他扶起來,黑熊剛好出現在他身後。

“吼……”黑熊咆哮,它的目標隻是傷它的秦原,但是肖澤此刻卻背對著他,擋住了它的去路,讓他一陣憤怒,一隻強壯的大爪子仿佛能夠拍碎山石般,對著肖澤就蓋了下去。

肖澤眉頭一蹙,今天遭受這無妄之災已經已經上他心中很不快了,現在這隻黑熊竟還敢主動來攻擊他,頓時讓他生怒,手中的長槍緊握,就要向身後的黑熊刺去。

“小心!”就在這時,秦原突然從地上衝了起來,他一躍而去,跳到了肖澤的身前,然後抓著肖澤的肩膀將他扔了出去,黑能的巨爪拍擊而來,隻擦中了肖澤的後背,將他的衣服扯破了一塊,並將他背上的行囊扯了下來。

肖澤一陣錯愕,他原本已經打算出手了,但是卻被秦原甩到了一旁,對方是以為他對付不了這隻黑能,怕他做出無謂的反抗,所以才做出此舉,可是,如此一來,秦原自己就要麵對這隻黑熊了。

望著黑能踏起腳掌,就要踩向自己,秦原驚駭,被動之下,他隻能揮動著手中的斷刀,向前劈砍而去。

肖澤真不知道是好氣還是好笑,那隻黑熊可是二階妖獸,哪是秦原所能對付的,當下他長槍出擊,槍頭插入了秦原的腰帶,將他挑了過來,否則,那黑熊一腳踏下來,非得將他踩成肉泥。

將秦原從黑熊的腳下解救了下來,肖澤就要去撿起自己的行囊,那裏有他修煉玄黃淬體術的靈物,以及從騰仙地中帶出來的寶貝,不容有失。

然而,就在這時,黑能發出一陣巨吼,沒能將秦願踩成肉泥,令它非常憤怒,一陣震天的咆哮響徹整片坐林,旋即再次對肖澤與秦原二人撲了過來。

肖澤眉頭一皺,去撿行囊的身形因此而受阻,他迅速的向後退出去了一丈,然後,手中的長槍橫掃,砸向直撲而來的黑熊,與其巨大的熊掌碰在了一起,發出一聲震天大響,震的眾人雙耳欲聰。

“轟隆”一聲,黑熊直接被肖澤一槍轟退數步,而他自己也連退幾步才穩住身型。

“什麽?我沒看錯吧,竟然有人敢跟這黑熊硬撼?”

眾多雇傭張口結舍,一個個充滿了不敢相信的神色,他們沒想到,眼前這名如此年輕,且身材弱小的青年,在力量上絲毫不比這二階妖獸弱。就連徐主事和宋慶雲都感覺到喉嚨發幹,他們兩人可是親身經感覺過黑熊的力量,那種力量不說可碎山裂石,恐怕也差不多了。

肖澤臉露驚色,自從在化龍池脫胎換骨之後,玄黃秘力已經進入了第三重,單純以他如今的體術來說,絕對可以戰三絕之境的煉氣士,雖然現在他並沒有將玄黃秘力激發出來,但是修煉有體術的他,體質與力量也遠超一般的修煉者,可沒想到與這黑熊的一次碰撞之下,竟然沒討到半點便宜,真不愧為以力量著稱的二階妖獸。

其實並非肖澤力量太弱,而是這隻黑熊力量太強。一般的妖獸,在入階後都可以釋放一些小妖術,比如閃電,火球之內,而這隻妖獸已經進入二階了,可連一個小妖術都不會,原因就是因為這隻黑熊屬於力量型妖獸,這類妖獸力量奇大,但對於妖術的控製天生能力比較弱。

黑熊盯著肖澤看了半天,但遲遲沒有再次發動攻擊。雖然天生遲鈍,但黑熊畢竟是二階妖獸,它早已通靈,通過與肖澤的一次接觸,他察覺到這個瘦弱的青年並不像表麵看起來好對付。

肖澤手持長槍,大步走到黑熊近前,就在這時,他的氣勢刹那間變了,此刻的他仿佛如臨凡塵的戰神臉上毫無懼色,充滿了強大的自信。

黑熊乃是方圓千裏的獸王,整片密林中都沒有幾個敢侵犯他的尊嚴,然而這才短短半天的功夫,他的尊嚴接連受到挑戰,此刻麵對肖澤的壓迫,它徹底被激怒了。剛猛的熊掌如鐵鑄一般,鋪天蓋地般向肖澤拍去。

肖澤身行如電,幾個閃身,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瞬間就向旁邊移出去了兩丈,而後高高躍起,鋒利的玄鐵長槍狠狠的刺進腹部上,一道血箭激射而出,長槍直接沒入黑熊體內三寸之多。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