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二百二十六章 刀光劍影

昨夜,原本他以為昨晚定然有人按耐不住,可沒想到徐主事出現,將眾人阻擋了回去,這讓肖澤感到有些遺憾,不過肖澤相信這些人不可能就這麽善罷甘休,人的貪戀是無止境的,他們既然決定了要動手了,就不可能再鬆手,隻要有機會,他們一定會再次付諸得動。

“秦大哥,你們怎麽不去休息,卻在外麵待一夜啊!”看見坐在帳篷前的秦原四兄弟,肖澤故作不知的問題。

秦原不是一個會撒謊的人,聽見肖澤這麽一問,嗬嗬一笑,道:“我們……我們睡不著!”

旁邊的小四聽聞,頓時撇了撇嘴,用他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嘀咕道:“睡不著才怪,這麽冷的晚上,我每天躺在被子裏都不想出來!”

肖澤沒有追問,也沒有道破,隻是聽到小四的嘀咕聲,感覺到好笑,露出了一抹笑容,他修煉玄黃秘力,打通的人體三陰三陽經絡,這幾條經脈連通人體眼穴和耳穴,視力和聽力因此也不知道比其他的修煉者強大了多少,小四雖然聲音極低,低到幾乎隻有他自己才能聽到,但是還是被肖澤捕捉到了。

“楚肖小兄弟,起的這麽早啊,昨晚睡的還好嗎?”就在這時,一臉笑容的宋慶雲就走了過來,望著神采奕奕肖澤,宋慶雲含笑道。

“還好!宋少團長也起的這麽早啊!”望著宋慶雲走來,肖澤臉龐露出一抹笑容,旋即突然又道:“還是說宋少團長昨晚一夜未眠?”

宋慶雲身體突然一僵,被肖澤的一番話搞得有些不知所措,心裏直打鼓,“難道他知道了昨晚的事?”,宋慶雲心裏想著,旋即又搖了搖頭,暗道不可能,他不相信肖澤有這麽大的神通。

宋慶雲笑了笑,恢複了鎮定的神色,然後笑了笑道:“楚兄弟說笑了,我們日夜兼程趕路,不休息好怎麽能行,我也是剛起來而已,我是這個雇傭團的臨時隊長嗎,自然要早點起來安排一些事項!”

“少團長到時勤奮!”肖澤嘴上稱讚,但內心裏卻對宋慶雲嘲諷不已。

“沒辦法啊!我是漠寒雇傭團的少團長,身為少團長我自然要以身作則,否則怎能帶好屬下?”宋慶雲一聲長歎,臉不紅心不跳的道,“楚肖兄弟,我們一起去吃些早飯吧,吃過早飯後我們就要繼續上路了!”

肖澤點了點頭,與宋慶雲一同來到了做飯的大鍋前,這時,萬寶閣的徐主事和大部分雇傭已經來到了這裏,都在吃著早飯,見肖澤向這裏走來,一個個臉色都變的異樣起來,緊接著,一位雇傭很殷勤的為肖澤盛了一碗粥,端到了他的麵前。

望著眼前放的一小碗粥,肖澤笑了笑,他用著開玩笑的語氣道:“這裏不會有迷藥吧!”

此言一出,正在吃早飯的雇傭,行動同時一頓,就像是被施了定身術一般,原本喧鬧的場景立時安靜了下來,連掉一根針的聲音都能聽見,他們對“迷藥”這兩個字太**了,幾個時辰前不在謀劃用迷藥來謀害肖澤,現在突然聽到肖澤說出這番話,眾人的心就像是狠狠的被抽了一下,冷汗瞬間浸濕了全身。

坐在一旁的徐主事眉頭一皺,肖澤突然說出這番話,讓他感覺到哪兒有些不對勁,對方像是察覺出了什麽,不過他並未出聲,活了大半輩子了,自然能沉得住氣。

宋慶雲還好,隻是臉色稍微一變,旋即又恢複了正常,畢竟今天從一見到肖澤就感覺他怪怪的,還以為他性格本就如此,再則,粥裏並沒有被他下藥,他盡管想要用迷藥謀害肖澤,但是還沒有付諸行動,所以他暫時還不用擔心肖澤發現。

其實,他倒是想在粥裏下藥,可是普通的迷藥對肖澤肯定無用,而徐主事給他的那瓶迷藥卻是需要揮發到空氣中,讓修士呼吸進體內,才能起作用,並不是吃的迷藥。

“楚肖兄弟說笑了,你可是我們整隻隊伍的恩人,我們怎麽會在你的粥裏下藥呢,那樣的話豈不是恩將仇報!”宋慶雲笑佯裝著笑容,實則內心緊張無比,故作輕鬆的說道。

“宋少團長不用緊張,我隻是開個玩笑而已,不必在意!”肖澤望著宋慶雲笑了笑,旋即端起了粥,喝多一大口,他並不擔心宋慶雲在粥裏下藥,區區一點迷藥,他還不用放在心上,雖然天下迷藥種類繁多,但是還真沒聽說過藥聖教導出的弟子,能被迷藥迷倒的。

看著肖澤將粥喝了下去,在場的雇傭瞬間就像是解了定身術一樣,一眨眼間,又恢複了喧鬧的氣氛,不過坐在不遠處的徐主事,眉頭卻不曾舒展開來,他總感覺肖澤似乎察覺到了什麽。

飯後,眾人將東西全部收拾好後,繼續向北川前進,這一路上,所人的人都沉默不語,眼珠子不停的轉動,手中的兵器也緊緊的握在手中,與剛出城時截然不同。

肖澤走來隊伍的前方,而身後則緊跟著宋慶雲和徐主事。一路上,他不緊不慢的走著,心中冷笑連連,以肖澤明銳的靈覺,他早就發現,這才走出去不到一個時辰,這六十多名雇傭,平均每人望向他的次數不底於十次。

肖澤臉掛笑容,心中卻嘲諷不已,他算是救了整隻隊伍,但是這些人居然還想打他的注意,人性最貪婪與醜陋的一麵暴露無遺。

眾人不緊不慢的走著,一路上很少人說話,心念都在不停的轉動,不知在謀劃著什麽,氣氛也顯的比較沉悶,也唯獨肖澤一人仿佛沒事人一樣。

很快天色就黑了下來,所有雇傭原地安營,準備在此度過一夜。

這一天到過的還算平靜,出奇的是所有的雇傭竟然全部忍住了貪戀,沒有對肖澤做什麽,或許是礙於肖澤的實力,又或是因為宋慶雲的威懾,反正大家今天都很老實,並未發生什麽不愉快的事。

不過由於大家的心思並不在趕路上,所以這一天下來眾人才走出了一百多裏,按照正常速度的話,以這些雇傭的體力每天走個三百裏才算正常,到今天為止本該走了近一半的路程的,可因為昨天被妖獸襲擊,以及今天這種情況,所以才走出了四百裏左右,距離北川還有將近一千六百多裏的路程。

“今晚必須動手,我感覺那小子似乎察覺到了什麽,再拖下去我怕夜長夢多。”徐主事眉頭微皺,望著眼前的眾人道。

此刻,慶雲的大帳內,已經聚集了大量的人,整支隊伍除了秦原四兄弟以及少數的幾人外,幾乎全都來了,共有六十多人。就連昨天沒有參進來的一些人人,在得知眾人要今晚的事情後,也趕了過來幾位,想要沾點便宜。

“可是那個叫做秦原的四個家夥,還守在那小子的帳篷前,就像幾條看門狗一樣,我們怎麽下手?”宋慶雲看著徐主事,眉頭緊皺道。

徐主事深吸了一口氣,也感覺到有些麻煩,他們既想得到肖澤身不寶物,又不想與肖澤正麵衝突,有秦原等人守在門口,確實不好辦,思索了片刻後,道:“你我出手,在不驚動那個小家夥的同時,將那四個家夥先製住,然後你再派一名手下進入那小子的帳篷內,悄悄放出迷藥,你的手下有幾名女子,我想這事應該不難!”

大家都是聰明人,許多事不用說,稍微提醒一點大家都會明白,秦原四兄弟修有真氣,雖然不如入階高手強大,但也不是普通雇傭能夠對付的,要想不驚動肖澤將四人拿下,隻有宋慶雲與徐主事這樣的入階高手才能辦到。

不得不說,這個計劃確實精妙,先清除掉秦原四兄弟這個障礙,再讓一名女雇傭悄悄來到肖澤帳逢內,稍稍施展一下美人計,讓肖澤放鬆警惕,趁他不注意,再放出迷藥,成功的可能性將很大。

畢竟在這個世界上,美人所帶來的**還是很高的,更何況還是對付一個剛出道的毛頭小子,在他們看來,像肖澤這個年齡段的年輕人,沒有幾人能抵擋一個美女的投懷送抱。不得不說,徐主事心計太過深沉,此招不可謂不狠毒。

“行動!”宋慶雲露出一抹奸詐的笑容,旋即突然對著身後的五十多名雇傭道。

五十多名雇傭,呼啦啦的一陣,離開了帳篷,然後偷偷從營地的另一方向,繞向肖澤居住帳篷。

深夜,四周一片寂靜,雖然現在是還是夏末時分,但北寒之地不同於南方,夜晚根本聽不到一絲蟲鳴鳥叫聲,寧靜的夜空下,林間卻暗藏殺機,叢林中刀光劍影,此時除了漠寒雇傭團剩餘的團員外,還有一部分臨散獨行雇傭,共計六十多人都聚集在了這裏。

秦原四兄弟圍坐在一簇篝火前,他們今晚依舊沒有與肖澤住在一起,冷風吹過,疲困襲人,使得四人無精打彩的,他們昨晚一夜未眠,再加上白天趕了一天的路,已經很疲憊了,遠處的叢林,危機四伏,可是他們卻並未察覺。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