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二百四十三章 痛揍

剛剛,被藍風情看得有些發毛,離去時有些匆忙,所以將玄鐵長槍給忘記了。剛走出山洞沒多遠,肖澤又想起了放在山洞內的兵器。

想來因為藍風情與那隻四階巨蟒一戰,致使如今的這片樹林並不平靜,所以思索一番後,肖澤還是決定回去將玄鐵長槍帶上,以免倒黴遇到什麽妖獸也好有個兵器防身,反正他也沒有走出山洞多遠,以至於發生了以上的那一幕。

肖澤知道,藍風情此刻心中羞怒正處在最頂點,現在不管他怎麽說都不會有用的,她不可能聽得進去,況且他現在也沒有時間解釋,不過即便藍風情給他時間解釋,遇到這種事,縱使你有十張嘴也是說不清的。

一把將玄鐵長槍抓到了手中,肖澤凝神望著已經飛斬到近前的七片蓮瓣“噗嗤”一聲,玄鐵長槍迸發出一道耀眼的紅芒,那璀璨的光芒猶如一頭赤龍狠狠的與最前麵的三片蓮瓣撞擊在了一起。

“鏗鏗”巨大的衝擊力將肖澤撞擊的倒飛了出去,那強烈的衝擊順著槍杆直接蔓延到了肖澤的手掌,震的肖澤兩手發麻,長槍差點脫手而出,肖澤沒有來得急施展出道術和體術,勿忙之下隻是運轉起〖體〗內的真氣抵擋,如此一來,自然不會是藍風情的一合之將,肖澤的煉氣一道隻不過是一絕之境後期,而藍風情絕對在四絕之境以上,兩者懸殊太大。

好在肖澤並非真得就那麽不堪一擊,不管怎麽說,他在煉氣一道上也入了階,說出去也是貨真價實的入階高手了,在肖澤全力抵擋下,與他長槍交擊在一起的三片玉蓮瓣被擊飛到了向一旁。

玉蓮台乃是神兵,威力自然不容小覷,特別是親身經曆過後。肖澤更加不敢大意,鋼猛的真氣再次被灌入整個長槍之中,肖澤手持長槍的雙手,不禁的又握緊了幾分。眼看著與被他打飛的三片蓮瓣幾乎同時到達的其他蓮瓣。肖澤瞳孔緊縮,整個人的精神高度集中,那被灌入了比之剛才更加渾厚真氣的玄鐵長槍,更是爆發出一大片光芒,將整座山洞全部照亮。

“鏗 鏗 鏗”

肖澤雙手持槍,抖出數道殘影,槍頭不停的在空中轉動,在前麵畫出一個個圓,與此同時,整個槍身都開始在肖澤的手中顫抖。那並不是幻覺,也不是殘影,而是真正的高頻率抖動,此時此刻,那杆原來普普通通的鐵槍就如同複活了。在肖澤的手中仿佛有了生命一般。

玄鐵長槍自然不可能真的有了生命,這隻不過是肖澤在施展楚家槍法——《楚王槍訣》中的四字槍意,而這一招正是四字槍意中的“震”字訣。

如今肖澤對楚家修煉楚家槍法也有了一定的火活,那楚家槍法中記載的四字槍意,他也能施展出一二。

“震”字訣是四字槍意中攻擊力是最弱的,它更偏重於防禦方麵。藍風情的攻擊太過犀利,而她本身的修為又高出肖澤很多。無奈之下,肖澤隻有動用四字槍意中的“震”字訣。

以“震”字訣的高頻率震動來輔助肖澤的攻擊,隻有這樣才能將藍風情祭出的玉蓮瓣撥離遠來飛行的軌跡,除此之外,以肖澤現在的修為,他實在想不出該怎樣才能避過修為高出他兩個大境界還要多的高手全力一擊。

肖澤的判斷並沒有出錯。下一刻“震”字訣的強悍就暴露無疑,修為絕對在四絕之境以上的藍風情,全力祭出的玉蓮瓣,在與經過“震”字訣加持過後的玄鐵長槍相撞後。爆發出陣陣鏗鏘之音,當場就又有三片玉蓮瓣被擊飛插入了一旁的石壁中,不過,仍然有一片穿越過了肖澤的防禦線,向著肖澤飛速斬來。

肖澤心神合一,全力的控製著玄鐵長槍去阻擊最後一片玉蓮瓣,可是那片蓮瓣太快了,已經近在咫尺,再用玄鐵長槍去撥打已經來不急了,情急之下,肖澤將身子全力的向左側傾斜。

“噗嗤”最後一片玉蓮瓣也與肖澤擦肩而過,在肖澤的左臂上留下一道清晰的傷口,而他本人也被玉蓮瓣衝擊的在地上狼狽的滾了數圈才停下,全身都被驚出了一身冷汗。

藍風情臉色變得冷漠,她是誰,落huā古聖地而今的傑出傳人,那是聖潔的代稱,落huā古聖地每一代的傑出傳人,都被世人視為仙子,聖潔的仙子被人看了身子,這不容想象,若是傳出去肯定然引一場發大地震,聖潔的仙子不容褻瀆,一股驚天的殺氣撲麵而來,宛若一柄劈斬而來的絕世仙劍。

肖澤心中一凝,他感覺到,藍風情是真得對他對了殺心,這並非是一時的羞怒,難道隻因自己不小心看了她出浴,就要他以死來還對方的清白,一點也不念及他的救命之恩?肖澤驚駭,連忙解釋道:“誤會啊,你先請聽我說”

然而,藍風情根本就不聽,他臉若冰霜,七片玉蓮瓣在她的心念控製下,再次飛旋了起來,緊接著劃過一道刺目的鋒芒,斬向肖澤。。

狼狽的擋下藍風情的攻擊,還沒有從驚慌中恢複過來的肖澤,臉色再次一變,見七片玉蓮瓣再次回來了她的身邊,頓時他的整個臉龐都綠了,冷汗順著他的臉頰狂流,第一波攻擊都令他如此狼狽,若是再來一次他的小命可就玩完了,難到對方真的殺了他?

望著瞬息而至的玉蓮飛刀,肖澤大駭,趕忙將玄鐵長槍橫於身前,玉蓮瓣眨眼即至,狠狠的與玄鐵長槍撞擊在了一起,發出一連串的金屬交擊的聲音,肖澤手持玄鐵長槍苦苦支撐,可是玉蓮台的威力實在大太了,七片玉蓮瓣全部斬在了玄鐵長槍之上,那巨大的衝擊力震的肖澤雙臂發麻,雙手的虎口都欲裂開了。

當第六片玉蓮瓣斬在玄鐵長槍之上,肖澤持槍的雙手終於不聽使喚了,隨著第六片蓮瓣與玄鐵長槍碰撞後,發出一大片的火huā之跡,玄鐵長槍終於脫手而出,飛向了一旁,插入了山洞內的石壁之中。

肖澤大驚失色,好在此時他已經得到了喘息的機會,右手並指成劍,指間靈光閃動,一柄半尺長的飛劍被他祭出,飛劍迎風暴漲,眨眼間便化成了三尺長,劍身之上,光芒閃動,斬向那最後一片蓮瓣。

鏗鏘一聲,飛劍與玉蓮瓣相撞,頓時被崩飛了出去,劍身一陣輕顫,被玉蓮瓣擊打得靈性大失。

肖澤的飛劍畢竟隻是普通的道兵,而玉蓮台則是落huā古聖地的神兵,雖然僅僅隻是一片蓮瓣,但是威力也不可想象,更何況,肖澤是以先天靈覺第二層後期的道法在駕馭道兵,而藍風情是以四絕之境以上的真氣修為在操控神兵。

那最後一片玉蓮瓣在崩飛了飛劍後,依舊去勢不減,整片蓮瓣帶著劈山裂石之勢,仿佛要撕裂虛空一般,向他再次飛斬而來。

肖澤驚得臉色大變,失去了兵器的他,隻能選擇躲避,麵對著疾速而來的玉蓮瓣,肖澤猛然的騰躍而起,在空中翻轉了幾圈後,與其擦身而過。

藍風情沒有就此收手,她此就變得冷若冰霜,看那架勢,似乎真得是要置肖澤於死地,她再次召回七片玉蓮飛劍,七片蓮片圍繞著她不停的旋轉,將她襯托的更加的靈動出塵,雙目之中,寒光一閃,纖纖玉臂揮動,藍衣披帛飄飄,如同絕情的仙子。

“不是你想象的那樣,你先聽我說啊!”肖澤忙慌的解釋著,可是藍風情好像根本就聽不進去。

肖澤見狀,慌忙轉身躲避著玉蓮瓣的鋒芒,七片玉蓮瓣瞬息而至,肖澤狼狽躲過了又一波攻擊,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藍風情已經欺近了他的身邊,一隻柔弱的秀拳突然從他的背後襲擊而來,肖澤似是有所感覺,猛然轉過身來,而那雙粉拳正好迎上了肖澤清澈的眼瞳。

連番的幾波攻擊過後,藍風情的情緒稍微穩定了一些,此刻了漸漸收斂了殺機,不過雙目之中依舊湧動著怒火,她並沒有再下死手,而借助著玉蓮瓣逼迫肖澤狼狽閃躲,而她自己則從一旁不斷用秀拳***肖澤,對他進行狂毆。

藍風情毆打的十分有技巧,每一拳總是打在人體最脆弱的地方,令得肖澤身如針紮,疼痛難耐,肖澤心中也漸漸升起了一絲火氣,感覺自己被這樣揍太冤了,他並不是成心看對方的,更何況他也沒有看清什麽。

臉龐一陣抽搐,肖澤雙拳緊握,此刻,他恨得是牙癢癢,修道者忌諱的是近身戰,一旦被煉氣士近身,道術將再無用武之力,單憑煉氣一道,他不可能是藍風情的對手,若不施展開玄黃秘力,他根本抵擋不了藍風情。

然而,最終肖澤還是忍住了,玄黃秘力是楊溢的獨門秘法,他如果施展出來,很容易在藍風情麵前暴露身份,藍風情若是沒有認出來這套秘法還好,但是如果認出來了,這等於說是在告訴對方,自己就是那名身懷上古天誅劍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