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二百五十章 靜默收場

原先因為大量的靈氣灌體,肖澤體內真氣沸騰,身體非常的灼熱,在昏昏沉沉中,肖澤將身上的身物都撕扯掉了,扔在了林子裏,僅剩的那件穿在身上的青金內甲也起不到絲毫的保暖作用,現在的肖澤可以說是**著上身。他體內的地心靈乳已經練化,真氣也被撫平,體表的溫度也恢複了正常。在這北寒之地**著上身,即便肖澤體術超群,也是吃不消的。

偏過頭,望著那清秀的臉龐,藍風情搖了搖頭,悠悠一歎的站起身來,輕聲道:“這次我耗費自身真元,為你再次夯實了根基,就算是對你的救命之情的報答吧。”

說完,藍風情再次輕歎了一口氣,盯著肖澤那沉睡中的清秀臉龐,美眸之中泛著莫名的味道,接著臉上又忽然流露出一抹苦澀的笑容,道:“你獨自一人修行,沒有強大的背景,在這動亂不斷的修煉界隨時都有可能受到威脅,你身上的這件青金內甲則是采用非常罕見的青金為主材,由強大的修道者祭煉而成的道衣,足可以抵擋四絕之境的煉氣士的全力一擊,此物對我來說已經可有可無了,就一並送於你護身吧。”

“日後有緣再見吧!”此刻藍風情心中浮現一抹複雜的難明的感覺,然後緩緩的站起了身子,輕歎了一口氣。她再次看了一眼那張清秀的麵孔,腳下的玉蓮台便光華一閃,便如同逐月的廣寒仙子飛起,眨眼間,便消失在了遙遠的天際。

一場華麗的邂逅,一片靜默的收場。故事散場,各自終要回到原本的世界。樹林中,旖旎依舊,然而佳人早已不見蹤影。

當肖澤從昏迷中醒來時,已經不知過了多久。手指輕輕抖動了一下,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猛然的坐了起來,手掌撫摸著自己的身體,發現並沒有出現什麽異常,反而一股充盈舒暢的感覺遍布全身,一股股渾厚的真氣,在體內不斷的旋轉,那雄渾的力量足以媲美初入二絕之境的煉氣士。

而且,《三轉青靈訣》再轉,已經達到了第三轉的境界,也就是說,肖澤的道法也達到了先天靈覺第三層,並沒有因為實力的提升而麵露喜色,他而是一臉憂鬱之色,他剛一醒來神識馬上沉浸入氣海之內。

想象中的糟糕情況並沒有出現,氣海之中,一團精純而凝煉的氣團正安靜的旋轉著,那團真氣並沒有想象中的虛浮,反而還無比的凝實。

望著體內的真氣,肖澤先是一陣詫異,旋即滿臉露出疑惑的神情,他不知道,在他昏迷期間竟有人自損真元,為他從新培元固根一次。

原本肖澤吞食的地心靈乳有很多,隻是轉化為能量後,被上古天誅劍化成的符紋吸收了大半分,而他自己則吸收了很少,否則的話他的實力恐怕提升的更多,而真到那時,藍風情就算實力再強,也不可能再為他壓製住了。

體內本應暴漲了實力後而產生的後遺證並沒有出現,而且真氣比以前更加的凝實了,這讓肖澤有些不明所以,不過想來這也不會是一件壞事。長出了一口氣,肖澤心中最後一抹隱憂也消散了。

忽然,肖澤的笑容又瞬間凝固了下來,因為他看到身前披上了一件衣物,那衣物是他自己的,但是他記得,在昏迷之前身上的衣物都被他撕扯掉了,而今怎麽又披在了他的身上?

望著眼前的情況,肖澤先是微微一愣,旋即豁然的站起身來,目光在四周的樹林中掃過,可卻並沒有發現心中那個想要見到的身影,當下,滿臉變的黯淡起來,一種不好的預感悄然的浮上心頭。

“走了嗎?”肖澤苦笑一聲,心中不知為何,出現一抹莫名的失落,然後無力的坐在了地上。他知道藍風情是落花古聖地的傳人,如此年紀便有這麽強大的實力,即便是在落花古聖地,想來也是數一數二的,身份絕非一般。

而他與藍風情完全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彼此之間隻不過都是一個過客,即便偶爾擦肩而過,可最終還是要分離。

雖然早有這種覺悟,但真到此時,肖澤心中還是不免有些莫名的失落,那種憑空而來的失落感就連他自己都不甚明了,無說清那一種怎樣的滋味。

藍風情選擇了不辭而別,連隻字片語都未留下,顯然她也是這樣認為。在她的心中恐怕也覺得,以後兩人再也不會有任何交際了,想到此處,肖澤原本有些失落的心,再次有些泛酸的感覺。

良久之後,肖澤方才慵懶的站了起來,將衣物穿在了身上,那件由青金打造的護體道衣,藍風情並沒有取走,肖澤直接將其穿在了身上,用外套遮擋了起來,然後又到林子中,找到了他那遺落的行囊,行囊裏有很多珍貴的東西,騰仙地中的夜明珠,修煉玄黃秘力的其他靈藥等。

檢查了一下行囊,發現並沒有丟掉什麽東西,肖澤將其再次背在了身上,他輕輕的搖了搖頭,旋即長歎了一聲,麵露苦澀道:“她還是繼續回去做那受萬人敬仰的仙子去了,我也待繼續為自己的實力而奮鬥了。”

說著,肖澤邁開了步伐,朝著北方的樹林走去,他的心中多多少少還有著一些期待,藍風情是落花古聖地的傑出傳人,此時正是要前往北川,不用說,肯定也是為了此次古仙遺跡開啟。

雖然二人暫時的分離了,但是二人的目標一致,肖澤相信,在那古仙遺跡之地,他們還有見麵之時。

然而,就在肖澤離去之時,他並沒有注意到,在那萬丈高的天空之上,一名身穿藍色素裙的女子正俏然立於一件玉蓮台上,女子輕紗遮麵,望著肖澤醒來並安然離開後,方才認準了一個方向禦器飛去。

心中已無牽無掛,隻有一個目標,肖澤前進的速度自然就提升了上來,然而他才剛剛走出二三十裏地,就不由的放緩了腳步。望著眼前的一幕,肖澤不由的目瞪口呆起來。

原本枯寂的樹林隨著肖澤的前進,變的越來越殘破,那林中的樹林倒塌了一片,無數淩亂碎石的蹦濺的倒處都是,以此為中心,方圓三裏內被摧殘的成為了一片廢墟,原本繁華的樹林如今隻剩下了斷壁殘垣。

肖澤越走越心驚,同時心中也有些驚疑,這片叢樹明顯是發生了一場大戰,而且時間過去的並不長,那戰鬥的痕跡依稀可見“難道是藍風情與那巨蟒一戰的結果?”

望著那殘破的廢墟,真難以想象這是怎樣的一場對決。山林中到處都是斷枝殘木,無數的山岩化成了碎石,遠處的兩座小山坡更是被夷為了平地,這種破壞力足以與當日禦魂宗進攻楚家時所造成的後果比擬。

當然,此處大戰的雙方自然無法與當日相比,不過不考慮威力,單以破壞力而論,那隻長達二十多丈的巨蟒蟒尾一掃所造成的破壞,恐怕不比一名絕世高手差多少。

這裏被破壞的如此嚴重,大半都應該是那隻巨蟒造成的,隻是不知大戰的結果如何。想到此處,肖澤心中不禁為藍風情升起了一絲擔心,畢竟藍風情不辭而別,其中必然發生了什麽事情,這讓沒能見到藍風情安然無恙的肖澤,再看到此處的殘破後,心中總是七上八下的。

肖澤的朋友很少,不過凡是能夠真的被肖澤視為朋友後,他都會真心相待。

懷著一顆忐忑的心,肖澤繼續向廢墟中走去,一邊在觀看著戰鬥的痕跡,一邊小心翼翼的行走著,惟恐那隻巨蟒還在附近。又走了一裏多地後,肖澤翻過了一座山坡,探頭望去,眼前所看到的一幕讓肖澤大驚失色。

山坡之後,一條黑色的龐然大物正斜臥在那裏,那物全身漆黑如默,巴掌大的鱗片在陽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輝,反射出冷森的光芒。望著那龐然大物,肖澤有種骨寒毛豎的感覺,這赫然就是那隻被藍風情引出了山洞的巨蟒。

在驚駭之餘,肖澤轉身就逃,然而他才剛邁出腳步,心中又忽然升起了一疑惑,以那巨蟒的強大,他如今離的如此之近,按理說它早就應該發現了肖澤,可是對方為何一點動作都沒有呢,難道……

心中驚疑,不過肖澤卻並沒有再逃跑的打算了,他小心翼翼的再次爬上了那個小土包,然後小心的探出了腦袋,細細的打量著巨蟒的異動,然而他失望了,在小土包上足足匍匐了近一個時辰,也沒有見到巨蟒有所動作,哪怕身體蠕動一絲也沒有。

壯了壯膽,肖澤一躍而起,衝出了小山坡的掩護,緩緩的向巨蟒靠近。臨近山坡下方,肖澤對巨蟒的情況看的更清楚了,隻見那巨蟒躺在那裏一動不動,體表的鱗片閃閃發光,如同精鐵,給人一種堅不可摧的感覺。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