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二百五十五章 神秘的老道

對於這些實力強大的王朝門派,幾乎將整個入口占據,在場的修煉者沒有一人表現出不忿,因為想要真正開啟古仙遺跡,還要靠這些王朝門派請來的法陣大師,以及一同前來的絕世高手助陣。

盡管距離太遠,肖澤無法判斷到場的都是修煉界中的哪些勢力,但是可以肯定東聖神洲的三大神朝五大王朝,以及六大聖地、六大門派都有絕世高手到場。

想起六大聖地,肖澤腦海裏忽然浮現出一道絕美的身影,藍衣女子出六大門派之一的落花古聖地,想必該派的弟子此刻正聚集在入口處吧,隻是不知她有沒有在那裏。

藍衣女子修為高強,又擁有能夠禦空飛行的神兵,而且還是比他提前上路,想來也早已到達了此處,肖澤舉目遠眺,想要在人群中找出那道藍色的身影,可是距離太遠,而且那入口處有很多人,盡管他因修煉玄黃秘力,導致耳目超越常人,但是還是無法看清那裏所有的人。

在那入口處,各大門派高手雲集,在那些頂類勢力的旁邊,還有數位身份比較特別的人,被眾多大勢力擁簇在眾多勢力中央,他們是此次開啟古仙遺跡的關鍵所在,是各大勢力聯名請來的法陣大師。

此刻,那些法陣大師全部都聚集在了一起,正在探討著破解法陣之法,周圍是各大勢力的絕世高手,時不時的會有人上前插上兩句,在這些法陣大師麵前,即便是絕世高手,也不會擺什麽架子,做為法陣大師,任何一人在修煉界上的身份都無比的尊貴。

顯然,他們對於如何破解古仙遺跡的法陣,已經商討出了一個明確的結果,盡管距離鬥轉星移,星象離位之跡還有幾天的時間,但是這些法陣大師已經在著手準備了,他們不時的吩咐著各大勢力的弟子,在古仙遺跡的周圍布下陣眼,而他們自身,則在不斷的推演著。

如今,匯聚到古仙遺跡周圍的修煉者足有上萬,不過,這顯然不是全部,隨著古仙遺跡開啟的時間越來越近,每天都在大量的修煉者湧來,肖澤看了看周圍,索性在此處的雪地上坐了下來,靜等著鬥轉星移之日的到來。

肖澤身處第二層圈子,最外圍兩層的修煉者最多,不過他們大多都臨時組成了一股股的小聯盟,像肖澤這樣獨自一人的很少,他們之間或多或少的都會拉開一些距離,彼此之間涇渭分明,顯然都在相互戒備著。

肖澤倒也不擔心有人對他不利,不管怎麽說,他剛剛表現出來的戰力,已經讓周圍的人心生忌憚了,在這古仙遺跡即將開啟之跡,他相信沒有人願意生事。

接下來的時間裏很平靜,所有的修煉者都懷著一顆激動的心情在等待,即便往日有深仇的人,此刻也暫時放下了恩怨,此次因為消息有誤的緣故,很多修煉者都還在半路上,注定了會與古仙遺跡無緣,他們這些先到者,占據了很大的先機,競爭對手也少了很多,到了這個時候,誰也不想出什麽岔子。

就在肖澤剛坐下不久,他忽然在人群中看到了一個人,此人二十歲出頭,長著一幅衰相,當初他與漠寒雇傭團一起橫跨北陵城外的叢林時,遇到了一頭二階妖獸黑熊的襲擊,正是此人引去的,沒想到在這裏,他又遇見了此人。

說起來,此人的實力也不錯,是一名二絕之境中期的氣士,而且他的年紀並不是太大,隻有二十歲出頭的樣子,不過他的運氣卻不怎麽樣,當初那隻是叢林的外圍,而且以那叢林的規模,不可能有太多的高階妖獸,即便如此,還是被他遇見一頭,不得不說,確實夠衰。

望著衰神,肖澤發現在他的旁邊還有五人,這五人的年紀都在三十多到四十多歲,實力皆跨入了第二個大境界,唯一讓肖澤驚疑的是,這五人中,竟有一人是修道者。

這名修道者自然不可能是九天玄清觀的弟子,否則早就被九天玄清觀的高手帶到裏麵去了,顯然他是一名散修,天下正統的道術傳承隻有九天玄清觀一家,除此之外隻有一些散修傳承,不過這些散修非常稀少,而且撐握的修道資源也非常有限,因此修為不會太高,但是這名修道者卻不同,他的道法很精深,靈覺之力起碼達到了先天靈覺第二層中期。

此刻,這幾人正在衰神的帶領下,緩緩的朝肖澤這裏走來,肖澤眉頭一蹙,不知道這些人想要幹什麽,不過,他很快就明白了這幾人的目的。

“小兄弟為何孑身一人,是在等朋友嗎?”來到肖澤麵前,衰神頗為有禮的道。

衰神並沒有認出肖澤,畢竟當初他混在雇傭隊伍裏,而衰神隻是與整個雇傭團匆匆而過,不可能注意到其中的肖澤。

“是有怎樣,不是又怎樣?”肖澤麵無表情,對於這個家夥,他說不出是怎樣一種感覺,若不是當初他將妖獸引向了的雇傭團,肖澤也不會因為出手趕走妖獸,而暴露了身上的材寶,以至於後來讓宋慶雲等人惦記上。

盡管宋慶雲等人對他算不上什麽威脅,但是還是為他招惹了一些麻煩,雖然衰神不是在故意針對他,但是肖澤看到他,心裏還是非常不爽。

“小兄弟不要誤會,我等並無惡意,隻是剛剛看到小兄弟大展身手後,對小兄弟的實力大為驚歎,因此想與小兄弟結伴,如此一來,在進入古仙遺跡後,也能夠相互照應一下,小兄弟也看到了,衝著古仙遺跡而來的修煉者也不知道有多少,若是勢單力薄,想要在遺跡中得到機緣,可是不易啊!”衰神怕肖澤誤會,連忙解釋道。

聽肖衰神此話,肖澤立刻明白這些人找他的目的了,在他剛來到此處時,就已經發現,這裏的修煉者,有很多都已經聯合了起來,他們組成了一個又一個小團體,顯然是要共闖古仙遺跡。

“不錯,別看如今匯聚在這裏的修煉者都還算平合,可是一旦等到古仙遺跡,那又將是另一個樣子,說不定往日的親朋,都有可能變成敵人,施主獨自一人進入古仙遺跡,確實危險,還是與我等結伴為好!”一旁的那名修道者也開口勸解肖澤道。

肖澤看了老道一眼,他是眾人中年紀最大的一人,有四十多歲了,他身著一身寬大的道袍,胡須黑密,臉上總是掛著淡淡的笑容,給人一種仙風道骨的感覺,肖澤不知為何,在看到他時,總感覺有些怪怪的,可是要問他哪裏怪,他又說不上來。

在衰神與老道的身後,還站著三男一女,年齡都在三十多歲,其中有兩名男子長像特別相像,中等身材,五官還算端真,而另一名男子身材卻非常魁梧,那名女子雖然算不上什麽絕色,但是卻也別有一番風韻。

“既然親朋在進入古仙遺跡之後,都有可能成為仇人,那我與幾位素不相識,又怎能信過?”肖澤有些不願意與這些人結伴,因為不知為何,他在看到那老道的眼神時,總感覺那老道似乎很希望他加入似的,這讓他不得不多疑起來。

“我們在沒有結伴之時,都是素不相識,若是不願相信我們,那你大可獨自一人去闖那古仙遺跡即可!”聽得肖澤的話,那老道身後的魁梧男子顯得有些不高興了,望著肖澤麵露不愉之色。

“看來小兄弟還有些顧慮啊,不過這幾也沒有什麽,人之常情而已,如果小兄弟想通了,願意與我等結伴,可以再來找我!”

聽出了肖澤不願加入的意思,衰神並沒有表現出不高興的神色,不過他也沒有再勸解肖澤,在他們看來,肖澤隻不過是一名一絕之境巔峰的煉氣士,雖然剛剛震退了一名初入二絕之境的高手,但是境界畢竟還是不高,對於他們這支隊伍來說,能夠讓其加入自然是好,若是不能,也沒有什麽好可惜的。

拱了拱手,衰神告訴肖澤,若是想通了可能再去找他,他們隨時歡迎肖澤的加入,對此,肖澤並沒有什麽表示,他是不可能加入這些人的,就像那老道說的,一旦進入了古仙遺跡,親朋都有可能變成仇敵,更何況是幾個素不相識的人,自然是無法信任。

而且,以肖澤的真實實力,也不需要與這些人結伴,他本身實力就已經足夠強大了,況且那隊伍中還有一個衰神,難保不準他加入後,也變成了一幅衰相。

衰神等人被拒絕後,便要轉身離去,然而正在這時,那名老道卻突然轉過了身來,看向肖澤,露出一幅笑眯眯的樣子,道:“我觀施主印堂發亮,骨骼驚奇,日後必成大器,不如與貧道去修道如何?”

“我去……”肖澤聞言,一陣錯愕,這老道也太能瞎謅了吧,印堂發亮,還骨骼驚奇。修道注重的是靈根靈覺,與骨骼有什麽關係,這是要讓他去修道,還是去修煉武學。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