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二百七十章 被軟禁了

可是,元始的動作很快,還不待肖澤邁出腿步,手掌又搭在了他的肩頭,笑眯眯的道:“施主資質驚人,絕對是數百年難得一見的修道奇才,天下何等道法不可參研,怎能是愚昧之輩?”

一旁的衰神不知道具體情況,他看到肖澤執意要走,便在一旁勸解道:“道兄說的極是,小兄弟何必如此急著走呢,古仙遺跡如此之大,我等合力,說不定能夠得到更好的東西,小兄弟不如就與我等共進退吧!”

肖澤憂慮頭一皺,他感覺得出,老道這是執意要留下他了,可這又是為什麽呢,難道發現了他的秘密,但是看起來又不像,若是真得如此的話,他早就動手強取了,以他的實力根本就不用忌諱一旁的衰神。

肖澤輕歎,看來是走不掉了,老道不讓他走,他若是執意要走,說不定會當場翻臉,眼下也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心中不情願,但是表麵上還是微笑著道:“既然仁兄與道兄如此盛情,那在下隻有恭敬不如從命了!”

“這就對了嗎!”

衰神笑了笑,而元始也在此刻,鬆開了抓著肖澤的那隻手,笑眯眯的望了望肖澤。

“古遺跡遺開啟隻有七日時間,如今已快過去兩日了,我等還是盡快去尋此機緣吧!”衰神提議,然後與老道一起走出了山洞,肖澤盡管不情願,但還是跟了上去。

一日後,肖澤與元始二人出現在了一個小山穀,山穀內靈氣濃鬱之極,霧氣氤氳,宛如仙境,那都是天地靈氣濃鬱到一定程度後所化,在那山洞內,有一個小池子,池子中積滿滿一池的**,仔細感應,那竟然全部都是靈氣所化。

“這個地方真是人間仙境啊,千年靈液竟隨處可見!”此刻,元始與衰神二人正躺在池子中,那池子裏的**並非是普通的靈氣化液,而是千年靈液,差一點就進化成了地心靈漿了,隻是因為誕生在地表,與地心靈漿的生長環境不符,所以最終還是差了一步。

“我說小兄弟,你就一起下來吧!”衰神躺在池子中,池液剛好淹沒了他的胸膛!

肖澤沒有與衰神和元始一起去沐浴那池千年靈液,在他看來,天地靈物,就算是再純淨,總會有些雜質,吸收到體內還是不好,沒有靠自身修煉出來的實力紮實,所以他並不想靠這此東西來提升自己的修為。

“凡是有利必有弊,天地靈物在提升一個人實力的同時,也會留下你意想不到的後果,所以我不願吸納這些東西!”肖澤搖了搖頭道。

其實也並非是他不想下去灑浴靈液,他雖然不願吸納靈液中的靈性物質,但是可以將這些靈性物質渡給沉眠中的上古天誅劍,滋養其兵魂,就像當初他煉化一池的石乳一樣,但是,而今當著元始的麵,他不敢這麽做,這老道太強大了,他擔心在此過程中,會被對方察覺到什麽,那就得不償失了。

衰神哈哈大笑,道:“小兄弟可真夠謹慎,難怪能夠年紀輕輕就成就不凡,不過小兄弟大可放心,這可是千年**,純淨無比,煉化後是不會向你所說的那樣,留下副作用的!”

肖澤依舊搖了搖頭,不敢進入靈池中。

元始躺在靈池中,看了看肖澤,然手笑眯眯的道:“小施主心若磐石,在修煉一道上心性很堅定啊,他日成就不可限量,不可限量嘍!”

肖澤眉頭一蹙,他對元始的感覺很奇怪,不管他怎麽察看,都無法探得這老道的深淺,其修為必然驚天動地,以他的修為,不可不能明白,依賴外力來提升自身的修為實非明智之舉,可是他自己卻是最先跳進池子裏的一個。

“道長就不怕日後修為再也不能寸進?”肖澤皺著眉頭,疑惑的問道。

“所謂的外力隻有使用的不好,才會出現遏製自身潛力發現的情況,利用的得當,那隻會成為強大己身的動力,煉氣士吸納開地靈氣,煉化為真氣,從而發揮出強大的戰力,其實這也是在依靠外力的一種方式,隻不過後來將這種外力與自身融合了,再也不分彼此了,所以若是能夠將那些天地靈物徹底的掌握,與自身相融不分彼此,同樣會是一大助力。”元始笑眯眯的望著肖澤道。

肖澤聽聞,眉頭一皺,感覺到老道說的似乎也有些道理,不過內心裏卻又難以接受,楊溢曾經與他說過,天地靈物,在強大一個修士的同時,也是在扼殺他的未來,這種觀念已經在他的內心,根深蒂固了,想要改變,一時還有些困難。

“一此古籍中記載強大的仙神,能夠引動天地之力,這也是在利用外力,不過這是將外力運用到了一個極致的體現!利用外力並非是不好,隻是要看怎麽去利用,可是就是這麽一個簡單的問題,天下有九成九的人都永遠不會明白!”元始輕歎了一聲,有意無意的又說出了一些密幸。

“那道兄能否為我說說,如何才能利用好外力!”聽得元始的話,不知道老道強大神秘的衰神,以為他在瞎謅,在肖澤麵前裝高深,似笑非笑的盯著他道。

元始笑了笑,並沒有回答衰神,搖了搖頭道:“這個隻可意會不可言傳,需要自己去悟!”

衰神撇了撇嘴,根本不相信元始所說的,但是一旁的肖澤眉頭卻深皺了起來,陷入了沉思,他知道老道的神秘與強大的,自然明白他的話不可能是妄語,但是這與他昔日的認知不同,簡直顛覆了以往。

盡管肖澤當初因為身體問題,跨入修煉者的行列晚了些,修為與同輩落差很大,但是楊溢也不曾讓他服過靈藥靈物等,他的爹娘也不支持他用天地靈物來提升修為,這些人無不是最頂類的修煉者,楊溢更是藥聖,說的話自然不可能有假。

但是今日他又聽到元始這麽說,元始同樣強大,並且非常神秘,他的一些經驗,自然也是自身的感悟,他並不可能是在誆騙肖澤,因為兩者根本就不是一個等級上的人物,對方沒有這個必要。

“到底是誰錯了呢?”肖澤心中升起了一個疑問,這似乎為他日後的藥之一道,指出了另一條道路。

“道長能否為在下解惑?”不管老道要強行將他留下,抱得是何等目的,但是肖澤這次是真心的請教老道,他似乎看到了另一條道路,但是卻很是飄渺,捉摸不定。

元始笑眯眯的,對肖澤的話避而不答,道:“這一方麵涉及的非常深奧,即便你資質超凡,也不是現在的你能夠明白的,當你達到的足夠的高度時,自然就會明白了!”

“我¥……!”肖澤無言,這老家夥故意吊起別人的胃口,可是又不細說,真是太缺得了。

“哈哈……”衰神不知道老道的真實實力,以為他是在看肖澤年幼,故意在肖澤麵前裝高深,大笑了起來。

肖澤被元始吊起了味口,心癢難耐,像是有一隻手在他的心裏不斷的撓,可是元始不再繼續說下去了,他也隻能強忍下去了。

元始閉上了雙目,不再去理會一旁的肖澤,而衰神此刻也定下了神來,專心煉化靈池中的千年靈液,站在靈池岸旁,肖澤雙目不斷勘察著周圍的環境,想要找個機會逃離而去,有老道跟隨,肖澤始終覺得無法安心,萬一被老道察覺到了什麽蛛絲馬跡,他將陷入萬劫不複之地。

直到過去了許多,老道緊閉的雙目一直都沒有睜開,仿佛進入了入定狀態,而衰神也一臉專注,煉經千年靈液到了關鍵時刻,肖澤望了望四周,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時機,趁著二人都沒有注意他,然後偷偷溜走。

“小施主這是要去哪?”然而,肖澤才偷偷的邁出幾步,耳畔便傳來老道的聲音,他並沒有睜開眼睛,但是周圍的一切盡在他的感知之中,肖澤的舉動,無法逃走他的感知。

元始並沒有開口,因為衰神在旁,他隻是利用靈覺傳音,讓肖澤一人聽到,老道的實力強大的超乎想象,靈覺傳音對於他來說很簡單,隻是將靈覺之力傳導向肖澤,然後引起震鳴,在一定的距離內,就能傳音給另一人。

輕歎一聲,肖澤無奈的回到的靈池旁,坐在了一塊青石上,他望著元始,不知道這老道到底想要幹什麽,為什麽非常將他留下來,眉頭緊皺,肖澤也傳音道:“前輩修為高深,為何總是盯著我這個不起眼的小子不放。”

元始依舊緊閉雙目,不見他開口,但是肖澤的耳邊已經傳來他的聲音:“不起眼?別人看不出,但貧道看得出,施主可是非同一般,我留下施主也是為你好,世人對這古仙遺跡了解的太少了,這裏遠比你們所想的複雜!”

眉頭緊皺,肖澤思量著對策,沒有老道的允許,他還真不敢走,老道雖然沒有動用什麽軟禁他的手段,但是有他盯著,肖澤等於說被其束縛了起來。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