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二百七十四章 無敵之戰

就在肖澤心中震撼之跡,他背上的行囊突然激烈的鼓動了起來,一個小腦袋從行囊裏露了出來,小獸看到了古殿上空中的古獸,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顯得有些的激動和緊張。

肖澤大驚,連忙又將小獸的頭塞進了行囊裏,這裏人太多,若是被人看到小獸,說不定會引起**煩,不過,小獸的表現出的激烈情緒,倒是引起了肖澤的注意,他將行囊掀起了一角,望著躲在裏麵的小獸,小聲道:“你認得古殿上空的那頭神獸?”

出乎意料的,小獸竟然聽懂了肖澤的話,它躲在肖澤的行囊裏,衝著肖澤點了點頭,兩隻兩小眼睛眨呀眨的,表現出一絲擔憂之色。

肖澤倒吸了一口涼氣,他早就意識到小獸不凡,但是沒想到竟與那古殿的神獸有瓜葛,真是讓他震驚到了無以複加的地步,若是被那頭神獸知道他誘拐走了小獸,恐怕非得一巴掌拍死他不可。

小獸那如魚鰭般的小手對著肖澤不斷的比劃,口中小聲的咿呀著不停,隨後它竟然要從行囊裏掙脫出來,肖澤見狀,連忙又將他按了回去,道:“你是在擔心那頭神獸?”

小獸點了點頭,雖為獸,但是此刻卻非常的人性化,小臉上滿是擔憂。

望了望與兩位老人對峙古獸,肖澤眉頭一皺,那三位太強大了,超越了俗世間的絕世高手,這若是戰起來,任何人衝上去,都會非常危險,小獸雖然不凡,但畢竟年幼,肖澤自然不想讓他去冒險,於是便安撫道:“放心吧,它不會有事的!”

小獸還想做什麽,但是最終還是在肖澤的安撫下,沒有衝出去,它將肖澤的行囊扒開了一個小縫,小眼睛淚汪汪的望著古獸,和與它對峙的兩名老人,滿是擔憂。

“獸兄可否通融讓我等進去古殿,在下壽元已經無多,隻想求得一縷長生之氣!”

古殿之上,紫霄王朝與東聖神朝的兩位老人聯袂而來,麵對著前方龐大的古獸,紫霄王朝的那名老人微微一笑,古獸雖然強大而凶猛,但是對他似乎並沒有起到多麽大的震懾性。

一些強大的妖獸都能聽懂簡單的人類語言,特別是進化到聖獸之後,人類的語言基本上都能聽懂了,不過,當聖獸再次進化,進入神獸之境後,它們甚至能夠開口吐露人言,與人類進行語言上的交流。

“坐夢?”低沉的聲音如同滾滾驚雷,就在紫霄王朝的那名老人開口之後,古獸也開口了。

古獸僅僅吐出兩個字,山峰下的修煉者就再者喧鬧了起來,都說神獸能夠口吐人言,今日一見,果然如古籍中所記載的一般。

“獸兄何必執迷呢,你認為僅憑你自己,可以阻擋我二人嗎?”紫霄王朝的老人麵露微笑,不過他那滿嘴的牙齒早已掉光,幹癟的皮夫皺皺巴巴的,那笑起來滿臉的皺紋都堆積到了一起,顯然更加恐怖。

“你們這群外來者,已經取走了這片仙地中的大量寶藏,如今還想踐踏這座聖殿,簡直癡人說夢!”古獸不憤,但是礙於前睛的這兩位老者的強大,一時間也不敢主動開戰。

“獸兄如今已為神獸,還有什麽放不下的嗎,如今此地開啟隻有七日的時間,再過幾日就要再次封閉了,獸兄難道不想離開此地,去見識見識外麵更加廣闊的開地嗎?”東聖神朝的那名老者也開口了,古獸貴為神獸,其戰力無雙,兩名老人雖然也都是蛻凡之境的無敵存在,但是不到萬不得已,也不想與其發生衝突。

“到外麵更加廣闊的天地?哼,我雖然被封印在這座遺跡內,但是卻並不愚鈍,想騙我離開這片遺跡,然後收我為坐騎嗎?”古獸咆哮,其音震天,宏音滾滾,震得下方眾人雙耳轟鳴,幾欲失聰。

“我是成心邀請獸兄加入我東聖神朝,做為我朝護國神獸,我朝乃東聖神洲第一神朝,絕對不會辱沒獸兄的威名!”東聖神朝的老人開口,竟要拉攏這頭強大的神獸,頓時引得下方一片嘩然。

六大門派與六大聖地的高手還好,他們發展的是宗門勢力,與各國之間沒有太大的衝突,但是各大神朝、王朝的高手卻不同了,在聽聞東聖神朝的老人邀請古獸坐為該朝掂國神獸時,眉頭皆是一皺。

東聖神朝實力已經非常強大了,這讓同處在東聖神洲的其他王朝、神朝都感覺到了壓抑,該朝可謂是東聖神洲的霸主,任何王朝包括其他兩大神朝,都對其忌憚不已,這在種情況下,任何一個王朝與神朝,都不希望東聖神朝再繼續壯大。

“坐夢!”古獸聲如雷鳴,它用最簡潔而又強硬的話語,回應了東聖神朝的老人。

“既然獸兄不讓步,那我二人隻有動手了!”東聖神朝與紫霄王朝的兩位老人互望了一眼,然後望向古獸,神情一變道。

“你們這群虛偽的人類,強取豪奪也說的這麽冠冕堂皇,盡管出手便是!”古獸憤怒的咆哮著,即便獨自麵對兩位人類的無敵強者,也毫不退縮,身為神獸,怎會輕易退縮!

二人麵對古獸,氣氛可謂拔劍弩張,山峰下,聽得兩位老人與古獸的對話,眾人再次沸騰了,蛻凡之境,在俗世間代表著無敵,這等高手平日裏根本不可見,在知道兩位老人是蛻凡之境的高手後,眾人除了覬覦古殿內的寶藏外,也對這一戰充滿了期待。

兩位老人都做好了戰鬥的準備,二人互望了一眼,點了點頭,旋即化作兩道電光,快速的向古獸衝了過去。

“嗷吼……”

一聲獸吼,如同悶雷一般,傳遍了整座山峰,古獸那龐大的體型,如同一座大山般壓了下來,它表情猙獰,露出兩根如同利劍般的牙齒,鋒銳的爪尖似那來自地獄的幽冥鬼爪,散發著森森幽光。

如此勇猛的撲擊,兩位老人不敢攖其鋒,兩道身影,化身為一綠一黃兩道光芒,快速的退到了一旁。

冷冷的掃視著兩位老人,古獸雖然體型龐大,但是動作卻超乎想象的敏銳,身體一晃,便自原地消失,緊接著,它的一隻前爪突然拍向兩位老人,巨大的獸爪簡直鋪天蓋地,遮蔽了半邊天空。

一道巨大的藍色光爪直接蓋了下來,狠狠的抓向兩位老人,簡簡單單的一擊,卻爆發出無以倫比的威勢,如此洶湧澎湃的能量,就算是絕世高手衝上去,估計也討不得什麽好,沒有人會懷疑這一擊的威力,相比之下,山峰下那些底階的修煉者,簡直如同螻蟻般弱小。

兩位老人雖然都為蛻凡之境的無敵高手,兩者聯手之下按理說絕對可以完勝這隻古獸,但是在真正戰鬥起來之後,二人也不得不凝神以待,到了他們這個程次的戰鬥容不得有一絲馬虎,稍微大意形勢就有可能會被扭轉,從而陷入萬劫不複之地。

東聖神朝的老人取出了隨身的兵器,那是一杆戰矛,在將兵器握在手中的那一刻,戰矛頓時變得無比璀璨,無比精純的真氣注入長矛後,整把長矛像是被人剛從岩漿裏撈出來的一般,變得如同驕陽般熾烈。

長矛猛烈的晃動,湧動出強悍的勁氣,迎著古獸的巨爪直接斬了過去,璀璨的光芒如同耀眼的太陽,和獸爪撞擊在了一起,發出陣陣鏗鏘之音,頓時,無匹的勁氣到處肆虐,強悍的勁氣將下方樹木都吹倒了一片。

與此同時,紫霄王朝的老人配合著東聖神朝的老人,向前猛然拍出一掌,一道巨大的光掌抵住了拍落而下的獸爪,而東聖神朝的老人則揮動著長矛,將古獸掄翻了出去。

山峰下,肖澤看得暗暗心驚,不管是兩位老人還是古獸,都強大的超乎想象,那狂暴的能量洶湧間,山川大地都要被蕩平,好在大戰爆發在山峰上,而下方受到的引響並不是太大。

幾回合的交手,古獸就吃了一個小虧,並非是它不夠強大,隻因兩位老人也同樣無匹,在二對一的情況下,它實在是分身乏術,這一幕剛好被藏身在肖澤行囊內的小獸看到,小獸緊張的差點從肖澤的行囊內跳了出來。

紫霄王朝的老人右手向前刺出,指間處激發出一道十丈長的劍芒,鋒銳的劍芒近乎實質化,斬向被掄翻出出去的古獸,但是,還不到他衝到古獸的身前,三條粗大的獅尾便當空抽了過來,蕩起一陣可怕的異嘯。

三條獅尾粗壯無比,簡直比神鞭還要堅固,一條朝著東聖神朝的老人甩了過來,而另外兩條則全部抽向了紫霄王朝的這名老人。

兩位老人大驚,展開自身極速,險險的避過了過去,那長達數十丈的獅尾,狠狠的抽在了地上。

“轟”

一聲震天大響,整座山峰都跟著一陣晃動,那恐怖的景象,簡直是要山崩地裂了似的,無數的山石跟著崩塌,巨尾掃過,在那山峰之上留下了三道深深的痕跡,仿佛要將整座山峰力劈開來一般,場麵嚇人之極。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