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二百八十二章 退出

天啟心法出自,同樣的玄妙莫測,血陽狄拍出的掌力如同排山倒海一般,威力絕倫,不過,他的對手顏清麵對這可怕的掌力,並沒有露出絲毫懼色。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顏清為人雖然孤傲,但是確實也有著與其相匹的實力,在這一刻,他透發出一股睥睨天下的雄姿,麵對殺氣濃鬱的血陽狄,他毫無懼色,一道道熾烈的罡氣繚繞在他的周圍,他的右指間射出一道指芒,整片天地都仿佛為之震蕩。

北極上青宗絕學名為,其中天闕指就是其中一項威力非常強大的指法神通。

同一時間,顏清與絕情穀的傳人齊淩霄可謂勢均力敵,顏清手持一把鐵扇,紫衣飄然,動作似行雲流水,異常瀟灑,鐵扇乃是顏風的兵器,古樸的鐵扇在他的手上運用的異常靈活,可攻可守。

兩人爭鬥不似顏清與血陽狄鬥的那般凶狠,往往稍觸即分,一擊遠退,但是往往就是這樣看似平淡的爭鬥,卻充滿了極度的危險,說不定某一刻就會變得勢如奔雷,場麵瞬間慘烈起來。

而另一邊,天罡梵音寺的青禪大戰幽冥魔道的幽弘,戰績卓越,幽弘一直處於下風,這並不是他的實力不如青禪,而是由於幽冥魔道功法的緣故,導致了該派弟子身上總是繚繞著一層幽冥之氣,而偏偏佛法的佛力對幽冥之氣有淨化作用,所以幽弘一上來就被克製的死死的。

最後一處戰場參與者,乃是落花古聖地的傑出傳人藍風情與六欲閣的妖媚女子。六欲閣的傳人名為司空妖玥,一身媚功出神入化,而藍風情身為落花古聖地的傑出傳人,修為同樣曠爍古今。

兩女都非凡俗,一個藍衣飄動,宛若謫仙,另一個則是一身皮裘,貴不可言,二皆擁有著傾國傾城之色,不過一個聖潔無比。另一個卻顛倒眾生。兩個絕色美人,卻擁著著兩路截然不同的氣質。

藍衣飄飄,衣著獵獵,兩位絕色傾城。雖然動作曼妙無比。但是卻蘊藏著無限的殺機。一點也沒有手軟,玉蓮台飛旋,藍風情操控著九片蓮瓣。四片斬向司空妖玥,五片用來護身。

“嘻嘻,姐姐的這件玉蓮台想必就是落花古聖地的至寶九蓮台吧,威力果然很大呀!”司空妖玥手握一截披帛,輕飄飄的抖向迎麵斬來的四片蓮瓣,將其震飛了出去,她發出一連串的笑聲,嬌滴滴的話語如同一曲仙音,使人心神蕩漾,浮想聯翩。

“妹妹的披帛也不差啊,幻彩銀紗乃是采用神級天蠶吐的絲煉製,水火不侵,柔軟無比,姐姐的九蓮台正好被你克製呢!”藍風輕嫣然一笑,強悍的勁風將她臉上的麵紗掀起了一角,露出了半張仙顏,讓看到的人都感到一陣窒息。

兩女皆有著國色天香的姿容,雖然是在生死大戰,但卻都麵帶微笑,口中更以姐妹相稱,這讓不知道兩派關係的人看見,還以為兩人有多少親昵呢。

兩女都不是簡單的人物,明明是仇敵,正在生死決戰,可是彼此之間卻能談笑風聲,笑容不減,不過,兩女手下卻絲毫不軟,招招直逼要害,大戰看似平淡無奇,但是在這平靜的表象下卻充滿了凶險。

進入戰場的算上肖澤共有十一人,分成了五對對手,冠絕天下的紅衣女子薑子綾並沒有出手,似乎是不屑與他人聯手來打壓六大聖地的傳人,她頭頂八荒境立於戰圈最外圍,更多的時間是將目光投在了正與血魔小真君大戰的肖澤身上,眼中不時有異彩閃爍。

古殿的石室內,高手雲集,其中甚至還有十來位絕世高手,不過這些絕世高手為爭奪長生之氣,深陷入了一片場能之中,暫時無法抽身。

那場能乃是自石碑上散發而出的,即便這十來人已經威震整個修煉界了,但是在這石碑麵前,仍然無法自拔,起初肖澤能夠靠近,完全是靠仰仗著上古天誅劍抵消了場能。

因此,整個古殿內的主角還是肖澤,以及六大門派與六大聖地的傳人,他們自身本來高夠強,皆在基礎四境的頂巔,就連沒有跨入此境界的肖澤,也有著獨戰四絕之境的戰力。

這份實力足夠獨擋一麵的了,再者,這些青年高手的交戰,更代表著六大門派與六大聖地之交的交鋒,雖然有肖澤參與其中,但是結果並不會受到太大的影響。

此役意義重大,六大門派與六大聖地借古仙遺跡之行,將各自門派的傳人都推向了修煉界,早先在古仙遺跡外相遇時,各派的傳人之間就已經是暗流湧動,如今靈源爭奪,隻不過是一個誘因,可以說,這一戰不可避免,遲早都會發生。

原本隻是靈源爭奪,可是隨著大戰的延續,逐漸演變成了六大門派與六大聖地之間的大碰撞,雙方勢力本來就是敵對關係,相互之間也不知道爭鬥了多少年,古殿石室內,觀戰的修煉者驚呼,像這樣的青年頂峰高手之間的爭鋒,數十年難得一見,引得無數修煉者神馳意動。

肖澤施展出玄黃秘力,以道兵飛劍和煉氣一道輔助,大戰血魔小真君,二人勇猛無比,每一記交鋒,都會爆發出震天大響,整片天地都會隨之震蕩。

一拳打出,金色的拳芒綻放而出,肖澤的雙拳與血魔小真君對轟到了一起,伴隨著震天大響,無邊的氣浪向四麵八方浩蕩而去,盡管古殿內的石製地板異常堅固,但是仍然被二人震出了無數的裂紋。

這一記的交鋒沒有任何花哨,完全是憑借著二人真實的戰力在硬撼,沒有一絲取巧之意,肖澤心神皆震,在這一次對轟中,他連退五步,而血魔小真君亦退出去了三步,二人短暫的分離開來。

與此同時,另外四對,八位青年強者也似是約定好了一般,紛紛打出最強一擊,排山倒海的掌力洶湧澎湃,熾烈的氣芒璀璨奪目。

場地中,劍氣縱橫,勁氣激蕩,洶湧的能量在這一刻達到的頂點,無匹的勁氣似亂石穿空,整座古殿都劇烈的震蕩了起來,到得最後,整座石室內,煙塵滾滾,遮天蔽日,無數的石板皆在這幾位青年高手的交鋒中爆為發粉碎。

待得煙塵消散,交戰中的十大青年高手都分散了開來,六大門派與六大聖地的傳人分別立於一方,而肖澤獨占一方,三方勢力彼此間形成了短暫的對峙。

古殿內,觀戰的修煉者全都震驚了,這僅僅是十來位二十歲以內的青年啊,竟然已經強大到了這般地步,試問整座古殿內,能夠與其匹敵的修煉者恐怕也不多。

同一時間,石室入口處的石碑再次發生了異變,衝進場能的絕世高手已經逐漸靠近了石碑,眼看著就要觸及到了上麵的長生之氣,可是就在這個時候,石碑上透發而出的恐怖氣息越來越強大,到得最後,連這些絕世高手都感覺到了恐懼。

進入石室內的修煉者皆是一驚,就連交戰的各派傳人也暫時停了下來,因為此刻不隻是深陷場能中的絕世高手,就連遠離石碑的其他修煉者都能感受到了一股難言的壓抑,那石碑像是正在複蘇,透發出一道不同尋常的氣息,實在讓人心悸。

早在進入古殿時,眾人就已經發現了石碑很不一般,不過沒人敢上麵察探,古殿內充滿了太多的未知,此次古仙遺跡之行,連融魂境的絕世高手都死掉了好幾位,其他人自然不敢再亂闖。

肖澤心中焦急,他最先進古殿,對這裏了解的比其他人更清楚,早在先前,他就已經探得,石碑與石棺上的太極圖似乎是對立的,兩者之間像是在對峙,而且隨著眾多修煉者的闖入,像是打破了某種平衡。

太極圖與石碑都非常的神秘,就連絕世高手站在這兩者麵前,都會感到一股大恐懼,肖澤不知道,一旦太極圖與石碑的平衡被打破,此地會發生什麽樣的事情,但是他知道,這裏不能再繼續待下去了。

“寶寶,有沒有辦法將石棺上的靈源取到手?”

一邊關注著石室內的動靜,肖澤一邊悄悄的與懷裏的小獸勾通,希望能從它那裏得到摘取靈源之法,畢竟那石棺上空懸浮的太極圖就算是一把天劍,隨時會斬向想要取得靈源的人。

與此同時,深陷場能中的十餘位絕世高手臉色也都變得難看起來,這些人實力強大,六識敏銳,早就察覺到了石碑的變化,他們同樣預感到,馬上可能就要有大事將要發生。

“罷!罷!罷!看來老夫與這長生之氣無緣了!”

終於,有絕世高手忍受不了石碑降下來的威壓,心中充滿了大恐懼,從場能中退了出來。

這石碑很神秘,縱然是這些絕世高手麵對此碑,都有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而且石碑發生了異變,說不定下一刻就會爆發災難,長生之氣固然是好,但是有場能所阻,想要取到手實在不易,弄不好長生之氣沒取到,反而將自己的小命也搭了進去。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