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二百八十五章 古殿暴亂

一旁,葉青與杜依二人看著都心痛,老道下手忒狠了,不過,他們一直以為,元始真得是肖澤的師傅,師傅教訓徒弟天經地意,二人也不好說什麽。

石室內,其他的修煉者看見肖澤這模模樣,臉龐之上也是一陣抽搐,心裏默默的為肖澤默哀,有這樣當師父的嗎,自己的徒兒痛得眼淚都快出來了,可是他卻像是沒看見一般,還在與昔日的故人誇誇其談。

當然,在場的眾人之所以這麽想,是因為不知道肖澤與元始真正關係的原因。

“為師怎麽教導你的,年紀輕輕就這麽浮躁,為師是在教你尊師重道,知不知道!”對於肖澤的痛苦,老道像是渾然無覺,擰著肖澤耳朵的那隻手又加了幾分力,扯著他走到了石碑的場能外。

“我幹!”肖澤心裏是恨透了老道了,如果有實力,他真想立刻將其震壓,可是無奈,他不是老道的對手,而且現在他還要仰仗著他的威勢。

“看見沒,那個老的不能再老的老家夥,就是紫霄王朝皇上上上上代的皇主,如今已經快兩百歲了,卻還留戀凡塵,不肯去死,你日後若是遇到他可要小心,這個老家夥可是個老妖怪,而且會一手高深的毒術!”

老道元始指著場能中,紫霄王朝的那名蛻凡之境的老人,然後像是在教導晚輩一般,對著肖澤說道,絲毫沒有避諱之意。

肖澤徹底無話了,那老人可是蛻凡之境的無敵高手,蛻凡之境,在俗世間代表著無敵,絕對是人間界極限力量,再往上一步,那就可以比肩仙神了,就連肖澤的父親肖天應,也僅是在蛻凡之境外徘徊。沒能邁入此境。

可是,老道卻敢當著他的麵,說他是老妖怪,咒他死。最氣人的是,還用他來教育肖澤,真不知道這老道真得是有那份同階的實力,還是神經不正常。

不過,肖澤心驚於老人的身份,而且沒想到老人竟然都快兩百歲了,還真是個老怪物,要知道,若是不能成就長生不死仙位,普通的修煉者也就百餘歲壽齡而已。真不知道這位老人是怎麽活到現在的。

老怪物並沒有太在意老道元始的話,到了他這個年歲,還有什麽沒有看透,區區幾句笑罵,他又怎麽會放在心上。更何況,對於老道的品性,老怪物也有些了解。

介紹完老怪物後,老道又指向了他身旁的尉遲文成,道:“還有這位,也是個老不羞,都好幾十歲的人了。可是還長的跟小白臉似的,這個家夥人品可不怎麽樣,當年他還欠了為師一頓酒錢呢!”

尉遲文成啞然,就連在場的所有修煉者都一陣無語,老怪物和尉遲文成,那可都是修煉界上威震半邊天的人物。可是到了他的嘴裏,卻被損的不成樣子。

老怪物與尉遲文成都與老道接觸過,清楚他的秉性,知道再讓他在這裏誇誇其談下去,二人以後恐怕就沒臉在修煉界上混了。當下便差開了話題。

“玉清道友,可否助我將那長生之氣取到手,事後我紫霄王朝定當重謝!”老怪物開口道。

老道聞言,想都沒有想,立刻搖了搖頭,道:“貧道我還沒活夠呢,還不想死,那石碑非同一般,絕對碰不得,我勸施主還是放棄吧!”

“我的生命無多,此次若不將長生之氣取到手,恐怕也沒有幾年好活了,反正橫豎都是死,所幸不如博上一博。”聽得老道拒絕了自己的請求,老怪物輕歎一聲,現在他深陷場能,若是給他時間,說不定也能將長生之氣取到手,但是眼下時間不多了。

先不說石碑似乎正在複蘇,隨時可以有災難發生,單單古仙遺跡的開啟時間也快到了,現如今,已經有很多修煉者都已經開始往出口趕去了,若是再不退走,古仙遺跡就要再次被封印了。

“那好吧,你就在這裏博吧,貧道可不奉陪了,現不走過會恐怕就真得走不掉了!”老道嘿嘿一笑,頗有些幸災樂禍的味道,旋即擰著肖澤道:“乖徒兒我們走吧!”

肖澤盡管恨透了老道,可是聽得他要帶自己離開,當下也不禁激動了起來,此刻古仙遺跡之行,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早就想離開了,隻是因為被眾多修煉者堵了起來,無法離開罷了。

有老道在前開路,在場的修煉者自然不敢再對肖澤怎麽樣,餘都絕大部分也都紛紛向古殿外走去,如今七日之期已經快到了,他們要盡早的趕到古仙遺跡入口,離開此地。

六大門派與六大聖的人馬雖然心有不甘,但是時間有限,如今也隻能選擇退走了。

然而,誰都沒注意到,就在眾多修煉者向古殿外退去時,一個身穿紅衣的女子卻在悄悄向石棺靠了過去。

石棺上的靈源被小獸摘走了一座蓮台,不過上麵依然有三片蓮葉,其價值同樣不可估量,不過,太極圖無聲無息的旋轉,透發而出的秘力也越來越強大,到得最後,就連那幾名不曾離去的融魂境高手,也都放棄了。

紅衣女子正是九天玄清觀的傳人薑子綾,她頭頂一麵巴掌大小的古鏡,一股古樸的氣息自古鏡之上透發而出,霞光璀璨,光芒四射,一道道瑞氣灑落而下,將她襯拖的如同紅衣飄飄的仙子一般。

悄悄的來到石棺進前,薑子綾輕輕撇了一眼石棺上的靈源,旋即美目中閃過一抹異芒,緊接著,她雙手突然結出印法,頭頂上的神兵八荒鏡突然光芒大放,鏡身一陣翻轉,然後鏡麵對向了石棺上的太極圖。

一道璀璨的光束直射而出,恐怖的能量自八芒鏡上爆發,天地都為之震顫了起來,八芒鏡乃是九天玄清觀的至寶,有上可破蒼穹,下可動八芒之說,威力奇大無匹,此刻被薑子綾祭出,真有破滅天地之勢。

八荒鏡的光芒照亮了整座古殿,無匹的鋒芒在薑子綾的控製下,直接擊在了石棺上的太極圖上,無邊的氣浪向著四麵八方浩蕩而去,那漂浮在石棺上的太極圖竟在八荒鏡的一擊下,偏離了出去。

正在向古殿外退去的修煉者皆是一驚,沒想到竟然有人敢動那麵神秘的太極圖,就連幾名融魂境的絕世高手也是震驚不已,一時間全都愣在了當場。

然而,還不待眾人反應過來,將太極圖擊飛了後的薑子綾,身形快速的向石棺上的靈源衝了過去,太極圖被她擊偏了出去,守護石棺與靈源的秘力也為之一頓,她竟趁機衝到了靈源近前。

與此同時,落花古聖地的藍風情,以及血魔道的血魔小真君,同樣反應神速,在八荒鏡剛剛擊飛太極圖的那一刻,他們二人幾乎與薑子綾一起衝向了石棺。

三人一人抓住了一片蓮葉,旋即快速的退了出來,然後急速的向古殿外衝去。

肖澤同樣因為震驚於薑子綾的舉動,從而停下了腳步,不過下一刻,他臉色就大變了起來。

“快走!”衝著旁邊的葉青與杜依大聲了一聲,肖澤快速的向古殿外衝去。

這時,其他的修煉者也都反應了過來,無不被薑子綾的這一舉動嚇得是心驚膽戰,人們已經預料到,一場災難已經在快速的接近了,旋即瘋狂的向古殿外衝了過去。

石碑前,紫霄王朝的那名老怪物和尉遲文成,以及血魔真君三人還不曾退去,此刻突然發生這樣的事情,也使得他們臉色大變了起來。

血魔真君憤怒,不過眼下已經顧不得其他,在太極圖被八荒鏡擊中的那一刻,他就已經知道,災難要來了,旋即非常果斷的從場能中退了出來,衝向古殿之外。

“文成助我一臂之力!”老怪物臉色難看之氣,還沒有將長生之氣取到手的他,對薑子綾的舉動很憤怒。

尉遲文成整個人臉色凝重無比,聽得老怪物的話後,他突然一掌拍在了老怪物的後背上,將他拍向了石碑,然後,他自己則從場能中退了出來,衝向了古殿之外。

老怪物壽命無多,此次對長生之氣勢在必得,即便危機已經降臨,他也不想放棄。

情況十分危機,短短的一瞬間整座古殿內全都陷入了混亂之中,太極圖被薑子綾用八荒鏡擊飛了出去,下一刻,一股磅礴到無法揣測的波動,緩緩的自太極圖上爆發而出,與此同時,整座古殿都在這股力量下巨烈的顫動了起來。

轟隆隆的聲音不絕於耳,古殿像是要拔地而起一般,巨烈的抖動著,古殿內的修煉者驚慌失色,內心充滿了惶恐,招惹了那麵太極圖,眾人都將死無葬身之地。

所有的修煉者都不要命了一般,爭先恐後的想要衝出古殿,然而古殿太寬廣了,想要逃出去可不是一時半會的事。

古殿內一時大亂了起來,此刻,那麵神秘的太極圖,就像是一頭正在複蘇的古獸一般,透發出磅礴無匹能量波動,莫大的威壓仿佛蒼穹壓地一般,讓人幾乎快要窒息,天地皆顫,能量洶湧,整片天地像是都要隨之毀滅一般。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