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三百一十一章 煉化靈源

從種種跡象來看,這幅白骨很keneng就是杞無聲道身隕落後所留,對於這位傳說中的人物,肖澤內心是充滿了敬畏的。

今日,杞無聲的遺留之物被他所得,肖澤也算是欠下了對方一份情,先不說那些靈珍對他日後修煉玄黃秘力起到不小的作用,單單那武道雙修的門徑就令得肖澤深受啟發。

肖澤自己本來就是武道雙修,日後必然會麵臨武身與道身的wenti,有了那張羊皮卷上記載的武道相融之法,很keneng為他的將來修行之路開啟一扇新的大門。”小說“小說章節更新最快

不但如此,杞無聲所留的那方殘界,更是價值大到無法估量,先不說它後期的作用,單眼前來說,就為肖沒解決了一項重大的難題。

魔栗淵內有大量的陰兵陰靈,肖澤想要逃出魔栗淵很難,特別是那領頭的陰兵,在真氣與靈覺被壓製的情況下,單憑玄黃秘力肖澤很難戰勝它們。

不過,若是肖澤的玄黃秘力再精進一層,以第四重的玄黃秘力來應戰,那就不一樣了!

在魔栗淵內,因為有場能的緣故,肖澤想要煉化靈源與各種靈物比較困難,因為這裏沒有設備,他隻能靠自身真氣來催動,可是真氣又被場能壓製的根本運轉不起來。

但是,那方所謂的殘界的出現,卻為肖澤解決了這個wenti,殘界內法則紊亂,不受外界約束,他在裏麵可以調動自身真氣與靈覺,煉化出修煉玄黃秘力的第四重的靈藥。將玄黃秘力再精進一層。

看了看周圍,最後,肖澤的目光在那封印的神秘生物的身上頓了頓後,便將小獸抱了起來,一道神識緩緩的向胸前的傳導而去,緊接著,一道璀璨的光芒自肖澤的胸口前綻放而出,將他與小獸一起籠罩在內。

巨大的吸力爆發而出,扯著肖澤與小獸的身體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隨著肖澤與小獸的離開,整座大殿內又恢複了死寂。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那原本被封在晶體內的奇異生物雙眸輕輕動了一下,瞥了一眼肖澤與小獸消失的地方,然後又恢複了正常。

光芒閃動。一道漩渦爆發而出。緊接著。肖澤抱著小獸,出現在了一片新奇的世界,這裏沒有魔栗淵內的死寂。空間雖然不大,但是卻靈氣濃鬱,充滿了祥和,正是肖澤起初誤入進來的那片小空間。

突然的變化,令得小獸一疑,它躍上了肖澤的肩頭,好奇的打量著這陌生的環境,小眼睛流露出奇異的光芒。

忽然,不遠處堆放著的大量靈物吸引了它的注意,小獸的眼中閃過一絲奇特的光彩,趁著肖澤沒有注意,它“嗖”的一聲,竄了出去。

剛進入殘界之中,肖澤還處在那新奇的感覺之中,小獸突然跳了出去,令得他一驚,旋即心中暗叫不妙,這裏可是有一堆天地靈物,小家夥對這種東西似乎格外的喜愛,在進來時,肖澤竟忘了將這這些天地靈物藏起來,這下糟糕了!

肖澤身行急速的向血珊靈瑚樹下爆射而去,可是,他的動作還是慢了半拍,小獸太滑溜了,他根本就無法捕捉到對方的身影,還不待他衝到靈樹之下,小獸就先一步到了那裏。

隻見小獸抓起一株靈草就塞進了嘴裏,肖澤根本就來不急阻止,這一刻,肖澤的心都在滴血啊,那可是一株萬金難求的靈珍,就這麽給小獸當了零食,真是太可恨了。

“你這個敗家子,住手!”下一刻,肖澤擋在了小獸的身前,他絕對不能讓這個小家夥再繼續禍害這裏的靈物,這裏麵很多東西都是世間絕品,他後期修煉玄黃秘力需要用到,若是被小獸給糟蹋了,那再想尋到,恐怕就難如登天了。

可是,這裏的靈珍有一大堆,小獸早就在雙眼冒星星,咿咿呀呀,高興的叫個不停,哪能聽進去肖澤的話,在沒有提前作出準備的情況下,肖澤根本就攔不住小獸,隻見得小獸身影一晃,像是化成了一道電光一般,繞過了肖澤,從那堆靈珍中,抓起一塊如同靈玉般的東西。

“阮靈玉……”

看著小獸拿起了那塊玉石狀的東西後,肖澤頓時驚呼出聲,那件玉石狀的東西名為阮靈玉,是一種天地靈氣的結晶所化成的玉石,非常的珍貴,而今的修煉界上很難再看到這種東西了,最為重要的是,阮靈玉是肖澤修煉玄黃秘力第五重時,一道最要的主材。

小獸此刻就像是一個被放在了米缸裏的小老鼠,一頭紮進去後就不願意再出來,肖澤那是叫一個頭大,特別是看到那塊阮靈玉被小獸拿到了手中,更是變了臉色,一把將阮靈玉抓住,生怕被小獸把這塊靈玉給啃了。

可是,肖澤還是低估了小獸的精明,雖然阮靈玉的一邊被他抓在了手中,可是另一邊還被小獸的小爪子抓的死死的。

看著肖澤竟阻止自己吃東西,小獸頓時氣憤了起來,小嘴張開,一口咬在了阮靈玉上。

隻聽“喀嚓”一聲,一塊巴掌大的靈玉被小獸硬是咬掉了一半,肖澤整個人,臉色慘變,好在最後關頭,他將另一半的阮靈玉奪了過來。

望著那隻剩下了一半的阮靈玉,肖澤滿腦子黑線,這裏隻有這麽一塊阮靈玉,現在還被小家夥當冰糖給吃了一半,剩下的一半還不zhidao夠不夠他修煉的,連忙將這一半的靈玉揣進了懷裏,肖澤生怕小獸再打這塊靈玉的主意。

“你這個敗家子,最好給我老實一點!”

轉過頭來,肖澤憤怒的望著小家夥,想要很很的教訓它一頓,可是,小獸此刻看起來更加委屈,兩個小眼睛水汪汪看著肖澤,像是被他欺負了一般,看著它這幅模樣,肖澤又下不去了手。

“哎……”輕聲一歎,肖澤倍感無奈,想他與小獸也不zhidao進入這魔栗淵多久了,這麽長時間裏都沒有進食,別說小獸,就連他自己都餓的不行了,還好他是修煉者,這若是換作普通人,恐怕抵擋不了了。

被肖澤奪了過阮靈玉,小獸顯得很傷心,也不再去拿其他的靈珍了,而是站在那裏,一幅非常委屈的樣子。

肖澤看得是一陣心酸,小家夥雖然調皮了一點,但畢竟還小啊,他忽然覺得,自己是不是做的太過份了,緊接著,他緩緩的來到了小獸的身邊,然後蹲下了身子,將其抱了起來,柔聲的道:“我不是在責怪你,而是因為這些東西不是用來吃的,以後我還有大用!”

說罷,肖澤從血珊靈瑚樹下取來一株尺長的靈參,然後向小獸遞了過去,哪知,還不待他走到小獸麵前,小家夥雙目忽然間過一抹精光,緊接著,就化成一道電光衝了過去,在肖澤根本就沒有防備之下,將靈參搶了過去。

“我……”肖澤頓時無言,這一刻,他突然有一種被欺騙了的感覺,這小家夥看著一幅楚楚可憐,人畜無害的樣子,可是卻這般精明,竟然懂得裝可憐來騙取他的同情,妄他還真的相信了,拿了一珠千年靈參來哄它開心!

望著抱著比自己還要大的靈參,吃得正歡的小獸,肖澤氣得差點背過氣去,誰說它單純了?誰說他久封於古仙遺跡不懂人故?這一切隻不過是被那可愛的外表所蒙騙了。

“小東西,我警告你!不準在打那堆東西的注意,這些東西我日後都有大用,你若是不聽話,我就把你丟出去!”肖澤嚴厲的警告了一番小獸,可是,對於肖澤的話,小獸根本就無動於衷,它已經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啃食靈參的美妙之中。

一株靈參,足有尺長,甚至比小獸還要大點,可是僅僅片刻時間,就被小家夥啃得一幹二淨,真不zhidao,它那小肚子是怎麽裝下的,此刻,小獸像是吃寶喝足了一般,頂著一個圓咕隆咚的小肚皮,躺在了地上,顯得很享受的樣子。

看到小獸像是已經吃飽了,肖澤算是鬆了一口氣,這下小獸應該會消停一會了,接下來,他也可以開始準備煉製修煉玄黃秘力第四重的靈液了,不過他還是不太放心小獸,於是便來到了血珊靈瑚樹旁,坐了下來,準備在這裏煉製靈液。

先將身上的行囊解了下來,裏麵裝的都是曾經楊溢與肖澤爹娘為他收集的靈珍,在清點了一遍,發現並沒有缺少什麽後,他又取出了那株靈源,放在了麵前。

這是一朵盛開的蓮花,如水一般的晶瑩,盡管已經被采摘了下來,但是其上還不斷噴吐著氤氳氣,散發出大量的靈氣,它並非像玉石那樣看起來給人一種堅硬的感覺,而是蕩然著一抹輕柔,就如同一朵水蓮花一般。

在那蓮花的中間,還有一座蓮台,蓮台之上有一個空洞,若是以普通的蓮台對比的話,那個空洞曾經應該有一顆蓮子的,隻是而今,“蓮子”已經脫落了,不知去向。(未完待續……)

(.)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