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三百一十二章 小獸的詭變

這朵蓮花隻是整道靈源的四分之一,還有三片蓮葉被九天玄清觀的薑子綾、血魔道的血魔小真君以及落花古聖地的藍風情三人所得,不過,這道靈源很不一般,盡管隻是四分之一,但是,用來提供肖澤修煉,是綽綽有餘!

從身上取出一株靈珍,正是肖澤在進入北川時,路過北陵城時得到的火雲芝,緊接著,肖澤的指變突然噴吐出一道氣芒,在氣芒的包裹下,火雲芝緩緩的浮上了半空,隨後,那熾烈的氣芒突然幻化成了一道灼熱的氣焰,將火雲芝包裹了起來。”小說“小說章節更新最快

肖澤此刻運用的是真氣化焰,這一手並非什麽絕學,凡是入了階的煉氣士,皆可催動真氣幻化出氣焰,此刻,肖澤需要做的是將這株火雲芝的靈性物質提取出來,用以配製修煉秘術用的靈液。

氣焰翻騰,瞬間將火雲芝吞噬了進去,原本應該會化成灰燼的火雲芝,並沒有被燒成飛灰,這火雲芝可是生長在地心岩漿的底部,那裏的溫度也不zhidao比肖澤幻化出的氣焰要高上多少倍,自然不是隨隨便便就被燒成灰的。

在條件不充足的情況下,想要煉化火雲芝,單單催動氣焰是不夠的,還需要運轉真氣之力加以輔助,這也是為什麽肖澤要進入這個小殘界內煉製靈液的原因,在魔栗淵內太危險,他無法安下心來,更重要的是他的真氣被壓製了起來,根本就運轉不起來。無法煉化這火雲芝。

火雲芝作為肖澤煉製靈液的主料之一,煉化起來自然不易,更何況,現在條件還不充分,連個煉製靈藥的丹室都沒有,他隻能催動自己的真氣幻化火焰,再加以真氣輔助,一點一點的煉化。

也不zhidao過了多久,在肖澤不斷的催動真氣煉化下,火雲芝終於發生了變化。隻見得在那氣焰包裹下的火雲芝。漸漸的滲透出一絲紅色的粘稠**,緊接著,順著根部滴落了下來。

肖澤見狀,趕忙祭出一個器皿。將那滴落下來的一滴靈液收了起來。如此過了許多。整株火雲芝在滴落下五滴紅色液本後,靈氣被徹底的抽幹,漸漸的枯萎了下去。火雲芝的提煉,終於算是成功了。

拿起了那五滴紅色**,肖澤露出了一抹笑容,距離他修煉玄黃秘力第四重又近了一步,不過,靈液的煉製並沒有就此結束,肖澤又從行囊裏取出一個玉瓶,這裏是煉製了一半的靈液。

當初,肖澤還在北極上青宗的時候,楊溢早就將一些已經收集到的靈物,全部提煉好了,裝在了這個玉瓶裏,交給了肖澤。

配製第四重靈液的物珍足有千餘種,那時,肖澤因為上古天誅劍的事情,要逃離北極上青宗,為了攜帶方便,在離開之前,楊溢就做了充足了準備。

這個玉瓶裏,都是從各種靈珍內提煉出來的精華,將從火雲芝那裏提煉出來的五滴紅色**兌入玉瓶後,肖澤又將瓶內的物珍精化再次祭煉了一番,直到那些靈珍精華,化成了如同漿糊一般,肖澤才緩緩的收起了噴吐而出的氣焰。

“第一種靈散已經煉製成功了!”望著再次裝入瓶中的靈散,肖澤忍不住開心的笑了起來,修煉玄黃秘力需要兩種靈散,一種是引動陽和之力的,另一種是引動太陰之力的,兩者相互配合之下,才能起到陰陽交泰生玄黃的效果。

將第一種靈散放好後,肖澤的目光又望向了那株靈源,接下來,他就要煉製另一種靈散了!

不過,在此之前,他需要找一個能夠盛放**的器皿,因為以靈源為主引的這道靈散是呈液態,而使用的方法,正是需要將倆身浸泡其中。

望了望周圍,肖澤忽然眉頭皺了起來,因為在這殘界之內,根本就沒有合適的器皿可用,忽然,他想到了魔栗淵內的那座大殿,肖澤記得,當初在大殿的時候,他看到過一個大鼎,此刻用來煉化靈散是再合適不過了。

胸前靈光閃動,肖澤抱著小獸再次出現在了魔栗淵的大殿內,將小獸獨自留在殘界內,他實在不放心,怕這個小家夥再禍害那裏的靈珍,所以將它一起帶了出來,看著大殿內似乎還是一如既往的死寂,並沒有什麽變化後,肖澤漸漸又放下了心來。

在大殿的一角處,肖澤找到了那座古鼎,此鼎高約半丈,足有一丈方圓,給人一種沉重的感覺,可是,這對於修煉有玄黃秘力的肖澤而言,舉起這個鼎自然不是難事,下一刻,肖澤便帶著古鼎,又回到了殘界之中。

配製這一道靈散,需要加入清水,好在殘界之中有一個幾米見方的小池子,裏麵有一些清泉,將鼎放在了地麵上,肖澤打來泉水加入鼎中,隨後又從行囊裏取出幾個瓶瓶罐罐,將裏麵已經煉製了成功的靈珍倒入了古鼎當中。

這些都是一些天地靈物之中提取的精化,雖然隻有這幾小瓶,但是也不zhidao消耗了多少天地靈珍,說來奇怪,當這些靈精倒入鼎內,與清水混合在一起後,整座鼎內的**晚間沸騰了起來,就像是被燒開了一般。

做完了這一切後,肖澤又再次將目光瞄著了一旁的靈源了,此刻是萬事俱備,隻欠東風了。

捧著靈源,肖澤來到了鼎前,然後一股混厚的真氣瞬間離體而出,撞擊在了靈源之上,現在,肖澤需要做的是將這株靈源煉化,融入古鼎內的靈精之中,與那些靈珍精化產生反應。

靈源,乃天地萬靈之根,煉化靈源其實要簡單的多,因為它無比的純淨,幾乎不需要去刻意的剔除其中的雜質,半個時辰過後,在肖澤那精純的真氣催動下,那朵蓮花狀的靈源,漸漸有了融化的跡象。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一股無比強大的靈氣,突然浩蕩開來,靈源是萬靈之根,蘊含著無盡的靈氣,此刻,靈源被煉化,濃鬱的靈氣頓時向著四周逸散開來。

正處在煉化靈源關鍵時刻的肖澤震驚了,他zhidao煉化靈源時,肯定會有靈氣逸散,因為一道靈源蘊含的靈氣太濃鬱了,不keneng做到滴水不露,但是,逸散出的靈氣如此渾厚,是他始料未及的。

精純的靈氣如同潮汐一般,以那正在融化的靈源為中心,向著四周洶湧而去,肖澤全力的運轉真氣,想要阻止靈氣的逸散,都不keneng,因為這道靈源太不一般了,其內蘊含的靈氣達到了一個非常恐怖的程度。

僅僅片刻時間,這片小空間內,靈氣的濃鬱程度,就提升了一大截,因為有混沌氣的阻擋,四散開來的靈氣,都被拘謹在了這片小殘界中,使得這裏的靈氣不斷攀升,肖澤身處殘界之內,受到了靈氣的滋養,感覺到全身一陣舒暢。

隨著逸散開來的靈氣越來越多,這片殘界漸漸也發生了變化,因為到了現在,靈氣太濃鬱,地麵上,一些花草開始以肉眼可見的sudu生長了起來,草叢間,漸漸多起了一些蟲鳴,隨後,花朵之上竟有蜂蝶飛舞。

這一切的發生,都隻不過半個時辰的時間而已,顯得是那麽的如夢似幻,在濃鬱的靈氣催化下,花草急速生長,蜂蝶迅速蛻變,僅僅半個時辰的時間,像是經曆了一個季度。

這一切都是因為一株靈源而起的,到了現在,肖澤更加震驚了,那隻是逸散而出的一些少許的靈氣,相對於整株靈源蘊含的靈氣,隻是非常少的一部分,可即便如此,也將這片小空間改善成了一片淨土,真不zhidao這株靈源蘊含有多少靈氣。

到了此刻,肖澤更加迫切將這株靈源煉化了,種種跡象表明,這株靈源非同一般,他很想zhidao,以這株靈源為主引,煉製出的靈散會不會給他意外的驚喜!

拚命的催動著體內的真氣,肖澤無比的激動,在他瘋狂的煉化之下,那株靈源終於漸漸融化成了**,然後滴落入了古鼎之中,與那些靈珍精化混合到了一起。

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肖澤麵露欣喜之色,到了現在,這鼎寶藥已經配製的差不多了,接下來還需要熬煉一番,就算大功告成了。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不遠處的草叢中忽然傳來一陣咿咿呀呀的叫聲,肖澤驚異,扭頭看去,隻見得小獸此刻的情況有些不對勁,似乎發生了什麽事,暫時放下了手上的事情,肖澤連忙跑了過去。

待得來到小獸麵前,肖澤頓時被眼睛的一幕驚的是臉色大變,隻見得小獸像是患了一場大病,原本古靈精怪的小家夥,此刻神色萎靡,一幅病懨懨的樣子。

更讓肖澤感到震驚的是,它那幅尺長的身軀,正在不斷的變淡,那血肉之軀正開始趨於透明化,仿佛要化成了虛影一般,而小家夥像是非常痛苦一般,在那裏虛弱的呻吟著。

“怎麽會這樣!”(未完待續……)

(.)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