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三百一十八章 回東聖

如今,他的實力大進,而且還得到了杞無聲的那個道身所留的寶藏,先撇開那片殘界不說,單單其他東西就讓肖澤受益無窮,一部天機道法,更有無數的靈珍,這些都為肖澤日後的修煉,擔供了堅實的後盾!

當然,這些都不是肖澤最為在意的,他最心動的還要數那套武道雙修之法,肖澤本身就是武道雙修,日後定然會麵臨諸多問題,雖然這武道雙修之法還不算完善,但是因為它的出現,也為肖澤日後的修行路,打開了另一番開地。

這一次北川之行,他雖然九死一生,但是卻也因禍得福,得到了夢寐以求的靈源不說,還讓沉眠中的上古天誅劍再次複蘇,這些實在是意外的驚喜,有了上古天誅劍的護佑,他的底氣也更足了。

而且,此次之行,他的實力更是大進,不但玄黃秘力成功修煉到了第四重,就連煉氣一道與道法都接連突破,此刻的他,已經有了競逐最強青年高手的資格,若是再遇到六大聖地的傳人,或是六大門派的傑出弟子,肖澤相信,他絕對不會再像起初那樣被壓製了。

死裏逃生,肖澤內心充滿了萬丈豪情,特別是在這種因禍得福,實力大進的情況下,他很想再次找到顏清、血魔小真君以及幽弘等人試試手,他在跳入魔栗淵時曾說過,若是不死,必然將這些人敗在腳下,而今他活著歸來了,這些人又在哪!

肖澤激動,久久不能平息,這次九死一生,他感覺到這片天地是那麽的美好,腳踏飛劍,不斷的在天空中飛射,直到許多之後,才從空中落了下來。

這時,上古天誅劍也降臨到了肖澤的身旁,望著那柄宛如血鑽般的神兵,肖澤心中一歎,這次多虧了這柄神兵啊,否則的話他恐怕真的就凶多吉少了。

將天誅神劍抓在了手中,下一刻,光芒閃動,上古天誅劍眨眼間就消失在了肖澤的手中

肖澤並沒有驚恐,隨著實力越來越強大,他與這把神柄的聯係也越來越緊密了,他清晰的感覺到,天誅神劍又再次融入了他的身體之中。

盡管現在,肖澤與上古天誅劍還隻是神兵護體的關係,不過他相信,等到他實力強大到某種地步後,遲早有一天會得到這柄神兵的認可,到那時,他就可以隨心所欲的掌控這把神兵了。

看了望身後的魔栗淵,肖澤轉過身來,在他被逼入魔栗淵的這段時間裏,前來古仙遺跡探寶的修煉者早已全部離開,如今這裏顯得是那麽的孤寂,此刻,北川之事已了,他也是時候回東聖神洲了。

認準了一個方向,肖澤快步的離開了此地,他並沒有將小獸從殘界中放出來,而是獨自上路了,他還有要事要辦,將那個調皮搗蛋的小家夥放在身邊實在不方便,還不如直接扔在殘界中落得個自在,他也能更快的回到東聖神洲。

反正殘界內有一些靈珍,小家夥餓了可以食用一些,在將其放入殘界時,肖澤就警告過小獸不能隨便去動那些靈珍,不過,為了能夠安撫它,使得他聽話,肖澤也從那堆靈珍中挑選出了一些對他修煉無用的,交給了小家夥。

快步的前行,肖澤順著魔栗淵一路向古仙遺跡走了過去,在他跳入魔栗淵之前,他的兩位師兄為了護佑他與數位絕世高手大戰了起來,盡管葉青在交戰中突破到了融魂之境,步入了絕世的行例,但是葉青的對手卻太強大了,不知道雙方的戰鬥最終的結果如何。

肖澤想要順著這條路走下去,看看大戰留下的痕跡,可是,他在魔栗淵內待的時間太久了,期間,這裏也不知道下了多少場大雪,那一個多月前的戰鬥痕跡早已經被白雪掩埋,根本就看不出來了。

輕輕一歎,肖澤感覺到有些失落,戰鬥的痕跡被掩蓋了,他就無法藉此來判斷最終的結果了,內心一陣內疚,肖澤不知道兩位師兄現在是否安好,他暗暗發誓,若是兩位師兄出了什麽意外,他日後定要斬殺當日所有出手的人。

直到走出了一百餘裏,也沒有發現什麽有價值的線索,曾經的一切都被數場大雪掩蓋了,什麽都沒有留下,更讓肖澤震驚的是,就連那昔日的古仙遺地也消失了。

這裏像是什麽都沒有發生一般,那葬送了無數高手的古仙遺跡,似乎也從來沒有出現在這裏,他的消失是那麽的突兀,連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

肖澤知道,古仙遺跡並不是真的消失了,它一直都存在,隻是被法陣之力隱去了,這一次若不是到了天地輪回之時,法陣之力減弱了,修煉界中人是不可能發現它的。

盡管對這種情況,肖澤心裏也有了個數,但是當真的看到一片古遺就這麽憑空消失,他還是感覺到有些震驚,這實在有此匪夷所思。

這次古仙遺跡之行,發生了太多令人難以想象的事情,讓肖澤震驚無比,可是又無力去探究,那神秘的太極圖,那恐怖的血碑,以他現在的修為來說,離他還太過遙遠。

最後,他想到了神秘的元始老道,那血碑如斯恐怖,連絕世高手都能吞噬,可是,老道竟然能硬撼此碑,真不知道他到底有著怎樣的身份。

從血魔小真君的口中,肖澤得知,元始在最後被血碑牽製住了,沒能逃離古仙遺跡,不知道他是否還活著,不過,眼下古仙遺跡已經再次被法陣之力封印了起來,老道縱然還活著,怕是也不可能再現這個世上了。

想到種種,肖澤隻能歎了一口氣,以他現在的實力也隻能在青年一代人中爭雄,放眼整個修煉界,這點實力根本就算不得什麽,這個世界上充滿著太多他不了解的東西,縱然身為絕世,都不可能盡數洞悉,更別說是他了。

這個世界太神秘,站的越高就會了解的越多,同時也會發現自己不了解的東西也越來越多。

回過了神來的肖澤無奈的搖了搖頭,最後他長歎了一聲,旋即轉身離去了,此次古仙遺跡之行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他已經沒有繼續停留下來的必要了,也是時候回東聖神洲了,在那片大地上,還有許多事情等著他去做,未來的路還很長。

肖澤並沒有禦劍,而是徒步向東聖神洲的方向走去,此時他並不急著趕路,因為前來探尋古仙遺跡的修煉者,可能有很多還都沒回到東聖神洲,他若是禦劍走的太快,說不定就會在半路與這些人遇到。

這裏距離東聖神洲非常遙遠,足有兩萬餘裏,以肖澤現在全力禦劍的速度,也要趕上一個月的,那些前來探尋古仙遺跡的修煉者,很多都是煉氣士,隻能靠徒步前行,速度趕不上肖澤禦劍飛行。

如此算來,很多人都還在半路上,所以,他若是走的太快,說不定就會在進入東聖神洲時,再次與這些人相遇,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現在,前來古仙遺跡探寶的人都知道,他肖澤跳入了魔栗淵,沒有人相信,他還能活著出來,如此一來,到是為他贏得了一些緩衝的時間,他可以借此時機,在修煉界中人的視線內,消失一段時間,等待日後更加強大!

英雄的成長之路永遠是孤寂的,肖澤獨自一人前行,在這茫茫無際冰川雪地中,顯得是尋麽的孤單,但是,他心中有信念,永遠都不會覺得孤獨。

在這冰山雪地中,沒有特定的路線,肖澤隻能以觀天象來判斷出具體的方位,然後順著一個方向,朝著東聖神洲徒步走去。

如此過了一個來月,肖澤已經走出了上萬裏,距離東聖神洲的路程已經過半,這一路來,他並沒有急著趕路,偶爾累了,就會進入殘界中休息一番,雖然在這北川這地食物匱乏,但是他有大量的靈珍,可以補充他的消耗,隻要吃上一點,那龐大的靈氣,就可以支撐他幾天不餓。

說來,得到這片小空間也有一個多月了,肖澤對這個所謂的殘界是越來越喜愛,以前,他走到哪裏都需要背上一個行囊,好用以存放物品,可而今,他身上所有的東西,都可以放在這個殘界中,全身上下一身輕鬆。

小獸這段時間裏,一直都待在殘界中,偶爾也會出來陪伴一下無聊的肖澤,它也算乖巧,並沒有給肖澤增添太大的麻煩,也非常的聽話,總是嘴饞的它,倒也謹記了肖澤的警告,沒敢再亂禍害殘界內的靈珍。

當然了,靈珍就放在眼前,想讓小家夥一點也不動是不可能的,對於小獸偶爾“錯拿”兩株,肖澤也隻得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靈珍放在那裏,他總不能整天的看著。

在魔栗淵中,肖澤就被困了一個多月,現在從魔栗淵中出來也有一個月了,兩個月的時間,肖澤估摸的算了一下,當初前來古仙遺跡探寶的修煉者,也都應該回到了東聖神洲,此時的他,不用再擔心走的太快,會遇上其他修煉者了,飛劍祭出,肖澤全速向著東聖神洲飛馳而去。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