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三百二十二章 他竟然未死

“侄兒莫要擔心,而今三叔我實力大進,對付那小子不成問題,等我將他擒下,定讓你好好出一口惡氣!”說著,副團長抽出了身上的大刀,迅速的向二樓走了上去。

看著不聽勸阻的副團長,宋慶雲臉色大變,他與肖澤打過交道,知道對方絕對不簡單,副團長就這麽直接衝了上去,很可能要出事,他知道壞了,當下便不敢繼續在酒樓裏停留,轉身尋找援兵去了。

副團長提著大刀,氣勢洶洶的來到了酒樓的二樓,在掌櫃的指引下,來到了肖澤的這間雅間,望了望衰神磊,又看了看肖澤,道“你們誰是楚肖?”

此刻,衰神磊已經喝了不少酒,正在那裏長篇大論的給肖澤講述著一些修煉界上的奇聞,那話語滔滔不絕,聽得肖澤是一陣頭大。

突然闖進來一道身影,衰神磊眉頭一皺,此刻的他已經有些醉了,被其他人突然打斷了他的話,顯得有些不悅,扭過頭來,醉眼朦朧的望著副團長,道:“你……是哪一頭?”

副團長聞言,頓時怒了,他身為北陵城最大的雇傭團的副團長,怎麽說也算是一個高手,今天竟然被人用“頭”來形容,不管是衰神磊還是肖澤,在副團長的麵前,都隻能算做毛頭小子,被一個毛頭小子戲弄,副團長被氣得是怒不可遏。

“臭小子,找死!”副團長大怒,旋即一把長刀狂猛的向衰神磊砍了過去。

那長刀之上,光芒綻放,有刃芒噴吐而出,預示了副團長的實力,已經達到了煉氣士二絕之境。

可是,這份實力在衰神磊麵前,還是弱了不止一個擋次,衰神磊雖然人夠衰,但是其實力確實不俗,盡管此刻他與肖澤推杯助盞,喝得已經有些醉了,但是也不是副團長所能夠傷得到的。

隻見得衰神磊晃晃悠悠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然後右手猛然的向前刺去,一道丈餘長的劍芒被他激發而出,與副團長的長槍撞擊在了一起。

“鏗鏘”一聲,劍芒與長刀相撞,副團長不敵,頓時被衝擊得飛出了屋外。

“你這個家夥……真是不知好歹,我與楚兄正在暢談人生,而你卻來打攪我們的雅興,今天非得教訓你一頓不可!”衰神磊打了一個酒嗝,含糊不清的說著,然後再次向副團長逼了過去。

一擊被轟飛出了房間,副團長臉色大變,那青年看似不大,可竟然能激射出劍芒,這讓他臉色變很難看之極。

煉氣士的基礎四境分別為:一絕真氣出體、二絕煉氣如芒、三絕氣煉凝劍,四絕神凝氣固的化罡之境,衰神磊能夠激射出劍芒,顯然是達到了基礎四境的第三大境界——氣煉凝劍之境,而三團上雖然實力氣非常強大,可也不過堪堪邁入煉氣如芒的二絕之境,二者之間實力相差甚多。

整個漠寒雇傭團實力最強大的大團長,隻不過才是二絕之境中期罷了,而眼前這個小子,就已經進入了三絕之境,副團長臉色變得難看之極,他知道次踢到鐵板了。

衰神磊氣勢洶洶,向著副團長逼了過去,副團長見狀,臉色慘變,感受到自衰神磊身上透發而出的強大壓迫,他立刻凝神戒備了起來,經過剛剛的交手,副團長知道自己不是眼前這名青年的對手,這下麻煩可大了

然而,衰神磊才剛一走到門前,卻“哐當”一下被門檻絆了個正著,“撲通”一聲摔了個狗吃屎,那股雄霸的氣息頓時消失無蹤!

副團長一陣錯愕,旋即反應了過來,立馬就要奪路而逃,他萬萬沒想到,一個超級高手走路能被絆爬下。

可是,副團長才沒跑出去兩步,卻突然被衰神磊拽住了腳踝,旋即立刻撲了上去,與其扭打在了一起。

肖澤坐在原地未動,見到衰神磊竟然能被門檻絆倒,頓時滿臉子黑線,雖然說他喝了不少酒,但是怎麽說他也是一個了不得的高手,就算閉上眼睛走路,也不應倒被絆倒吧,真不知道該怎麽說是好。

衰,真是衰到家了,想起剛剛還在與對方同桌共飲,肖澤就感覺到一陣臉紅,真替衰神磊感覺到丟人了。

可是,衰神磊對剛剛被絆倒,顯得卻毫不在意,仿佛已經習慣了似的,他一把將副團長拉了回來,一挙打在了對方的眼睛上,將三團上打了個烏眼青。

肖澤簡直不忍直視,人衰就算了,打個架還特麽的流氓,明明可能雷霆出擊,速戰速決,可偏偏非要像街頭的小混混一樣,真不知道,他那三絕之境的修為擺在那裏是幹什麽的。

肖澤的目光投向三團上,此刻他被衰神磊**的不輕,鼻青年腫的,連他媽都快認不出來了。

不過,話說回來,這個胡渣男是誰?對方言稱是來找他,那氣勢洶洶的樣子顯然來者不善,可是,他不記得與此人有過什麽仇怨。

招了招手,肖澤叫來了正處在一旁戰戰兢兢掌櫃,道:“這個人是誰?”

掌櫃的雖然也見過不少世麵,但是他畢竟隻是普通人,哪曾見慣修煉者間的打打殺殺,衰神碩與副團長的短暫交手,頓時讓掌櫃的一陣膽寒,現在聽得肖澤的話自然不敢怠慢,走上前來道:“此人乃是我們北陵城最大一家雇傭團漠寒雇傭團的副團長!”

“漠寒雇傭團?”肖澤雙瞳緊縮,旋即想起了起來,他當初曾斬殺了這個雇傭團不少的人,連該團的少團長都被他廢了,現在怕是人家尋仇上門了,隻是對方怎麽知道這事是他幹的?難道是當初他放走的幾人告的密?

看得肖澤冰冷的模樣,掌櫃的一陣心驚,生怕肖澤誤會,於是便馬上將剛剛在樓下發生的一幕講了出來。

聽聞此言,肖澤心中頓時一驚,宋慶雲竟然沒死,他清楚的記得,當初宋慶雲被徐主事一劍刺中了胸膛,萬難無法再繼續活命的。

其實肖澤不知道,當初宋慶雲是被徐主事一劍刺中了,但是宋慶雲的身體裏有一麵護心鏡護體,徐主事的劍並未刺進他的體內,而事後肖澤一事大意,也沒有去檢查,這才讓宋慶雲僥幸撿了一條命!

宋慶雲沒死,那就可以理解這個漠寒雇傭團的副團上為什麽會找上他了,怕是對方認出了他交給掌櫃的夜明珠,所以才推斷出他就在樓上。

如今的肖澤,就算放眼整個東聖神洲,也已經能算得上一個非常了不得的青年高手了,所謂的北陵城最大的雇傭團,他根就不以為意,可是沒想到,他這才回到東聖神洲,進入北陵城,這些家夥又來找他麻煩,看來他殺了對方這麽多人馬,還是不長記,有些人能惹,有些人不能惹,這漠寒雇傭團看來是一點都不懂啊

雙目之中閃過一道寒芒,肖澤忽然抄起放在一旁的玄鐵長槍,旋即衝騰而起,向副團長爆射而去!

刺目的槍璀璨奪目,攜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直刺副團長而來,副團長大驚失色,本能的舉起手中的長刀抵擋,可是,肖澤的實力太強大了,雖然他隻動用了煉氣一道,可是也不是副團長所能抵擋的。

狂猛的勁氣激蕩而出,一下子就挑飛了副團長的兵器,緊接著,長槍回旋,狠狠的刺向副團長,在措不及防之下,熾烈的槍芒瞬間刺中副團長的胸膛,在那身體之上開了一個血洞。

“怎麽會……”盯著刺入體內的長槍,副團長滿臉的不敢置信,剛剛他還趾高氣揚的要來找肖澤報仇,可這才片刻時間就要命喪黃泉,至死,副團長都無法瞑目。

抽回了長槍,肖澤看了一軟倒在地,已經沒有了生命氣息的副團長,旋即便毫不在意的回到了一旁的餐子前坐了下來,屋子內,衰神磊一看驚異的望著肖澤,沒想到他出手這然這麽果決,而掌櫃的更是早已嚇破了膽,站在一旁戰戰兢兢的不敢出聲,隻有小獸一個,還在桌子上海吃海喝,仿佛剛剛的事對它一點影響都沒有。

“沒想到楚肖兄弟年紀輕輕出手就如此果決,潘某真是佩服!”片刻後,衰神磊來到了肖澤麵前,對他忍不住豎起起了大拇指,隻是,他那醉醺醺的樣子,實在不知道是真話還是酒後之言。

笑了笑,肖澤卻不以為意,如今的他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一個初入二絕之境的煉氣士而已,在名麵或許是一個了不得的高手,但是在他的麵前,殺了就殺了,沒有什麽大不了的,更何況雙方之間還有仇怨。

扭過頭來,目光望向站在一旁,嚇得全身顫抖的掌櫃道:“那宋慶雲呢?”

副團長被肖澤一擊必殺,早就將站在一旁的掌櫃嚇破了膽,此刻聽得肖澤的話,頓時一陣激靈,立馬走上了前來,道:“他……他已經走了!”

“走了?”肖澤眉頭一掀,倒是沒想到這宋慶雲挺機靈,知道他不好惹,先跑了,不過,以肖澤對宋慶雲的了解,這家夥怕是不會這麽輕易算了,多半是去搬援兵了。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