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三百二十三章 紫衣少女

“這裏沒你事了,你走吧!”扭頭望了一眼掌櫃,肖澤道。

聽得肖澤的話,掌櫃的頓時如蒙大赦,連連稱謝後,便快速的離開了這裏。

“楚肖兄,你和這人有何仇怨,為何他要來找你麻煩?”待得掌櫃的離開後,衰神磊指著倒在屋外,死不瞑目的副團長,道。

“都是錢財惹得禍啊!”輕歎了一聲,肖澤無奈的搖了搖頭,旋即望他與漠寒雇傭團結怨的經過講了一遍。”小說“小說章節更新最快

說到此處,肖澤還向衰神磊投過一抹異常的目光,話說回來,如果不是這個家夥當初把二階黑能妖獸引向了雇傭團,也就不會有這麽多的事了,不過,肖澤並沒有道破。

聽得肖澤的講述,衰神磊頓時大怒了起來,他本來就喝了不少酒,在酒精的作用下更是火冒三丈,道:“原來是這樣,區區一個雇傭團,竟然囂張到這個份上,想殺人奪寶不說,到頭來反被殺了,還想報仇,不行!這樣的雇傭團太囂張,待給他一點教訓嚐嚐,楚肖兄,走!我帶著你去砸場子去!”

說著,衰神磊一把拿住了肖澤的手,就要去大鬧漠寒雇傭團,肖澤本不願多事,但卻想來也實在可氣,區區一個小小的雇傭團,他都不願放在眼裏,可是對方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來叨擾他,還真是待給他們點顏色看看。

其實,肖澤現在也有些喝多了,否則的話以他的性格。是不keneng這麽高調的去砸場子的,更何況他現在還處在特殊時期,本就應該低調。

在衰神磊的拉扯下,二人離開了客棧的雅間,見得肖澤離去,小獸一隻手拿著雞腿,另一隻手拿著一個酒壺也跟了下來。

“真是囂張,今天非要給那個什麽漠寒雇傭團點顏色看看!”

衰神磊拉著肖澤,一路晃晃悠悠的走下了樓,邊走嘴裏還邊嘮叨著。客棧的一樓此刻有許多人正在用餐。聽得衰神磊的話,頓時就震驚了!

怎麽?這是要去砸場子?

漠寒雇傭團做為北陵城最大的雇傭團隊,團內不但成員眾多,而且還有數位入階高手做鎮。在整個北陵城影響不小。生活在北陵城的居民以及修煉者都zhidao這個雇傭團。

此刻。聽到有人像是要走找麻煩,客棧內的人群頓時喧鬧了起來,往日。這個擁有著數位入階高手的雇傭團,誰敢招惹!

客棧裏的人沸騰了,暗歎這兩名年輕人真的夠膽識,當場就有許多人跟了上去,尾隨肖澤二人出了客棧。

在向路人問過漠寒雇傭團的具體位置後,衰神磊拉著肖澤,晃晃悠悠的向漠寒雇傭團走去,言稱要為肖澤出氣,一路上,更是吸引了大量的修煉者和普通的居民,聽說有人要去找漠寒雇傭團的麻煩,這些人紛紛的都跟了下來,想要看熱鬧。

小獸此刻正坐在肖澤的肩頭,隻是它的樣子到發生了一些變化,在客棧裏,小獸把一桌子的菜全部都給吃完了,現在整個肚子撐得跟個小皮球一樣,樣貌完全大變了樣,因此,倒並沒有引起周圍人的驚嘩。

“聽說了嗎,有人要找漠寒雇傭團的麻煩,現在正往雇傭團那邊去呢!”

“漠寒雇傭團這次有麻煩了,快去看看啊……”

衰神磊拉著肖澤欲要找漠寒雇傭團麻煩,一路上沒有絲毫避諱,行事可謂非常高調,引起了許多人一片驚嘩,大家一傳十,十傳百,很快就傳遍了小半個北陵城。

“有人要找那個雇傭團的麻煩?”

在北陵城的某條街道上,一名紫衣少女突然聽到這則消息,頓時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旋即抬頭望向天空,將右手的無名指含入了嘴中,吹出了一個響亮的口哨。

不一會兒,一個龐然大物突然自遠放的天際快速的飛來,那是一頭類似於鷹的飛禽,體長一丈有餘,雙翅展開足有三丈之寬,它全身的羽毛皆呈藍色,在陽光的照射下,泛著明亮的光澤,它的體型也非常龐大,也不zhidao比普通的鷹大上了多少倍。

這麽一隻飛禽顯然不是俗物,如此龐大的身軀,頓時驚得周圍那些普通的居民紛紛躲進了屋子裏不敢出來。

這是一隻異種妖獸,正是被紫衣少女召喚而來,藍鷹飛入了城中,並沒有攻擊居民,而且降落到了紫衣少女的麵前,顯得非常溫順,紫衣少女微微一笑,摸了摸藍鷹的羽毛,旋即跳到了它的背上,坐著他升上了高空,緊接著向遠方飛去!

“那個小魔女終走了!”

“小魔女走了……”

直到紫衣少女坐著藍鷹消失在了街頭之上,城中的居民才敢出來,望著已經飛走了的紫衣少女,居民們發出一陣歡呼。

“不就是一個雇傭團,有幾個上不了台麵的入階高手就敢囂張,今天潘爺非要將這群家夥揍的他媽都不認識!”

衰神磊搭著肖澤的肩膀,正在往漠寒雇傭團走去,此刻他們身後跟下來準備看熱鬧的人群越來越多,隻是二人卻毫不在意。

“唳”

就在這時,天空中傳來一道鷹唳,肖澤二人不禁止住了腳步,抬頭望去,隻見得一隻巨大的飛禽正朝這邊飛來。

“碧羽藍鷹!”

肖澤與衰神磊同時蹙眉,肖澤雖然還不倒二十歲,但是他畢竟是出自北極上青宗,見多識廣,而衰神磊能夠年紀輕輕進入煉氣士三絕之境,肯定也有著一些背景,所以二人都是識貨之人,一眼就認出來,那紫衣少女坐下的那頭藍鷹乃是一頭異種妖獸碧羽藍鷹。

碧羽藍鷹,全身羽毛呈碧藍,乃是一種可以不斷進階的異種妖獸,修煉者的理想坐騎,隻是這種異獸在修煉界中很少見。

碧羽藍衣飛行極快,眨眼間便到達到肖澤與衰神的近前,二人目光望向鷹背之上,隻見得上麵正坐著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女,少女身穿紫衣,流露出一種貴不可言的氣質。

紫衣少女極其美麗,大大的眼睛,長長的睫毛,給人一種靈動的感覺,她周圍上下都帶著一股靈氣,微笑間,眼波流轉,顧盼生輝,看起來非常的活潑與俏皮。

“你們就是要去找漠寒雇傭團麻煩的人?”紫衣少女望向肖澤與衰神磊,嘻嘻的笑著,一雙大眼睛快眯成了月牙狀,左臉臉頰上還蕩漾出一個小酒窩,看起來非常的俏皮與可愛。

“呦!還是個妞!”衰神磊在客棧中與肖澤相談甚歡,本來就多喝了兩杯,在看到碧羽藍鷹上麵的人是一位少女後,頓時有些口不擇言了起來。

紫衣少女聞言,笑容頓時減了半分,皺了皺秀氣的瓊鼻,少女又露出一抹壞笑,然後拍了拍坐下的鷹背,碧羽藍鷹像是明白了紫衣少女的意思,然後衝著衰神磊鳴叫一聲,緊接著兩爪猛然的抓向衰神磊。

沒想到自己隨便說說,竟然惹的對方不高興了,衰神磊大驚,好在他手身不弱,避過了碧羽藍鷹的撲擊,可是,碧羽藍鷹卻不依不饒,繼續向衰神磊抓去,在措不及防之下,衰神磊當場就搞得有些手忙腳亂。

“嗬嗬……”鷹背上,紫衣少女像是一個正在惡作劇的孩子,看著著衰神磊被碧羽藍鷹抓的狼狽不堪,他發出一連串的笑聲,如同珠落玉盤般悅耳,這樣仿佛讓她感覺到很開心。

一旁,肖澤暗罵這個家夥真是活該,自己本來就衰,還總是愛惹麻煩,少女俏皮可愛的神情,令肖澤同樣耳目一新,看其樣子並非是來找他們的麻煩的,所以肖澤並沒有出手去幫助衰神磊。

“姑娘不知來找我們何事?”看著衰神磊被碧羽藍鷹抓的狼狽不堪,肖澤終於開口了。其實,以衰神磊的實力,這隻碧羽藍鷹他也能對付,隻是一時沒在意,此獸就撲了過來,搞得他有些措手不及。

“你們是要去找漠寒雇傭團麻煩嗎?”聽得肖澤的話,紫衣少女轉過了身望向肖澤,那清脆的聲音如同銀鈴般動聲。

趁著紫衣少女與肖澤對話的時間,衰神磊突然將碧羽藍鷹震了開來,然後從它的身體下爬了出來,快速的跑到了肖澤的身旁。

“好家夥,這大塊頭還真猛,差點把我壓得背過氣去!”望著碧羽藍鷹,衰神磊道。

斜了衰神磊一眼,看著他那幅樣子,肖澤沒好氣的笑了笑,然後目光又望向紫衣少女,道:“算是吧!”

“歐耶!我也要去,這次要把那群家夥打爬下為止!”聽得肖澤的話,紫衣少女表現的極其興奮,一幅唯恐天下不亂的樣子。

“我們又跟你不熟,為什麽要跟你一起!”紫衣少女讓碧羽藍鷹攻擊衰神磊,讓他心裏很不爽,見到紫衣少女如此興奮,衰神磊當場就表示反對。

“因為我們都想找漠寒雇傭團麻煩啊,有句話不是說,敵人的敵人就是我的朋友嗎,所以不管怎麽說,我們也是朋友了不是嗎?”紫衣少女眨了眨眼睛,很是自來熟。(未完待續……)

(.)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