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三百二十五章 找上門來

漠寒雇傭團原本有三位入階高手,宋慶雲被肖澤廢了,現在副團長生死不知,到現在隻有一個大團長在團內坐鎮。

“漠寒雇傭團不愧為北陵最大的雇傭團,單單這團部建設的就這麽大!”

就在這時,一道清亮的聲音突然傳來,那聲音不大,是從前院傳來的,可是卻使很身處後院大廳內的宋林等人聽得是一清二楚。

宋林騰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而宋慶雲臉色也是變了又變,肖澤真的找上門來了,這使得宋林臉色有些不好看,而今整個漠寒雇傭團隻剩下了他一位入階高手,眼下這名少年實力不清,但是從種種跡象看顯然實力不弱,能不能對付的了,他心裏也沒底。

但是,仇人已經找上了門來,他們不可能再躲避了,最終在宋林的帶領下,宋慶雲以及上百名雇傭一起走出了**。

一行人快速的穿過了前廳,然後來到了前院,此刻,隻見得一名十八九歲的少年背負一杆銀槍,正含笑著向院子裏走來,而十幾名守門的雇傭卻一個個灰頭土臉的,手持刀兵在不斷的後退,不敢上前阻攔,顯然剛剛他們已經交了手,這十幾名守門雇傭不敵。

“宋少團長,我們好久不見啊!”待得來到院中,望著正跟著宋林身後迎麵而來的宋慶雲,肖澤微笑道。

此刻,闖入漠寒雇傭團的隻有當澤一人,他並沒有讓王子嬅跟進來,而小獸也被肖澤留在了外麵,對付這個漠寒雇傭團,肖澤一人足矣,讓王子嬅一同前來,隻不過為的是在完事後,借用她的碧羽藍鷹快速的離開這裏,畢竟他若是禦劍飛行的話,在這北陵城太搶眼,這樣不太好!

“楚肖,真的是你!”

看見來人真的是肖澤,宋慶去臉色變得難看之極,雙目之中透發出怨毒的神色,肖澤廢了他修為,讓他從此成為了一個廢人,這讓宋慶雲對肖澤仇恨達到了頂點。

“宋少團長這麽掛念我嗎,看來我早就應該前來看望宋少團長了!”

肖澤露出一抹嘲諷的笑容,然後又望向宋慶雲,道:“不過話說回來,做人要懂得分寸,有些人可以惹有些人是你惹不起的,做為這麽這麽大一個雇傭團的接班人,你連這點都不懂嗎?在我那一槍之下你僥幸未死,竟還不知收斂,敢來找我麻煩,今天我必須要給你一個難忘的教訓了。”

“你……”宋慶雲大怒,肖澤提起了往事,像是揭開了他的傷疤,讓他恨不得馬上衝上去,將肖澤大卸八塊,以解心頭之恨。

然而,宋慶雲才往前邁出一步,就被站在前方的宋林攔住了,宋林此刻麵色無波無瀾,但實則心中凝重無比,因為他看不透肖澤,無法窺得肖澤的深淺,這隻能說明一個情況,那就是肖澤的實力已經超過了他。

“這位小兄弟,在下宋林,乃是漠寒雇傭團的團長,往日是犬子不對,若有冒犯之處還請小兄弟見諒,如今他已經被閣下廢了修為,也算是得到了應有的懲罰,還請小兄弟能夠將此事一筆勾銷!”

宋林看不透肖澤,這讓他心裏沒有底,眼下萬寶閣的高手還沒有趕來,讓他獨自去對付肖澤,顯然是不可能,別看他們人多勢眾,但是若是打起來,真正能夠與肖澤周旋的也隻有他一個,畢竟那些普通的雇傭,在入階高手的戰鬥中,根本就起不到太大的作用,所以他選擇了暫且放底姿態,拖延時間。

聽聞宋林的話,肖澤雙瞳微縮,這個老家夥還真不簡單,以肖澤如今的實力,自然能夠一眼就看出,這個宋林已經是一位二絕之境中期的煉氣士。

在修煉界中,但凡能夠入階的修煉者,就已經算是另一個領域的存在了,這時就能當得起一聲“入階高手”的稱呼,宋林不但入了階,還進入了第二大境界的中期,這個修為在修煉界上已經非常不錯了,可是,他此刻竟然放底了姿態,不得不說,這老東西很懂得進退,難怪能將他的雇傭團經營到這般田地。

不過,宋林雖然說得忠懇,但是肖澤可不相信他是一個忠誠之人,他廢了宋慶雲的修為,宋林不可能不怒,眼下看似鎮定,多半也是佯裝的,這更能說明這個老家夥心機深沉。

“一筆勾銷?宋團長說的到輕鬆!”冷笑一聲,肖澤露出一抹嘲諷。

宋林見肖澤油鹽不進,輕歎了一聲,然後又開口道:“可否進大廳中談談!”

冷笑一聲,肖澤不語,旋即,他雙目之中閃過一抹寒光,緊接著,抽出背上的長槍,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就向著院中的花壇以及院牆橫掃而去。

“轟隆!”

槍芒噴吐而出,綻放出璀璨的光華,在劈中花壇與院牆後,爆發出一聲震天大響,那院中的花壇以及周圍的一堵院牆被肖澤一擊蕩平,院子中頓是塵土漫天,與此同時,在那花壇與院牆之後,一連爆發出數道慘叫之聲。

“劍氣!”

見得肖澤一擊蕩平院中的花壇與院牆,宋林與宋慶雲二人震驚無比,他們並不是因為被肖澤發現了埋伏,而是驚駭於肖澤的實力,劍氣,那是隻有達到了煉氣士第三大境界——氣煉凝劍之後才能做到,而肖澤剛剛的那一擊竟然激發出了劍氣,這不是說,肖澤已經進入了煉氣士第三大境界。

其實,宋林等人還是低估了肖澤,肖澤除了在煉氣一道有成就不底外,道術也達到了第三大境界的中期,而玄黃秘力更是修煉到了第四重,以肖澤而今的實力,就算是巔峰的基礎四境修煉者,他也不懼。

身為修煉者,修煉有靈覺之力,肖澤的六識變得何其敏銳,在剛進入院中時,他就已經察覺到了周圍有埋伏,不過那些都隻是普通的雇傭,在普通人的眼中,他們也許身手不錯,但是放在入階高手的麵前,就顯得太上不了台麵了,所以肖澤根本就沒有將其放在心上。

“宋團上說要楚某坐下來好好談談,可是卻安排人在這裏埋伏在下,這是何居心啊!”望著臉色變得非常難看的宋林,肖澤冷冷一笑道。

宋林臉色變得難看無比,被人當場勘破了埋伏,他隻覺得像是被扇了一個耳光,雙方的關係本來就緊張,眼下更是不可能有緩和的餘地了。

“你想怎樣才能將此事一筆勾銷?”到了此刻,宋林也不想繞彎子了,從肖澤剛剛表現出的實力看,他獨自己一人絕對不是對方的對手,現在隻有先安撫住對方,等到萬寶閣的高手趕到後才能動手了。

“想怎樣?很簡單!”

雙目寒光閃爍,肖澤腳踩天行步,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旋即突然爆射向宋林,手中長槍舞動,爆發出刺目的光芒,將整個院落都給全部照亮。

宋林大驚,沒想到肖澤說動手就動手,他一把將身邊的宋慶去推向了一旁,然後抽出身上的大刀,砍斬向肖澤,做為北陵城最大的雇傭團團長,宋林實力也不弱,與肖澤的長槍劈斬在了一起,頓時爆發出無邊的氣浪。

但是,相比於肖澤,宋林的實力還是弱了一些,長刀雖然擋住了肖澤的銀槍,但是宋林卻直接被震退了出去,他滿臉不敢相信的望著肖澤,旋即衝著周圍道:“動手!”

話音剛落,隻聽得呼啦啦的從廳堂和角落裏湧出了大量的人群,眨眼間就將肖澤包圍,他們手中皆握著一把明晃晃的武器,在陽光的照射下,反射出森寒的光澤。

望著周圍起碼有兩百多人的雇傭,肖澤冷笑一聲,這宋林是要將這些手下當炮灰嗎,別看周圍足有兩百多人,但是真要打起來,還真不夠肖澤殺的。

輕輕的搖了搖頭,肖澤道:“你們閃開,今天我不想濫殺無辜!”

兩百多名雇傭在看到肖澤擊退宋林時,心中對他早就已經萌生了懼意,但是當著這個漠寒雇傭團團長的麵,他們也不可能因為肖澤一句話,而就讓開道路,不然的話,事後他們的結局會非常淒慘。

“上!”宋林麵色陰沉,他知道今天是免不了一戰了,肖澤既然已經對他出手,那麽就沒有坐下來和談的打算,現在隻有先下手為強。

兩百多名雇傭,在接到宋林的命令後,皆舉起刀兵一齊向肖澤衝了過去。無奈的搖了搖頭,肖澤揮動銀槍向前衝去,剛一衝進人群,就爆發出一連串的慘叫聲。

這些普通的雇傭怎麽可能抵擋得住實力大進的肖澤,他每一槍落下,都會將一人掀翻在地,一連串的攻擊後過,肖澤的腳下躺下了數十名雇傭,不過肖澤並沒有取這些人的性命,隻是將其暫時失去了行動能力而已,這些普通的雇傭對於他來說,多殺一個和少殺一個沒什麽區別,他也不願做過多的殺孽。

與此同時,一道森然的刀芒突然穿透了人群,宋林趁著肖澤不備從一旁偷襲而來,那鋒利的刀芒刁鑽而狠毒,欲要將肖澤一擊必殺。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