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三百二十七章 柳鶴軒來襲

望著被肖澤一槍刺穿心髒的宋林,萬寶閣寶主臉龐一陣抽搐,肖澤明明聽到了他的喝喊,可是卻依舊沒有住手,這不禁讓他有些動怒,一眨不眨的盯著肖澤,萬寶閣寶主厲聲道:“我已經讓你住手了,你為什麽還要殺他?”

肖澤不卑不亢,道:“漠寒雇傭團的人屢次想謀害於我,難道還不允許我還擊嗎!”

聽得肖澤的話,萬寶閣寶主眉頭一蹙,他能夠感覺到,眼前的這名青年實力不弱,其實,萬寶閣寶主與漠寒雇傭團並沒有多麽深的交情,出言阻止肖澤斬殺宋林,也是出於漠寒雇傭團為萬寶閣做過不少事的份上,但是現在人既然已經死了,一切都晚了,萬寶閣寶主也不可能為宋林報仇。

瞥了一眼死不瞑目的宋林,萬寶閣寶主麵色冰冷,然後望著肖澤厲聲道:“我且不管你與漠寒雇傭團的仇怨,但是我有一事要問你,我閣的徐主事當初是不是你殺的?”

這個萬寶閣寶主實力確實強大,但是還不足以讓現在的肖澤畏懼,神色冷漠,肖澤道:“不錯!那個徐主事是我所殺,但是他貪得我身上的財寶,與人合謀欲要害我,隻不過是死有餘辜!”

聽得“死有餘辜”四個字,萬寶閣寶主額頭上的青筋跳了又跳,徐主事乃是入階高手,一名入階高手在外被人殺了,這事不可能就這麽善罷甘休,他怒視著肖澤道:“若真如你所說,那徐主事確實有錯在先,但是你殺了他我萬寶閣也不可能就這麽算了,總得給個說法吧!”

“你想怎樣?”肖澤麵色冷漠,麵對萬寶閣寶主的強勢,他依然不懼!

萬寶閣寶主麵沉如水,盡管現在已經明白,徐主事被殺是有情可原,但是當著周圍人的麵,他不可能就這麽放肖澤離開,否則的會有損他在北陵城的威嚴,當下道:“此事或許真如你所說,但是你說徐主事貪圖你身上的財寶,隻不過是你片麵之言,還是請閣下跟我走一趟,待得事情調查清楚,自然還閣下一個清白。”

“你認為可能嗎?”肖澤冷笑一聲,他知道今天被萬寶閣寶主堵在這裏,就不可能善了,不管是為了萬寶閣的麵子還是他自身的麵子,今天一戰是再所難免,當下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既然閣下不願意配合,那老夫隻有動手了!”萬寶寶閣主麵色一寒,緊接著一股磅礴的大力自他身上湧現而出,那浩瀚的力量也不知道比宋林強上多少,肖澤頓時蹙眉。

不過,肖澤卻並不畏懼,以他現在的實力,基礎四境以內的高手,他都有把握對付,萬寶閣寶主實力雖強,但是並沒有超越基礎四境,肖澤握緊長槍,強悍的氣息爆發而出,耀眼的槍頭似遊蛇一般,吞吐不定。

“唳”

然而,就在二人就要碰撞在一起的時候,半空中突然傳來一道鷹啼,緊接著,一隻巨大的藍鷹從天而降,王子嬅乘坐著碧羽藍鷹飛到了肖澤的身旁。

“你就是北陵城的城主?”王子嬅抱著小獸,坐在碧羽藍鷹的背上,直接降臨到了肖澤的身邊,望著院子中的萬寶閣寶主,俏聲道。

萬寶閣寶主雙目一異,暫且收斂了氣息,望著突然衝入場中的王子嬅,冷聲道:“不錯!老夫就是北陵城城主!”

此話一出,頓時讓一旁的肖澤有些驚異了,前眼的這位不是萬寶閣寶主嗎,怎麽突然又變成北陵城城主了?心中疑惑,肖澤緩緩的靠到了王子嬅的身邊,小聲道:“他不是萬寶閣寶主嗎?怎麽又變成北陵城城主了?”

王子嬅嫣然一笑,兩個小眼睛頓時又眯成了月牙狀,同樣底聲回應道:“北陵城的城主也是北陵城萬寶閣分閣的寶主,這處分閣乃是屬於城主府的產業!”

肖澤聞言,立時恍然,難道萬寶閣寶主能夠調動這麽多的精兵,沒想到他除了是萬寶閣寶主的身份外,還是北陵城的城主。

“你身為北陵城的城主,我勸你還是不要管此事為好!”麵對北陵城城主這麽一個高手,王子嬅表現的很鎮定,清脆的聲音入耳,動聽之極!

北陵城城主雙目微眯,突然出現的這名少女讓他有些捉摸不透,看著王子嬅,道:“老夫這是在秉公處理,緝拿行凶者,你這小丫頭我勸你還是不要參和此事,否則老夫就要將你當成同夥,一起拿下了!”

王子嬅斜瞟了北陵城城主一眼,眼中閃過慧黠的光芒,然後嬌聲道:“你好大的膽子,還想拿下我,你先看看這個再說!”

說著,王子嬅從懷裏掏出了一樣東西,然後扔給了北陵城城主,北陵城城主將其接在了手中,望去,頓時露出了驚容,旋即神色竟出奇得變得謙恭了起來。

這一幕,讓一旁的肖澤感覺到有些驚異,不知道王子嬅扔給北陵城城主的東西是什麽,竟然能讓對方的態度發生這麽大的變化,可是王子嬅似乎並不願意讓肖澤看到他給北陵城城主的東西,故意遮掩了,所以肖澤未能看清。

“既然如此,那徐主事的死就此揭過吧!在下告退!”將東西還給了王子嬅,北陵城城主神色非常謙恭,對著王子嬅說道。

正在這時,一聲長嘯自遠方傳來,那聲音宛若雷鳴般,在空中久久激蕩:“殺我徒兒的人在哪,老夫今日要為愛徒雪恨!”

此刻,由於北陵城城主調集了大量的精兵包圍了漠寒雇傭團,動靜鬧得有些大,所以此刻漠寒雇傭團外,已經聚集了大量的人群。

肖澤與王子嬅二人臉色皆是一變,從那聲音中就可以辨別,來人是一名超級高手,透過那寬敞的大門,可以看到漠寒雇傭團外,一個須發皆白的老人,正突然橫空十多丈,然後自人群的上空向著漠寒雇傭團內飛射而來。

“哎呀!糟糕,來了個老怪物,難道他是為了來給漠寒雇傭團解圍的嗎?”王子嬅驚異,一雙明亮的大眼睛,望著正急射而來的老人,自言自語的道。

“柳鶴軒!”肖澤臉色大變,他認出了飛射而來的老人,正是顧文昊的師傅,當初他殺了顧文昊,這位可是差點將整座北陵城給翻過來,所幸後來他被幾位絕世高手給驚退了,沒能將肖澤給揪出來。

“你跟這個老怪物有仇?”聽得肖澤似乎認得此人,王子嬅略顯詫異,一雙大眼睛撲閃撲閃的,格外的明亮。

肖澤點了點頭,他不但與對方有仇,而且還不小,他殺的顧文昊乃是對方的弟子,這是不死不休。

“他怎麽會找到這裏來!”臉色麵色凝重,柳鶴軒可是一位超級高手,就算沒有進入絕世的行例,怕是也不遠了,以肖澤現在的實力,是萬萬不可能敵得過的。

一旁正要退出的北陵城城主,望著飛射而來的柳鶴軒,然後又看了看一旁的肖澤與王子嬅,淡淡的道:“是我通知他的!”

原來,當初顧文昊被殺,柳鶴軒大鬧了一場北陵城,當時也查出了一些眉目,通過他查出來的信息得知,顧文昊在被殺之前,曾在萬寶閣與人發生過爭執,所以,他便將凶手懷疑到了與顧文昊起了爭執的肖澤身上。

後來,又通過萬寶閣,柳鶴軒又得到了肖澤的畫相,當初有很多人都見到過肖澤,通過描述,便被畫師畫了下來,隻是肖澤離開北陵城太快,柳鶴軒被落花古聖地的絕世高手驚退後,便再也沒能找到肖澤。

不過,沒想到又過了幾日,肖澤斬殺漠寒雇傭團成員,以及萬寶閣徐主事的事又傳回了北陵城,當時宋慶雲僥幸未死,他清晰記得肖澤的容貌,便畫了下來,送了一份給萬寶閣,希望能夠通過萬寶閣的力量,通緝肖澤,為自己報仇。

在看過宋慶雲送過去的畫相後,北陵城城主當場就認出了,殺害徐主事與柳鶴軒弟子的是同一人,於是便將此事派人通知了柳鶴軒,今日,在收到漠寒雇傭團的信後,知道肖澤又出現了,於是北陵城城主又派人通知了柳鶴軒。

“你這個臭老頭!”王子嬅聽聞北陵城城主的話,小臉頓時氣鼓鼓的,她與肖澤大鬧漠寒雇傭團,玩的正開心,眼下柳鶴軒的到來,他們怕是要趕緊退走了。

北陵城城主一陣無言,在看過王子嬅遞過來的東西後,他已經知道對方的身份了,被對方當場責怪,他也不好反駁,其實這也不能怪北陵城城主,不管怎麽說,肖澤殺了萬寶閣徐主事,也算是萬寶閣的仇人,對待仇人,怕是任何人都不會客氣。

“所有人都給我閃開,殺我徒兒者速來受死!”柳鶴軒實力強大,眨眼間便衝到了進前,那寬敞的大門,他被他周身的勁氣衝擊的粉碎,很多散布在周圍的雇傭都因此而受到了波及,被那大門的碎塊砸傷。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