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三百三十一章 王子爍

北陵城的北城外,此刻足有兩百餘位鐵騎靜立在這裏,他們個個長刀出鞘,身穿沉重的鐵甲,就連坐下的駿馬都被一層鐵甲覆蓋,兩百餘人站在那裏,一股凜冽而彪悍的氣息透發而出,使得那些進出城的普通居民,都不敢接近,紛紛繞道而行。

肖澤與王子嬅從半空中降落了下來,直接來到了這群鐵騎的麵前,兩百餘名鐵騎紛紛抱手向王子嬅致禮,那動作幾乎完全一致,“鏗鏘”之聲迸發而出,彰顯了他們嚴明的紀律。

在那鐵騎之中,一位二十餘歲的年輕的男子麵帶微笑,獨立於前,他一身的黃色錦緞,舉手投足間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投貴氣,那健碩的身材很是英武,雙眸如水,隱隱有光華流動,他非常的俊朗,簡直可以稱得上豐神如玉。

“二皇兄!”王子嬅大叫一聲,而後甩下了肖澤與尉遲文成,獨自來到了青年男子的身前,一下子拽住了他的手臂,道:“二皇兄,子嬅想死你了!”

年青男子正是紫霄王朝的二皇子王子爍,他溺愛的拍了拍王子嬅的頭,道:“你呀,這個小調皮,難道不知道月陽神朝可能要與我朝開戰了嗎,竟然一個人偷偷溜出了兩城這麽久,若是被月陽神朝的探子發現,俘虜了去怎發辦?”

王子嬅聞言,皺了皺瓊鼻,然後向王子爍吐了吐舌頭。

這時,肖澤與尉遲文成也已經來到了王子爍與王子嬅的身旁,剛好聽到二皇子的話,心中頓時一驚,他離開東聖神洲才幾個月,竟然發生了這麽多的事情,月陽神朝竟要與紫霄王朝交戰了,看來正如半年前他的舅舅楚衍風所說,東聖神洲真的是要亂了。

見到尉遲文成走來,王子爍恭敬的道:“尉遲前輩這次真是幸苦你了!”

尉遲文成身為絕世高手,常年坐鎮紫霄王朝,以威懾各方勢力,在紫霄王朝的地位很高,就算是皇子公主見到,都要對其禮敬,王子爍做為紫霄王朝的二皇子,自然也不例外,不過,他的話才剛一出口,就立時又怔住了,臉龐之上,滿是震驚的色神。

“這……”王子爍望著肖澤肩頭的小獸,滿臉都是不敢相信的神色,小獸的相貌讓他震驚,龍頭鯉魚身,這簡真就是逆天。

看到王子爍這般失態,一旁的王子嬅卻俏皮的嬌笑一聲,道:“二皇兄是不是也被這小家夥唬住了,實話告訴你,它其實一點力量都沒有,隻會一點封印!”

王子嬅在幾天前就已經見到了小家夥的本來麵貌,所以此刻並不是太震驚,而尉遲文成更不用說,在古仙遺跡時就見到了小東西,隻是二皇子沒有見到過,這第一次看到,還以為小獸是某個神獸的後裔呢,當下震驚不小。

“不知這位是……”從震驚中醒悟過來,王子爍望著向肖澤,疑惑的道。

“肖澤!”肖澤聲音平淡,即便是麵對這一國的二皇子,他依舊不卑不亢,事實上,皇權也隻是對普通的老百姓和低階的修煉者有威懾性作用,當一個人的實力強大到一定的程度後,皇權的威嚴在其心中也就會慢慢減弱,肖澤現在無疑就是這種情況。

聽得肖澤的話,王子爍一疑,雙目之中明顯閃過一抹異色,“肖澤”這個名子,讓他想起了最近修煉界上風頭正勁的一位青年,眼下,眼前的這位青年的樣子,與那位在修煉界中流傳的青年很是相像。

不過,王子爍那異樣的神色隻是一閃而過,不管肖澤是不是與修煉界上流傳的那位青年是同一個人,他都不可能對其做什麽,他雖為紫霄王朝的二皇子,但是一旁卻還有一個尉遲文成。

尉遲文成作為護佑紫霄王朝的絕世高手,其地位之高,在他的麵前,連二皇子都要矮半分,肖澤是與尉遲文成一同前來的,自然沒有他決策的份。

知道王子爍心中所想,一旁的絕世高手尉遲文成笑了笑,然後道:“二皇子,肖小友如日可是我紫霄王朝的人了,別看他年紀輕輕,可是他卻有著力敵聖地傳人的實力,日後還待二皇子多多照拂。”

王子爍聽聞,立時一驚,尉遲文成不可能不知道肖澤的真實身份,可是卻沒有對其怎樣,很顯然是看中了他的潛力,能夠力敵聖地傳人,這份潛力確實值得拉攏,旋即一笑,二皇子露出一個和善的笑容,對道肖澤道:“久仰肖兄大名,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眉頭一掀,肖澤暗歎這個二皇子果然非同一般,出身帝王家,卻一點也沒有屬於皇子的孤傲,竟與他稱兄道弟,而且,他明明已經猜測到了肖澤就是有可能身懷上古天誅劍的那名青年,卻絲毫沒有表現出其他的異常的情緒,這讓肖澤不禁對其刮目相看。

望了望二皇子,尉遲文成笑了笑,然後對著肖澤道:“別看二皇子年紀輕輕,在眾多皇子中,二皇子當數最有才能,肖小友隻要是真心投效我紫霄王朝,日後有二皇子的提攜,地位不會在我之下的。”

“尉遲前輩說笑了!”

對於尉遲文成的誇讚,二皇子卻搖了搖頭,表現的很謙遜,而肖澤卻暗自點頭,很讚同尉遲文成的話,這個二皇子給肖澤的第一感覺,就是很出色。

“你們有完沒完了,我們還要不要回城了!”王子嬅嘟囔著小嘴,幾人的談話將她忽視了,讓她很不高興。

二皇子與尉遲文成相視笑了笑,旋即招呼著肖澤,一起向北陵城內走去。

一路上,王子嬅總是拉著王子爍的手臂,不停的在他身邊撒嬌,這讓跟在身後的肖澤感覺到非常的意外。

與王子嬅相處的這幾日裏,肖澤對這個紫霄王朝的公主也有了一些了解,俏皮搗蛋是她的天性,她仿佛總是有著用不完的活力一般,從他們二人一起大鬧漠寒雇傭團的時候,王子嬅將宋慶雲折磨的死去活來,就可以看出她的頑劣,可是,現在她卻是那麽的乖巧。

對於這個皇妹,二皇子表現得也非常的溺愛,一路上不時的問題她最近狀況,王子嬅頓時嘰嘰喳喳的開始絮叨了起來。

她偷偷溜出皇城,主要是聽得古仙遺跡開啟,想趕往北川湊湊熱鬧,可是才走到半路便遇到了回歸的修煉者,得知古仙遺跡已經封閉,無奈又回到了北陵城,當她不小心提到回到北陵城後碰見宋慶雲,遭其調戲後,一下子又驚醒了過來,立刻又打住了話語。

雖然王子嬅說的不甚明了,但是王子爍還是從他的隻字片語中猜了個大概,他雙目不禁射出兩道寒光,這讓處在其身後的肖澤頓時一驚,心中輕歎:高手!

王子嬅貴為王朝公主,卻在這邊陲遭遇羞辱,真是有損皇家威嚴,好在王子嬅本身也是一名入階高手,並沒有真個受到什麽傷害,可是即便如此,王子爍還是異常憤怒,臉色鐵青。

“來人啊,將那個叫什麽漠寒雇傭團的主要人物抓起來,一個小小的雇傭團,竟敢目無王法,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王子爍話音剛落,身後的騎士中便走出了兩人,這兩人氣息內斂,明顯是兩名入階高手,在這二人的帶領下,十餘位騎士騎著戰馬向漠寒雇傭團的方向奔騰而去。

“其實不用這麽麻煩了,那漠寒雇傭團的團長已經被楚肖殺了,那個少團長全身的骨頭也都被嘟嘟給摔斷了,以後再也做為了惡了!”王子嬅娓娓的道。

“楚肖?”王子爍不明,在問題楚肖是誰後才知道,這是肖澤先前冒用的假名,隻是王子嬅叫順了嘴,不願意再改口了,不禁有些莞爾,回過頭來連連向肖澤道謝。

“二皇兄,你這次來北陵城是父皇讓你來找我的嗎?”王子嬅眼珠子一轉,試探性的問道,她可是偷偷跑出皇城的,若是王子爍的到來,是受命於紫霄王朝的皇主,那她此次回去肯定要被重重責罰了。

王子爍聞言,伸手拍了拍王子嬅的腦袋,笑道:“知道害怕了?我朝最近與月陽神朝關係異常緊張,搞不好就會有戰事,最近父皇怕有月陽神朝的探子混進我朝,所以特派我前來巡視,當然了,父皇也是擔心你被月陽神朝的探子發現,從而有危險,順帶來尋你回去!”

知道二皇子此次離開皇城還別的目的後,王子嬅長出了一口氣,這讓一旁的肖澤感覺有有些好笑,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王子嬅,竟然也有害怕的時候。

一個時辰後,在二皇子的帶領下,肖澤與王子嬅一隊人馬來到了北陵城城主府前,二皇子還要在北陵城待上兩天,巡視邊塞,所以暫時不會回皇城。

一行人來到了北陵城城主府前,此刻北陵城城主早已出府迎接了,就在這裏,一道身影突然穿過了人群,看到城主府前的肖澤與王子嬅,頓時露出了驚喜的神色,道:“楚兄,你們竟然在這裏,可真讓我好找啊!”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