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三百三十三章 對肖澤的安排

小家夥是被肖澤從古仙遺跡內帶出來的,對人類的世界根本就不熟悉,剛剛他還在肖澤的馬背上,可是這才一轉眼的工夫,就突然不見了,就在他暗暗焦急之時,小家夥突然不知道從哪裏冒了出來.

小家夥左邊抓著一串冰糖葫蘆,右邊抓著一個雞腿,嘰嘰喳喳的跑到了王子嬅身前,然後一下子跳到了她的懷裏,緊接著,它將手中的一串冰糖葫蘆向王子嬅遞了過去,王子嬅嫣然一笑,在它的小腦袋上使勁的揉了揉,搞得小家夥一陣唧唧歪歪的抗意.

就在這時,兩個小販手裏正抄著掃帚和棍子,突然穿過了人群,罵罵咧咧追了過來,可是,當看到眼前大批的皇城禁衛軍時,頓時傻了眼,轉身立刻逃開了.

肖澤感覺到滿臉子黑線,他還擔心小家夥突然來到人類的世間會不適應,眼下看來它似乎對這裏感覺很不錯,這才一進入荊京,就把到處偷吃人家的東西,以後怕是少不了搗蛋了.

二皇子淡淡一笑,對於神秘的小獸他也好奇,隻是他至今不明這是何物種,轉頭望去在二皇子的吩咐下,一名手下拿著錢向那兩個小商販追了下去.

數百鐵騎和從皇城內出來迎接的大批皇城禁軍保護著二皇子與王子嬅向皇城緩緩走去,而肖澤與潘磊二人則被視為上賓,緊隨王子爍與王子嬅二人的身後.

肖澤騎在馬上隨眾人緩緩前行,而小獸則坐王子嬅的懷裏,不斷的打量著周圍,對這人類的城鎮,小家夥表現的非常好奇,不過.在偷到一些好吃的後,便沒有再繼續亂跑了.

自從進了荊京,肖澤就已經開始警惕了起來,二皇子派出的先行官肯定向紫霄王朝的皇主稟報了他的到來.現在紫霄王朝內的高手恐怕也知道了此事.他怕有人按耐不住,會試探他是否真得與上古天誅劍失蹤有關.所以開始提防了起來.

天誅神劍的兵魂已經複蘇,有神兵護體肖澤並不擔心有圖謀不軌之人,就算是進了皇城,他也能憑借著神兵護體離開.肖澤現在盡管不是絕世高手,但是有這上古第一神兵在,就算是絕世高手,也休想留住他.

紫霄王朝想要拉攏他,若是表現的不夠誠心,他大不了一走了之.

皇城乃是紫霄王朝最莊嚴的建築,離得老遠就能看到那巍峨的宮殿.磅礴的氣息透發而出,攜帶著濃重的帝王之氣.

肖澤和潘磊二人與二皇子等人一路走來,並沒有高手對肖澤出手,顯然.尉遲文成早已警告過城內的高手,他真心拉攏肖澤為紫霄王朝效力,是不容他人從中破壞的,一路上尉遲文成都跟在肖澤的身邊.

眾人很快就進去了皇城,二皇子與尉遲文成也將肖澤和潘磊二人帶到了禦書房前,雖然以肖澤和潘磊而今的實力,讓紫霄王朝皇主親自接見還有些勉強,但是他們二人勝在年輕,未來很有培養潛力,而且,這二人還是尉遲文成和二皇子親自引薦的人才,皇主自然要接見.

早在進入皇城,王子嬅就一溜煙的消失在了肖澤等人的眼前,此刻,禦書房前隻有肖澤與潘磊還有二皇子和尉遲文成四人,二皇子對著肖澤和潘磊道:"肖兄,潘兄,一會兒我父皇可能會接近你,你在此稍等片刻,我去去就來!"

肖澤隻是點了點頭,而一旁的潘磊卻表現的很豪邁的樣子,道:"二皇子放心,我們是懂規矩的人,不會在這皇宮禁地亂跑了!"

二皇子笑了笑,對肖澤與潘磊拱了拱手後,便與尉遲文成二人先行進去了禦書房,他們有要事待先行稟報,所以將接見肖澤二人的事情安排在了後麵.

當二皇子與尉遲文成進入禦書房後,發現消失了的王子嬅早已經在他們之前來到了這裏,王子嬅依偎在一位身才魁梧的老人的身旁,嘴中嘰嘰喳喳的在說著什麽,逗得他快笑得合不攏嘴了.

"兒臣拜見父皇!"

魁梧的老人正是紫霄王朝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皇主王康,二皇子雖然不是嫡長,但是其才幹卻是眾皇子中最出眾的,紫霄王朝皇主王康對其非常倚重,待得二皇子行完禮後,便讓他與尉遲文成二人坐到了一旁.

二皇子此次巡視歸來,正要稟報巡視的狀況,所以王康便讓王子嬅先坐到了一旁,然後轉過頭,對王子爍道:"子爍,此次巡視邊塞可有發現什麽異常嗎?"

"啟稟父皇,兒臣正要向父皇稟報此事,此次兒臣巡視邊塞抓到了兩名月陽神朝的探子,從那兩名探子口中得知,月陽神朝正在大規模的練兵,我擔心月陽神朝這一次是真的想挑起與我朝的戰爭了!"兒皇子王子爍麵色鄭重的道.

王康聞言,雙瞳微縮,麵露怒色,旋即冷哼一聲道:"月陽神朝還真以為自己是神朝,就可以藐視天下王朝,竟然派出探子潛入了朝,哼,他若是敢挑起戰端,鄭必讓月陽神朝留下一個難望的教訓!"

王康麵沉如水,做為東聖神洲五大王朝中最強大的王朝,王康有說這種話的底氣,紫霄王朝近年來發展迅速,國力一日強盛一日,幾近逼近神朝了,月陽神朝想要吞下紫霄王朝,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父皇英明神武,我朝在父皇的帶.[,!]領下蒸蒸日上,區區一個月陽神朝自然不值得一提!"王子嬅在一旁適時的符合著,逗得王康開懷大笑.

"你這個小丫頭,變得越來越油嘴滑舌了!"王康笑了笑,旋即又望向二皇子道:"將兩那兩探子交於大理寺,嚴刑逼問,盡量將有價值的線索都套出來!"

"是!"王子爍點了點頭,不用王康吩咐,二皇子也知道該怎麽做的,一國的探子,知道的東西肯定很多,能夠將其都逼問出來,可是有助於了解敵我.

"對了,父皇,這次巡視邊塞,兒臣發現兩位人才,嗯,嚴格意義上來說是尉遲前輩的功勞!"

王康點了點頭,早在先前他就接到了稟報,所以也知道了肖澤與潘磊的到來,以潘磊的實力,若是放在平時,王康或許也會關注,但是此刻一同進入皇城的還有肖澤,他的光芒就被掩蓋了下去.

肖澤很可能與天誅神劍的失蹤有關,早在一年前,欲與北極上青宗換出此劍的就是紫霄王朝,隻因後來神劍遺失,這筆交易未能達成,所以紫霄王朝這一年裏也非常關注上古天誅劍的動向,因此,也知道肖澤很可能與上古天誅劍的丟失有關.

"尉遲兄將此子帶入我朝,不知是做何打算?"望著坐在一旁的尉遲文成,王康試探性的問道.

肖澤是尉遲文成帶來的,王康自然要詢問一下他的意見,尉遲文成身為絕世高手,乃是紫霄王朝的中流砥柱,王康雖為一國之主,但是對其也是客客氣氣.

尉遲文成定了定道:"我將此子帶入皇城,是想讓其成為我朝的賢士,他是個人才,年紀輕輕就可以力敵各大聖地的傳人,未來的前途不可限量,或許在十年後,我朝將又會多出一位絕世."

聽完尉遲文成的話,王康點了點頭,有關古仙遺跡的事隨著眾多修煉士的回歸早已傳開,肖澤在古仙遺跡外力戰各派傳人已不再是什麽隱秘,王康自然知道,這樣一位青年高手潛力巨大,自當極力拉攏,可是,偏偏就是這麽一位青年,他卻被卷入了古神兵之中,這讓王康有些不好定奪.

"我知道皇主在想天誅神劍,可是到底是不是像修煉界上所傳的那樣,是此子私藏了神兵,誰也說不準,如今此子已經答應加入了朝,我們總不能強行逼問吧,這樣的話我朝怕是就要失去一個人才了,為了一個不一定得到的結果,而痛失一位未來的絕世,至少我覺得是不值的!"尉遲文成淡淡的道,麵對一國之主,也隻有他這樣的絕世高手敢直言.

"師傅說的不錯,楚肖實力很強的,很值得我們拉攏的,父皇可千萬不要對他怎麽樣啊!"這段時間以來,王子嬅早已經知道了肖澤的真實身份的複雜性,她怕自己的父皇為了天誅神劍,而對肖澤不利,於是便焦急的道.

王康笑了起來,難得的看到自己最痛愛的這個女兒如此焦急的樣子,旋即打趣道:"我們的子嬅怎麽突然間這麽袒護一個少年了!"

被王康這麽一說,王子嬅的小臉頓時紅了起來,旋即摟住了王康的脖子,撒嬌道:"父皇……"

王康哈哈大笑,旋即又扭過頭來,看著尉遲文成,攀談起正事了起來,"尉遲兄所說也並無道理,可是此子畢竟現在還不是絕世高手!"

尉遲文成一歎,道:"這個我也明白,可是此子我們隻能拉攏卻不能動他,因為除了他自身足夠驚豔外,他還有一位讓東聖神朝都不願得罪的師傅——鎮元子!"

(.)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