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三百三十七章 卦

“哎呀,我的媽呀!大師你真是太厲害了!”神機子的話音剛落,潘磊便大為稱讚了起來,看來神機子所說的並沒有錯。

肖澤雙瞳微縮,這個神機子看來還真是不簡單,竟然說的八九十離十,當下警惕心大增了起來,他身上的秘密挺多,不知道對方都有沒有算出來,如果都被對方一卦堪透,那就糟糕了,天機穀的占卦之術不愧聞名於修煉界,看來真得不一般。

似乎明白肖澤心中所想,神機子笑了笑,旋即望向肖澤道:“我天機穀修煉占卜之術,窺天機之秘,就算是算出了什麽隱秘,也不能隨隨便便說出去的,否則是會遭天遣了,兩位小兄弟不必太在意!”

肖澤聞言,心中頓時鬆了一些,他也曾聽過類似的傳說,據說天機穀推演天機,就算是算到了一些隱秘,也不可隨便說出去,否則的話就算是泄漏天機,時間長了就會遭天遣。

“大師果然是神機妙算!”肖澤拱了拱手,對神機子有些刮目相看,緊接著又道:“據在下所知,天機穀一向不在意世俗間的名利,神機子前輩即然是出自天機穀,可為何甘願做這紫霄王朝的賢士?”

神機子聞言,淡淡一笑,道:“老夫成為這紫霄王朝的賢士,隻是為了報恩,隻因在下當年曾有一劫,多虧了二皇子相助,才能夠化險為夷,為了報答二皇子的大恩,在下便拿應為紫霄王朝效力十年!”

肖澤恍然,暗歎王子爍真是天佑正德,竟然能與天機穀這樣古老而神秘的傳承結下善緣,隻是,二皇子雖然修身敬德,但畢竟不是嫡長,未來怕是無法繼承紫霄王朝的皇統,否則的話,有這等明君,也算是天下萬民之福了。

“神機子前輩,在下還想向前輩再求上一卦,不知道可否?”

“說來聽聽!”神機子笑眯眯的道。

“寶寶!”肖澤衝著屋子裏大喊了一聲,緊接著,小家夥便蹭蹭的跑了出來,來到了眾人的麵前,“我想請前輩幫在下算算,這個小東西到底有何來曆!”

院子中的眾人起先還在為肖澤求卦而麵露笑意,可是,當尺長的小獸跑了過來後,除去潘磊外,所有的人麵容全都凝固了,皆變得震驚無比。

“龍頭鯉魚身,這……”尹浩南簡直不敢相信的看著小家夥,如此驚人的樣貌,他中聞所未聞,今日得見,焉能不驚。

“不知此獸施主是從何得來!”神機子也收起了笑容,眉頭緊皺的看著肖澤。

“乃是在下偶得之,並不知其來曆,所以這才請大師幫在下算上一卦!”肖澤隨口道。

“那好,在下就再算上一卦!”神機子麵露鄭重之色,天機穀修煉占卜之術,窺天機之秘,以神機子這多麽年的占卜經驗,他隱隱的感覺到,小家夥似乎很不一般。

院子中,尹浩南與姚氏夫婦都被小獸的樣貌驚住了,此刻正麵色鄭重的,而肖澤與潘磊更是聚精會神,等待著神機子占卜的結果,他們二人可是知道小獸的出處的,所以更加想知道它有何不凡。

龜甲在輕輕的搖動,發出“哐啷、哐啷”的聲音,片刻後,神機子終於停了下來,他拿著龜甲,就要倒出其中的銅錢。

“卡……”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恐怖的聲音響起,天空中陡然的出現一道雷電,緊接著轟然而下,直奔肖澤的院子中而來。

那道雷電來得很突兀,事先沒有絲毫征兆,眨眼間便降落在了肖澤與神機子等人的身前,肖澤大驚,與尹浩南等人快速的閃避開來,與此同時,也連帶著將神機子一把推了出去,突然的變故,令得神機子有些措不及防,手中的龜甲不禁脫出而出。

“轟隆!”

雷電轟然而下,直直的轟擊在了被甩到了半空中的龜甲,當下巴掌大小的龜甲,被那突然閃現的雷電瞬間劈成了齏粉。

眾人狼狽的倒在地上,麵色皆變得難看無比,空中怎麽會突兀的出現雷電,這讓幾人全都疑惑不已,隻有神機子一人麵露恍色,搖了搖頭,輕歎道:“這就是天譴之力啊,想不到我神機子今日也觸及到了禁忌!”

眾人聞言,麵麵相覷,旋即緩緩的從地上爬了起來,走到神機子的麵前,潘磊道:“大師,什麽是天譴之力,你是說那道雷是衝著你來的?”

神機子長歎一聲,道:“我剛剛就曾說過,我天機穀門得占卜之術,若是泄露的天機過多,或是觸及到了什麽大秘,會引來天譴,剛剛在下為此獸占卜,怕正是觸及某些大秘,所以才天降神罰。”

“大師剛剛不是還沒有算完嗎?怎麽就會引來神罰了?”肖澤皺著眉頭,沒想到曾經聽過的都是真的,天機穀的弟子泄露重大天機,還真的能引來天譴,當真是玄妙無比,今日親自所見,算是徹底的長了見識。

“卦相還沒有完成就降下天罰,隻能說明其中涉及到的天機之大超出想象,這等大秘不是我等有資格知道的,我勸小兄弟日後還是不要去探索此獸的來曆為好,以免會觸及到某些隱秘,從而惹火燒身!”這一刻,神機子麵色鄭重無比,他望著肖澤勸誡道。

聽得此言,肖澤望著望一旁那目光純淨的小獸,眉頭緊皺了起來,就這麽一個小家夥,真的會與什麽天機聯係在一起嗎?可是,看到神機子那幅不想再談下去了的樣子,肖澤也不好在做過多的詢問。

原本,肖澤還想讓神機子幫忙算算他失蹤的爹娘和外公的情況,可是,眼下占卜所用的龜甲也被天罰給毀了,而且,還是因為他向對方求卦所至,肖澤也不好再開口了。

那龜甲絕對是一件寶物,如此就這麽毀了,怕是神機子也會心痛吧。

院子中,幾人皆是眉頭緊蹙,神罰之力,神鬼莫測,足以毀天滅地,當真是恐怖無比,今日得見,當真是讓幾人心頭凝重。

據悉,修煉者當修煉到一定的程度後,實力直逼仙神之境時,就會引來天罰,若是能夠抗的過去,成就長生不死仙位將不在話下,若是抵抗不了則會在神罰之下回粉湮滅,一身的修行都將毀於一旦,在見識過神罰的威力後,包括肖澤在內,全都是心生疑慮了起來。

“誰是肖澤?”

就在眾人一籌莫展的時候,肖澤的院子中突然出現了三道身影,為首一人二十多歲的青年,身材高大,樣貌還算俊朗,可是那幅神態卻顯得非常囂張,恨不得將眼睛長在頭頂上,在他的身後還有兩人,看其樣子像是青年的手下,這兩人身材魁梧,結實的體魄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一股強悍的氣息自二人體內散發而出,顯然是實力強大的修煉者。

“你們誰是肖澤?”三人走進了肖澤的院落後,青年身後的一名手下走上前來道。

院落中,肖澤眉頭微蹙,正欲走上前來,可是卻被一旁的尹浩南一把拉了下來,隻見得尹浩南率先一步走了上前,望著青年,語態客氣的道:“原本是大皇子駕臨,失禮失禮!”

“我沒問你,你閃一邊去!”青年見尹浩南擋住了肖澤走上了前來,眉頭頓時一皺,旋即毫不客氣的訓斥道。

身後,尹浩南的話頓時讓肖澤的眉頭一掀,沒想到眼前這個神態囂張的青年竟然是紫霄王朝的大皇子,想那二皇子王子爍是如此的才德兼備,而青年身為大皇子,卻更像是一個二世主一般,真是有些出人意料啊。

原地,尹浩南被大皇子一頓訓斥,眉頭立時一皺,他可是紫霄王朝的賢士,紫霄王朝的賢士就算是麵對皇主都不需行大禮,可見其地位的尊貴,雖然眼前的是大皇子,但是也不能像是斥責下人般去對待一名賢士。

不隻是尹浩南,看著大皇子那眼高手頂的態度,就連一旁的神機子與姚氏夫婦都皺起了眉頭,臉龐之上明顯閃過一抹怒容,能夠成為紫霄王朝的賢士,哪個不是擁有著一身本領的人,焉能受辱之,若非是看在紫霄王朝的麵子上,幾人很可能就上去爆揍這個大皇子了。

尹浩南臉龐之上閃過一抹冰寒,他望著大皇子,正欲開口時,身後的肖澤突然拉住了他,然後走上了前來,望著大皇子道:“在下就是肖澤,不知是大皇子駕臨,有失遠迎,還望莫怪!”

輕輕瞥了一眼肖澤,大皇子冷哼一聲,緊接著不陰不了陽的道:“我聽說上古第一神兵天誅神劍在你的手上,今日本皇子突我興起,想要一觀這把絕世神兵,肖賢士就將那把神兵取來讓本皇子看看吧!”

大皇子的話一出,院子中的幾人皆麵露震驚的神色,隻有神機子和潘磊二人麵無表情,對於肖澤的真實身份,早在從北陵城回皇城的這段路上,潘磊就已經得悉,而神機子剛剛為肖澤二人占卜過一卦,顯然也已經明了。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