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刃
字體:16+-

第三百四十四章 武道相融

老人聽得肖澤的話,也有些沉默了,片刻後才搖了搖道:“你的這個問題怕是仙道高手都不可能給予回答,結嬰與凝元乃是兩個修煉體係的極端,若是兩者同修,邁入極境,必然會同時凝結是元神與元嬰兩道靈胎,你若是能夠將這二者合一,那同等於是開創了全新的修煉體係!”

肖澤輕聲一歎,雖然他沒有指望老怪物給夠給他回答,但是,在聽到這話後還是有些失望,武道相融何其艱難,就像老怪物所說的,若是真的能融合到了一起,那等同於是開創了一道全新的修煉體係。

老人看了看白玉石台上那杞無聲的武身遺體,又道:“想那杞無聲,當初也是武道雙修,可是邁入極境之後,還是無法做到武道相融,最終隻能將結出的元嬰化成了道身,而凝結出的元神被他煉成了武身,到頭來哪個是真正的自己,連他都分不清了。”

肖澤長出了一口氣,順著老人的話也將目光投入了杞無聲的武身遺體,猶豫了片刻後,道:“晚輩有個不情之請,想要仔細看看杞無聲的這具武身遺體!”

說出這翻話,肖澤內心有些忐忑,他怕老怪物會因為自己的這個請求而動怒,可是,想象中的暴怒並沒有出現,老人很平靜,道:“想看就看吧!”

肖澤一陣驚訝,沒想到老人竟準許他去看那具遺體,要知道,那可是一位仙道高手的遺體,價值大的不可想象,供高手觀研定會得到大啟發,可是老怪物竟然毫不吝嗇的願意給他觀研,這總讓他覺得,老人對他好的似乎過頭了。

“嗬嗬!年青人不要懷疑,我說過,我很欣賞你,你身為我朝的賢士,我自然要栽培你!”

肖澤心中有些疑慮,老怪物對他這麽好,不管是出於何種目的,但是他能確定,至少目前對方不會加害自己,於是,他輕輕的走上了白玉石台。

杞無聲的武身立在白玉石台上,雙目緊閉,沒有一絲氣機流露,簡直是死的不能再死了,肖澤緩緩的來到了武身遺體的身份,麵色變得鄭重了起來,他輕輕的瞄了一眼老人,見他並沒有什麽反應手,雙手突然抵住了武身遺體的背後,開始探尋其體內的秘密。

一絲力量順著肖澤的雙手被渡入了武身遺體的體內,肖澤雙目緊閉,用心去感應著蛻凡過後的武體特征,修煉者一旦蛻凡成功,邁入了仙道之境,身體的構造就會發生蛻凡,因此,不能再以普通修煉者的身體構造揣之,這也是為什麽杞無聲的道身在著作武道相融之法時,無法徹底拿捏準的原因。

肖澤靜心凝神,將心聽一切雜念全部排出在外,用心的去感應著那武身遺體,然而,就在肖澤的力量才湧進遺體內不久,一股磅礴到無法想象的力量開始洶湧了起來,這股力量是屬於杞無聲武體的力量,肖澤那剛剛湧入武體體內的量能傾刻間就被這股力量震退了出來。

雙目陡睜,肖澤被那股強悍的力量衝擊的後退一步,滿臉不敢相信的看著這具遺體,這杞無聲的武體內,竟然還有一股非常強大的力量,若不是那遺體的冰涼在告訴肖澤,杞無聲的武體確實已經沒有生機了,他還真以為這位仙道高手還活著。

他不敢相信,神色震驚到了頂點,保守估計,這具武身死的起碼也有數百年了,一個死去數百年的人,體內神力竟然不散,這超出了他的想象。

目光瞥了一眼地宮內的老怪物,肖澤見得他此刻正在笑眯眯的看著自己,心中立時一驚,難道說,老怪物早就知道這具遺體內還有神力的存在,不過,話說回來,老怪物發現這座地宮也不知道多久了,若說知道這遺體內還有神力不散,也屬正常。

“前輩應該早就知道這種情況了吧!”肖澤定了定神,衝著老怪物道。

“哈哈哈哈……不錯,我早就發現這具武體內還有神力不散。”老怪物大笑了一聲,旋即又歎道。“當初我還想將這股神力引入自己的體內,可是仙道高手何其強大,即便死後,也不容褻瀆,我嚐試了多次,都未能成功!”

肖澤大吃一驚,老怪物竟然打過這具武體的注意,不過話說回來,一位絕代高手的蓋世功力放在麵前,任誰都會心動,以老怪物的可怕,若是真的能將武體內的神力引入自身體內,說不定還真的能夠成就長生不死仙位。

老怪物知道肖澤想要探尋什麽,因為肖澤武道雙休在修煉界上已經不是什麽秘密了,片刻後,老人又道:“如果你想試探這具武體的神力走向,倒是可以看看那白玉石台上的經絡刻圖,這上麵的刻圖都是杞無聲的武體要閉關時,略有感悟的情況時刻下了,一樣能夠參悟到你想知道的東西。”

肖澤依言向著那白玉石台上的經絡刻圖上看了過去,這個麵的刻圖很雜亂,不過老怪物在這裏住了這麽多年,早就將刻圖的順序標記了出來,因此,肖澤不用再廢神去自己揣摩。

靜心凝視,肖澤認真的觀看起石台上的刻圖,就像老怪物說的那樣,這些經絡刻圖是杞無聲在閉關時,略有感悟的情況時刻下的,從這些刻圖中,肖澤也可以找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肖澤越看越心驚,暗歎仙道高手的身體果複雜異常,若不是老怪物已經進入了第七大境界,正處在蛻凡的時刻,還也的無法看懂這白玉石台上的經絡圖刻。

修煉者一旦蛻凡成功,成為仙道高手的時候,就能萬古不朽,因為蛻凡成功後的修煉者,身體也隨之發生了蛻變,不能再以普通修煉者的肉體來衡量仙道高手的仙體,而修道者的仙體與武道煉氣士的仙體又有所不同。

肖澤在這裏一坐就是一天一夜,期間沒有動彈絲毫,而老怪物也沒有出言打擾他,這一天以來,他得到了很大的啟發,漸漸的,他對這具由元神脫變而成的武體有了初步的認知,腦海裏浮現出羊皮卷上的武道相融之法,肖澤似乎明白了,下一步該怎樣去做。

緊接著,肖澤盤在白玉石台上,雙手結出修煉的法印,體內的真氣與靈覺之力同時運轉了起來,靈覺之力位於腦海泥丸宮,而真氣則位於修煉者的腹中氣海,在這一刻,肖澤的靈覺之力與真氣傾巢而出,將體內的三十六道大穴全部填滿,似乎正要準備著將兩者相融。

來到皇城的這一個多月裏,肖澤早已經將那本沒有完善的武道相融之法研究的無數遍,自身也親自嚐試了許多次,因此,他體內大部分的經脈早在這段時間內打通,僅剩下的一些經絡在全力衝擊之下,也不消片刻盡皆貫通。

原本,修道者與煉氣士所修之法是不同的,靈覺之力與真氣這兩種力量在體內,因為所走的經脈路線不同,是不應該有交際的,可是,當肖澤將所有的靜脈全部貫通之後,這兩種力量就要開始匯聚到一起了。

隻見得肖澤胸口以上青光綻放,那是靈覺之力運轉時產生的靈光,而胸部以下的位置則紅芒繚繞,那是體內真氣被激發後所產生的氣芒。

在肖澤有意的控製下,青光與紅芒開始緩慢的向他胸前的檀中穴匯聚而來,這是兩種不同的力量,交匯在一起後,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麽,對於肖澤來說,這是一次很危險的嚐試,若是成功,那將迎來的是一個驚人的蛻變。

不一會兒,青光與紅芒終於在胸前的檀中穴相遇,兩種不同的力量相遇在一起,頓時就糾纏到了一起,而此時,肖澤的身體明顯一顫,臉上閃過一抹痛楚,額頭上瞬間就見了汗,顯然,靈覺之力與真氣交匯後,對肖澤的身體造成了一定的衝擊。

不過,對於修煉過玄黃秘力的肖澤來說,融合兩種力量雖然艱難,但並不是不可能辦到的事,他曾經修煉玄黃秘力時,可是直接融合了陰陽二力,這可是兩種極端的力量,但是他依舊成功了,眼下,靈覺之力與真氣的相融,怎麽說也不可能比兩種極端力量的對碰厲害吧。

兩種力量雖然交匯後出現了排斥,但是並沒有超出肖澤掌控的範圍,杞無聲著作的這套武道相融之法也確實不簡單,它不但講述了如何使兩種力量交匯,而且還開創出了一套類似於功法的篇章。

將兩種力量交匯到一起後,肖澤按照羊皮卷上的融煉法訣開始牽扯著兩種力量相融,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青光也紅芒終於出現了一絲變化,兩種光芒漸漸的有了相融的跡象,若是內視肖澤的體內就會發現,靈覺之力與真氣就像是兩種顏色的墨汁,此刻被倒在了一起,相信過不了多久,二者就可以真正的相融了。

這一發現,讓肖澤激動異常,他真的成功了,靈覺之力與真氣這兩種完全不同的力量,竟然真的能夠融合在一起,那麽,新生的這種力量會是什麽樣子?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