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迷情公主
字體:16+-

第五十六章 小糾結

衛倪商送回丁厚厚的時候,萬軍已經等在家裏了。衛倪商沒有進去坐就走掉了。

丁厚厚嬉笑著向萬軍講述著,看到了要包養衛倪商的富婆樣子。評論著那真的是老牛想吃小嫩草了,以為有兩個錢就可以什麽都買了?要是丁丁同學從了,她都要揮起那正義的棒子,打那不蹬對的鴛鴦。幸好啊,丁丁對那富婆不感冒。

扯著床單,拉著枕頭,萬軍不置評說。

丁厚厚嘮嘮叨叨自顧自地議論了一番後,又講起自己和衛倪商吃麻辣燙時,著了急,把自己給燙著了,如今這嘴還有些疼。

萬軍不淡定了,扔下正在收拾的度假的東西,起身來到丁厚厚身邊。雙手捧住丁厚厚的臉,嚴肅地道“把嘴張開,我看看。”

丁厚厚故意嘟起嘴,眉眼帶笑地就是不張開。

萬軍堅持,看著丁厚厚的眼睛眨都不眨,皺著眉,一臉的擔憂。

好吧,又敗了!

丁厚厚乖乖地張開嘴,有些含糊地小聲說“其實應該沒事的!”

萬軍仔細地就著燈光在丁厚厚嘴裏上、下、左、右地瞧了一遍,沒發現什麽異常,才鬆開手,點了下頭“嗯,沒事!”彎腰繼續整理出行物品。

丁厚厚心底微顫,甜蜜地抱怨著“都說沒事了,瞧你緊張的,這下嘴倒是被你看疼了。”

萬軍頭都沒抬,就一腔真誠道“能不緊張嗎?你的嘴,那是我獲得福利的地方,要是被燙壞了,就是破壞了我的幸福。”

丁厚厚聞言一怔又一喜,偏頭看過去,似乎在萬軍的嘴角劃過一絲得意。

然後就覺得吧,自己的小肥爪癢了。伸出去,一邊一隻拽住萬軍的耳朵“大膽!竟逞口舌之快,冒犯本公主。說,怎麽受罰?”

萬軍順著丁厚厚的力道抬頭抬眼看她,不自覺地就把寵溺裝了滿心,裝了滿眼,直視著她不知愁滋味的閃亮眼眸,深情無限地又認真無比道“小生知罪,願公主責罰。您可以罰我幫您寬衣;可以罰我幫你沐浴;可以罰我抱您上床做按摩,全套的,從頭到腳;您還可以罰我講故事哄你睡,或者...陪睡?您可以選其中一、二。其實我推薦您就罰整個套餐吧,我是非常非常的不介意。”

咳、咳,又被打敗了。

丁厚厚臉頰一派火紅,手就那麽搭在人家的耳朵上,默默地看了一會兒那位還在一本正經的臉。瑟瑟地縮了手回來“那個,那個我收拾下我的東西,別忘帶了什麽。”

萬軍伸手毫不客氣地在原地亂轉的丁厚厚屁股上掃了一把,力道掌握的剛剛夠丁厚厚一哆嗦的。

“那個,那個我渴了,嗯,我渴了,我要去喝點水。”

丁厚厚的亂轉被打停了,自己一句話把自己支到了客廳。扶著沙發背站了會兒,想著日間和丁媽通話聊天時,丁媽還時不時地旁敲側擊叮囑這個男女之間的大事,千萬不可莽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