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迷情公主
字體:16+-

第七十八章 星空

待回到房間的時候,一大家人還都沒有動筷,丁厚厚和萬軍趕緊洗了手,找到位子坐下。

剛拿起筷子,丁厚厚的碗裏就開始有菜堆積起來。丁厚厚對夾菜給自己的眾位女眷們都回以一笑。都實在太熱情了,比丁媽有過之無不及。

丁厚厚慢慢地吃著飯和菜,想起來宮習影第一次去自己家的情景來。那時候也許她不是在數米飯,而隻是在故意降低自己的吃飯速度,因為招待的人太熱情,碗裏的食物總是不見少。

......

丁厚厚神奇地發現,自己竟然真的在數米飯了。好吧,不好拒絕,那就再慢點吧,咀嚼的次數也開始數起來。二十下太少,那就三十下。

“吃不完就別吃了,給我吧!吃多了,你的胃又不舒服了。”

丁厚厚抬頭對著正看自己的萬軍微微一笑,心裏感激的不行,想著“大哥,這話你早該說了啊!”

萬軍又轉頭對熱情不減的女眷們笑著道“媽你們不用再給厚厚夾菜了,她平時也吃不了這麽多。”

萬媽笑著看了眼萬軍,又把視線轉到丁厚厚身上,輕聲道“你說怎麽樣就怎麽樣。厚厚啊,能吃的話,千萬別客氣。啊,到這裏了就是到家了。做的都很家常,也不知道對你胃口不。”

丁厚厚也笑著點點頭“阿姨,謝謝你!很好吃!我吃了很多,差不多已經飽了。”

萬媽一伸筷子,指著菜盤道“嗯,那就再吃幾口,吃飽了。”

丁厚厚依言又吃了兩口,就抬頭看了眼萬軍。萬軍馬上接著“剩下的給我吧,我還沒吃飽。你吃的少,晚上如果真餓了,再吃。”

......

吃完晚飯,天早就黑了,但是大家都沒有要走的跡象。圍著萬軍和丁厚厚問這問那的,萬軍也和他們家長裏短的聊了起來。

丁厚厚就坐在萬軍身邊,基本上不說話。除非人家點名了,她才張口。否則還是本著不說話就不會出錯的信念一邊待著。

陸陸續續地又來了幾波人,萬軍家的房間大,卻也有些擠了。萬爸萬媽給每一個來人都倒上一杯茶,茶杯早就不夠用,飯碗也就用上了。

每個來人也都一樣,一進屋都是跟萬家人說話,眼睛卻都看著丁厚厚。丁厚厚起初不習慣,笑一下就低下頭去。後來有點麻木了,該幹什麽幹什麽了。其實,還是在萬軍旁邊坐著。

早就想去廁所,想著等人們走了吧,可是隻見人來,不見人走。實在是不能再等下去了,丁厚厚見萬軍轉頭看自己的瞬間,馬上唇語道“去廁所。”

萬軍心領神會,站起身拿來兩個人的羽絨服,和聊天的人打了聲招呼。

這時候,年輕的聚在萬軍和丁厚厚身邊,女人們聚在丁媽身邊,男人們聚在丁爸身邊。各自聊著不同的話題,互不幹擾,卻也和諧。

待丁厚厚和萬軍起身離開後,房間裏由各自為戰馬上轉為全體討論。

“嫂子,這閨女挺高的,長的還挺好看的。你算是有福氣了。”

丁媽笑著點頭。

“是夠高的,和萬小子個子還挺配的。”

丁媽和丁爸都笑著點頭。丁媽想了想搖頭道“就是瘦了些”。

“哎呀,嫂子,都啥時代了,人家以後也不用幹咱們這些莊稼活,瘦點也沒啥,現在時興這個。”

“是啊,我就覺得軍哥的女朋友不胖不瘦的,身材正好。”

“老哥啊,我看這兩孩子感情挺好,你們也別想別的了,就等著抱孫子吧。”

丁爸聞言,彈了下煙灰,笑道“不等能怎麽著,小子早就跟我們說了,他初中就喜歡上了人家,別人他也不要。”

“其實啊,孩子都同意,咱們當爹娘的就別不能別著。雖然說老趙家希望他那姑娘能和你們親上加親。是,趙家姑娘那也是百裏挑一的,可是你家小子他不幹,咱也沒招。要我看啊,這姑娘也不錯!”

丁媽忙又笑著擺手道“他自己的事兒,我們不管,我們不管。”

“不管就對嘍!”

“不懂你們那些個,我是覺得我哥的女朋友挺好的。”

“小孩子家家的,你懂個啥!

從室外廁所出來,丁厚厚隻覺得自己被凍的已經要和地上的冰雪一個溫度了。

萬軍見丁厚厚出來就是搓手跺腳的,上前抓住丁厚厚的雙手,放在掌心裏哈著氣“冷死了吧,咱們快進去!”

丁厚厚笑嘻嘻地點著頭,由著萬軍拉著自己向前。土路崎嶇不平的,沒個燈光,還真是不好走。

抬頭尋找月亮,卻看到滿天的星光。丁厚厚一怔,愣愣地站在原地。

萬軍見丁厚厚停下來,回頭去問“怎麽了?”

“噓!”丁厚厚做了個噤聲的動作。

萬軍順著丁厚厚的目光也仰望起來,看到夜幕下滿天的星光,此時似溫暖地眨著眼睛。萬軍心裏也起了溫暖,牽著丁厚厚的手頓覺此時此刻浪漫無比。

家鄉還沒有一點汙染,星星們看上去離自己很近,仿佛伸手可得。銀河、北鬥、牛郎、織女這些小時候就認識的星星們還都一個不少的掛在那裏。

在城裏早就不能憑星星辨識方位了,大氣汙染的看到星星的幾率快達到可以忽略的地步了。真的已經很久很久沒有看星星了。

萬軍打開大衣外套,把丁厚厚摟進懷裏,又抓著丁厚厚的手,放到毛衣下麵,緊挨上他的皮膚。

丁厚厚心裏又是感動,抬頭啃了下萬軍的下巴“這樣不行,我手太涼了。”說著就把手放在萬軍的襯衣上麵,隔著一層布料,雖然沒有直接接觸來的暖和,但是也已足夠。

丁厚厚又往萬軍懷裏擠了擠,側頭去看星空“好看吧!以前可真沒覺得家鄉的星空這麽漂亮。”

萬軍微微低頭親了下丁厚厚的臉頰“那是,也不看看和誰一起看的!旅遊、觀景這些事兒,關鍵的不是風光,重要的是和誰一起。說白了,就是心情。”

丁厚厚想了想,覺得是那麽回事兒!點點頭,對萬軍又多了一份欽佩,因為他總

能說些她根本就沒想過的道理。

萬軍和丁厚厚為了看星空,也為了少吸點屋裏的二手煙,索性就站在一個被風的角落裏看星星。你一言我一語的竟也不覺的多冷了。

半個小時過後,還是進了屋。迎來的是眾人笑或者假笑的目光。

待眾人都差不多散盡的時候,已是夜裏十點多。這在大城市夜生活剛開始,但是在沒有娛樂的偏僻小鄉村,有的人已經睡了一覺了。

還是一鋪炕,萬媽讓丁厚厚睡在炕頭,丁厚厚確實也有些累了,躺下還沒關燈就睡著了,一夜無夢。

醒來時,不知道是幾點,隻覺得自己是睡在一個熟悉的懷抱裏,閉著眼睛往裏麵縮了縮。

丁厚厚在萬軍鎖緊的胳膊又緊了些時,突然完全清醒過來。自己還在萬軍家,此時自己在,在萬軍懷裏?

丁厚厚立即睜開眼睛,轉頭去看,那位因為自己的扭動,皺起了眉毛,但是還在睡著。

陽光已經透過厚厚的棉窗簾與牆壁的空隙處照進了房間。丁厚厚也皺了下眉,這是怎麽回事?炕上隻剩下萬軍和自己,萬爸萬媽呢?

細細聽了聽,整個房子裏都沒有任何響動。摸出手機打開來看,已是上午八點二十五。

一係列動作終於把枕邊人也攪醒了。萬軍側抬起腦袋,揉了下眼睛,看了看丁厚厚,扯起嘴角展露了一個微笑,又向前探去,親了下丁厚厚的嘴唇道“早,寶貝兒!”

“你怎麽跑到我被窩來了?”

“嗯?”

萬軍被問得一下愣住了,也想著自己為什麽跑到丁厚厚被窩來了。

丁厚厚盯著萬軍等著答案,過了一會兒,才見他突然躺回枕頭上無所謂地道“昨天晚上我們就是這麽睡的啊!”

“啊?”丁厚厚不能置信地睜大眼睛和嘴巴。

又用手指點點自己又點點萬軍道“這怎麽行呢?我們還沒結婚呢!”

萬軍抓住丁厚厚亂點的手指,似笑非笑地道“怎麽不行呢!我跟我媽說炕尾太涼了,我媽就讓我挨著你睡了。我想著你的被子大,不如就睡一個更熱乎。”

“啊......我的名譽,我的清白啊!”丁厚厚舞動著手臂亂敲亂打著大聲喊起來。

萬軍由微笑變成大笑,最後雙臂一收,困住丁厚厚的手臂,不顧她的瞪視,又在她的唇上親了一下道“寶貝兒,你就認命吧。”

丁厚厚鼓起兩側腮,呼呼地鼓了幾下,身體就頹然放鬆,側轉頭對萬軍道“那你要對我負責,還要發誓這一輩子都不許再碰其他的女人。還有,一定要娶我,不許不要我。一輩子都要對我好,隻對我好。”

萬軍見丁厚厚說的認真無比,差點笑出聲來,重重地點點頭道“好!還有什麽?”

丁厚厚又琢磨了一會兒,伸手扯住萬軍的臉頰道“就想起這些,以後慢慢補充。先說,你能答應做到嗎?”

萬軍故作沉思了半響後,才笑著點了下頭道“好吧,雖然挺苛刻的,但是,我答應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