闖入夢境去遨遊
字體:16+-

064章、真愛同生亦同死

轉到前院,仍是不由得微笑,想不到自己居然無意中偷窺了一樁隱約的情事。

可是,卻又是不由自主的開心,原來,年少的承諾,自己其實也始終沒有忘記,雖然並不十分在意,可是察覺青衣的心事,也不能不有所介懷吧。

走到前廳時,司夢正端著杯子,慢慢的呷了一口茶。

大概剛剛收拾完??局,正在盤算下一步。

看卓不凡滿麵笑容的走過來,便沒精打彩的問道:“沒有大礙吧?”卓不凡微微一笑,也倒了一杯茶慢慢的喝,司夢也並未追問,皺著眉想了半天,才又抱怨道:“不凡,你說你把眸兒氣走,如果那個什麽映雪聖女再來,我們應該如何應付?”卓不凡笑著看了司夢一眼,道:“不認識眸兒之前,你遇到這種情形,也並不會束手待斃吧?那時如何應付,現在就如何應付了。”

“我沒心思跟你開玩笑,我說的是實情,我們的實力,縱然再怎麽設法,也不過是多撐一會兒,或是多打幾場,最終仍是…………唉!”卓不凡笑吟吟的轉著手裏的茶杯,“齋主,我倒好奇的很,雪姑娘和你,究竟有何舊怨?要弄的非要你家破,哦,不不,是齋破人亡才解恨?莫非你對她始亂終棄?”司夢又好氣又好笑的道:“始亂終棄,虧你想的出來!”“要一個女人如此恨一個男人,我實在想不出別的理由,嗬嗬……”司夢白了他一眼,卻也忍不住好笑,捏了捏胡子,才道“我實在不知道,我從來沒記得我什麽時候得罪過一隻狐狸,或是一個這麽樣的美人,我如果曾經見過她,我怎麽可能忘記呢?那是絕對不可能的……”瞥眼見到卓不凡一臉好笑,司夢哼了一聲,又道:“她可是個一萬多年的老妖精,保不準是我的前世,或是前世的前世,前……總之,某一世的我,對她……嗯,那個始亂終棄?也說不定…………不過我倒真納悶了,莫非我那一世是個瞎子?就算是瞎子,摸摸也應該知道是上等貨色…………”卓不凡爆笑出來,感覺牽動傷勢,胸口疼痛,以手撫胸忍了一下,卻仍是忍不住笑出聲來:“人道司夢齋主年輕時,極是風流,我此時,方才信了。”

司夢橫了他一眼,微微凝思,道:“但是似乎也不對,如果我的某一世,對她始亂終棄,那怎麽也是亂過啊,就算再怎麽轉世,也多少應該有點兒舊情才對,可我看她一直和你打情罵俏,連理也沒理過我……”卓不凡再度失聲大笑,咳了幾聲,隻覺喉嚨一甜,隨手把茶杯移開,一口鮮血,立刻吐在了手中的杯托中。

司夢跳了起來,大叫道:“我的瓷器啊!沾了血腥,哪還有什麽靈氣啊!”卓不凡放下杯子和杯托,用帕子拭了拭嘴角,苦笑道:“齋主,你下次讓這套瓷器和你並肩做戰好了,卓不凡隻怕要失陪了。”

司夢的聲音立刻小了下來,陪著笑臉道:“不凡哪,你的傷重不重啊?”一邊說,一邊便招過童子來收拾。

卓不凡不答他話,微微閉目,隻覺發間越來越熱,發絲都似乎被熱浪激起,然後像流水一樣,緩緩的披泄下來,一瞬之間通體舒泰,那熱力在全身遊走,所過之處有如滾水流過,極之灼痛卻又帶來極致的鬆馳。

可是雖然如此,卓不凡外表卻是一無異狀,司夢搭訕著道:“不凡,你沒事吧?”一邊說著,一邊就伸手想拍拍卓不凡的肩。

手剛一觸到卓不凡,忽然隻覺一股力道有如排山倒海,幾近瘋狂的襲來,司夢大驚之色,急急收手,身子卻被那力量推動,連翻了幾個跟頭,最後才啪的一下,狼狽萬分的貼在牆上。

卓不凡剛好功行圓滿,張開眼睛看到,頓時又是好氣又是好笑,走過來笑道:“齋主,沒事吧?”司夢定了定神,趕緊從牆上撐起來,揉了揉後背,詫異道:“這力量來自於這個,叫狐靈是不是?居然如此強大……但是好在並不霸道……”卓不凡試著運了下氣,然後微笑道:“似乎傷勢也完全好了……看來眸兒這狐靈,似乎專為保護我而在……我隻是不解,為何每次都要以我的血來做誘因才會啟動……”司夢卻沒留意卓不凡說什麽,搖頭道:“估計這東西隻能你用,要是大家都能用就好了,誰受傷也不用愁,也不用大老遠的去請什麽醫生…………”卓不凡無語的看了司夢一眼,一拱手,轉身就走。

司夢叫了幾聲,他頭也不回,司夢隻好飛身而出,擋在他麵前,瞪眼道:“你幹什麽?”卓不凡瞥了他一眼,挑眉不答,司夢笑道:“你要走也沒關係,把我的眸兒好師妹叫回來再說,通過這個小狐靈,應該能叫到吧?”卓不凡歎了口氣,正色道:“齋主,我知道你擔心夢療齋的安危,也擔心這一方百姓的安危,但是也不用這麽亂開玩笑吧……齋主,雪姑娘當然曆害,但是也未必就沒有辦法對付她,齋主,關心則亂,如果是平時,你怎麽會想不到,眸兒跟雪姑娘去,對我們隻有好處。

一則,如果眸兒在雪姑娘身邊,即使無意,也會得知許多我們想知道的東西,例如你們究竟有什麽過節,二則,雪姑娘如果對眸兒的法力有興趣,就必定一時之間,想不到來找我們,這讓我們更有時間來設法應對,三則,即使她來找我們,眸兒也一定會在她身邊,眸兒是怎麽也不會來害我們的,不是嗎?”司夢想了一想,也正色道:“不凡,你對眸兒,究竟怎麽想?”卓不凡一怔,臉上滑過一絲淺淺的笑:“甜言蜜語是說給眸兒聽的,不是說給齋主的。”

“我是想說,你什麽都想到了,為什麽沒想到,那映雪,顯然心機深沉,對眸兒,隻怕也是不懷好意,你就不擔心眸兒有危險?”卓不凡搖了搖道,淡淡的道:“眸兒雖然單純,卻絕對聰明絕頂,有些事情,她比我們任何人都明白……而且,這世上,能傷映雪的,也許還有,可我們隻認識眸兒,能傷眸兒的,也許也有,但是我們認識的人中卻沒有……眸兒絕對不會有事……我保證!”“你憑什麽保證?”卓不凡皺起眉頭,看了司夢一眼,卻又忍不住笑起來,“因為我的眸兒是神仙,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你不相信,我也沒辦法。

哈哈……”一邊說一邊轉身就走,司夢仍是道:“不怕一萬,隻怕萬一啊!”卓不凡停步,卻不回身,他的聲音帶笑道:“如果真有萬一,那黃泉路上,我必定不會讓眸兒一個人孤孤單單……冥界多一對鬼,能保得這一方百姓平安,這筆帳,也蠻劃的來啊!”司夢啞然,眼睜睜的看著卓不凡白衣飄揚的背影走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