闖入夢境去遨遊
字體:16+-

065章、清簫映月訴情衷

這夜,月明星稀。

自與映雪一戰之後,次日,司夢和卓不凡便分頭離開,在這個相對安全的時間中預做布署。

青衣的傷勢已好了大半,隻不過司夢臨走之前,已在這小院中布了結界,雖不期能擋的住映雪,但想來映雪也不會為了青衣而大耗氣力,所以也算安全。

青衣不能出去,又難免心有掛念,正倚著窗子出神。

靜夜中忽聽簫聲嗚咽,綿綿響起,好似溪水潺潺,又似白雲悠悠,青衣聽的入了神,不由自主的打開門,循聲而去。

銀色的月光又是清冷,又是溫柔。

雲漠白衫如雪,正在月下吹奏,玉簫碧青,更是襯的他麵如冠玉,手白如雪,晚風輕輕吹動他的衣袂和黑發,他整個人似是浸在月光之中的天神,美的超塵絕俗。

青衣怔怔的望著他,幾乎收不回目光,雲漠的目光溫柔的凝在她的臉上,臉上籠著淡淡的微笑,簫聲纏綿宛轉,清雅悠揚,愈聽愈覺深情纏綿。

一曲既終,餘音嫋嫋,雲漠放下簫,微笑著微微欠身,道:“打擾青姑娘了。”

青衣怔怔出神,聞言粉頰微暈,微笑讚歎道:“雲大哥,我從來沒有聽過這麽好聽的簫聲……那麽美的月色,那麽美的簫聲,那麽美的人……”青衣忽然自覺失言,輕輕呀了一聲,麵紅道:“我是說,雲大哥,你跟你的簫聲,似乎已經融為了一體……”雲漠笑道:“青姑娘,你真的喜歡嗎?”“喜歡啊,太美了,美的幾乎不像在人間,好似仙樂……”“……隻要你喜歡,我會常常吹給你聽……”雲漠說著,向青衣一笑,舉簫就口,仍是緩緩的吹了起來。

青衣隻覺這聲音溫柔深情,好似有人在耳邊呢喃著情話,傾訴著思念,不知怎麽,眼前就浮起一張愜意的笑臉,不由得心頭又是溫柔,又是傷感。

雲漠的簫聲微微一窒,又仍是流暢的吹了下去。

他的唇畔仍是掛著一絲淡淡的笑,眸光卻投向未可知的方向,眉宇間也浮起了淺淺的清冷。

可是青衣卻沒有留意到雲漠的神情,她走過去,坐在院中涼亭的石凳上,輕輕的倚著亭柱,簫聲像一隻溫柔的手,輕輕的撫慰,往事在心頭一樁樁,一件件,俱是清晰如昨,青衣極輕的歎息了一聲,卻又張大眼睛,仰首望著月華。

月光如水,光影中花樹婆娑,靜寂的夜幕擁著月光,仍是如此的寂寞。

那個同樣白衫如雪的人,你現在在哪?是否安好?青衣忽然輕聲喃喃的道:“走了有七天了吧?”雲漠的簫聲停了下來,溫溫和和的回答道:“對,七天了。”

青衣一震,慌忙站了起來,隻覺微微頭暈,又坐了回去,小聲道:“對不起,雲大哥,我,我忽然有點擔心齋主和師兄,不知他們會不會有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