闖入夢境去遨遊
字體:16+-

216章:靈宵寶殿宴飲樂

兒最喜新鮮熱鬧,徑自搶了正門的樓梯,一階階直登青衣,滿眸亮閃閃的興奮,便似是來遊玩一般。

這天庭,共有三十三座天宮,分別是遣雲宮、毗沙宮、五明宮、太陽宮、花藥宮……一路婉延向上,每座宮殿都是脊吞金獸,氣象萬千,又有七十二重寶殿,分別是朝會殿、淩虛殿、寶光殿、天王殿、靈官殿……處處柱列玉麒麟,瓶插珊瑚樹。

眸兒隻瞧的興奮不已,隻差沒脫口讚歎了。走了許久,居然並沒碰到一個仙人,回廊下卻不斷有仙娥侍衛往來,青衣隻覺自己的心都似要懸到了喉嚨口,可是,眸兒卻是渾不在意,拉著她東穿西插,輕盈如遊魚般在那仙娥中穿插而過。

不一會兒,就到了朝聖樓前,這樓宇高大莊嚴,金璧輝煌。複道回廊,處處玲瓏剔透;三簷四簇,層層龍鳳翱翔,樓頂明幌幌的紫金葫蘆頂,下麵有天妃懸掌扇,玉女捧仙巾。這情形,倒與人間的皇帝上朝有些相似,可是,青衣和眸兒都沒有到過人間的朝堂,自然沒有見過,隻看的讚歎不已。

眸兒貼緊青衣的耳邊,用極小的聲音問道:“怎麽查呀?問她們?”

青衣跳了一跳,趕緊拖著眸兒就走,走到殿後,才小聲道:“別鬧了,我們隻能留心她們的言辭,私下查探,然後見機行事。”

眸兒雖知青衣說的有理,仍是老大不耐煩的道:“這樣要查到什麽時候呀!”停了一息,眨眨眼睛,笑道,“我們去靈宵寶殿啦!看看神仙們都長什麽樣子,你說好不好?”

青衣趕緊阻止道:“不好不好,靈宵寶殿一定守衛森嚴,我們還是四處走走,找人少的地方去轉轉吧。”

眸兒笑道:“沒事的。卓不凡說越是最重要的地方。越是沒人管的。好容易來一次天庭,以後一定不會再來的,我們一定要好好的見識一下嘛。”一邊拉了青衣就走,青衣苦笑道:“師兄有這樣說過嗎?”已經身不由已地被眸兒拉走了。

靈宵寶殿較之前麵的殿宇,並不覺多麽的富麗堂皇,隻是更高大,更莊嚴一些,玉戶金釘,門前神將侍立。仙卿環繞,一個個執戟懸鞭,持刀仗劍,彩鳳飛翔,祥龍盤柱,此時殿中似乎正在議事,昂揚有聲,眸兒聽的心癢起來,毫不猶豫便飄身入內。

青衣大驚失色。卻聽眸兒輕咦了一聲。聲音卻淹沒在鼓樂之間,並沒有旁人察覺。原來這殿中,居然正在宴飲,仙樂悠揚,鼓樂齊鳴,中有天女做霓裳之舞,彩衣繽紛。美倫美奐。四周俱都鋪設了五彩描金桌,千花碧玉盆,酒香飄逸,眾仙一片歡聲笑語。

青衣小心避開,免得自己被人無意中撞到。抬頭向寶座之上望去,卻見上麵並沒有玉皇大帝,隻端坐了一個美婦人,想來便是王母娘娘了,她正滿麵含笑,微微點首。想不到這個王母,居然甚為美貌,鳳眼瑤鼻,麵如凝脂。隻是麵團團的稍為豐滿,微帶著雍容之氣。

青衣一個個向下看去,看著這些民間畫像圖形的神仙們的真身,心裏不由得嘖嘖稱奇。這中間。

固然有跟人間所描繪頗為相似的,但是。也有的看相貌,完全不知是哪路神仙。正看地新奇,忽然看到眸兒正站在一個不知是誰的神仙身邊,伸手向他的扇子摸去,不知她是什麽時候從自己身邊溜開的。

青衣這一驚非同小可,險些失聲驚叫出來,卻見眸兒隻是伸手輕輕觸摸,似乎甚感新奇,那神仙也似乎並未察覺,仍是舉懷飲酒。眸兒一笑,頑皮的眨一下眼睛,仍是四處亂走,不時伸手輕輕觸一下那神仙的衣服或是身邊的器皿。

一直走到太上老君身邊,眸兒也不知是誰,徑自伸手想去觸他的拂塵,青衣隻想上前阻止,卻是阻之不及,眸兒的手輕輕觸到那拂塵地塵尾,太上老君似乎略有所覺,卻隻微偏了頭,眸兒微微一笑,吐了下舌頭,又向前走去。青衣捏了一把冷汗,拚命向眸兒擺手做勢,眸兒卻渾不在意。她雖不知厲害,青衣修法日久,卻甚是明白。

太上老君法力極高,乃是三清之首,而三清四帝乃是民間傳說中,天庭地位至高無上的神仙。太上老君與元始天尊,靈寶天尊合稱三清,玉皇大帝,中央紫微北級太皇大帝,勾陳上宮天皇大帝,後土皇地?被稱為四帝,地位尚在三清之下。

但青衣卻不知,此傳說雖大半為真,但元始天尊實則並非像傳說中,為三清之首,而四帝一節,更是有些謬誤。玉皇大帝全稱為昊天金闕無上至尊自然妙有彌羅至真玉皇上帝,乃是總執天道的神靈,總管三界,即天庭、冥界、人間,十方,即四方、四維、上下,四生,即胎生、卵生、濕生、化生,六道,即天、人、魔、地獄畜生、餓鬼的一切陰陽禍福,諸神俱都拜伏,縱是三清,也要服他管轄,而中央紫微北級太皇大帝,是協助玉皇大帝執掌天經地緯、日月星辰,統禦諸星和四時氣候的神靈,勾陳上宮天皇大帝,是輔助玉皇大帝掌管南北級和天地人三才,並主宰人世間兵革的神靈,後土皇地?,則是掌管陰陽生育、萬物之美和大地河山之秀的女神。

太上老君法力雖是至高無上,但是,眸兒地法力,根基是來自於他的一壺仙酒,與他可說是同源而生,所以,太上老君法力雖為三清之首,卻是一時並未察覺,但眸兒走到那元始天尊身後時,看他無甚趣味,正要走過,元始天尊卻已經察覺,猛的回過了頭來。

眸兒嚇了一跳,急向後縱,這一縱躍快速已極,但是一動之間,已經暴露出了法力,雖是隱身,也已經難以掩飾。身邊正是三清,俱都站起身來,雖是看不到眸兒,已知有人侵入。眸兒急向青衣擺手,青衣雖知不敵,可是見眸兒遇險,本要縱躍而出,見眸兒擺手,隻得咬了咬牙,急收了回去。太上老君站起身來,向上麵的王母娘娘告了聲罪,拂塵一揮,電一般直擊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