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筆
字體:16+-

第二十九回 官船藏匪窟

成中嶽道:“有!三個姑娘很平安,一誌現在混入了一個地方,正跟一些人混在一起。”

楚小楓道:“那些人,都是些什麽人?”

成中嶽道:“身份還不太清楚,不過,一誌被關在萬花園中一段時間之後,已經有了很多的轉變,轉變得成熟多了。”

楚小楓道:“哦!”

王平道:“也許陳兄久年在江湖上走動,見識廣搏,易容術也比我們高明很多,在下一直沒有發現他。”

成中嶽笑一笑道:“不過,王兄可以放心,我們都沒有受到傷害,何況,像陳兄這樣的商人呢?”

王平道:“唉!他如不貪功,大概就不會遇上什麽危險,如若貪功,那就很難說了。”

成中嶽笑一笑,道:“主人,如若沒有別的吩咐,中嶽告退了。”

楚小楓道:“你休息一下,等一會,咱們再詳談。”

他很關心宗一誌,但卻一直沒有表示出來。

望著成中嶽離去之後,王平低聲道:“公子,咱們要不要有什麽行動?”

楚小楓道:“等他們回來之後,再作計議,我說過,任何人都必須在今天太陽下山之前趕回來,我不希望有人違犯這個令諭。”

他臉上帶著微笑,但言中之意,卻是十分的堅決。

王平不敢再說,一躬身退了下去。成方、華圓,仍然站在楚小楓的身後。

楚小楓道:“你們也下去休息一下,也許今晚上,咱們會有一番激戰。”

成方一躬身,道:“公子的安危,是我們最關心的事,再說,小的也不覺得累。”

楚小楓道:“養精蓄銳,才能振奮殺敵,休息很重妄,退下去吧!”

成方道:“公子,小的和華圓輪流守候在此,以備公子差遣。”

楚小楓看他們一臉誠懇之色;也不便婉拒了,隻好點點頭,道:“要守守在屋外,兩個時辰之內,任何事都不要驚擾我。”

成方道:“如是他們回來了?”

楚小楓道:“要他們等一等,兩個時辰之後再見。”

成方道:“小的遵命。”

和華圓雙雙退了下去。楚小楓掩上了房門,坐息一陣,以指代劍,開始練習那無名劍譜上的劍法。

這些口決,他都已熟記在心,隻是有些還未練習純熟。

他從來沒有感到過,對武功的需要,是如此迫切。

不論你的想法如何?但人在江湖,就不能免俗,那就是說,一個人想領導一個組合,不論他的武功才智,都必須有過人之處才行。

他想到過去太浪費,自己熟記了那樣一本劍譜,那樣多武功招數,但卻一直沒有用心去練習過它。

如若他用心練習過,現在,至少已經練會了大部分。

他必須利用每一刻可用的時間,盡早把劍譜上的劍法練成。

經過這些時的體會,思量,發覺那無名劍譜上記載的劍法,無一不是奇技絕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