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獨寵,驚世凰後
字體:16+-

第5章 河邊,遭人攔路

第5章 河邊,遭人攔路

“姐姐,您是否已經拿到流光寶玉了?”

這時,一名眉目清秀,明豔絕俗的少女駕著一輛馬車飛快地從河邊趕過來,迫不及待地問道。

她的名字叫驚心,敢愛敢恨,擅長毒術。八歲那年,因為被仇人害得家破人亡,所以四海為家。

三年前,在一條小溪邊練功走火時被楊若骨所救,楊若骨看她孤零零的一個人,便和她做了金蘭姐妹,從此兩人一起生活,不離不棄。

“嗯,已經到手了。”楊若骨回過神來,望著她冷眸不凝,緩緩地攤開手掌心,道。

驚心頓時眼睛一亮,大放光彩,禁不住拿起流光寶玉細細地打量了一番愛不釋手,“真是一塊好玉呢,通體流光,炫彩奪目,姐姐真是聰明過人,居然隻用了一點點小計謀就輕而易舉地從傲王手中奪到了。”

“那該多虧了南宮淩軒太自以為是。”楊若骨說著將流光寶玉收回放入了自己的袖中。

其實今日將秦少鴻帶到大街上遊街並高掛在城門口上,揚言要將他整死,那不過是為了引南宮淩軒到來,讓南宮淩軒心甘情願地交出得到已久的流光寶玉罷了。隻可惜南宮淩軒不知情,傻傻地落入了她精心設下的圈套。

驚心讚同地點了點頭,秀眉上挑,露出一抹幸災樂禍,“他一生驕傲自負,若是知道自己中了姐姐的計謀,還不知道會氣成什麽樣呢!”

這想想,就夠讓對南宮淩軒無感的她開心一個月了。

“楊若骨隻是冷笑了笑,並沒有回答驚心的話,這以南宮淩軒的個性,估計會恨不得當場將她碎屍萬段吧。

“對了,姐姐,您為何就那麽確定秦少鴻一旦落到您的手上,南宮淩軒就會現身呢?”這時,驚心一臉好奇地問。

楊若骨的麵色平靜,不起一絲波瀾,回答道:“一個人知道得越多,那麽危險就越大,所以你的好奇心還是別太重,好了,離開京城多日,我們快點回去吧。”說罷,上了馬車,放下珠簾,安靜地坐在裏麵。

“是。”楊若骨不肯說出真相,驚心頓時隻能無奈地撅了撅嘴,忽然似是又想起了什麽,撥開珠簾探頭進去問:“姐姐,這流光寶玉是天下無雙的傾世寶物,您真的打算要將它送給上官妍裳呀?”

上官妍裳是護國大將軍上官俊宇的親妹妹,楊若骨這次來奪流光寶玉,便是因為她想要才煞費苦心的。可是,上官妍裳並不喜歡楊若骨,屢屢針對為難,所以驚心覺得把這麽好的東西給她真是太不值了。

楊若骨毫不猶豫地回答道: “當然,這流光寶玉本就是為了妍裳而尋的,所以回去之後自然是要給她。”

話說三年前,她被人設計暗算,功力散盡,身敗名裂,肉身盡毀,魂魄迫不得已寄生於上古七大神物之一的紫晶石中,若非上官妍裳的哥哥上官俊宇消耗了大半功力相助,她恐怕到現在都無法獲得重生。

所以,上官妍裳既是恩人的妹妹,她沒有理由不去對上官妍裳好,別說是一塊玉,就算是上官妍裳想要這整個宣國江山,她也會毫不猶豫地替她奪下。

“哦。其實給她還不如給我。” 聞言,驚心臉上有些不滿,不樂意地小聲低估著,心裏則暗歎上官妍裳的命好,遇到了姐姐這麽好的人,若是換了她,才懶得理她呢,不下毒毒死她算是仁慈的了。

“姑娘,姑娘,可否將你們的馬車賣給我?”這時,一道身影飛地一般張開雙臂不要命地擋在馬車麵前,急切地道。

那是一個麵容清俊,文質彬彬的藍衣少年,驚心眼看他人近在咫尺,命懸一線,立即勒緊韁繩停了下來,然後,驚心憤怒地跳下馬車斥責道:“喂,你這人怎麽這樣,萬一被馬踩死怎麽辦?”

若非她留心,就得準備和姐姐幫他收屍了!

“對不起,對不起,讓姑娘您受驚了,我此舉也是情非得已,太過激動了,抱歉抱歉。”藍衣少年不好意思地笑了一笑,然後連連道歉。

驚心咽下怒火,臉上閃過一抹不耐煩的神色,“說,這裏離城不遠,馬兒到處都是,為何一定要拚了命地跟我們買馬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