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獨寵,驚世凰後
字體:16+-

第43章 賞賜,想要什麽

第43章 賞賜,想要什麽

“司馬超凡,我懶得跟你再繼續打下去,若你現在主動投降,我便可以給你一個痛快的死法,否則,定讓你死無全屍!”

這時,楊若骨從他頭頂上飛過,迅速極快準確無誤地抓住了飛劍,擺出一個淩空而不失優美的架勢道。

“做夢。”司馬超凡不肯,他身子一登,結果躍向空中,向遠方飛去了。

楊若骨冷冷地笑,毫不猶豫地追逐而去。

眾人見狀,以尹棋為首的許多人便趕忙跟著去觀戰,就連本身身負重傷,後麵又傷上加傷的尹天楚也不例外,他讓林公公扶著跟上,慢慢地前往。

司馬超凡將楊若骨引到了金州郊外最有名的一座山峰境地。因為那裏草木稀少,多的是千奇百狀,數不勝數的巨石,經常“不安分”地滾落山崖,所以取名為“亂石峰”。

此時此刻,司馬超凡忍著身上的傷痛,掠過清澈透明的河麵,借著山體急速地往亂石峰山頂上飛去。

周身內力刮起一陣狂風,所到之處巨石紛紛往下滾落,楊若骨正好趕到,腳尖輕點河麵,正要借力飛上去,乍一回神,頭頂上便有無數石頭像奔騰的海嘯一樣滾滾墜落,直往她劈頭蓋腦而下。

頓時不由多想,趕忙揮劍狂砍,石頭應聲而碎,落入河麵。

可是,石頭就像是星星,怎麽都砍不完。

司馬超凡飛到一半,低頭見狀,尋了快穩固的石頭在半山腰上站著,忽然邪光一閃,一道掌風劈去,立即又有無數數不清的石頭砸向楊若骨。

楊若骨可謂是全麵受敵,危險重重,眾人在附近遠遠的觀望,都不禁為她捏了一把冷汗,雖然感覺楊若骨一定能打敗司馬超凡的,但還是免不了心驚肉跳呀!

眼看著巨石怎麽劈都劈不完,手中的劍都成了斷劍,落入河中的石頭還濺起幾丈高的巨浪,把她全身都弄濕了。楊若骨冰眸越加的寒冷。

無意中看見了不停在揮舞雙掌,直給她製造災難的司馬超凡,眼底閃過一抹寒徹。

好呀,司馬超凡,你心知我對這裏形勢不熟悉所以便將我引到這裏,想我任你宰割是不是?還是跟之前一樣不要得意太早,就算我楊瀲耗盡功力,遭到反噬也要你不得好死!!!

楊若骨心想罷,不再揮劍狂砍巨石,而是身子緩緩降落,踩在一塊遠離危險,佇立於河中的巨石之上,然後直接把斷劍給扔掉了。

“快看,楊姑娘她怎麽了?”

“估計是巨石太多,攻不上去。”

“不會就這麽任由司馬超凡跑了吧?”

……

眾人見狀,頓時更是心急如焚。

“嗖——”忽然狂風大作,隻見楊若骨雙眸一閉,刹時不知從何處飛來無數把長劍,飛快如閃電般地向巨石襲去。

立刻將巨石炸得粉碎,這場麵太壯觀了,陸飛揚手中的劍也被吸了過去。

開始,他並不知道是什麽情況,眼看著手中的劍莫名其妙地出鞘了,立即本能反應地撲上去緊緊地抓住。

劍飛去的力量強大,大有幾百頭牛都拉不回的趨勢,他就這麽緊緊地抓著,結果連著他整個人都帶飛起來了。

“小侯爺你不要命了,趕緊將抓劍的手鬆開呀!”

驚心眼疾手快,扯下旁邊的一根樹藤,猶如靈蛇狂舞,綁住了他的雙腳。

“哦。”愣了愣,漂浮在半空的陸飛揚終於識相地把劍舍棄。

他不再人隨劍飛,隻是,整個人卻在空中失去重力,狠狠地栽在地上……

楊若骨從眾多劍中選中了陸飛揚的那把劍,緊緊握在手中,忽然,她淩空飛起,一飛衝天,不管中途的巨石有多麽的凶猛,不管雲層的高處有多麽寒冷,她一飛就是九萬裏。手中的劍高高舉起,突然使出十成的內力對準山頂便是狠狠劈去。

“哢嚓——”

“轟轟——”

亂石峰被分成兩半,山搖地墜,巨石分崩,刹時整座山峰便瞬間麵臨著坍塌的境地。

司馬超凡還不知道此刻自己到底有多麽的危險,正在為自己的聰明而感到洋洋得意時,腳下的石頭突然急速地陷了下去。

“啊——”他一聲淒厲的慘叫,隨即很快墜入河中。

依舊還很慶幸自己沒有被粉身碎骨,可是卻在下一秒鍾,巨石一塊塊夾雜著泥土狠狠砸在他的身上。

將他立刻砸得血肉橫飛,屍骨無存,慢慢淹沒。

楊若骨從天空中飛落下來,有些頭暈,雖然沒有親眼目睹司馬超凡死去但整座亂石峰都被自己毀了,所以不要猜也知道是他已經不得好死了,當下便使出內力將所有的劍給還回去,瀟灑地走人了。

“快看,快看,那個人妖死了。”

“還真是不得好死了,楊姑娘早之前讓他投降他不肯,現在卻落得這般境地,何必呢?”

“不要這麽說,也許人家就喜歡在裏麵長埋不起呢!”

“也是,不過還真是有點便宜他了,這麽高大的一座峰,居然成了他陪葬。”

……

不久之後,眾人反應過來,無不歡欣鼓舞。

這場災難,算是完全結束了。

回到落葉山莊後,楊若骨找了個房間幫陸飛揚和驚心二人同時療傷。

他們兩個所幸都沒有傷中要害,所以不難治療,自己渡了點內力給他們便讓他們完全康複了。

這時,尹棋在林公公及幾名宮女太監的陪同下,紅光滿麵,心情極好地走了進來:“楊姑娘,驚心姑娘,飛揚,此次揭穿司馬超凡陰謀,除去司馬超凡,你們三位功不可沒,朕一定要好好的賞賜你們。”

陸飛揚一聽,立馬恢複了以往的俏皮之氣,屁顛屁顛地來到他身邊笑道:“皇上,飛揚不要功,不要名,不要利,不要祿,隻想要皇上幫飛揚原一個小小的心願。”

“說。”尹棋對陸飛揚不再有之前的嚴厲,這小子揭穿國師陰謀,拚死護駕,都讓他刮目相看了。

陸飛揚瞧了眼楊若骨和驚心心有顧慮,將他拉到一旁低聲說道:“飛揚很早以前就對一名女子一見鍾情,一往情深,一心一意,所以想請皇上下旨賜婚,並做我們的主婚人。”

“哦?”尹棋一聽,有些意外,“飛揚,你今年也十八了吧,雖然還未成年,但既然你已找到心上人並有成親的打算,那朕就答應你了。”

要知道陸飛揚是忠臣之子,賢妃的親侄子,自己也算是從小看著他長大,所以他能找到自己的幸福自己自然為他高興。

“謝皇上恩準。”陸飛揚立刻開心得都要狂跳起來了。

可是,尹棋撫須大笑,突然問道:“你,看上哪家姑娘了?”

陸飛揚斜倪了一眼楊若骨,笑得特開心,“眼在天邊近在眼前了,那個人一襲白衣,蒙著麵紗,眼神明亮,氣質特迷人。”

“是楊姑娘?”尹棋有些不可置信。

楊若骨整個人看上去冷若冰霜,狂傲自信,如此女子自然是眼高於頂,非一般人能看得上,陸飛揚雖然身為皇親國戚,忠臣之子,地位尊貴,也不差到哪兒去,可畢竟二人性格相差極大,她真會看上陸飛揚嗎?

“沒錯。”陸飛揚笑得特不好意思,“其實飛揚已經追求楊姑娘很久了,隻是她一直冷冷的都不願意接受我,所以既然皇上問飛揚要何賞賜,那就請皇上趕快下旨吧。”

“感情不可勉強,楊姑娘,她可也喜歡你?”

“目前還不是完全確定。”不過楊若骨最近不再叫他滾開,還說了一些關心他的話,此番對付司馬超凡不找別人反而是叫自己,又幫自己療傷,所以應該是有那麽幾分喜歡的吧!

“那還是問問人家姑娘好一點。”感情是兩個人的事情,尹棋可不想因為他自己的強權而毀了一個女子的終身幸福。

“不行。”陸飛揚立馬將他拉了回來,“皇上,您不可以這麽直接就問楊姑娘這些話,楊姑娘是女孩子她會不好意思的,就算有心估計也可能說不同意,所以就這樣直接先斬後奏吧,等我們感情穩定後再告訴她,隻要您下旨,這是一份天大的榮耀,她一定不會不答應的。”

“你確定?”尹棋仍有些擔憂。

“沒錯。”

陸飛揚堅定地點了點頭,“此事就這麽說定了,請您趕緊把聖旨給寫了吧,來,飛揚幫您研磨。”

“好吧。”猶豫了一會,尹棋終於還是決定聽陸飛揚的,看這小子那麽急切地想要娶楊若骨,他都不忍心拒絕了。

於是,聖旨很快寫好,尹棋將玉璽蓋下後,陸飛揚便立馬拿了起來,然後高興得邊走邊來到楊若骨和驚心身邊。

不同於楊若骨的淡定,驚心對他神神秘秘地要賞賜感到十分的好奇,於是,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問:“哎,小侯爺,你向皇上要份聖旨,聖旨上麵寫的到底是什麽呀。”

“不告訴你。”陸飛揚幸福笑道。

“為什麽?”驚心不解地盯著他。

陸飛揚回答道:“因為,這是暫時不能說的秘密。”

“這樣呀,可是你這樣真的很吊人胃口。”驚心聽了他的話更是好奇了,討好般地笑道:“你就偷偷地告訴我嘛,我保證絕對不會泄露出去,連姐姐都不例外。”

“不行。”陸飛揚卻堅決地拒絕了:“我家的那管家告訴我,女人是最多嘴的,一件不起眼的事情都能傳得滿城風雨,人盡皆知去,所以,我是絕對不能對你說。”況且,她是楊若骨的人,對楊若骨忠心耿耿,他就更加不能告訴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