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獨寵,驚世凰後
字體:16+-

第60章 冠玉,燒了城堡

第60章 冠玉,燒了城堡

守衛見狀,趕緊回去將這件事情稟報給藥仙島主聽。

藥仙島主聽了他的回報後,頓時感到很不服氣,趕忙又吹起笛子,無數大雁立即向楊若骨鋪頭蓋臉襲擊而去。

楊若骨挑了挑眉,拔出發鬢之上的白玉花簪,幻化出一把長琴。

琴弦撥動,無數根“長針”迅猛而出,將那些大雁瞬間全部射落,最後許多守衛因為抵抗不住,全被射中,倒在了地上。

“冠玉,既然有人不將我的話放心上,你就一把大火將他的城堡給燒了,省得他還以為我是在嚇唬他的。”

“嗷~”冠玉長叫一聲,拍打著翅膀飛到半空,不久之後果真聽從她的吩咐,一把大火將藥仙島主的城堡給燒了。

眼看著,周邊迅速被巨火吞噬,藥仙島主立即帶著手下們灰頭土臉地跑出來,忽然有些舍不得,差點就想撲進藏藥閣去將已經被燒了一半的藥草給拯救出來。

“是你這個女人,燒了本島主的城堡,並毀了本島主幾十年來珍藏的藥材?”

“沒錯。”楊若骨眼眸微眯,冷冷道:“我還以為你寧可被火燒死也不出來了,現在,趕緊交出鬼靈草,否則,我不僅隻是毀了你的城堡這麽簡單,連你整座島上的一棵樹都不放過。”

藥仙島主冷哼道:“鬼靈草就放在藏藥閣裏,方才你叫你的鳥放火燒了我的城堡,已經跟著全沒了,所以你死心吧。”

“是嗎?”楊若骨全身上下絲毫不見半分緊張之色,忽然冰眸一沉,氣勢逼人道:“既然你這藥仙島已經沒了鬼靈草,我還留著你做什麽,索性,你也別活了。”

說著,一股強大的內力將藥仙島主吸到身邊,緊緊地扼住他的喉嚨,將他差點弄斷氣去。

“放,放開我,本島主剛才是跟你開玩笑的,鬼靈草還有,還有。”想不到,楊若骨動不動就毀人住所,動不動就欲要取人性命,藥仙島主敵不過她,趕忙屈服妥協道。

後背不知不覺地冒出了一身冷汗,他暗暗感歎自己的不幸,怎麽會和這女人糾纏上了。

“哼,那還不拿出來。”楊若骨聞言,一聲嗬斥道。

“是,來人,快,將鬼靈草給她。”於是,藥仙島主趕緊對一旁的守衛猛地催促起來。

“是。”守衛見他的生命已經掌控在楊若骨手裏,隨時都有可能被楊若骨衝動之下殺掉,頓時十分擔心地趕忙向附近的藥田奔去。

不久之後,隻見他回來的時候手裏捧著個盒子遞給楊若骨,楊若骨打開那盒子一看,發現裏麵是幾株葉子長長,酷似水仙的新鮮草藥。

按照之前驚心跟她所描述的,這應該就是鬼靈草沒錯,於是,她才肯將藥仙島主給放開,把盒子塞入袖中去。

“姐姐,姐姐,求求你也幫我們向島主求求藥吧。”

“對呀,姑娘,求求你,我們的親人也危在旦夕,非藥仙島的靈草救治不可。”

“您若是願意,別說是銀子,就是讓我們為您為奴為婢我們也心甘情願,在所不辭。”

這時,原先在學青蛙跳的人看見楊若骨將藥仙島主給製服並奪得了自己想要的藥材,立即飛快地跑過去,充滿哀求地道。

楊若骨有些同情地望著他們,美眸凜凜又望向藥仙島主,冷冷道:“聽見沒有,趕緊將他們所需要的藥草全部拿出來,否則,休怪我不客氣。”

“是是是。”有了之前的教訓,藥仙島主哪裏敢不聽從她的吩咐,話剛說完,立即命入前去照辦。

不久之後,拿了藥草的人們衝著楊若骨千恩萬謝後趕緊離去,而楊若骨,也準備回去了。

然而,卻在這時,一名守衛竟然跌跌撞撞地跑過來,向藥仙島主稟報道:“大事不好,島主,西邊的靈草全都不見,而守護靈草的藥童已全部被人給殺死了。”

“你說什麽?”藥仙島主臉色大變。

西邊的靈草是可以恢複增強功力的梵天草,因為氣候不適很難存活,所以早在十年前就已經逐年增少,僅剩下一百多株。

物以稀為貴,他一直都將它們視若珍寶,派人精心栽培著,可是,可是,到底是誰這麽可惡,殺了他的藥童,奪了他的靈草?

若是讓他知道,非跟那人拚了不可!!!

楊若骨深深思索一會,道:“那裏守衛森嚴,一般人很難進去,而能夠在那裏如此不動聲色的殺人,我看應該是你內部中人幹的沒錯。”

藥仙島主頓時精神一振,趕忙親自盤查起來。

正盤著盤著,一名守衛忽然眼底露出一抹心虛,惶恐地跪下來道:“對不起島主,屬下不是故意要偷您草藥的,都是她,是她威脅屬下說如果不幫她偷,她就立刻殺了屬下,屬下所以才迫不得助她殺了藥童,奪了梵天草的。”

說著,目光望向了楊若骨,充滿了怨恨和不安。

聞言,現場人人都麵麵相覷,驚怔住了。

想不到,楊若骨居然幹了如此無恥的事情。

楊若骨對於那守衛的不打自招並誣陷於自己,也感到有些意外,這個人自己明明又不認識,他幹嘛要誣陷自己?

頓時,上前冷笑道:“你說什麽?我指使你偷了島主的靈草?!”

“難道不是嗎?”守衛道,“你來到藥仙島的時候恰巧遇上了我,我看你一個女孩子不遠萬裏來一趟藥仙島不易,便親自給你領路,可誰知你聽我說西邊種植的是可以使人功力大增的梵天草後,就心生了貪念。我告訴你那梵天草是島主的命,就算你把島主給殺了,他也未必會把梵天草交給你,於是,沒有辦法你隻能威脅我讓我幫你奪草藥了。楊若骨,紙是包不住火的,所以事到如今你還不承認?”

“又不是我做的我為什麽要承認。”楊若骨冰冷閃過一絲冷厲,“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麽要誣陷我,但是我告訴你,最好從實招來,否則我定要讓你生不如死。”

“島主,救我。”那守衛見狀,邪光一閃,立即裝作驚恐的樣子躲到了藥仙島主的身後。

事情還沒有弄清楚,藥仙島主就算想殺他,也不會讓他這麽快就去死,頓時一個眼色讓人攔住楊若骨,不悅地問那守衛道,“梵天草現在身在何處?”

“這……,屬下已經全部交給了那姓楊的,至於她藏哪屬下就不知道了。”那守衛回答道。

“楊姑娘,請你把梵天草還給本島主。”聞言,藥仙島主立即雙目赤紅地朝楊若骨憤怒地道。

此時此刻,因為焚天草下落不明,他還真是失去了理智,一絲一毫,沒有之前對楊若骨的懼怕。

楊若骨冷道:“你別聽他的片麵之詞,我一來島上,就直奔這裏而來,哪裏有見過他威脅他偷什麽草藥,他分明是血口噴人的。”

“島主,屬下真的沒有,屬下還有證據呢,這是一朵水晶花,是她在屬下幫她偷了梵天草後,留給屬下的好處。”

說著,從袖中取出一朵水晶百合花遞到仙靈島主的麵前。

楊若骨臉色微變,摸了摸頭上精致的發鬢,這才猛然發現自己不知何時丟了一朵水晶百合花。

這下,還真的是一時難以辯解了。

“來人,她敢毀了本島主的靈藥,速將食藥獸放出來,哪怕是傾盡整個藥仙島,本島主也在所不惜。”

這時,藥仙島主已經完全相信了那守衛的話,怒氣衝天地對著身邊的其他守衛道。

什麽?

守衛們聞言,全被他的話語給嚇到了。

食藥獸雖然很厲害,但可是藥仙島的惡魔,它常年被關在藥仙島的禁地之中,隻要耗費一定的體力就必須以無數藥材喂養它。

十年前,清玉國皇帝派大軍前來欲要侵犯藥仙島,將藥仙島占為己有,藥仙島主就將它放過一次。

結果,敵人是被趕跑了,可他卻失去了整個藥仙島的大半藥草,損失可謂是空前絕後的慘重。

於是,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一般都不會將食藥獸放出來。

可如今,藥仙島主居然為了一百多株梵天草,不惜付出整個島上的藥,他是不是瘋了。

楊若骨聽了他的話,也微微有些吃驚,在還沒有看見食藥獸出來時,對藥仙島主道:“慢著,我說了,真不是我幹的那就絕對不是,不如這樣,你給我半個時辰,半個時辰之後我替你找出奪你草藥的人,如何?”

“哼,本島主,不信你的話。“

藥仙島主說著,頃刻之間,一隻龐然大怪獸迅猛而出,他通體漆黑,身子細長,一雙明亮的眼睛在大白日裏竟然能折射出一抹刺目的光柱。

讓人都不能睜眼去看它。

食藥獸一聲大吼,地動山搖,草木皆碎。

它緩緩地走過來,齜牙咧目地就是朝楊若骨撲去。

楊若骨沒有出手,而是讓冠玉和它鬥上一鬥,可是,冠玉也受不了它那會射光的眼睛,一上場就便嚇飛了。

沒用的家夥,還上古神鳥呢。

搖了搖頭,楊若骨隻好親自上場。

她飛身而起,來到食藥獸的身後拔劍應對,手中的長劍用力一揮,立即掀起層層樹葉化作千萬片利刃向食藥獸殺去。

食藥獸的耳朵非常的敏銳,感應到身後有危險,立即飛快轉身。

樹葉在它眼睛噴出來的光芒照射下,全部變成了粉末,清風輕輕吹起,在天地之間飛舞,撲了楊若骨一身都是。

楊若骨趕忙使用七弦琴,坐在一張石桌旁快速的彈奏起來。

琴聲幻化出無數長針,向食藥獸殺去。

可,食藥獸卻都一一化解了……

“快,快,殺進去。”這時,一大幫手持長劍,渾身江湖之氣的人殺了過來,他們來勢洶洶,竟然逼得藥仙島的守衛們節節敗退,傷亡慘重。

領頭的男人,正是長青派掌門韓子非和南華派掌門葉紅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