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獨寵,驚世凰後
字體:16+-

第72章 被救,神秘小狗

第72章 被救,神秘小狗

而東方勝本是衝楊若骨而來,自然不管他們,任由著她去了。

他嘴角輕勾,望著楊瀲嘲諷道:“想不到事到如今你還那麽自以為是,那好,本公子就先殺了你,再奪邪靈珠不遲。”

說著,命手下們齊上。

楊瀲周身閃耀著一股毀天滅地的殺氣,這會兒的她因為憤怒居然渾身充滿力量,使出內力吸起地上的一把劍殺了過去。

招招無情,劍劍致命。

傾刻之間,劍光霍閃,到處腥風血雨,東方勝帶來的手下全部一瞬間倒在地上,一劍致命。

東方勝驚呆了。

他簡直不敢相信楊瀲這女人都病成這樣,戰鬥力還能這麽驚人。

他趕緊趁楊瀲不備時從身後射了她一身暗器,可是這下更讓他驚得眼睛都閃到了。

隻聽“鏗”的一聲,暗器刺入楊瀲身體裏,她卻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楊若骨,你,你百毒不侵?”

不,自己刺了她滿身的毒針,就算百毒不侵也會有點血跡,有點疼痛吧,她什麽症狀都沒有。

楊瀲慢慢逼近他,冷冷道:“你殺了蘭璿,今日我定要你為她陪葬!

“你休想……”東方勝趕忙再揮動手中折扇向楊瀲殺去,楊瀲沒有反抗,全將暗器還給他。他隻差一點點就被自己的暗器給害死了。

“這這不可能。”這女人明明身上被紮了無數針,可是還是一點血跡都沒有,太詭異了。

忽然間,東方勝都懷疑她到底是不是人。

眼看他耗盡了九分力氣都奈何不了楊瀲,頓時害怕了,趕忙飛身離去。

楊瀲狠光一閃,雪袖一揮將他打落,冰冷無情道::”你害死了蘭璿,也想輕而易舉地離開?無論如何我都要你為她償命。”

說著,雪袖揮起地上的銀針,全部紮在他身上,也將他打入了懸崖。

“啊……”東方勝失聲大叫,蕩破長空,很快便沉入懸崖,粉身碎骨。

秋天的風忽然輕輕吹過,揚起楊瀲潔白的衣裳,傾世風華卻帶著點點哀傷。

她的嘴角忽然揚起了一絲淒涼的笑意,覺得好冷好冷。

因為,她的魂魄本是靠著求生意誌才能寄存在紫晶石中的,可因為柳君逸的死遭受致命打擊,所以魂魄越來越弱,今日又因為楚蘭璿,逆天而行,於是再也經受不住了。

整個人終於直挺挺地倒在地上。

太陽落山的時候,兩名男子騎著駿馬飛快地經過郊外,領頭的男子正是尹清旋,後麵跟著的青鬆。

尹清旋麵前抱著一隻不大不小,毛茸茸的小狗,他通體雪白,身材嬌小,眨著一雙水靈靈,晶光閃閃的大眼睛,甚是可愛。

忽然,它連叫幾聲飛快地從馬上跳下來,直奔遠處而去。

“雪球,你這是幹什麽,趕緊給我回來。”尹清旋見狀,頓時焦急喚道。

小狗沒有理會他,繼續往前奔跑。

他頓時沒辦法了,隻好叫上青鬆騎著馬追尋而去。

俊美的臉上滿是好奇之色,這狗平時很憂鬱的,常常孤獨地蜷縮在角落裏默默發呆,可是,怎麽這會兒居然變得這麽生猛,反常,活潑?

小狗來到懸崖邊,望著眼前橫七豎八的屍體,忽然在楊瀲的身邊停了下來,用鼻子嗅了嗅她身上的氣味,然後汪汪汪地連叫幾聲,咬住她的白裙使勁往外拖去。

尹清旋和雲鬆剛巧趕到,望著楊瀲蒼白的麵容,心下大驚,“楊姑娘。”

青鬆很快上前幫她把脈,激動道:“殿下,殿下,楊姑娘的脈搏已經停止跳動,沒氣了。”

“什麽,不可能,她怎麽這麽輕易被人殺死,趕緊抬回麒麟山莊,然後再找個禦醫看看。”

“遵命。”

麒麟山莊。

春意閣。

當早晨的第一抹陽光透過窗戶照射進室內,楊瀲終於睜開眼睛醒了過來。

周圍的擺設極其的優雅華麗,一條雪白小狗正轉著滴溜溜的大眼睛目不轉睛地望著她。

頓時,雙眸瞬間猶如染上了寒冰,猛地坐起身來厭惡道:“滾。”

她小時候曾經被狗咬過,所以對狗十分的排斥。

小狗想不到她一醒來就凶自己,頓時嚇得從**跳下來,可憐兮兮地望著她,“嗚嗚,嗚嗚。”

然而,看見它可憐兮兮望著自己,楊瀲卻仍無動於衷。

這時,尹清旋和青鬆聽見屋內有動靜,大步走了進來。

正見她活生生地坐在**後,不由一臉欣喜地道:“楊姑娘,你終於醒過來了。方才大夫幫你把脈,都說你沒氣了,所以我還以為你真的真的……”就死了呢!

“清王殿下。是你救了我。”望著尹清旋,楊瀲淡漠的眸子多了一絲意外之色。

她本是寄生於石頭中,所以怎麽會有人的氣息,脈搏?幸好救她的是他,若是換成別人,見她醒過來,豈不以為是詐屍?

尹清旋點了點頭,回答道:“我和青鬆回京路過郊外,正好看見你昏迷不醒躺在懸崖邊上,所以就將你帶回了麒麟山莊。”

“對了。”他忽然好奇地問:“你到底發生了什麽事,為何躺在懸崖邊上,當時我看見周圍躺著無數死屍,看起來那裏之前發生了一場很激烈的戰鬥。”

說起這事,楊瀲不由得想起了楚蘭璿,臉上帶著一絲難以抑製的悲痛。

卻是掩蓋住眼底的憂傷道:“我之前幫蕭貴妃驅蠱蟲時,從她體內取出一顆珠子,在離開京城路上,被一個男人找了麻煩,便和他動起手來了。我身邊還有上官將軍府的二小姐及一名故友,不知你能不能幫我找找她們下落,把她們帶到這裏和我回合。”

“沒問題,這事包在我身上,姑娘盡管放心。”尹清旋毫不猶豫地答應道。

“謝謝。”楊瀲頓時真誠地感激道。

“無須客氣。”尹清旋說,”你的身體很虛弱,趕緊好好躺著休息,回頭我叫人給你熬藥,再找幾名侍女過來照顧你。”

“好。”楊瀲點點頭,緩緩地躺回**,閉目養神。

如今上官大哥不知道怎麽樣了,所以她必須得好好地養好身體,恢複功力才行。

而見她睡下,尹清旋和青鬆立即走了出去,踏出門檻的那一刻,還不忘順便將門給帶上。

這時,小狗又跳上了楊瀲的床,伸出舌頭調皮地舔她的臉。

話說,剛才聽了尹清旋的話後它非常的不滿,明明是它發現了楊瀲,將她給救了,可是那個男人居然把所有的功勞全往自己身上攬,真是太欺負狗了。

這時,楊瀲睜開眼睛望了它一眼,冷聲道:“你怎麽還不走。”

“汪汪汪……”小狗嚇了一跳,擔心她又吼自己,趕忙跳下床,表示抗議。

哪有你這麽對待自己救命恩人的。

楊瀲起身瞪著它道:“我最討厭的動物就是狗,你再不離開,我就殺了你。”

“嗚嗚嗚嗚,” 雪球頓時叫屈,嚇得飛快地跑了,這女人,士別幾年不見,怎麽變得這麽可怕了。

動不動就要人滾,要殺人的。

太可怕了。

麒麟山莊的另一處院子,翠鈴閣,一名青衣女子聽了侍女回來後的匯報後,吃驚道,“你說什麽,殿下表哥昨天回來的路上救了一名女子?現在就安排她住在西苑養傷?”

青衣少女是當朝吏部尚書的女兒,當朝賢妃娘娘的親外甥女,尹清旋和陸飛揚的親表妹慕容月,因為鍾情於尹清旋,所以處處糾纏於他。

“沒錯,奴婢還聽說那名女子有西施之貌,傾國傾城呢。”侍女看見她反應那麽激烈,又小聲道。

慕容月頓時站立不住了,豔麗的容貌上滿是擔憂之色,“表哥的麒麟山莊向來不收女客,即便是有女的上門來當丫鬟他也都不許,可如今卻平白無故地將一名來曆不明的女人帶回麒麟山莊,這事真是太蹊蹺了,不行,我得去一趟春意閣,無論如何都一定要將那女的給趕出去。”

說著,便大步往室外走出去。

侍女見狀,趕忙上前阻止,“大小姐,您這樣子不好吧,萬一殿下知道了,恐怕會對您不客氣。”

她可不會忘記,當初慕容月是拿著賢妃娘娘的書信才能夠在麒麟山莊長住下去的。

尹清旋早就對她的苦苦糾纏,再加上在麒麟山莊作威作福,感到心下不滿了,所以要是知道她還為難自己帶回來的女人,非得將她送回尚書府去不可。

可是,慕容月平時被賢妃寵壞了,覺得自己有賢妃撐腰,無論如何尹清旋都不敢將她怎麽樣。

毫不畏懼道:“他敢,他要是敢為那名女子傷我半根寒毛,我就進宮去將他欺負我的事情稟報姨母,看姨母不將那個女人活活打死才怪!”

說著,氣勢洶洶,大搖大擺地走了出去。

侍女見狀,臉色大變,“大小姐,大小姐,您還是別去了,說不定殿下隻是出於慈悲,別無他念呢。”

無論她做了什麽過份的事,賢妃確實是可以罩著她。但是人總會生老病死,賢妃再寵她也護不了她一輩子呀!

她要還是恃寵而驕,仗勢欺人的話,以後殿下肯定會對她越來越厭惡,到時候賢妃百年去後,她還能有好下場?

可是,慕容月才不相信她的話,就算她說的都是真的,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有朝一日,表哥真的喜歡那個女的,執意要娶她為妃怎麽辦?

所以她必須要將人趕走,以絕後患。

立即擺起架子道:“你別攔我,否則我對你不客氣。”

“……是。”小侍女心底無奈地歎了口氣,見慕容月執意如此,也不敢再阻攔,隻能任由著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