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獨寵,驚世凰後
字體:16+-

第77章 難忘,中秋之夜

第77章 難忘,中秋之夜

“什麽?”聞言,慕容月心頭巨震,這世界上居然還會有那麽巧合的事情,陸飛揚和楊瀲居然是熟人?

陸飛揚諷笑道:“想不到吧,你處心積慮地讓我對付她,結果她卻和我認識,真是讓你失望了。”

“表哥……”

“好了。“陸飛揚不耐煩地打斷她的話,“你不要在我麵前繼續狡辯了,不要覺得我重色輕友,沒有在表哥麵前揭穿你,我已經很給麵子了,以後別再想什麽鬼主意對付楊姑娘,否則休怪我不念表兄妹之情。”

說著,轉身大搖大擺地走出了翠鈴閣。

慕容月怔怔地立在原地,忽然氣得直跺腳,“為什麽,是男人都會喜歡那姓楊的呢,就算她長得再怎樣傾國傾城,也不用個個都這樣吧。”

第二日,陸飛揚拿了許多補品過來給楊瀲補身子。

其中不乏有人參,鹿茸,阿膠,靈芝……,樣樣都價格不菲。

隻是,楊瀲身體是紫晶石,不吸收任何食物營養,吃了也是白吃。

於是,她便把它們全都留著,打算等有機會再還給陸飛揚。

“楊姑娘,您要吃月餅嗎,今天是中秋佳節,殿下派人送來了好多月餅呢。”

這時,一名黃衣侍女手裏端著幾碟精致的月餅走了進來,興高采烈地問。

楊瀲此刻正在彈琴,聽了她的話怔了怔:“你說什麽,今日是中秋節?”

“對呀,姑娘真是貴人多忘事,這麽重要的日子也能給忘記。”黃衣侍女笑道。

楊瀲絕美的臉上頓時露出一抹不為人察覺的憂傷,搖了搖頭道:“不必了,我不喜歡吃月餅,你都拿出去分給其他人吃吧。”

說著,走到窗前,望著外頭的藍天白雲靜靜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麽。

“是。”黃衣侍女聞言,感到很高興,一聲謝謝立即轉身出去了。

也沒有想楊瀲到底是怎麽了。

其實,今天是楊瀲父母的忌日,她楊家滿門除了她和柳君逸,都是在十年前的這一天晚上被大火給活活燒死的。

所以,知道今天是中秋節,她能開心嗎?

夜晚,楊瀲拒絕了陸飛揚的邀請,獨自一人默默地拿著紙錢在院子裏焚燒,不知不覺中竟說出了一大堆思念父母的話。

尹清旋本來今晚要在麒麟山莊舉辦一場花燈會的,可聽說她拒絕參加,便也沒有了興致。

再三猶豫之下,他去了春意閣,正見滿院子裏飄渺著濃濃的煙霧,紙幣在空中漫天飛揚著,頓時好奇地問:“楊姑娘,你這是……”

楊瀲緩緩轉身,望著他道:“殿下,今天是我父母的祭日,所以我就想在這裏祭拜他們一下,你應該不會怪我在府上亂燒紙錢,汙染空氣吧。”

“當然不會。”尹清旋回過神來,淡淡微笑道,“為人子女,祭拜已逝的父母是很正常不過的事情,況且,你父母的墓地又不再這裏,值得理解。”

說著,竟然不顧身份,蹲下身子幫著楊瀲一起燒紙錢。

楊瀲望著他俊美的側臉,心下不禁一暖。

這世上,恐怕再也沒有一個人,能像尹清旋那樣給她一種很輕鬆的感覺了,每次隻要和他在一起,都會感到毫無壓力。

他就好像是天上的太陽,六月的微風,讓人可以冬暖夏涼。

良久,尹清旋也望著她道:“你剛才拒絕去參加花燈會,就是因為今天是你父母的忌日嗎?”

“沒錯。”楊瀲點點頭,“哪裏有父母忌日過節的道理,所以我從來都不過中秋節,也不吃月餅。”

聞言,尹清旋不禁有些同情她,良久,卻又有些羨慕道:“看起來,你和你的父母感情很深厚。”

“嗯。”楊瀲有些難忘道,“從小到大,爹跟娘都很疼愛我,哪怕我再任性,再調皮,也從來不舍得說我一句,那個時候,我還以為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孩子,再也沒有人有我那麽幸運了。”

“確實很幸運。”尹清旋發自內心地道,“我就沒有你那麽好命了,雖然出生在帝王之家,但因為母妃不受父皇寵愛,所以我從小就沒享受過父愛。而我的母妃,對我也沒有什麽感情可言,她總希望我有朝一日能成為皇帝,掌控天下,便對我的自由嚴加管束,甚至後來到了麒麟山莊也不例外,若非後來自己有了思想和主見,我可能現在還是籠中裏的小鳥,沒離開過麒麟山莊呢。”

說著,回想往事,不免有些憂傷。

“居然還有這樣的事?”楊瀲聽了他的話,感到很不可思議。

每次,見尹清旋麵對著她都是微笑著的,她還以為他過得很幸福呢,可沒想到他竟然有著如此遭遇。

自己的爹娘雖然死了,但至少自己還享受過他們的疼愛,可是尹清旋呢?

有人疼愛過他麽?

“這就是你嫌少跟別人來往,也不和皇室中人親近的原因嗎?”忽然,她小心翼翼地問。

“沒錯。”尹清旋點點頭。

“母妃說一個人的鋒芒太甚,就會成為眾人矚目的對象,從而危害自身性命,所以,她從來不會讓我和任何弟弟妹妹有過過多的來往,在我十歲那年,她更是以我體弱為由把我送來麒麟山莊,讓我以世隔絕。後來,她又想讓我培養自己的勢力,等將來儲君之爭時,給眾皇弟來個措手不及,可她千算萬算都算不到,多年來的栽培並沒有使我成為一個隻為奪位而活的人,我十五歲那年愛上了經商,根本就把她的話拋到腦後去了。”

“也許,你母妃所做的一切也是為了你好呢,畢竟這世道上隻有最高統治者才能掌控自己的命運,保護自己身邊的人,她也是想讓你能夠保護自己,平安一世。”聽到這裏,楊瀲提醒道。

“不是這樣的。”尹清旋卻搖了搖頭,“她對我所做的一切其實都是有目的的,她沒你想得那麽偉大。”

尹清旋說道這裏,越來越哀傷,再也說不下去。

而楊瀲雖然好奇,但也沒有再追問下去,這時,尹清旋話鋒一轉道:“好啦,不說這些了,徒添悲傷罷了,我今天來不止是想看你怎麽樣,還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之前你不是要我幫你找人嗎,護衛們已經在金州發現上官二小姐下落,正秘密護送她來與你相聚。”

“是嗎?”楊瀲聞言,感到很高興,“那蘭璿呢,蘭璿有沒有事?”

尹清旋回道:“隨同著她來的,還有一名二十來歲,成熟貌美的女子,應該就是楚姑娘沒錯吧,據說她隻是受了些內傷,並無生命危險。”

“那太好了。”楊瀲終於鬆了一口氣。連日來的擔心總算是風吹雲散了。

七日後。

上官妍裳和楚蘭璿在護衛們的護送下終於平安地趕到了麒麟山莊。

那個時候,楊瀲正在大門口迎接,一看見她們從馬車上跳下來,立即上前迎接道:“蘭璿,妍裳。”

楚蘭璿和上官妍裳看見她,也趕忙走了過去,欣喜道:“若骨。”

“楊姐姐。”

……

楊瀲急切地問道:“後來你們在懸崖底下到底發生了什麽事,為何全都跑到金州去了。”

上官妍裳回答道:“那日蘭璿姐姐墜崖,我和護衛們好不容易將她從水潭裏救出來,結果竟然發現,東方勝不知何時也墜落下懸崖,他為了脅迫你交出邪靈珠,就打算將我們抓去做人質。我們當場和他打鬥起來,因為實力太弱,在他的追殺下不得已一路逃亡,去金州了。”

“居然這樣,東方勝那小人還沒有死。”楊瀲聞言,心下有些不甘,他還真是太走運了。

“嗯。”楚蘭璿點點頭,“那百裏郊外萬丈深淵從上麵看確實恐怖,可底下卻是個大水潭,一般水性好的人掉下去根本就不會危及生命,若骨,我聽說你被清王殿下尹清旋給救了,現在傷養得怎麽樣了。”

“已經好了一半,估計再過兩個月就可以康複了。”楊瀲回答道。

“那太好了。”楚蘭璿和上官妍裳聞言,心下頓時也沒有那麽擔心了。

這時,一旁被忽略的尹清旋上前道:“好了,兩位姑娘一路舟車勞頓,先進去歇會吧,午膳已經準備做好,到時候再通知二位姑娘去用膳。”

“好。”楚蘭璿和上官妍裳望著他微微一笑,然後扶著楊瀲並排著走了進去。

“什麽,今天麒麟山莊又來了兩個貌美如花的姑娘?”

麒麟酒樓,慕容月聽說上官妍裳和楚蘭璿將會陪著楊瀲暫住在麒麟山莊,頓時又感到極大的不滿。

“是的,現在殿下正熱情地招待她們,有說有笑的呢。”侍女為慕容月叫屈道。

話說,當初慕容月費了很大的努力,討好賢妃才能入住麒麟山莊的。可是現在呢,楊瀲她們三人進去簡直輕而易舉,還受到清王殿下的熱情招呼,這傳出去,往後她們大小姐如何立威呀!

慕容月咬著牙,恨意湧現,“到底是什麽情況,最近表哥為什麽老把女人往家裏帶?”

翠蝶回道:“她們都是楊姑娘的朋友,之前和楊姑娘失散,是來和她回合的。”

“這樣子?”慕容月聞言,恍然大悟,忽然還是放不寬心道:“既然如此,那麽她們有什麽資格進入麒麟山莊呀!”

哼,她好想將她們趕出去,可偏偏就怕了尹清旋。

尹清旋對她以前的所作所為雖看不慣,但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自從楊瀲來後就不一樣了,好像楊瀲是他的底線一樣,誰都觸碰不得。

“月兒。”這時,一群隊伍浩浩蕩蕩地路過大街,從八抬大轎裏麵走出一名衣著華麗的貴婦,望著她雖麵容冷淡,但不失溫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