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獨寵,驚世凰後
字體:16+-

第116章 前往,魔宮治病

第116章 前往,魔宮治病

漪雲宮坐落於祁雲大陸的邊緣,與天尊國隔著千山萬水。

整座宮殿全是用不同顏色的水晶石製作而成,巧奪天工而又絢爛多彩。

到達那裏的時候,立即有名女子帶人從裏麵走出來,冷聲道:“什麽人,居然敢擅闖我漪雲宮境地。”

楊瀲從馬車內走出來道:“我乃楊若骨,你們宮主的金蘭姐妹,還望幾位行個方便。”

“我們宮主的金蘭姐妹?”女子聞言,想了想道:“難道是二宮主。”

說著,趕忙放行道:“不知二宮主到來有失遠迎,還請海涵,您現請隨屬下去大廳。屬下立即派人去把這事稟告宮主。”

“好。”

楊瀲幫青鬆扶尹清旋下車,然後三人便跟著一名女子走進了大廳。

剛一把尹清旋放在水晶椅子上靠著,鳳之驕便一身紫衣拖地長裙,妖嬈霸氣地走了進來,望著楊瀲欣喜萬分道:“妹妹,你來了。”

“嗯,鳳姐姐可好?”楊瀲望著她微微一笑。

“還好。”鳳之驕妖豔的臉上不禁露出一抹紅暈道:“隻要有淩軒陪在我身邊,什麽都是幸福的。”

“恩。”楊瀲點點頭。

那日強行逼南宮淩軒娶鳳之驕,還挺擔心他不能給鳳之驕幸福的,可如今看來,是自己多慮了。

鳳之驕忽然笑問:“妹妹難得來一趟漪雲宮,不知所為何事。”

楊瀲回道:“姐姐,是這樣的,我有位朋友寒氣蝕骨,身體都快要結成冰了,所以不知道你能不能用你的烈火天石為他驅寒? ”

聞言,鳳之驕的目光頓時落在了昏迷不醒的尹清旋身上,道:“自然可以,隻是你確定烈火天石可以救他嗎?”

要知道,別人將那塊東西當成寶貝,恨不能奪之。她鳳之驕卻沒有多稀罕。

若不是當年她老爹說祖先遺物不能丟棄,她早就讓弟子們搬出地宮扔掉了,不然,留著簡直是占地方!

楊瀲自信道:“清旋體內有寒冰之氣,如果以火驅之,自然會有作用,麻煩鳳姐姐了。”

“不必客氣。”鳳之驕微微一笑道:“不過此石已有幾十年不用,靈性不太好,待我以火之力完全激活它,才能夠幫尹公子療傷。”

“這個沒問題。”聞言,楊瀲回道。

反正,以尹清旋目前的狀況,撐個兩三天應該沒有問題吧。

楊瀲和青鬆在漪雲宮侍女的安排下將尹清旋扶去了一間房間休息,然後讓青鬆陪著尹清旋自己出去走走。

一路來到裝扮美麗的後花園,都有人恭敬地向她行禮。

這時,忽然發現南宮淩軒和一名戴麵具的女子正在遠處鬼鬼祟祟的聊天,不知嘀咕什麽,不由得好奇了。

南宮淩軒手中端著一碗東西,望見她後立即走過來,目光冰冷道:“你不就是楊若骨嗎,你怎麽會來我漪雲宮?”

楊瀲和氣道:“鳳之驕如今是我姐姐,妹妹來看姐姐很正常。”

“也是,我說過我不會放過你的,還記得麽?”

楊瀲挑眉道:“當然記得,不過如今你我已是親戚,何不化幹戈為玉帛?”

”誰要跟你和解。”聞言,南宮淩軒眼含不屑,恨恨道:“你把我害入這鬼地方,一旦有機會,我一定會讓你生不如死的。”

說著,把手上的那碗東西放在了一旁的水晶桌上,細細地攪拌起來。

“你們在聊些什麽呢!”這時,鳳之驕微笑地走過來,問道。

“沒什麽?”一看見鳳之驕,南宮淩軒臉色立即變得溫和起來,上前環住她的腰道:“在和妹妹閑聊敘舊呢,驕兒,你也沒什麽朋友,一定要留她在漪雲宮長住才行。”

鳳之驕回道:“當然,上回她有事離得太快,我都沒有機會和她多聊幾句,所以這次不管怎麽樣,都要她陪我個一年半載。”

聞言,楊瀲嘴角抽搐著,卻是沒有回話。

“恩。”南宮淩軒卻應了聲,然後端起桌上的那碗東西對她道:“來,時間已經到了,快將這湯給喝了吧。”

鳳之驕見狀,不由蹙眉道:“怎麽又是這個養生大補湯,太苦了,我不喝,不想喝。”

南宮淩軒頓時輕聲哄道:“不能太任性,妹妹都在一旁看在呢,你若不喝下去,如何能懷孩子。”

“好吧。”聞言,鳳之驕這才把藥端起來,一口氣全喝下去了。

話說,她一直都想要個和南宮淩軒的孩子,可是久久都懷不上。

於是,南宮淩軒便每天都會叫人給她熬藥,說這是民間的藥方,隻要喝上三個月就能管用。

現在已經是一個半月了,但願後麵一定會有效果,不然她就白遭罪了。

楊瀲在一旁看著,自始至終都在想著南宮淩軒方才到底和那麵具女子說了些什麽,忽然望著他們二人微微一笑道:“妹妹不打擾姐姐和姐夫了,先行告退。”

說著,離去了。

“妹妹慢走。”鳳之驕如今正忙著和南宮淩軒秀恩愛,也顧不得理她,心想著來日方長,於是便讓她走了。

青鬆陪著尹清旋,待在客房裏,尹清旋忽然有些額頭發熱,一直在不斷地喊著楊瀲的名字。

青鬆頓時手足無措,想了想趕忙跑出去尋找楊瀲。

楊瀲走進來後,立即來到床邊道:“清旋,我在這裏,你不要害怕,我不會離開你的。”

“嗯。”尹清旋睜開眼睛,虛弱無力道:“有你陪著我,就算是死,我也會笑著離去。”

楊瀲聞言,蹙眉道,“你別說這些傻話,你不會死的,我也不允許你死,放心,等鳳姐姐把烈火天石弄好後,你就有救了。“

說著,趕緊命青鬆去找來濕毛巾,幫尹清旋降溫。

尹清旋一直目不轉睛地望著她,忽然苦笑道:“你知道嗎,如果老天爺能給我選擇,我情願一直都這麽生病著,因為,我一旦生病了,你就不會再故意躲著我了,這樣子,多麽美好。”

楊瀲的手頓了頓,刹時一股愧疚湧上心頭,“清旋,對不起,我沒想到那才是對你最大的傷害。”

尹清旋搖了搖頭,“一切都是我的錯,我不該喜歡上你到了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

“你就一點都不都不怨我嗎?”楊瀲哽咽問。

尹清旋說,“本就是我的一廂情願,所以怎麽能夠怪你,你沒有怪我一直糾纏著你我就很開心了。”

“聽了他的話,楊瀲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麽。

尹清旋忽然握住了她的手道:“若骨,我不求你能夠接受我,但是,請你別總是躲著我,給我一次追求你的機會好不好,哪怕是一年兩年,到最後就算你還是無法愛上我,我也會無怨無悔。”

楊瀲想了想,咬唇道:“好,我答應你,隻要你能康複過來,我答應你。”

“謝謝你。”於是,尹清旋在她的照顧之下慢慢熟睡過去,楊瀲看見他額頭已經不再發熱,頓時心下微微放心起來。

可是,不久之後,尹清旋卻又蜷縮著身體,不停地道:“好冷,好冷。”

楊瀲立即讓青鬆把手探進了被窩,緊接著青鬆驚恐大叫道:“楊姑娘,殿下他好像連手都結冰了。”

“什麽?”楊瀲頓時驚懼道:“不好,我們快去找鳳姐姐。”

說著,讓青鬆急忙背起尹清旋,兩人一起跑了出去。

那個時候,鳳之驕和南宮淩軒仍在秀恩愛,看見他們好奇道:“妹妹,你們怎麽了,急匆匆的。“

楊瀲回答道:“鳳姐姐,已經等不及了,清旋他現在身體越來越虛,再不及時救治估計快要熬不住了。“

鳳之驕為難道:“可是,烈火天石到現在都還沒恢複過來,倘若強行使用,姐姐怕它效果會不太好。”

楊瀲深深思索了一會道:“姐姐不是它的主人麽,聽說烈火天石認主,可以依靠主人的力量助其恢複。”

“好,沒問題,現在我就帶你們去地宮裏去。”聞言,鳳之驕毫不猶豫道。

雖然,明知一旦把功力灌輸到烈火天石裏麵會對身體損耗很大,但為了楊瀲身邊這個尹清旋,她還是豁出去了。

不久,楊瀲等人跟隨著鳳之驕終於來到了地宮。

平時,這個地方不是誰都能進去的,不過鳳之驕真心把楊瀲當成姐妹,也就破例了一次。

一進去,青鬆就感覺到裏麵有股熱氣縈繞整個地宮。

鳳之驕讓楊瀲和青鬆趕緊把尹清旋放在一塊火紅的大石頭上躺著,然後自己便開始施展內功為尹清旋療傷。

楊瀲叫青鬆出去,自己則在一旁守護者。昏迷不醒的尹清旋忽然感覺到身下正有股熱氣慢慢地竄入自己的四肢百骸,將全身冰塊融化,漸漸地已不再感覺寒冷了。

“呃……”可是,就在體內的寒氣快要驅除時,鳳之驕突然卻周身內力亂竄,忍不住一口黑血吐了出來。

立時,烈火天石的力量也在一時之間變弱了。

“鳳姐姐。”楊瀲心下一驚,趕忙上去扶住她,關心道,“你怎麽了。”

鳳之驕痛苦地回答道:“我最近也不知道為什麽,總是感覺丹田裏麵的內力在逐漸消失,方才因為用功太猛,於是便遭受到了強大的反噬,妹妹,現在看來暫時救不了尹公子了,要不你先扶他回去,等姐姐傷好了再說。”

“好。”楊瀲看尹清旋已經恢複了大半,暫時不會有什麽發冷冷熱的現象,頓時就不在難她了。

趕緊將青鬆把尹清旋給扶了出去。